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偶感风寒
    纭儿点点头,倒是也没想其他的。

    “也是,马夫大哥,麻烦您快一点。”

    靠着白苏,林梦雅十分努力的,才勉强恢复了镇定。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曦殿下,居然就是突然消失的龙天昱!

    不过,刚才仅仅是一个照面,她就觉察到了龙天昱的不对劲。

    他离开她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梦雅所有的心神,都被胡思乱想所占据。

    又怕引起旁人的注意,只能托说自己身体不适,感染了风寒。

    却没想到,这话果然是不能乱说的。

    才刚到龙都内的府邸的当天晚上,她就病倒了。

    活活高烧了三天之后,人才悠悠醒转。

    “我的小姐啊,你可吓死纭儿了!”

    床前,纭儿红肿着一双眼睛,看向缠绵于病榻之上的林梦雅。

    “别担心,我没事。”

    这几天幸好有忠心耿耿的白苏,守在她的身边。

    因为她的体质特殊,一般的药物是无法发挥作用的。

    幸好之前老师给她准备得十分的充分,而且她平常交代给白苏的事情,那姑娘也记得清清楚楚。

    她的病她清楚,这是心病,是她忧思过度,才会如此。

    “你们先下去吧,让白苏在这里陪我就好。都好好的休息休息,瞧你们,各个都瘦了一圈。”

    她虽然被高烧弄得昏昏沉沉,但是许多事情还是记得的。

    这些天来,白苏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纭儿也忙里忙外。

    她们两个既要防着有人捣鬼,还要照顾她,着实辛苦。

    “也好,那我一会儿再来替白苏姐姐。我去厨房里,给你准备一些清淡的小菜跟软烂的粥吧。”

    纭儿十分的体贴,带着人出了房间。

    白苏扶着的她做起来,又弄了一个枕头让她靠了过去。

    “咳咳,曦殿下的事情,打探得如何了?”

    这是她勉强撑着病体,让白苏去办的事情。

    宫四怕他们在龙都吃亏,所以暗中给了林梦雅几个人可以用。

    这些人虽然地位不高,但是消息都是一顶一的灵通,所以让他们去打探曦殿下,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曦殿下是皇尊的亲侄儿,从前一直在属地,大约半年前才来的龙城。据悉,他就是圣尊的徒弟之一。并且,传闻说曦殿下与重华郡出双入对。”

    白苏不愧是白苏,生生的给她家主子,在胸口上补上了一刀。

    “什么?出双入对?他居然敢背着我去爬墙?扶我起来,我去阉了他!”

    “主子主子!可使不得,你现在身体未愈。更何况,曦殿下如今住在皇宫之中,可不是那么容易见的,要不,我去找人帮您把他绑回来,任由您处置如何?”

    瞧她家白苏的模样,显然是把自己的玩笑话,当成了真。

    林梦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病了这么一场之后,她的心情却是豁然开朗了。

    “不必了,我想他不会这样的。除非是,他那边也发生了什么事。关于他,你还打听到了什么?”

    “其他的都是一些传闻,传闻说他深得皇尊的宠爱,而且除了太子之外,他成为下一任圣尊的呼声是最高的。只是为人太过冷漠,跟谁都不太亲近。对了,您知道那天他去做什么了么?”

    林梦雅摇摇头,虽然重华郡主的侍女说他是来迎接重华的,但是他怎么看都不像。

    既然是来接人的,那么至少不应该在城外出现。

    而且她看了一眼,看到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的身上,都有雪化了的水痕。

    看来,应该是在雪地里头,做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是去杀人了,龙都之外,有一小城。那小城的城主,曾经大放厥词,对皇尊不敬。那人又跟三王之间有些关系,所以皇尊轻易动不得他。没想到,却被曦殿下带着几个人,冲进了城主府,把那人当场斩杀。短短半年,曦殿下便有黑尊之称了。”

    在卫国,凡是最尊贵,最厉害的人物,往往一尊称之。

    黑尊,这名字倒是蛮符合他那天的打扮的。

    只是不知为何,林梦雅在看到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之后,忽然间觉得很心痛。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得如此的冷漠,似乎磨掉了最后一点,属于人的生气。

    “那,勋儿是谁?”

    关于这一点,白苏却摇了摇头。

    “不知道,那些人问了一遍,也不知道勋儿到底是谁。您说,会不会是他的...”

    ‘新欢’两个字,白苏没说,但是意思很明确。

    那天他们在马车里也看到了,龙天昱本来不想理重华,但是后者刚刚说出勋儿,龙天昱的态度,就立刻转变了。

    “好吧,我总要亲自去问一问她才放心。这几天,可曾有人过来拜访?”

