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郡主宴会
    当着所有人的面,林梦雅把泡好的乳茶送入口中,咽下一口之后,林梦雅才抬起头,看了一下周围。

    这下子,她们就可以停嘴了吧?

    “还是宫家的姐姐有见识,不愧是大卫唯一的女家主。”

    人群之中, 有人淡淡开口,

    林梦雅视线投了过去,看到说话的,是个独自坐在墙角的姑娘。

    那姑娘不过中人之姿,但是却显得尤其的恬淡雅静,说话的时候,还冲着她微笑致意。

    林梦雅也是冲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众人看她的笑话不成,反倒是因为杯子里的茶香不如她,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林梦雅目不斜视,她早知道今天不好过,却没想到,竟然是从现在就开始了。

    “宫姐姐早到了吧,我来迟了,还请姐姐恕罪。”

    今日的重华郡主,依旧是一派仙女般的打扮。

    刚一进门,一股子悠然的冷香,就窜入了众人的鼻息之中。

    林梦雅鼻子最灵,也知道重华用的是什么香。

    从前在烈云的时候,王后娘娘就说过一句话,香才是女人真正的气息,什么样的香气,配什么样的人。

    重华虽然表面如同高岭之花,仙气飘飘,但是冷香之中,却又暗含着几分媚气,可见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而且,她总觉得重华身上的香料有些不对劲。

    按说未出闺阁的女子,最是不该沾染那种东西的,怎么这人,还掺在了香料之中?

    眉头轻皱,旋即又松开。

    不管怎么样,这不该她的事。

    “郡主言重了。”

    林梦雅起身,冲着重华郡主弯腰行礼。

    周围的小姐们也都是如此,但唯有她一人,是重华必须要回礼的。

    “前几日听说姐姐病了,不知现在身体可康复了?”

    重华态度亲热的拉住了林梦雅的手,那手虽然细腻柔滑,但是却冰冷彻骨。

    林梦雅的手却是温温热热的,如今被重华一拉,有些不太习惯。

    “还好,多谢郡主挂念。”

    “姐姐不必如此拘束,太子殿下对你青睐有加,说不定以后,咱们还得常来常往呢。”

    重华紧紧的盯着她,林梦雅的态度依旧从容,面色平静如常。

    “郡主说笑了,宫雅不敢高攀。”

    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重华郡主松开了抓着林梦雅的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家坐吧,雪天路滑,让大家来真是难为了。只是你们也知道,太子殿下跟曦殿下可不是平常人。马上就要到腊月了,我怕给他们二位添事。”

    在来之前,林梦雅已经掌握了一些重华的资料。

    重华郡主虽然是秦王的女儿,但是因为她的母亲是皇室之女,所以其实跟太子殿下,算得上是表兄妹。

    重华郡主幼年时聪明灵慧,玉雪可爱,深得皇尊与后尊的宠爱,所以破例养在宫中。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那位横空出世的曦殿下,据说唯一看中的女子便是她。

    要知道,曦殿下这样高冷的男人,比病恹恹的太子更招人喜欢。

    所有的女人,都会妄想成为他捧在手心里头的宝。;

    但这宝,显然已经有人当得了。

    所以所有的贵女们,对重华的感情,可以说是有些复杂的。

    但她们再复杂,也复杂不过林梦雅。

    敢跟别的女人传绯闻,很好,好的很啊!

    龙天昱,长出息了!

    重华郡主来到这里,没多久,就有人来报,说是宴席已经开始了。

    “各位,请吧。”

    所有人起身,跟在重华郡主的身后,穿过另外一条琉璃的走廊,往宴会开始的地方走去了。

    没有人随意的亲近林梦雅,但是那些贵女们,也没有要有意的疏远她。

    世家都是如此,不远不近的距离,至少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让人瞧不出什么来。

    热闹的声音,很快从不远处传了出来。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袖子被拽了一下,随后,一个小东西,被人塞进了她的手心里。

    转过头来,只看到刚才那个出声的女子正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下意识的把手心里头的东西给藏了起来,拽了拽袖口,往宴会的方向走去。

    那女子越过自己,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林梦雅翻开手掌,躺在手心里头的,赫然是一个小小的纸团。

    她快速的展开,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后,就重新把纸条揉起来,不动声色的收在了自己的荷包之中。

