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真实虚伪
    “我没事,难得出来一次,别顾及我太多。五哥哥,你朋友还在呢。”

    林梦雅也觉得俏脸发红,可是她能怎么办呢?

    宫家的五个哥哥各个都是严重的妹控,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自打上次,宫斌知道轻信了旁人,冤枉了她之后,对她更是满满的补偿心理。

    尽管她已经说了很多次用不着这样,但是这次出门,宫斌几乎比妈还操心。

    一应物品都买了个全不说,行李更是如同搬家一般。

    出个门,她压力也蛮大的好么?

    “不用管他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宫五丝毫不在乎后面那群公子哥们的感受,顿时,大家都觉得有点心酸。

    但是,当宫五带着林梦雅站在桌子前的时候,一桌子的世家公子们,得有一半都直了眼。

    剩下的一半,也都是在偷瞧那一对兄妹。

    “干嘛?告诉你们,再敢看,眼珠子给你们都挖出来!”

    宫五保护性的护着自己的妹妹,心里头真是后悔为了让妹妹散心,而把她领到这里来了。

    狼多肉少,各个都盯着他家的妹子,真是让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原来是宫贤弟到了,来来来贤弟,来这边坐!”

    他这么一声吼,顿时让人清醒了过来。

    有跟他关系好的,立刻大声嚷嚷着招呼着他。

    但是宫五却冷哼了一声,带着妹妹,到了远离那人地方落座。

    桌子很大,现在做了七八个人也没有满。

    林梦雅被安置在宫五的身边,那群人虽然对她身旁的座位望眼欲穿,可惜,却没有一个敢过来的。

    一是脸皮没那么厚,二来嘛,自家哥哥的眼刀,也不是白给的。

    “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我告诉你们,谁也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然的话,我二哥你们都知道吧?在场的,有没有被我二哥打过的么?”

    纵然美色的诱惑在前,但是宫家老二的威名,显然更加霸道。

    那群公子们立刻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如同在朝堂一般,倒不像是在餐桌上。

    林梦雅看着,只觉得好笑。

    其实这群人对她没有恶意,有些东西,她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

    宫五也并非不了解自己朋友的品行,只是...兄妹两个对视一眼,这种通杀全场的感觉,还不赖呢!

    “说吧,你们这么急着把我叫来,是为了什么事?”

    宫五故意装出一副严肃脸,但是林梦雅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好,想来也是极为想念这些好友的。

    “我们能有什么事儿啊,家里的事情,用不着我们插手。朝堂上的事情,我也不够资格插手。唯有,吃喝玩乐,赏赏花雪美人,便是正事了。”

    坐在他们正对面的男子说道,这一桌的人都很年轻,虽然各个穿着打扮不差,但是一看,就是没吃过什么苦的类型。

    只是他们跟宫五有些不同,总体来说,他们的生活还是养尊处优的。

    但是林梦雅却从他们的眼神里,语气里,分明听出了对自己的命运的无奈。

    生在世家,意味着他们比平常人会享受到更多的特权。

    但上天是公平的,同时,他们也被注定了命运的轨迹。

    “你们还记得青州李氏的李杉么?过了年,他就要迎娶田家的那位刁蛮小姐了。我听说,人还没嫁过去呢,就直接逼死了李杉的心上人。呵,有这样的河东狮在,只怕李杉以后的日子可就惨了。”

    “是啊,我们这种人,一辈子只能活在父辈的阴影之下。”

    “不知道,下次相聚的时候,我们还能否是现在这样了。”

    气氛,突然低迷了起来。

    林梦雅原以为,自己会看到龙都之中,世家公子们恣意风流的一面。

    却没想到,这里竟然只是个供他们喘息的小小天地罢了。

    就连宫五也被影响了,皱了皱眉头,突然起身。

    她走到窗户的边缘,猛地推开了窗子。

    顿时,冷风夹杂着房檐下飘落下来的雪花,涌进了屋子里。

    一股子彻骨的寒意,让屋子里的人,都精神一振。

    视线,不由自主的聚集到了窗边女子的身上。

    “小雅,快过来。你身子刚好,吹不得风!”

