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城门相遇
    但是守城的官兵们,却也别样的傲慢。

    各个是用鼻孔看人的,但凡是那些平民百姓,看都不看一眼。

    倒是对那些权贵们,卑躬屈膝,奉承殷勤。

    林梦雅跟宫五都不是鲁莽之人,也知道在这种地方,此事是避免不了的。

    他们也不想多生事端,天黑之前还要赶到在龙都的府邸之中。

    “都闪开!闪开!重华郡主到!”

    身后,突然传过来一阵子喧哗。

    林梦雅这个车队本来已经够显眼的了,却没想到,在她身后,另有一队人马,浩浩荡荡。

    “重华郡主,那不是秦王的嫡女么?”

    周围有人议论纷纷,这些话,也都传到了林梦雅的耳朵里头。

    “听说,这位重华郡主很是厉害,就连圣尊的爱徒,都对她青睐有加呢!”

    圣尊,便是那位圣殿殿主。

    林梦雅本不太好奇,也知道她们早晚会有碰面的时候,却不想,那华丽的马车,却恰好停在了她的旁边。

    “车上坐着的,可是宫家的小姐?”

    从重华郡主的马车上跳下来一个侍女,那侍女模样秀丽,只是眸子却透着几分盛气临人。

    纭儿眼珠儿一转,也探出头去,笑吟吟的说道。

    “这位姐姐好眼力,车里头的正是我们家小姐,不知道郡主有何贵干。”

    她模样甜,声音也脆,但是那侍女却丝毫不给面子。

    只冷冷打量了她一番后,伸出手来,指了指他们乘坐的马车四角,垂坠的铃铛。

    “我们家郡主看着这个小玩意很是新奇,让我过来拿给她看看。你们快点卸下来,好好的擦拭干净,免得脏了我们郡主的手。”

    这话好生无礼,铃铛是她们马车上的,这样明抢,哪怕对方身份贵重,也有些不像话。

    纭儿心里头生气,但是表面上却依旧是笑意盈盈。

    “能得郡主的慧眼赏识,实在是这铃铛的荣幸。只是不巧了,这铃铛是请了能工巧匠镶嵌到上面的,我们总不能拆了这马车吧。”

    这里面的门道纭儿早就弄明白了,别看那位重华郡主出身王室,但毕其身份来,其实是不如身为未来家主的林梦雅的。

    刚才,不过是客气。

    真要是杠起来,还指不定谁要睡没脸呢!

    “那就拆了吧,我们郡主是看得起你们这些乡下来的人。再说,不过是两对铃铛罢了,你们宫家,怎么也太小气了吧。”

    那侍女眼一翻,说出来的话,差一点没让纭儿跳起来掐死她。

    她也是被气笑了,也知道对方不是讲理的人,笑了一声之后,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这马车啊要是拆了,只要您赔不起。郡主那边还需要人多多照顾,姐姐请回吧,我们就不打扰,走。”

    说完,人就钻了回去,根本不管那侍女几乎铁青了的一张脸。

    “摆什么郡主的架子!要是我家小姐成了家主,比她不知道尊贵多少。”

    小小声的在马车里头抱怨,林梦雅没说话。

    纭儿的处理方法还算是得当,她从来就不是一味哑忍的人。

    更何况,人家可是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外面的侍女跺了跺脚,暗骂这个宫家不识抬举。

    可身后却跑过来几匹骏马,那侍女看到为首的人的人之后,立刻扬起笑脸迎了上去。

    “奴婢见过曦殿下,殿下一定是来接我们郡主的吧,可巧,郡主临时改了路,让殿下白跑了一趟,”

    马上的人黑衣、黑发、黑瞳。俊美容颜冷若山巅之雪,不见半点。

    胯下骏马也算是神勇,全身黑得没有半分杂质,马瞳之中颇有一番傲气。

    马如其人,都是万里挑一的难得。

    那侍女得意洋洋,因为这人,可是要迎娶她们郡主的男子。

    “让开。”

    低沉沉的一句话,却让侍女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立刻把路让开了。

    那人带着手下刚准备走,就听到马车里面,传来了一道娇柔的声音。

    “曦哥哥,你这是去哪?”

    马,停在了重华的马车前面。

    男子依旧没有下马,但还是回答了女子的问题。

    “回府。”

    马车里的女子沉吟了片刻之后,似乎有些犹豫。

    “曦哥哥,我有一事相求。你看那边的几个铃铛,我觉得勋儿说不定会喜欢。不如,你帮云柔要过来,送给勋儿如何?”

    曦殿下稍稍侧了侧头,看到对面不远处的马车四角,垂坠着极为精致的铜铃铛。

    他虽然不懂这些,但却知道这样式,哪怕整个龙都都是寻不到的。

    遂骑马,走到了马车旁。

    “能把它卖给我么?”

