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他忘了我
    “重华,你觉得宫雅这个人,如何?”

    耳畔,传来了太子的问话。

    重华这才收回了目光,勉强的笑着看向了自己的表哥。

    “重华觉得,宫小姐容貌出众,气质超凡脱俗,不似寻常女子,殿下好眼力。”

    重华的夸赞并不算是违心,当初她得到那幅画像的时候,就曾经惊为天人。

    虽然那人说,千万不能让曦殿下看到宫雅,因为宫雅是个生性放荡的女子,最喜欢到处勾引男人。

    可她心里头,对宫雅却有一股莫名的嫉妒心。

    原本在城门口,她应该已经放心了的。为什么如今,她的心又悬了起来呢?

    “那副画像,没有她一半的风采,说来惭愧,我竟然会那么的迫不及待。重华,现如今我终于了解了你的所思所想。放心,我会帮你赢得曦弟的心。”

    得了太子殿下的保证,重华才稍稍的放了一点心。

    自从看到他第一眼起,她的一颗芳心,就疯狂的迷恋了他。

    为了她,她做了那么多事,甚至还把其他女人给他生的孩子寻回来,千般疼爱。

    除了她之外,他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

    这是不是说明,她才是最有机会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重华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许提甜蜜又羞涩的笑容。

    而这笑容落在林梦雅的眼中,却激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

    这个破宴会,真是要憋死她了!

    “小姐,您不能喝酒的。”

    她端起面前的酒杯,却被纭儿暗中拦住了。

    林梦雅也知道自己的酒量并不好,但是她现在真的很想喝酒。

    夫妻相见却不能相认,她只能对自己的爱人视而不见。

    还得眼睁睁的看着别的女人,对自己的男人大献殷勤,春/情泛滥。

    她林梦雅,何尝受过这样的委屈?

    几杯酒下肚,她的脸就殷红似火,黑眸之中也有了朦胧的醉意。

    尤其是她无意识的一笑,更是让对面的男人们,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事情笑的。

    “妹妹,你醉了,我带你去休息。”

    宫五哪里能坐得住,扶起林梦雅就往外面走。

    重华跟太子也都看出来宫雅的醉意,谁也没有多留心。

    只是一个觉得这人果然如此风骚,另外一个则是心头,起了些火热。

    “放开我吧,我自己走。”

    披着狐裘的斗篷,外面的琉璃走廊温度稍微低了一些。

    被冷气这么一激,她的醉意也浅了不少。

    本来就不是真的醉了,只是里面不太通风,让她觉得头脑有些昏沉而已。

    “你真的没事么?还是,觉得那位太子殿下,实在是太...”

    林梦雅瞥了宫五一眼,让他自动把下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头。

    “我若不走,只怕一会儿他们就该出招了,你没看到,那些贵女们看我的眼神么?”

    眯起眼睛,林梦雅想起了纸条上的内容。

    上面只有一行歪歪扭扭,辨认不出字体的字迹。

    写道,贵女之间疯传,她妖娆放荡,有意魅惑太子殿下。

    她不知道那个女人给她传来这个纸条的意义,但是,她刚才借着酒意,看到了那些贵女眼中的不怀好意。

    而且她刚刚只是有意的试探了一下,就发现那些人几乎用要杀了她一般的眼神盯着她。

    她走,却是打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何况,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被动挨打的人。

    “哼,她们想嫁太子想得疯了, 难不成当人人都如此么?妹妹,你想要如何应对?”

    宫五对这些事情都不太在意,反正是男子,他的心思哪里能想到这些。

    林梦雅俏皮的笑了笑,冲着五哥哥眨了眨眼睛。

    “天机不可泄露,你先回去,帮我盯着她们一些。有你在,至少她们不敢乱说话。”

    “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么?”

    “不是还有白苏跟纭儿陪着我么?快去吧,你妹妹的名声,可就靠你了。”

    宫五还有些犹豫,却挡不住林梦雅的催促,一步三回头的往里面走去了。

    “我们走。”

    转过身来,林梦雅的眸子里,却掠过几分急切。

    白苏明白她的心意紧随其后,纭儿虽然不懂,但是她知道,能让这个姐姐如此急切的,一定是要紧的事情。

    几个人从琉璃走廊出来,在外面的冰天雪地之间,找了许久。

    “主子,没有。”

    白苏身上有功夫,速度快,纭儿也机灵,三个人分头去找龙天昱,却还是没有他的踪迹。

    人会跑到哪里去呢?

    “你,是在找我?”

