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千里迢迢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次见到她,然后重拾之前所有的记忆。”

    他勉强撑着,才没有让自己,被药性完全夺去清明。

    只见清狐也现出了一抹笑,不过那笑容之中,却带着残忍的味道。

    “对啊,等到你我再次醒来之日,便是这龙都天翻地覆之时。睡吧,她永远不会爽约。”

    ‘咣当’一声,药碗被无力的手砸向了地面。

    立刻有人偷偷摸摸的潜入了进来,在看到空空如也的药碗跟昏睡不醒的龙天昱后,那人得意的退了出去。

    谁也不知道,他们所谓的阴谋,早已经被人洞察了。

    从宫家起身,到皇族的居住地龙都,大概要三个月之久。

    到了那个时候,天气也该转凉了。

    所以宫家上下,为了让宫雅不至于受冻,花费了大笔的银钱,为她裁制新衣。

    等到她启程的时候,也已经过了八月十五。

    要不是她坚决的拒绝,只怕宫斌他们几个,就让她乘坐那辆奢华的家住马车前往龙都了。

    “小雅,都说穷家富路,你可被为了省钱,委屈了自己,知不知道?”

    宫斌一边皱眉头,一边殷殷切切的嘱咐着她。

    又偷偷的,往她的手里头,塞了一摞厚厚的银票。

    如今宫家最不差的就是钱了,好不夸张的说,只要林梦雅想,她甚至可以把整个龙都都买下来。

    “低调,低调啊大哥哥,已经够了,我又不是去那里就不回来了。你等着我,过年的时候,说不定我就回来了。”

    大家这么依依惜别,她也被感染了情绪。

    嘱咐了大家伙不少,又把墨言他们这三个孩子按个亲了个遍,这才转身,上了马车。

    “你呀,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小妹,知道了么?”

    作为宫家唯一的代表,宫五十分兴奋的接受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此刻,他正在被二哥跟四哥围攻。

    “我知道,我都记下了。不能让小妹受委屈,也不能让那个太子殿下看中了她。关键的时刻,我要为小妹赴汤蹈火。要是小妹有了什么差错,我就不用回家了,对不对?”

    宫五其实还是有些得意的,毕竟之前曾祖的意思是,让老四跟他一起去。

    但是三哥那边,被烟霞山的逃奴的事情,给绊住了脚步。大哥哥虽然也算是聪慧,但是到底没有老四足智多谋。

    一想到自己能跟小妹一起去,不由得有些美滋滋的。

    “你呀,小妹你放心,等到三哥回来了,我就去龙都寻你。龙都之内有一处我们的老宅,我已经提前传了消息过去,让他们重新整修了。想来你到的时候,他们也该修完了。”

    宫四的眸子里,深藏着旁人看不懂的阴郁。

    也许小妹不自知,但是他总觉得,太子一定会看重她的。

    卫国之中,谁又能跟太子争呢?

    但还好,自己总还是她的四哥,也永远是她的四哥。

    唯有亲情,是谁也无法割断的。

    “嗯,你不用着急,如今三哥哥才是最要紧的。”

    林梦雅贴近了宫四,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若有要事,宫家必要鼎力支持。”

    虽然到了现在,宫四也不清楚,为何宫雅执意要帮助那群逃奴。

    但是她的话,他总是会尽力去完成的。

    “你放心,我知道了。”

    有了宫四的保证,林梦雅也终于可以放下了心来。

    “大哥哥,请您转告曾祖。作为宫家的一员,我没有恨他,也没有怨他。希望他老人家,能够保证身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咱们家最珍贵的宝贝,永远是曾祖他老人家的智慧!”

    冲着大家拼命的挥手,林梦雅努力想让自己晓得愉快一些。

    这些年中,她已经习惯了面对离别。

    但是她永远会记得,这里,有她的一个家。

    “大哥,你说小妹,真的能回来么?”

    追在马车后,走了很久很久之后,宫二才低声问道。

    “会吧,如果小妹不回来的话,那我们就去龙都找她。”

    宫斌的眸子里,有某些东西被悄悄的引燃了。

    宫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是看向马车离开的方向,却有着同宫斌差不多的信念。

    终究有一日,他们会再次相见。

    一定!