    此刻,女子恰好被人引到位置上,而她低头看纸条的一幕,却被女子完全的挡住了。

    林梦雅没多看任何人一眼,在侍人的引到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还没坐下,就听得外面有人唱喝。

    “太子殿下到——曦殿下到——”

    所有人起身,跪迎太子殿下,唯独林梦雅跟重华郡主没有。

    深紫色的下摆与黑色的下摆,从她的眼前走了过去。

    林梦雅在心里头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建设,强大如她,表面上一定可以把龙天昱当成陌生人来对待。

    但是,心里头的某种情绪,却是不断的翻腾,发酵。

    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容忍任何形式上的背叛。

    哪怕她那么爱他,但是有些原则,她寸步不能让!

    “大家不必如此,这是重华的宴会,又不是在皇宫中,都起来吧。”

    太子的声音很弱,一听就知道中气不足。

    所有人立刻起身落座,林梦雅立刻感觉到,有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回看过去,却看到了脸上含着笑意的太子殿下。

    稍稍有些迟疑,似乎太子跟她想象之中,有所不同。

    本以为太子会是个狠戾之人,至少威严是要有的。

    但没想到,那是个极为清俊的年轻人。

    按说他的年纪,要比龙天昱还大一点,但是过于苍白的面孔跟瘦削的身材,却让他看起来,有点柔弱。

    如果说坐在他旁边的龙天昱,是一只威猛的虎,难么这位病弱的太子殿下,就是一只玉雕的龙。

    圆润、通透、尊贵,却也易碎。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并不包含肉/欲,也没有任何邪恶的企图。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望着自己,似乎还夹杂着一点好奇。

    这样的男人,总是让人难以升起厌恶之心的。

    看到她看了过来,太子浅浅的笑了出来,棕色的眸子里,似乎有着星光闪烁。

    不过,却并没有直接点她的名字,反倒是侧过头,跟重华说话去了。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转移视线,在人群里寻常着宫五的身影。

    她不敢,也不能盯着龙天昱看。

    但尽管如此,她却在视线掠过的一瞬间,看清楚了他如今的样子。

    这个傻子,怎么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呢?

    自己好不容易才把他给焐热,到底是谁,又再次剥夺了他的温度?

    宫五看到她,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男宾席那边的状况,倒是比她这边好得多。

    至少还有人,主动的跟宫羽搭话。

    本以为他会不耐烦,却没想到,这人竟然意外的有些如鱼得水。

    看来,到底是她小看了宫家的人了。

    “听说你前几日寻了些东西给勋儿,那小子倒是喜欢,也难为你记着了。”

    慕容衍坐在重华跟慕容曦的中间,有时候不得不当一个调停者。

    他知道自家表妹的心思,但是这个沉默寡言的堂弟,他却是吃不准的。

    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似乎有些看不透他。

    “不知道勋儿近日还乖不乖?有没有好好的吃饭,听他乳娘的话。”

    重华低下头来,忧心忡忡的说道。

    可他们这边不管怎么说,慕容曦那边,就是一声不吭。

    重华眼中的失落,慕容衍都看在了眼里头。

    他轻轻的咳了一声,碰了碰慕容曦的手臂。

    “曦弟,你说呢?”

    慕容曦只看了他一眼,饮下一杯酒后,说了一句话。

    “他如何,与我何干。”

    一下子,两个人的笑容都僵硬了。

    重华更是低下了头,红了一双眼眶。

    慕容衍深知慕容曦的脾气,幽幽的在心里头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此刻的慕容曦,心里头却是有些震惊的。

    那个女人,就是太子殿下看中的人么?

    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进来之后,心里头就觉得有些不舒服。

    看来,那天在城门口,自己的感觉并不是意外。

    那个女人,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他真的很想过去亲自问一问,但是心里头,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不能接近的。

    一旦接近了,很有可能会...

    到底会如何?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莫名的烦躁笼罩着他,连带着那个女人,也被他讨厌了起来。

    “我出去一下。”

    ‘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慕容曦起身就往外面走了出去。

    “曦殿下,你去哪?”

    重华也跟着起身,紧张兮兮的问了一句,只是那人,却连头都没回一下。

    “重华,先坐下来。你知道曦,他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好了,一会儿我去看看。”

    太子慕容衍,安慰着说道。

    重华失望的看着慕容曦的背影,视线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宫雅的身上。

    会不会,跟她有关系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