    宫五喊道,人立刻跑了过去,把窗子关得严严实实的,又把人给拉回到了座位上。

    “抱歉了各位,我看大家都有些醉意。这冷风,可比醒酒茶管用多了。”

    她大大方方的说道,一张俏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

    桌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都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林梦雅知道,这些都是对未来跟命运迷惘了的人。

    他们年轻,他们也有能力,心中也未必没有热血的抱负。

    但是,家族如同枷锁一般,绊住了他们的脚步。

    于是,这些人觉得,自己如同笼中鸟,被困住了脚步。

    可他们又哪里清楚,是他们的家族给了他们庇护,比起那些奴隶们,他们的郁郁不得志,不过是矫情罢了。

    “我听闻龙都之中,世家都喜欢各种珍奇的花草。不知道,现在谁家可有这些花草,能让我一观呢?”

    几位公子们不解其意,但是都想要投美人所好。

    “现在的花草,都被花匠放在花房里越冬了。若是宫小姐喜欢的话,过年春天,在下愿意奉上我家中珍藏的珍品,供姑娘赏玩。”

    不愧是世家的公子哥,哄人的话,从来都是信手拈来。

    林梦雅笑着看了看那人,淡淡的说道。

    “看来,再名贵的花,也得按照时节的安排,次第而开,受不得半点寒风的花草,哪里有半点风骨呢?”

    她的话,几乎贬低了所有的花草。

    男人里面,有喜爱花草之人,立刻反驳道。

    “小姐这话,在下不敢苟同。越是名贵的话,就越是需要花匠精心侍弄。花如美人,必得人垂怜,娇养,才能争奇斗艳。女子也好,花草也罢,金贵者,才能有最佳的命运。若是如同路边的野花野草一般,即便再娇艳又如何,还不是无人赏识?”

    这话说的有些无礼,宫五也皱紧了双眉,但是却被林梦雅按住了肩膀。

    只见她不慌不忙,从酒壶里倒了一杯酒出来。

    “公子好见地,那我请问公子,我手里头拿,是何物?”

    那公子以为她是故意哗众取宠,带着几分淡淡的厌恶说道。

    “自然是美酒。”

    “嗯,那你们盘中碗中的,又是何物?”

    “自然是佳肴。”

    “真是有趣得紧,粮谷酿成的酒,蔬果做成的菜,在公子的眼中,便是珍馐佳酿。那请问公子,这里面可有什么东西,是您家中珍贵的花草,能代替的么?公子又可知道,粮谷蔬果,可有万般呵护么?”

    被她轻轻柔柔的回呛,那人自然是不服。

    “小姐这话,是在强词夺理!蔬果粮谷,生来便是供人食用的,哪里跟花草可比?”

    林梦雅听得这话,站起身来,再次踱步到了窗前。

    “刚才我打开窗子,看到了街面上,有奴隶正在清理积雪。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可却如同粮谷蔬果一般,被人用作了工具。寒天雪地,还要穿着破烂的衣裳,在这里为世家公子们开路,他们的回报,也许只是吃不饱的一餐。可是呢,你们天生富贵,让家人呵护备至。所以你们就如同花房里珍贵的兰草,一边抱怨着世事的不公,一边又享受着家族给你们的特权。说实话,我觉得你们一点都不可怜。说实话,我对你们有点失望。五哥哥,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跟这群矫情做作的人在一起,我怕会玷污了你纯良的品格。”

    说完,她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淡。

    宫五也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但是他的眼中,也不免带着几分失望。

    “宫五哥,大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又何必当真?”

    连星有些紧张,拉住了宫五的袖子。

    宫五却摇了摇头,抽回了自己的袖子。

    “其实,我本不想出来见你们。半年前,我宫家落难。我以为你们会记得少年时的情义,我宫五从未求过人,也不屑于你们的帮助。可是,除了连星跟程兄之外,我从未收到过任何人的来信。”

    宫五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在陈述着某些,与自己丝毫不相干的事情。

    连星瞪大了眼睛,怒视着自己曾经的伙伴。

    “你们!不是都跟我说了,私下里,已经给宫五哥去信问候过了么?怪不得,我一说要你们拿些银两出来,暗中周济宫五哥的时候,你们义正言辞的说,以宫羽的性子,必定不会在如此落魄的时候,被我们所察觉。原来,你们是心虚!”

    连星的指责,但这些人都低下了头。

    “唉,连星,我们也是有苦衷的啊!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在家里不受重视,当时宫家,你们也知道的...”

    其中,有人还在为自己狡辩。

    连星涨红了脸,确实是没想到,这群人居然会这样虚伪。

    林梦雅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轻飘飘的放在了桌子上。

    “连公子,也不必如此。大家都有难处,这我们清楚。至于现在,宫家的确缓了过来,但是,我五哥哥,必定是不能跟各位公事的了。这一局,就算是我给各位赔罪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