    他们是八月下旬启程的,一路上风雪兼程,堪堪在十一月末,走到了皇室所在的龙都。

    宫家为了以示对宫雅的看重,所以一路上拍了二十几名武功高强的武奴陪同,另有十二位伶俐的侍女伺候。

    除此之外,还备有六名老实忠厚又能干的婆子,处理她的随身事物。

    还有专门负责她的饮食的厨子,帮闲,裁缝师傅,林林总总的,差不多也有百十人。

    这些人都是宫家经过仔细筛选,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她的安全的情况下,才招揽了进来的。

    在前往龙都的贵女之中,她带的人不算是最多的,但是绝对是最精细的。

    这么浩浩荡荡的一个车队过来,所到之处,出手都颇为阔绰。

    但只有林梦雅跟宫五明白,他们每到一处的衣食住行,都是由宫四打点好的。

    而且她所带的人里头,其实还有不少的经商人才。

    这些人,每到一处都被留了下来,准备重新让宫家的客栈开业。

    可以说,他们这一路上花的钱,都是都扔在了客栈里头。

    重整,也是需要时间的。

    年后,这些客栈会在同一时间开业。到时候宫家真正的商业蓝图,才会徐徐展开。

    刚刚入夜,这是他们最后一个落脚点了。

    明日下午,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就可以到达龙都。

    林梦雅早早的洗过了澡,靠在被子里头,跟几个姑娘们闲话家常。

    “大小姐,五少爷想要见您。”

    守在门外的婆子们敲了敲门,恭恭敬敬的问道。

    “让他进来吧。”

    侍女们散去,只剩下白苏跟纭儿贴身伺候。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宫五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回来的,把手背在后面,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这么大的雪,你跑去哪了?”

    她的身子还是有些畏寒,而且龙都这边,到了冬天之后,会特别的冷。

    宫五立刻脱下了自己沾着雪的斗篷,交给了一旁的侍女,想要靠前,却发现自己身上带着寒气,只能悻悻的站在火炉前面。

    “喏,这是给你的,好不好看?”

    看着他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了几只含苞待放的蔷薇。

    这样的花,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来的。

    白苏知道她喜欢这花,立刻叫人找来一个水瓶,养了起来。

    宫五一边烤着火,一边与她说笑。

    自打入冬之后,小妹就一天比一天倦怠。

    现在,她就整个人窝在床上,只露出一颗俏生生的小脑袋。

    看着她这幅可爱的样子,宫五不自觉的笑弯了眉头。

    “咱们,还得多久才能到?”

    其实屋子里并不冷,但林梦雅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寒冷的冬季,如今整个人,恨不能窝成一只小球。

    “明日就可以到了,对了,大哥来信了。说是三哥回来来一趟,拿了许多银钱之后就走了,你可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林梦雅挑了挑眉头,说道。“除了打仗还能是为了什么,那萧王的两千精兵,只怕被他当成了磨炼石。我们从前怎么发现,三哥哥还有带兵的潜质呢?”

    宫五其实也是心生向往,有哪个男儿,不志在四方呢?

    “从前其实三哥哥有机会上战场的,你也知道,我们的父辈,都死在了战场上。其实...他们本不该死的。就拿我爹来说,他从小熟读兵书,就连当时的名将,都说他有将帅之才。可惜啊,生不逢时。”

    一丝丝仇恨的光芒,从宫五的眼中闪过。

    林梦雅看着他,突然若有所悟。

    “所以,你跟着我来,其实是为了...”

    “小妹,如果你是我,你会如何做?”

    宫五笑着问道,林梦雅头一次没了声响。

    想了又想之后,她淡淡的点了点头。

    “是该如此,不然的话,那些人又何尝记得,我们宫家的债,早晚是要还的呢?五哥哥,我只求你一件事,万事,你都要跟我商量。我不会碍着你什么,只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也许,我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宫五点了点头,并不像是敷衍。

    “到了龙都,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我不听你的,我还要听谁的呢?”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果然,所谓的鲁莽都是这家伙的保护色。

    “也好,我们这种乡下人的法子,他们城里人又怎么想得到?”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二日,雪路难行,他们十分不易的,才堪堪走到了龙都。

    虽是暴雪临门,但是这里的人却不见少。

    等到他们移动到城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然擦了一点黑。

    “妹妹,我们到了。”

    宫五轻轻的敲了敲轿厢,林梦雅破例掀开了厚重的车帘,看向了那巍峨的城墙。

    朦胧的夜色之中,城墙延伸而出的黑影,一点让人望不到头。

    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龙都作为皇室的驻地十分的繁华。

    而且这里,怕是整个卫国最大的城池了。

    仅仅是一个城门,就可以用雄伟来形容,由此可见一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