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探访军营
    “你二哥可好?”

    宫五笑了笑,显得有些拘谨。

    “还好。”

    “当初我们一起在龙都之时,唯有你二哥的武功,我最是钦佩不已。对了,你找我,有何事?”

    原来,是跟宫二一起打过架的。

    林梦雅并不是很理解这些男人之间的情义,好像是打得越厉害,关系越好似的。

    这叫什么?不打不相识?

    “其实,我是有事要拜托你。这是我妹妹,宫雅。”

    连胜的视线,这才落在这一个唯一的女子身上。

    不过,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开了。

    “我听说了,你们找我来,是有人要找你们的麻烦么?”

    宫五摇了摇头,把宫雅拉了过来。

    “是我妹妹有事要拜托你,小雅,你说吧,连兄不是外人。”

    连胜看着他,眉头轻蹙。

    “连都统,我只是有个想法而已。能不能成,还需要您的意见。”

    “请说。”

    虽然她敏锐的感觉到了连胜对自己的轻视,但他还是看在宫二的面子上,保持了最起码的礼貌。

    林梦雅知道,说服他,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希望,能用街面上的那些雪,做成雪雕灯。连统领请放心,不管是请工匠的钱,还是请人彻夜看护雪雕灯,还有香油钱,我们宫家都可以负责。”

    话说完,她就看到连胜的面色不太好。

    “宫小姐,龙都不是你的园子。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多留你了。程浩、宫羽,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聚。”

    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连星一脸的为难,但却是毫无办法。

    林梦雅却并没有被激怒,反而觉得连胜是个好官。

    “连统领,我并非胡闹。龙都现在的情况想必您也清楚,如果夜晚有雪雕灯在的话,那么晚归之人,也安全了许多...”

    “晚上有宵禁,除了巡逻的禁军之外,不会有人出来。宫小姐,我再说最后一遍,这里是龙都,容不得你任性胡闹。”

    那人声音严肃,让林梦雅无从辩驳。

    她承认,是自己把事情想得简单了。

    只想到如果弄雪雕的话,就能把孩子给引出来了。

    却忘记了,这个想法,对于旁人来说,却只是个劳民伤财的玩乐之法。

    这事,怪她想得不周到。

    “都统!禁军大营里,冻伤的士兵太多了。可是,我们营房里面实在是太冷,哪怕木柴整夜整夜的烧,都是不够用的。这样下去,只怕会...”

    陈长史急切进来禀告,表情沉重,看来这种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加派军医去诊治!你们先下去,我还有正事要办。”

    连胜的面色之中,也拢上了一层阴郁。

    想来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连星无奈,只得带几个人离开。

    林梦雅却是边走边想,刚出衙门,她就拉着宫五的手,低声问道。

    “五哥哥,为何冻伤会如此棘手呢?按说,他们应该已经有了很好的应对之策才是。”

    不等宫五回答,连星小小声的抢答道。

    “不是我兄长没办法,是因为龙都的冬天太冷,因为禁卫军由各个地方的军队抽调的。每隔三年都要换一次,所以有的人根本就抵抗不住这里的气候。而且,虽然禁卫军会在每年冬天补发棉衣棉鞋,但是营房却是年久失修,哪里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气候。每次过冬,军营里的将士们,就只能在冰天雪地之中苦苦煎熬了。”

    连星很气愤,但也是无可奈何。

    林梦雅点了点头之后,却对宫五说道。

    “咱们,能不能去禁军大营里看看?”

    “你去那里做什么?”

    “冻伤并非不可治疗,我偶然间得了一个偏方,对于冻伤是最有用处的。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就去看看,也不碍什么事不是么?”

    宫五瞪了她一眼,这家伙怎么又把大哥的嘱咐给忘了。

    但是林梦雅却是摇了摇他的袖口,不停的哀求着他。

    “好吧,那咱们快去快回。连星,程浩,你们去么?”

    那两个人也好奇宫雅到底想要做什么,纷纷点头。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走吧。先回家换件衣服。再找辆马车,不然等我们走过去,还不冻成冰块了。”

    宫五只得点头答应,又带了她换了一件合体的男装后,四个人才乘着马车往外面的大营赶去。

    还没到,林梦雅就看到了储存雪块的雪场。

    这里,比她想象的更加壮观。

    离雪场不远,就是禁军大营了。

    他们刚到,就被拦住了。

    这下子,就连连星的面子都不好用了。只能远远的站在那里,眺望着里面的情况。

    “连公子,一般你兄长不在的话,这里谁做主?”