    马车里,不久才探出一只小脑袋来。

    纭儿看到眼前的男子,稍稍的吃了一惊,随后垂下了头说道。

    “启禀曦殿下,这铃铛乃是我们小姐亲手设计的,十分钟爱。殿下,也不好夺人所爱吧?”

    曦殿下也觉得有些道理,勋儿也不缺这个铃铛,转身欲走,却听得之前下来的那个重华身边的侍女,委委屈屈的说道。

    “曦殿下有所不知,那宫家之人,出尔反尔。本来都已经答应了我们,只因看到我家郡主实在喜欢,所以才如此纠缠的。”

    纭儿瞪着那人,这人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

    但曦殿下此时,却转过头来,眉头微微皱起。

    “曦殿下莫听那婢子胡说,我家小姐最是重诺。不过是四个铃铛,若答应了,我们必定会送!”

    那侍女逮到机会,继续强词夺理。

    “你瞧,这不是承认了么?我们家郡主,也没说要白拿。我看,你们真是穷疯了吧!开个价吧,多少钱你们才肯卖。”

    穷?纭儿心头冷笑一声,只怕天下间,任何人都能说穷,唯独她家小姐不会。

    “我们宫家还不缺这些东西,要不是——”

    “算了,纭儿,你叫人敲下来,送给郡主跟曦殿下吧。”

    宫家的马车里面,另有一道平和温柔的嗓音传来。

    曦殿下的眉头,不知为何渐渐舒展开来。

    纭儿到底比重华的侍女有规矩,说了声‘是’之后,叫了人小心翼翼的把四个铃铛都拆了下来。

    用雪白的缎子包着,送给了曦殿下身后的随从。

    “请问郡主跟殿下可还有别的事?”

    宫家马车里的声音清冷而平和,似乎想要息事宁人。

    曦殿下叫人取来了一百两的银票,却被宫家的人给退了回来。

    “这些都是小玩意儿,并不值钱,纭儿,我们走。”

    宫家的马车欲走,可没想到的是,重华郡主却出了马车。

    那郡主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生的花容月貌,尤其是一张粉脸,娇嫩欲滴,透着几分旁人没有的贵气。

    雪天之中,她穿了一身白色的斗篷,雪天一色,仿佛她这天地之中唯一的精灵。

    旁边但凡是看到的人,无不夸赞重华郡主的好颜色。

    那超凡脱俗的少女轻柔一笑,转身在侍女的陪同下,走到了曦殿下的马前。

    “这铃铛是我跟宫家姐姐要的,自然是由我来致谢。方才我的侍女无理,还请宫姐姐恕罪。”

    少女微微一笑,温柔可爱。

    曦殿下也下了马,却不发一言的,站在她的旁边。

    两个人如同一双璧人,一黑一白,如同天赐佳偶,无比的般配。

    不多时,宫家的马车里,也传出了一阵动静。

    “不必了,只要郡主跟殿下喜欢,就是这东西的福分。我们还要急着赶路,就不与二位多谈了。”

    没想到,重华却眉头轻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可是真的怪重华夺人所爱了么?请姐姐恕罪,重华是真的觉得这铃铛精致才是如此的。姐姐要是舍不得,那重华还给姐姐便是。”

    宫家的马车里,这次倒是没传出什么话音出来。

    只是马车的车门彻彻底底的打开,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一个红衣如火的美人!

    只见那美人身上一身鲜红如火的皮裘,更显得乌发如墨,唇红齿白。

    “不过是铃铛而已,郡主言重了。”

    女子的声音,也犹如天籁。

    立刻,清纯得跟一朵小花似的重华郡主,在女子的面前,黯然失色。

    天地间只怕有十分的颜色,眼前的宫家小姐,却是独占了七分。

    重华也微微惊艳了一下之后,咬了咬唇。

    “是重华多事了,宫姐姐请。”

    “多谢郡主,走吧。”

    刚一亮相,那郡主不管是气度亦或是仪态,都输给了宫家的小姐。

    哪怕重华再心有不甘,此事也成了定局。

    冲着曦殿下跟重华郡主点头致意,车门再次被关闭。

    但无人看到,林梦雅袖内,紧握的双手。

    不能哭!也不能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她认识那位‘曦殿下’。

    直到马车走了很远之后,她才瘫倒在了白苏的怀中。

    “主子,你...”

    “让我缓一缓,不要惊动任何人。”

    泪水,差一点就冲破了她的眼眶。

    如果刚才,她不是暗中扎了自己几针的话,才能勉强控制住脸上的表情。

    谁又能知道,那片刻之间的云淡风轻,其实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姐姐,你怎么了?”

    不知道根源的纭儿,好奇的看着林梦雅跟白苏。

    白苏看了她一眼后,淡淡的说道。

    “主子身体畏寒得厉害,刚才这一下子,只怕又要着凉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