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被人强吻
    没想到,这家伙失忆了之后,想象力还变得丰富了不少。

    但林梦雅就是林梦雅,要是轻易的就认栽了,那还会是她么?

    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她故意送出了一个柔情万种的笑。

    “去你奶奶的离间!老娘来龙都,是为了找男人!”

    找男人,呵,明显带着奸情的两个字,让慕容曦皱起了眉头。

    “你!不知羞耻!”

    好啊!林梦雅差一点被气笑了,还敢说她不知羞耻。

    索性,她往后退了一步,靠着苍劲的树干,不顾寒冷的侵袭,露出了极为妖娆的身姿。

    “怎么不行么?我有钱,有权,有身份有地位,不养个把个小白脸,岂不是浪费了?”

    她越是云淡风轻,慕容曦觉得自己心头的那股子邪火就越盛。

    怎么会这样?父王他们不是常说,他生性凉薄,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会看在眼中的么?

    为何他会如此在意那个放荡而轻浮的女人?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林梦雅本以为已经气他个半死了,转身欲走。

    但龙天昱却抓住了她的手,狠狠的把她收回到了自己的怀中。

    “你——”

    落下的吻,又急又狠。

    不带任何的温柔,却带着狼一般的兽性,似乎随时,都想要把她吞入肚子里才好。

    他微凉的唇,在她的唇边辗转,不停的磨蹭着她娇嫩,点燃了他们心中的火。

    林梦雅只觉得热,似乎从五脏六腑喷薄而出,片刻清静都不曾给她留下。

    不知不觉中,她紧紧的抓住了龙天昱的胸口,用力到自己都忘记了他们身在何处。

    唯有分别,才能让她明白,她是多么的渴望着他!

    他在做什么?

    慕容曦一把把宫雅推开,眼神里带着震惊的神色,

    几乎是用逃的,飞快的从她的身边离开了。

    “死家伙!占完便宜就跑!”

    被剩下的林梦雅,气得七窍生烟。

    其实她还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但确实现在不是个好机会。

    唇边还留着他的温度与气息,林梦雅靠在树上,淡淡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已经忘了她,但是他还是对她有感觉的。

    只要,她手里头还攥着他的心,就不怕他会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往之前她们约定的方向走了过去。

    白苏跟纭儿看到她独自回来,虽然眼神里都带着几分疑问,却无人发问。

    三人顺着原来的方向,往召开宴会的地方走了过去。

    此时,里面的气氛已经很热烈了。

    重华郡主作为主人,自然是众星捧月,好不得意。

    龙天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过这一次,他依旧是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

    只是闷闷不乐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酒。

    太子也看到了她,却是稍稍有些犹豫。

    不过片刻之后,跟身边的内侍耳语了几句。

    “宫小姐,这是上好的雪顶白雀茶,最适合微醺的人服用了。”

    林梦雅抬头,看到了一个稍稍有些陌生的面孔。

    猛地想了起来,似乎是跟在太子身旁的侍人。

    侧头看了一眼太子,只看到对方冲着自己温和的笑了笑。

    她原本是不准备收的,但是,她感觉到某一个忘恩负义的死男人,似乎瞪了她一眼。

    呵,还敢瞪她?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请您替我多谢殿下的关心。”

    她端起茶,优雅的轻抿了一口,冲着太子点头致谢。

    后者看到她似乎很喜欢,不由得心头升起了几分小小的雀跃。

    “殿下一定会抱得美人归的!”

    这一切,没有逃开重华的眼睛。

    她也是恨不得有如此的结局,省得有人跟她抢曦殿下。

    “好了,你这丫头,别胡说了。那雪顶白雀茶清新淡雅,你这屋子虽然暖和,到底也闷了一些,这茶有些悠然冷意,最是适合不过的了。”

    重华抿嘴笑了笑,她其实也有些好奇,为什么仅仅见过一面,一向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居然会对宫雅这么上心。

    可是同时,她又很羡慕。

    如果那个人,能对她有百分之一的细心,那她也不会如此,患得患失了。

    “她不喜欢这种茶,喜欢喝甜的。”

    重华跟太子愣了愣,不明白慕容曦的话,是从何而起。

    后者也惊觉自己失言,怎么一碰到那个女人,他就会如此的反常?

    “曦,你是如何知道的?”

    太子没有重华的敏感,只觉得好奇罢了。

    慕容曦只瞥了那女人一眼,他总不好说,自己刚刚尝过了,那女人唇上的味道,是甜的吧?