    “有左右中郎将坐镇大营,不过,他们会随着禁卫军的布防而调换。今天,应该是左中郎将鲁英在。”

    “他为人如何?”

    连星想了想,做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

    “跟我兄长差不多,固执、死理,半点变通都学不会。之前他有个副手,就因为错判了一件小事,就被他打了五十军棍,差一点没打死!”

    恐怕是难得捞到说这些的机会,连星说起来个没完。

    但是从他的话里头,林梦雅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位左中郎将鲁英,严肃认真,十分的爱护自己手下的将士。

    那就好,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这样,麻烦连二公子,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林梦雅从袖子里头,掏出一个药方子来,折好了,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个对冻伤有奇效的方子,那你拿过去,直接给鲁英。就说,是你托人找到的。然后,如果鲁英再找你问这个方子的话,你再来告诉我,行么?”

    连星虽然不明白,但是出于对宫五的信任,他还是接了过来。

    “那好吧,鲁英的家,离我家不远。等我晚上有空了,就交给他,这样行么?”

    林梦雅点点头,只要鲁英真的爱护手下将士的话,这方子他一定会用。

    到时候,她再帮助他们解决营房的问题,那连胜可就欠了她一个大人情。

    只是这人情怎么欠,如何欠,还需要一番功夫便是了。

    折腾了一大圈,等到他们回到府邸的时候,两个人的衣服,都已经被冷风打透了。

    刚到家,林梦雅就被白苏跟纭儿抓住,洗剥干净了,然后塞进了热水桶里面泡澡。

    她们往水里头丢了不少的驱寒的药材,虽然对林梦雅没什么大用,但是热水总是让她觉得舒服不少的。

    两个人出去给她拿一些温热的食物,林梦雅独自一人靠在浴桶边上,享受着难得的温暖。

    门被人推开,林梦雅以为来的白苏或者是纭儿。

    “好了,你们不用忙了,我又不饿,只是乏得厉害,想早些睡了而已。”

    转过身来,林梦雅从浴桶里起身。

    突然间,她意识到了背后的不同寻常。

    转过身来,果然看到了一身黑衣的某人,站在原地,眼色幽深的看向了她的——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林梦雅立刻缩回桶里头,俏脸通红。

    “小姐,怎么了?”

    门外,传来了纭儿的询问。

    “没事,我累了,先睡下了,你们也睡吧,别忙了。”

    她盯着那人的眼睛,语气尽量放的自然些。

    外面的纭儿跟白苏一向贴心,也就没坚持进来打扰。

    气氛有点诡异,林梦雅只让自己露出个脑袋来,但是男人的目光,却放肆的探索于水下。

    这...好尴尬。

    “看来,你很习惯这种事。”

    死男人!一开口,林梦雅就想要跳出去掐死他!

    “你什么意思?”

    “你能这么临危不乱,看来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宫雅,看来你很‘大方’。”

    不管怎么听,林梦雅也知道那死男人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家伙自从再次重逢之后,对她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

    明明,她才是那个苦主好不好?

    “不是我大方,而是我没办法反抗。曦殿下,您这大半夜的闯入女人家的香闺,也是轻车熟路,做得很熟悉呢。要不,说说感想。龙都这么大,您都钻过谁的闺房?”

    她从水里头稍稍出来一点,舒展的靠在浴桶壁上。

    虽然他们是夫妻,但是她总觉得有点别扭,仿佛是回到了之前,他们俩个还没相爱的那个阶段。

    慕容曦瞪着这个可恶的女人,眯起眼睛,往前走了几步。

    “曦殿下!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啊!你再往前走,我就叫人了!”

    林梦雅下意识的护住胸口,但是话没有半点的威慑力。

    哪怕是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只需要一伸手,就能掐住她的脖子。

    可她的声音还是故意压低,仿佛是怕别人发现一样。

    慕容曦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这个女人,在口是心非。

    趴在浴桶边上,盯着那张陌生的脸。

    为何午夜梦回之时,全是她的翩然笑脸呢?

    “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咒?”

    他是问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离她那么近,近到她能看到他眼中的挣扎与犹豫。

    看来,她依旧能扰乱他的心,这是好事。

    伸出手来,她情不自禁的,捧住了他的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