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激将之法
    “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兄弟之间,又怎么会有嫌隙!”

    呵,现在,又把锅推到她的身上了么?

    林梦雅看着那个愤怒不已的人,无所谓的笑了笑。

    “这里面,真正想念我哥的人,未必没有。只是,从我们进来开始,你们便没有表现出一个身为朋友,对许久未见的老友的热情跟真诚。你们找我五哥,无非是因为,我们宫家今时不同往日,我又是太子妃的大热人选。所以,才受了家里的委托,来继续跟我五哥哥的情意的吧?”

    毫不留情的揭穿,勾起了那些世家公子们,剩余不多的羞耻心。

    “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你告诉我,除了讨好家族之外,我们能怎么做?”

    这话,说得悲愤慷慨,却是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宫五叹了一口气,拉了拉妹妹的袖口,似乎是希望她,别说得太绝情了。

    到底,他们还有些年少的情谊在的。

    林梦雅略微挑了挑眉头,了解她的人都清楚,这是她准备,算计旁人的意思。

    “你们自甘堕落,当一个家族的傀儡,这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但是,你们未必没有更好的选择。做,与不做,全在你们自己的手中。是当一个听话的玩偶,享受着家族的滔天富贵,却娶了自己不喜欢的姑娘,平庸的度过一生,还是...”

    所有人,被她的话完全勾起了心思。

    但是她却淡淡的笑了笑,硬生生的卡住了下半句。

    看到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巴巴的等着她的话。

    林梦雅环视一周,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同雄鹰一般,翱翔于天地,搏击于风雪。快意恩仇,决战于疆场之中,马革裹尸,热血沸腾。或是在朝堂之中,舌战群臣,用良计济世,辅佐明君,亲手拱卫大好江山。比起郁郁不得志,终其一生都在悔恨怨妒之中度过,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自己怎么选择。”

    她的声音带着极强的煽动性,那些人苦苦压抑了许久的心愿,也在此时,被她尽数引动了起来。

    如同火山喷发,蔓延到了整个胸口之中。

    他们突然觉得,这温热的内室,似乎让他们愈发的焦躁。

    刚刚席卷而来的冷风,才更适合他们现在的心境。

    “可是,我们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呢?”

    “万一让我爹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好男儿志在四方,谁又想窝在家里头,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公子哥!”

    林梦雅知道,时候到了。

    微微一笑,掸了掸自己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敢想,才能敢做。机会,不是没有,端看各位如何把握。今日时辰不早了,各位,告辞了。”

    说完,拉着愣神的宫五离开了内室。

    “宫五哥,你等等我!程大个子,你还留在这里,跟这些狼心狗肺的家伙称兄道弟么?”

    连星瞪了那群人一眼,拉着程浩离开了内室。

    桌子上,刚才还凄风苦雨的家伙们,面面相觑。

    但是他们的心头,都被那个宫小姐,煽动起了一把火。

    而且,怎么也灭不掉了。

    他们,真的会如同她所说的那样,有这个可以一展抱负的机会么?

    各自看了看同伴,一脸的迷茫。

    “妹妹,你刚才,是故意的吧?”

    换好了衣服跟鞋子,宫五拉住了林梦雅,低声问道。

    “回家再说。”

    她听到了身后,有追赶出来的脚步声,立刻冲着宫五使了个眼色,然后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

    “宫五哥,宫小姐,等等我们呀!”

    听声音就知道,追上来的是连星。

    “你们俩跟出来做什么?”

    宫五回过头来,皱起眉头,看了看自己的两个童年玩伴。

    只见连星颇为不屑的看了一眼头上,语气也有些不满。

    “他们哪里配当我的好友了?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们,难不成,把咱们小时候的情义,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么?这种人,我看着就觉得恶心!我连星,才没有这种无情无义的朋友呢!”

    连星的话,孩子气十足。

    但难得的是,他还保有这份赤子之心。

    “宫贤弟,抱歉。几年前咱们分别之后,我就随着父兄驻守边疆。你家的事情,我也是回来之后才听说的,希望,你不要怪我。”

    相比之下,程浩的道歉,就显得情真意切多了。

    林梦雅对这两个人的好感倍增,看来宫五,还是有两个至交好友的嘛。

    “都是自家兄弟,说那些干嘛?有些事情也怪不得他们,我也不是一样的么?”

    宫五的嘴角,带着几分苦笑。

    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是哥哥们护着他,才没有吃很多的苦。

    这样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指责那些朋友们呢?