    林梦雅浑身一颤,心跳急速的加快。

    她不敢转身,也不敢回头,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飞奔过去扑进他的怀中。

    “我,我们...欸!你干嘛!”

    纤腰突然被人紧紧的箍住,随后一阵子的天旋地转,她就给人扛上了肩头。

    林梦雅用力的捶了他的后背两下,却发现那人身上又冷又硬,她纯粹是在自讨苦吃。

    “别动!”

    低沉的喝止,让她只能停下动作。

    抬起头,就看到了一脸吃惊的纭儿跟皱眉不展的白苏。

    指了指路边的一个小亭子,林梦雅冲着她们摆了摆手。

    意思,是让她们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自己回来。

    纭儿想追,却被白苏抓住了。

    她们,只能看着自家小姐,被男人扛走。

    尽管被自家男人扛着,她还是觉得有点丢人。

    索性垂着脑袋,谁也不知道是她就好了。

    但幸运的是,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通过。

    看来,她的坏名声,不会再多加一条了。

    “啊——”

    那男人也太狠了吧!

    林梦雅揉着被摔疼的屁股,这家伙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竟然找了一个僻静的院子,就把她摔在了雪地上。

    这里的雪很厚实,一点也不绵软。

    顿时,她疼的差一点眼泪飙出来。

    “你是谁?”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不屑。

    林梦雅被他弄得有些窝火,语气自然也就冲了一些。

    “你不知道是谁么?现在还在这里装算,有意思么?”

    毫不客气的回呛,看着那家伙皱起了眉头,林梦雅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你,真的不认识我?”

    周围没人,她强大的五感觉得不会出错。

    所以,龙天昱没必要掩饰,也没必要骗她。

    而且他刚才的动作十分的粗鲁,确实是跟之前的他,有很大的不同。

    “我应该认识你么?”

    毫不客气的反问,男人的眉头皱得死紧。

    那种感觉又来了,该死的,他就知道不能碰她!

    “你,失忆了?”

    林梦雅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半年前曾经受过伤,大概是忘记了一点不太重要的东西。你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我的么?那就忘了吧,我不喜欢纠缠在过去!”

    说完,他转身就走。

    林梦雅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什么叫做不重要的东西?

    那些相濡以沫,刻骨铭心啊的记忆,这家伙居然说丢就丢么?

    “你给我站住!回来,说清楚再走!”

    她如同一只被激怒了猫,就差没冲过去,拿自己尖锐的爪子,抓破那个家伙的脸了。

    龙天昱脚步不停,甚至还有加快的趋势。

    “好,那既然这样,以后咱们两不想欠,你娶你的郡主,我嫁我的太子,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大手捂到嘴里。

    同时落入那双手的,还有她的脖颈。

    “该死的!你到底是谁?是谁?”

    男人不安暴躁的低吼,同时扣住她脖颈的手,却是悄然的用上了力气。

    好啊!这个死男人!

    忘了她不说,居然还敢掐她的脖子!

    一辈子都没怎么用上武力值的林梦雅被激怒了,毫不客气的对男人拳打脚踢了起来。

    花拳绣腿再轻也有些威力,慕容曦放开了她,眼神却怔怔的看着她出神。

    “你还问老娘是谁?你忘了我,还想要杀我灭口么?”

    他伸出手来,这一次,却不是为了堵住她的嘴,而是落在了她的脸颊边上。

    看着她并不轻柔的擦拭,林梦雅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落下了眼泪。

    “我不想杀你,你现在立刻走,永远不要来龙都。”

    他的声音,带着自己都不明白的挣扎。

    林梦雅知道,龙天昱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但是,他刚才的那一句不重要,却真的刺痛了她。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而来么?告诉你,你别自作多情了。”

    她口是心非,却也说的情真意切。

    她的确不是为了眼前的慕容曦而已,她想要的,是与她相知相许的龙天昱。

    “你是为了太子?哼,告诉你,太子妃的位置,可没那么好做。”

    该死!

    为什么他听到她为了别人而来,心里头就会别样的不舒服?

    甚至于刚才他仅仅是看到她跟太子眉来眼去,就觉得胸口发闷。

    不应该的!他不应该让任何人动摇自己!

    或许——

    他退后一步,唇边带着冷笑。

    “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屁。”

    没好气的顶嘴,林梦雅还附赠给了这家伙一个搀着泪水的白眼。

    “你,你是三王派来离间我跟太子的。呵,我告诉过你们,我不是太子的一条狗。但你们如果想要算计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