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心生一计
    “怎么了?”

    宫五不解其意,林梦雅指了指那些被堆积起来的雪块问道。

    “为什么要把这些雪,都堆在这里呢?这样不仅碍事,而且也不美观吧。”

    宫五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指着那一堆雪块跟她解释道。

    “龙都的冬天不算是漫长,但是一旦下雪之后,一整个冬天都不会化。所以城外有一个专门储雪的雪场。但是这几天暴雪,城内城外寸步难行。所以,才会拿模具夯实了之后,暂时先堆在路边。”

    林梦雅看了看,几乎每个路口都有这样的雪块堆积起来。

    心里头,有了个主意。

    也许,这样就可以引得龙天昱出门,如果勋儿真的是她的儿子的话,也一定会来的。

    “小妹,你在想什么?”

    林梦雅抬起头,冲着宫五笑了笑。

    “我是在觉得,这样堆在这里也太浪费了。而且,雪天路滑,如果我们在路边放着灯的话,那么在没有月光的夜晚,大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滑倒了,是不是?”

    她十分感谢在现代生活的二十多年,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只怕她还不能想出那么好的主意。

    “嗯,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毕竟在这龙都之中,每年冬天都会有一些人,因为雪夜难行而滑道受伤的。只是,你准备怎么做?”

    “我自有办法,五哥哥你可知道,谁是主管龙都治安的官吏么?”

    宫五想了想,看向了街道的某个方向。

    “我记得,龙都内部的治安,都是由禁军主管。禁军的统领,从前我们还见过一面,是个还不错的人。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禁军当统领了。不过,在这之前,咱们先去个地方。”

    宫五拽着人就要走,林梦雅歪着头看了一眼自家五哥。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两个人的脚步很快,而且他们的目的地也不算是远。

    “玉清馆,这名字倒是很别致。这里,是干什么的?”

    站在一座三层的店铺外面,林梦雅抬起头,看了看招牌。

    “玉清馆是龙都里最雅致的馆子,从前四哥他们就很喜欢。我虽然不喜欢的,但是今天,有人请客。”

    宫五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看来,是许久未见的好朋友了吧?

    她按下自己的心思,跟在宫五的身后,走入了玉清馆之中。

    这里的布局很简单,一楼大堂,摆着四四方方的几张桌子。

    上面都放着一只青花瓷的茶壶,并四个茶碗。

    虽然雪后初晴,但是里面却暖烘烘的,厚重帘子落下来,隔绝了他们身后的冷风。

    屋子里并没有焦炭熏人的味道,反倒是只有柑橘类的淡淡果香。

    冬天嗅到这股子味道,倒是清新淡雅。

    他们刚进来,就有位衣着打扮得体简单的伙计迎了上来。

    “两位贵客,外面天寒地冻,请先除了外衣,跟小的进去暖暖身子。”

    才一开口,林梦雅就看出了这家与其他店铺的不同。

    别的客人一进来,伙计的第一句话,往往都是客气,然后就是询问客人需要什么。

    但没想到的是,他们被伙计领到了一个小离间,除去斗篷跟大氅之后,伙计立刻搬来了一个火炉,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两个人坐在铺着厚厚的皮毛垫子的椅子上烤着火,那伙计转身出去,不多时,又端过来两个小小的木头箱子。

    “贵客,是这样。我家老板说了,外面雪地难行,不管是骑马还是坐轿,总免不了会湿了鞋袜。这人啊,最怕的便是脚下着凉。小店这里备好了干软的鞋子,如果两位不嫌弃的话,可以换上。”

    说完,伙计打开了木头箱子。

    一个里面,盛放着男子的靴子,另外一个里头,则是女式的。

    随后,伙计把鞋子交给了他们身后的侍从,又特意从角落里头,拉开了一扇屏风,示意女客可以在这里换鞋。

    白苏跟纭儿帮忙换鞋,穿上之后,稍稍的有些大,但还算是合脚。

    不过,这样的一套功夫下来,林梦雅身上的寒意,半点都没有了。

    刚出去,就看到那伙计,提来了两双女子的鞋子,自然是没有她的脚上的精美,只能算是普通。

    林梦雅这才看到,五哥哥身后的两个侍从,也都出去了,显然也是在更换鞋子。

    “有劳了。”

    她笑着冲着对方点了点头,示意白苏跟纭儿也换下来。

    伙计又拿来了一个小小的架子,亲自把宫五的靴子放在了上面烘烤。

    这样的细心,还真是难得。

    直到一切都弄妥当了,那伙计才笑着说道。

    “让两位贵客久等了,请吧。”

