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真妻忘夫
    “别着急,好么?”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让慕容曦的心,不由自主的平静了下来。

    微凉的手,覆盖住她的双手,但是掌心里的一抹热,却让她暖到了心里。

    “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真的是你自己要忘了我,那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我们都不能急。不然之前的选择,可能会前功尽弃。”

    她的目光温和而清澈,慕容曦盯着那双原本陌生的眼睛,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

    眉头紧紧的皱起,他迫使自己强硬的狠下心来,拉开了她的手。

    “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一个字在骗我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你!”

    乱了!一切都乱了!

    他不是从不肯相信任何人,也不肯轻易的让任何人触碰到自己的身体的么?

    父王说,他从小就受尽了别人的暗算,所以养成了机警的个性了么?

    为何在这个女子的面前,他却失去了该有的警惕心?

    不行!这绝对不行!

    “你等一下,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看他要走,林梦雅立刻从浴桶里出来,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棉衣,拉住了他的袖口。

    “什么事?”

    他的语气跟身体一样僵硬,有时候理智是一方面,而情感又是另外一方面了。

    “你有孩子么?”

    她知道自己这样问很唐突,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了。

    “没有。”

    “那,妻子呢?”

    高大的身影回过头来,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深意。

    “我有未婚妻,你,别妄想了。”

    林梦雅也笑了,不过却是被气笑了。

    “慕容曦,你记住,要是你能娶到别的女人,算我输。”

    好啊,死男人长本事了!

    这才几天,居然敢给她去爬墙!

    “看来,你的胃口不小。”

    刚刚出浴的她,带着出水芙蓉一般的清新淡雅。

    湿发披散于脑后,不施粉黛的俏脸,透着诱人的红晕。

    他上前一步,紧紧的箍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让她撞入自己的怀中,不知为何,他竟然激起了一阵阵的颤栗。

    那是任何人,都不曾带给他的感觉。

    因为除了她之外,他就不曾有过,把要一个女人拥入怀中的心思。

    “不,我是牙口好,什么菜都吃得下。曦殿下,您说是不是?”

    她趴在他的胸口,故意朝着对方抛了一个媚眼。

    果然,她感觉到了手下的胸膛变得紧绷绷的,稍微一撩拨就这样,除了自己的魅力超群之外,只能说明,这家伙只是嘴硬罢了。

    笑眯眯的用手指,在他的胸口画起了暧昧的圈圈。

    “以后咱们会常来常往,到时候,还请曦殿下不吝赐教。”

    完了!林梦雅觉得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

    她是原配啊原配!怎么这语气听起来,倒好像是个勾引野男人的妖艳贱货?

    最终,慕容曦还是败下阵来,把她抱起来往床上一扔,人就跳出了窗口,扬长而去。

    而跌入厚厚的被褥里,半点也没受到什么伤害的林梦雅,在了窗口一眼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龙天昱啊龙天昱,她到底上辈子欠了他多少,这辈子为了他,要做到如此的地步?

    从溢满馨香的闺房里冲了出来,慕容曦一路狂奔,任由冷风打透了自己的衣裳,但是心头的那一把火,却还是无法浇灭。

    自从他复原之后,不管是太子,亦或是皇尊,都赐给过他各色美人。

    但他不知怎么,一并谢绝。

    实在是推辞不掉的,就转手送给其他人。

    要是送也不能送的,就让她们生活在别苑的最深处,连面都不会见一次。

    皇尊他们都取笑自己,是为了未来的正妃守身如玉。

    但唯有他自己清楚,只有她,唯有她,才能勾起自己身体深处,隐藏起来的种种灼热。

    到底,那个女人跟他有什么样的过往?

    也许,他该去问一问,那个给他治伤的大夫。

    思考之间,慕容曦落在了自己的别苑内。

    负责巡逻的亲卫们在看到是他之后,行了个礼,又继续他们之前的事情。

    别苑并不太大,但却是皇尊亲自赐下的,这可是无上的荣耀。

    但此时此刻,这个明明熟悉的地方,却让他觉得有些陌生。

    鼻息之间,似乎还绕着那女人身上独特的味道。

    不是让他觉得头晕脑胀的脂粉香,好像是带着一股子药香。

    总之,他倒是还有那么一点点喜爱的。

    “殿下,您此行还顺利么?”

    书房的外面,早就等他许久的副手,谦卑的问道。

    慕容曦没说话,径自走到了书房内。

    这里冷冷清清,就连火炉也没有一个。

    但是,他却经常在这里,一待就是一整天。

    “宫家跟程家今天也去找了连胜,此事,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内情?”