    “好了,这冰天雪地的,你们要寒暄,有的是时间呢。对了五哥哥,你说的那个禁军统领,不知道现在我们去的话,还来不得及。”

    林梦雅话音刚落,连星就瞪着他们问道。

    “你们要找我哥?他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衙门,我领你们去找他!”

    这么巧?

    林梦雅微微的愣了愣,看来,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了。

    禁卫军统领衙门,就设在城东的某处。

    但是禁卫军的大营,却是在城外。

    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正赶上连星的哥哥连胜,去指挥禁卫军布防去了。

    “陈长史,我兄长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刚到门口,就被一个认识连星的长史给迎了进去。

    不过,禁卫军衙门里的人,倒是都认识这位连星连小公子。

    自打进了衙门之后,连星也低眉顺眼了起来,丝毫不见刚才的轻浮之气。

    看来,连家的这位大哥,威力不小。

    “小少爷,都统现在已经到了城外的大营里,这不到天黑,恐怕是赶不回来的。您有什么事情,回家去等更好些。”

    陈长史四十岁上下,却留着一把胡子,看起来十分的成熟稳重。

    看他的语气,显然是比较了解连家人状况的。

    “我没惹祸!我来找兄长,是有正事的!”

    连星急急的跟陈长史解释,但是恐怕他之前的纪录不太好,导致那位陈长史,只是用惋惜的眼光看着他。

    “行了,你去忙你的吧。要是兄长来了,麻烦告诉我一声。”

    吐了一口气,连星有些沮丧。

    的确,在之前他是惹了祸就喜欢来找兄长,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有正事嘛!

    林梦雅把这一切都看到了眼中,并不说话。

    只是端起旁边的茶水,慢慢的饮了一小口。

    啧,苦死了。

    “这样大的雪天,只怕我兄长一时半刻的回不来。不如,咱们去我家里等吧!我母亲前几天还念叨着,要给程大个子保一门好亲事呢!”

    似乎被人误解的沮丧,仅仅持续了片刻,之后,连星又扫除了阴郁,活泼了起来。

    “算了,替我谢过连伯母的好意。我现在无心在这些事情上,既然连兄不在,那我就告辞了。”

    程浩回避得有些太过明显了,就连林梦雅都看得出来,这家伙,怕是对这位未曾谋面的连伯母,怕得很。

    “连伯母还真是厉害,当初我大哥就是对伯母又敬又怕。现在,连你也如此了。唉,连伯母,果然是女中豪杰!”

    宫五也在开程浩的玩笑,程浩面色一红,刚想要解释,就看得门口,进来一位清瘦的戎装男子。

    “二少爷,都统回来了,请您过去。”

    连星看到那个清瘦男子,身子僵了僵,然后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看着连星的表现,却是在心里头,摇了摇头。

    这老鼠见了猫,还真是惧怕得紧呢。

    一行人在清瘦男子的带领下,穿过走廊,到了一处书房。

    “都统,二少爷已经带到了。”

    “嗯,你下去忙吧。”

    “是。”

    清瘦的男子离开,只留下他们几个。

    连星踌躇了片刻,似乎十分的紧张。

    可里面却丝毫不理会,顿了顿说道。

    “还不快滚进来,等我去请你么?连二少。”

    声音清冷浑厚,带着一股子肃杀之气。

    连星眼神黯了黯,只能垂头丧气的打开了门。

    “兄长,我今天是...”

    “你又惹了什么祸?”

    书房里,只生了一个火炉。

    在这样的严寒之中,也不见得比外面暖和多少。

    林梦雅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位连都统是军人做派。

    从前她爹跟哥哥也是这样,自然熟悉。

    “我没闯祸!我是带了几个人来见你的,真是,难不成我在你眼里头,就只能闯祸么?”

    后面的半句话,连星是嘟嘟囔囔说出来的。

    林梦雅随着他们进到了屋子里头,只见连胜正坐在书桌前看公文。

    听得连星这么说,连胜抬起头来,看到了他们三个。

    “原来是你们,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简单,直接,这是林梦雅对于连胜的第一印象。

    他跟连星长得并不像,连星是那种俊秀的小公子,而连胜给人的感觉,而是不怒自威的严肃感。

    她知道,这人是真正上过战场,接受过磨炼的人。

    “连兄,打扰了。其实,是宫羽找您有事。”

    程浩跟他们兄弟是旧相识,说话也随便了些。

    宫羽走前上去,跟连胜打了个招呼。

    后者这才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几分笑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