    林梦雅暂时安定了一下情绪,阴差阳错之间,他们如今又同在一处。

    既然如此,那她总会找到机会的。

    “昨天重华郡主过来给您送了一些回礼,说是感谢您忍痛割爱,还说想邀请您去参加宴会。”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好像是她舍去的不是铃铛,而是她的男人。

    那天她坐在马车里,从听到龙天昱说的第一个字起,就忘记了一切,大脑一片空白。

    至于那个重华张什么样子,其实,她都没看清楚。

    “不去,就说我病了。这么冷的天,傻子才去赴宴。”

    别人她不敢说,但是龙天昱绝对对这个重华没意思。

    既如此,那流言到底是如何传播出来的,可就有意思了。

    重华安的什么心思她不知道,但是躲开总是没错的。

    “可是,重华郡主说,太子殿下也会赴宴,您还是去的好。”

    白苏有些为难,她也没想到,自家主子连毒都不怕,居然败在了龙都的严寒之中。

    “好吧,那你替我准备厚一点的衣服,最好是把我裹成一个球再把我送过去才好。”

    翻了翻白眼,林梦雅对重华的厌恶又加深了一分。

    这么冷的天让她出门,好,这个梁子她们结定了。

    重华郡主想必是经常来龙都,是以她的府邸修建得精雕玉琢,精致非常。

    林梦雅到底没裹成个球过来,但是她穿得也不少。

    也不知怎么了,白苏跟纭儿又给她准备了一套大红色的裙袄。直到她怕冷,所以给她准备了一只雕刻着镂空蔷薇的暖手炉。

    果然,没见识过这种严寒天下的林梦雅,寸步难行。

    好在身旁有纭儿跟白苏,不然,她会立刻不顾后果的离开。

    “原来是宫羽五公子与宫雅小姐到了,快,里面请。”

    门口的管事收到了他们的帖子之后,立刻笑容可掬的亲自引路。

    此刻里面已经是热闹非凡了,其实院子里面并不冷,因为他们一进门,就走到了一处琉璃的走廊里面。

    林梦雅学着旁人一样,解开了自己的斗篷,交给了纭儿。

    她出众的容貌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是一想到她已经被太子殿下看重了,男子们就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反倒是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没趁着宫家没落的时候提早下手。

    “女宾都在这里,请小姐跟我来。”

    虽然卫国的男女之防并不严重,但是在这种场合下,男女还是要分开坐的。

    宫五冲着林梦雅点了点头,跟着人先行离开。

    林梦雅紧随其后,往一处花厅走了过去。

    才刚进门,顿时觉得热浪扑面。

    再一看,里面的小姐们,各个多穿着单薄的春装。

    唯独她一身厚厚的裙袄,显得有些臃肿跟说不出来的土气。

    林梦雅看了一下,心里便是有数了。

    脸上没露出任何的羞窘之态,反而落落大方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位,想必就是传闻已久的宫家小姐吧?你久不在龙都不清楚,咱们这位 重华郡主啊,只是受不得冷。所以,她的府邸一到冬天,比春天还要暖和呢。宫小姐这裙袄是不错,可惜,厚了点。”

    坐在她对面的小姐,天生长着一副刻薄像。

    刚说完,就捂着嘴低低的笑了笑,怕是在跟旁白的女子一样,一起嘲笑她。

    林梦雅才不担心这种小鱼小虾,就当没听到。

    端起旁边的茶,才刚嗅到味道,就放了下来。

    “怎么,这茶不合姑娘的口味?”

    那刻薄女身边的女子,瞪着一双眼睛,貌似好奇的问道。

    刻薄女立刻拉住了那女人的手,低低的说道。

    “可能还真是不合宫小姐的口味,我听闻啊,这玉雀茶可是曦殿下亲自派人送过来的,珍贵得很。寻常人家,可是喝不到的。”

    “哎呀呀,那曦殿下,当真是对重华郡主,情根深种了?”

    “那可不,不过,重华郡主纵然有千般好,也不过有人命好。不过嘛,这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两个人一唱一和,明显是在奚落林梦雅。

    本来她不想惹事,可谁让偏偏有人要送上门来呢。

    林梦雅掀开了茶杯的盖子,将茶水滤了出来,又取过旁边桌子上小壶里盛放的滚烫的牛乳,往里面倒了约有四分之一杯,然后再次倒出,重复刚才的动作。

    一直到第三次,她才把最后的牛乳,加到了里面。

    全程动作流畅优雅,不多时,一股子甜美的茶香,从她的杯子里头散发了出来,隐隐超过了所有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