    只是旁边,太子跟重华的眼神太过刺人,让他有些不习惯。

    “她桌上的菜,只有味道清甜的动了些,其他的少一些。”

    太子点点头,仔细的看了一眼,还真是。

    重华的脸色有些苍白,就连笑容也有些不太自然。

    她的感觉没错,那个女人,一定会成为她的障碍!

    “曦弟的观察,一向是那么仔细。怪不得,父尊常常夸你,说你做事滴水不漏。”

    太子自然不会想到男女之情上去,反倒是觉得,慕容曦虽然武功高绝,但同时做事也是谨小慎微。

    想一想,便觉得他能单枪匹马闯入一城之府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再严密的防守也会有间隙,想必曦弟,就是靠着这样的仔细,才会立于不败之地吧。

    对于这个表弟,他却是更加的敬佩了。

    慕容曦只觉得有些不适,他甚至觉得,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

    他一向对于宴会没什么特殊的兴趣,要不是太子非要拉着他来,以示亲厚的话,只怕他是怎么也不肯来的。

    里面的觥筹交错,他看着碍眼得很。恨不得回府,打几套拳来的舒畅。

    最终,他还是坐不住,起身,向太子行礼。

    “殿下,我还有些事情,先行告退了。”

    慕容衍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表弟。

    这家伙,怎么就如此的不解风情呢?

    “曦殿下!”

    重华却出声叫住了他,转身从侍女的手中,取出几件裁剪合身的精致衣裳。

    “这是我吩咐人做的,不知道勋儿能不能穿得合适。您拿过去,给勋儿试试吧。”

    慕容曦本想要拒绝,但最终还是命人收了下来。

    重华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的有些痴了。;

    “重华,我有句话要告诉你。”

    身后,慕容衍淡淡的说道。

    重华郡主深深的看了慕容曦一眼后,转身回到了太子殿下的身边。

    “母尊说,慕容曦桀骜难驯,要是能拿的住自然好,要是拿不住,也不能让任何人得去,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重华愣了愣,眼神带着几分急切。

    难道说,后尊,是准备除掉慕容曦么?只是皇尊的意思,还是——

    “唉,你这孩子。要是曦弟成了你的夫君,那不管是父尊还是其他人,都会对他信赖有加的。”

    慕容衍拍了拍重华的脑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这个小表妹,不会还不明白吧?

    “原来是这样!请殿下替我谢过皇尊与后尊,重华,定然不辱使命,让曦殿下,为皇室所用!”

    慕容衍笑着点了点头,母尊也说过,如果有重华的话,那便是万无一失了。

    自以为处理得当的太子殿下,视线不由得落在那个女子的身上。

    宫家的女人,到底有多不凡,他倒是很感兴趣。

    乏味的宴会终于结束了,林梦雅从容不迫的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有意避开了那些人,寻了一条安静的路,带着白苏跟纭儿,往外面走过去了。

    “宫小姐,请留步!”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她的眉头微微皱起。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扬起一张小脸,转身看向了来人。

    一袭深紫色的大氅,将那人过于瘦弱的身形隐去。

    比起一国储君来,他更像是个文弱的书生。

    “见过殿下。”

    对于她来说,除了龙天昱之外的男人,都是麻烦事。

    尤其是这个,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对她青睐有加的太子殿下,她更是想要敬而远之。

    可惜,天不遂人愿。

    “不知小姐,可否跟我一起走走。”

    太子殿下走到了她的面前,却在她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停下了脚步。

    而且语气不是命令,而是商量。

    但林梦雅知道,自己也没有拒绝他的权利。

    “殿下请。”

    跟一个不熟悉的人一起走,对于她来说有些痛苦。

    但是殿下却出乎她意料的安静,除了提醒她小心脚下,或者是提醒她前面的方向之外,两个人竟然没有其他的交流。

    天知道,她维持这种小碎步,有多么的辛苦。

    “其实,你不必如此。”

    林梦雅歪过头,不知道太子殿下的意思。

    “我是说,你不必如此拘束。平常如何,现在就如何好了。”

    “多谢殿下,我,我从小习惯了。”

    她在家能翻白眼,还能撒泼打滚呢?

    要是真的用出来,还不立刻见罪于这位太子殿下?

    谁知道,慕容衍却笑了出来。

    “我听人家说起过你,你想知道,外面的人,都是如何评判你的么?”

    “嘴长在人家的身上,我又能怎么办呢?难堵悠悠众口,那我就不赌了呗。反正,他们嘴里头的,也不是真正的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