    他的语调平板,冷得吓人。

    哪怕跪在他面前的,是他最忠心耿耿的副手,也是如今掌握了整个龙都的地下信息网的暗探,但是在他的面前,依旧不敢有任何僭越。

    因为,他是无情的,是冷酷的,是没有心的。

    “属下并不知道此事,不过,属下听说,之前有一群世家公子,曾经在玉清馆宴请宫五,据说是被宫家小姐给搅局。想必,连二公子觉得自己闯了祸,所以才去禁军衙门找连都统的吧。”

    慕容曦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凝神思索。

    其实他也是偶然间,在玉清馆遇到了那女人,才一时兴起,跟着他们一路。

    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但是从今天的表现来看,似乎连胜还在为禁军营内的冻伤而烦恼。

    看来,这是个不错的时机。

    “之前我让你办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副手低垂着头,恭敬的回答道。

    “人已经找到,正准备这几天送入禁军营之中。只是...恕属下多嘴,我们寻找到的军医虽然老道,但这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只要到了冬天,那禁军依旧会冻伤,除非...”

    慕容曦看了副手一眼,这种事情他当然也明白。

    只是,禁军的地位有点尴尬。

    禁军的存在,本来是为了拱卫龙都,保护皇室族人。

    但是,也是因为如此,所以禁军才不能被一人掌控。

    为了权衡,禁卫军都是由各封地的军队抽调而来。

    三年之后,他们又会离开,回到各自的队伍之中。

    如果皇尊对禁卫军极好,那么这些人在回到各自的队伍之后,又会被怀疑,惹来不必要的猜忌跟麻烦。

    而且掌管封地的家族们,也未必跟皇尊是一条心。

    实际上,皇尊也不会对他们有特别好的印象。

    这就导致了禁卫军成了后妈的孩子,不仅要担负起保护龙都的重任,还要被各方苛待。

    就算是再心疼,谁也不敢去接触,去管。

    不然的话,就会被认定为不怀好意。

    毕竟,买通了禁卫军,就等于打开了龙都的钥匙。

    要不是他们运气好,有连胜当都统,只怕他们在外面冻死,也不会有人来管的。

    而他要做的,则是在不引起各方的怀疑下,不动声色的把禁军收入囊中。

    他之前接触过连胜,那是个表面看起来一板一眼,但为人做事,却都很聪明的人物。

    三番两次,都让自己吃了个软钉子。

    想要收服禁卫军,只怕是件难事。

    “现在,还不到出手的时候。你让你手下的人盯紧了,千万不能让人察觉到,我们跟禁军之间的联系。”

    “殿下放心,那老军医是之前跟过不少军队,谁也不知道,他是我们的人。”

    “嗯,那就好,下去吧。”

    “是,殿下,要不要盯紧宫家?毕竟,宫羽跟连星的私交不错。而且宫商曾经是连胜的至交,他们会不会,也趁机想要拉拢禁卫军?”

    提起宫家,那女人身上温热柔软的触感,还让他有些念念不忘。

    直觉告诉他,宫家有问题。

    但是心头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又在为宫雅申辩。

    如果真的派人去调查宫雅的话,只会让两个人之间的牵绊越来越深。

    他不想,也不能继续陷落下去了。

    那女人身上,有着让他情难自控的魔力。

    “你觉得呢?”

    副手再次跪倒,只觉得这话包含了千言万语,他甚至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因为他根本揣测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属下觉得,还是暂时按兵不动吧。毕竟,宫雅是太子殿下指名要的人。如果我们私下查她,万一让太子知道了,岂不又会多生事端。”

    一听到太子跟她的关系,慕容曦就觉得胸口发堵。

    只怕太子殿下,并不知道那女人如此放荡。

    一想到那个该死的女人,有一天也会向方才一样,对着太子施媚,他就觉得胸口,有股子气卡在那里。

    上不去,也下不来。

    总是,不好受就是了。

    刚才不如就顺势把她办了,省得她去祸害旁人。

    “殿下?曦殿下?”

    那副手看到殿下难得走神,一时间也不敢离去,只得仗着胆子喊了两声。

    “按你说的办,去吧。”

    慕容曦的脸色有些阴沉,语气冰冷彻骨。

    副手丝毫不知道,自己被吓得冷汗频出的原因,竟然是他家主子难得的思春行为。

    书房之中,又剩下了他一个人。

    慕容曦忍了半晌,终究还是提笔,却在挥毫完毕的一瞬间,气青了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