    他们从屋子里头出来,这才走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但那伙计却并不上去,只是站在楼梯下面,对着他们行礼。

    不多时,门帘又被掀开了。

    那伙计再次,迎了上去。

    “这玉清馆还真是与众不同,不知道幕后的老板是谁,能这样细心妥帖又周到细致,必定是个心生柔软之人。”

    林梦雅如是评价,宫五看了她一眼后,摇了摇头。

    “你可知道,玉清馆背后的老板,可是这龙都最难解的秘密之一呢。有人说,这是个女子开的,也有人说,这人是个彻彻底底的傻蛋。不过,这里的价格,一般人也承担不起就是了。”

    看来宫五,也觉得这里的老板,做到这种地步是为了捞钱。

    但林梦雅却不同意,这里的一切,给她的感觉都很好。

    “我觉得,这样的服务,高一点的价钱也是值得的。东西有价,人心无价。这老板,必定是个良善之人。如果有机会能见到的话,我还真想与之结交。”

    有些时候,目的不同,哪怕是用一样的手段,其过程也会有所不同。

    从她进门开始,玉清馆内的一切,都只给她带来了淡淡的关怀之感,没有那么重的功利心。

    正说着,两个人到了二楼。

    二楼被分隔成了一间间房,门外放着水盆跟干净的布巾。

    他们走到其中一间的时候,宫五刚想敲门,里面就被人猛地拉开了。

    “宫五少爷!真的是你么?”

    出来的男子年纪看起来跟宫五差不多,穿着一身浅松绿的衣裳,长发被束起,带着白玉冠,但是语气跟脸蛋,却显得有些稚气未脱。

    一看到宫五,就几乎要蹦起来似的,拉着他急急的问道。

    “连星,你怎么还是这样?难道,你就不怕你家大哥,把你吊起来打?”

    宫五调笑着与自己许久未见的好友,果然,那连星一听到自家大哥,竟然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

    后面,立刻伸出一双大手,像是抓小鸡似的,把连星给拉到了一旁。

    “你看你,心急什么?宫羽不是来了么?贤弟,快进来吧,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一道爽朗的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来,之后,林梦雅就看到了一个魁梧壮硕的汉子,站在门口。

    这人身材异常高大,虽然身形魁梧,但是却不会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那张脸一笑,就会让人觉得他性格憨厚。

    他往后一瞥,偶然间看到了林梦雅。

    后者礼貌的冲着他点了点头,那人却红了一张脸。

    林梦雅看了看他,这人,还真是有趣得紧。

    “程兄,许久未见,你的武功,怕是又精进了不少吧。”

    宫五一边说着,一边跟着他们进了屋子。

    林梦雅一直在他身后默默的跟着,到了里面才发现,这里的温度,照外面更高一些。

    宫五跟人一直说个不停,连星也插不上嘴。

    转眼,就看到了宫五身后的那个姑娘。

    一看之下,便觉得惊为天人。

    人如泥鳅一般,挤在了她跟宫五之间。

    “这位小姐看着眼生得很,想来,就是那位传闻极多的宫家的小姐吧?”

    林梦雅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离这种油滑轻浮之人。

    但对方好歹是宫五的朋友,这个面子她是要给的。

    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太子殿下果然是好福气!我说你们,快来看看宫家五哥的妹子,天下间的美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连星大声嚷嚷着,宫五才迟迟想到,这个连二公子,最是个没皮没脸之人。

    转身狠狠的给了连星一个爆栗子,然后把妹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连星,你皮痒了就直说!再敢对我妹子不敬,你就让你大哥,拿车来拉你回去!”

    恶声恶气的警告了一番连星之后,宫五赶紧回身安慰妹妹。

    “没事吧,该死的,我忘了这家伙口无遮拦。你要是不喜欢,咱们现在就走,不理这群家伙了!”

    连星跟程浩,还有后面的一桌子的小伙子们,都傻了。

    这...还是那个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桀骜不驯的宫羽宫家五少爷么?

    何时,他会对人如此,嘘寒问暖,语气温柔呢?

    “程世兄,我...我没看错吧?”

    连星揉了揉眼睛,当年,他们有一个朋友,为了回家去陪新婚的娇妻,提前走了那么一会儿,就被宫五大加嘲讽,最后两个人差点没打起来。

    可现在...是他疯了,还是宫五疯了?

    “应该没错吧,不过,你刚才也确实是唐突了。一会儿,记得给人家赔礼道歉。”

    连星顿时觉得双腿无力,女人啊,果然是红颜祸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