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太子选妃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她现在是宫家唯一的女孩,别人家都可以有个姐妹来代替,但是她不行。

    不去吧,又等于违抗圣令,去吧...她又实在是不想再嫁人。

    宫家想必也跟她是一样的想法,以卫国目前的情况来看,可不仅仅是一入宫门深似海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只怕,一旦真的成了太子的女人,那么,不管是家族亦或是个人,都是搀和进争权夺位的漩涡之中。

    人家都是兄弟相争,他们这个...却是几家争霸。

    一个弄不好,全家老小的性命都得被搭上。

    荣华富贵固然好,但是也得有命享不是。

    “所以我说,小雅一定不能去!曾祖,您又不是不知道皇室现在的处境。三王都在蠢蠢欲动,也幸亏我们宫家没落,不然,只怕也要被迫做出选择。现在,要是把小雅送过去,那不就是,给了那些人对宫家彻底动手的借口么?何况,我绝对不会把我的妹妹,送给那些人糟蹋。大哥,你说句话呀!”

    宫五的反应尤其激烈,宫家的女子从前因为地位尊崇,所以极少有嫁入皇室的。

    若是从前的宫家,那么小妹至少还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可现在,宫家百废待兴,他们拿什么去保护小妹?

    “曾祖,我也不能同意送小妹去。现在,三王之中明争暗斗,现在看起来,似乎皇尊的地位稳固一些。但是难保太子即位之后,还是这个情况。所以,我们宁可得罪太子,得罪皇尊,也不能推小妹入火坑。”

    宫斌沉默片刻之后,谨慎的说道。

    宫乾丰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满脸都是苦涩。

    他又何尝舍得?只是——

    “这是太子殿下那里下来的文书,你们自己看看。宫家,已经被太子盯上了。这一次,他独独在文书上,言明一定要小雅去龙城,我这条老命可以不要,那别人呢?”

    看到曾祖拿出来的文书,四个男人沉默了。

    “欺人太甚!”

    宫二一巴掌拍碎了自己面前的茶杯,面色铁青。

    “大家都别着急,曾祖,您觉得这是太子的意思,还是皇尊的意思?”

    林梦雅却若有所思,看向了曾祖。

    后者略微迟疑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

    “说不好,但这事有些奇怪。太子病体一直未愈,从前皇尊也曾经想过给殿下娶一房其妻室,却被太子给挡了回来你。如今看这文书里头的意思,似乎是太子主动要求的。怎么了,你可觉得有什么不妥?”

    反常即为妖,既然太子多年称病不出,这么一上来就要娶妻,而且还指定了她的话,这里面的玄机,可就大了。

    “那太子的身边,都是什么人在教育跟辅佐呢?”

    “为了显示对圣殿的重视与亲近,一般情况下,太子都会由神殿的副殿主来亲自教育。只是,现在的这位圣殿的殿主,脾气古怪,也没有按照惯例派遣副殿主,而是亲自教育太子殿下。而且其他三王为了表示臣服,都会派自己的嫡亲子女,来陪伴太子。”

    宫乾丰对这些老规矩知道得倒是很清楚,林梦雅想了又想,也没从这几个人的身上,探究出什么来。

    看来,只能她亲自走一趟了。

    “四位哥哥,虽说你们不想让我去,但是太子殿下也不一定就能看的中我。何况,娶了我,就等于娶了整个宫家。我想,他们的目的,应该只是为了试探我们。”

    林梦雅笑着说道,但是其他四个人,却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她。

    “小妹,你这样意思不会是——”

    就连一向稳重的宫四,也稍稍的有些急了。

    林梦雅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听她说几句。

    “于情,我与那太子殿下并不相识,即便是去了,他也未必能看得上我。更何况,我可以打听一下太子殿下的喜好,到时候,我不显山不露水的,自然也不会有人看得到我。于理,我们宫家除了有钱之外,现在任何事情,都帮不上太子巩固皇位。太子娶妻,娶得也不过是家族势力罢了。咱们宫家的钱,可以给陛下一大半。看在这钱财的面子上,陛下未必不能放过我。”

    其实,还有个理由,她放在心里头,没敢说出来。

    龙天昱跟清狐,在临走前都是让她尽快的接管整个宫家。

    但这次的事情,明显让她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一旦她为了宫家去龙都之后,宫家上下都会记得她的牺牲。

    只要她平安归来之后,宫家就可以牢牢的掌握在她的手中了。

    而且,这次去,也未必不是个机遇。

    为了她所爱的人,她一定要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实力强大起来,哪怕,成为一条疯狗。

    “不行,这绝对不行!小妹,你哪里知道龙都的危险!”

    宫五依旧反对得最激烈,但是其他几个人的神色之中,已经有了深深的无奈。

    “除非,你能化作女儿身。否则,我们宫家就真的完了。五哥哥,你甘心么?”

    林梦雅心意已决,无人能改变。

    她起身,冲着几个人行礼之后,袅娜的走了出去。

    “曾祖,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宫二攥着拳,把最后一点点的希望,寄托到了曾祖的身上。

    可宫乾丰却低着头,苦笑不停。

    “唉,但愿天佑我宫家吧。”

    最后一点希望也都宣告破碎,所有宫家的男人心里头,唯有深深的懊悔。

    什么时候,宫家才能不再受一个女人的保护呢?

    “姐姐,我们真的要去龙都么?”

    第二天一早,还没住习惯的纭儿,叽叽喳喳的跟林梦雅说着话。

    但是小手还是没停,干净利落的替她整理着行装。

    林梦雅本想要帮忙,却被纭儿还有白苏给挤了出来。

    实在是没什么可做的了,她只好坐在一旁喝茶。

    “嗯,纭儿,我发现你跟一般的贵女还真是不一样。”

    她托着下巴,看着手脚干净利落的纭儿。

    这丫头其实气质超群,一颦一笑都带着几分寻常女子没有了风范。

    但是做起事来,却并不粗手笨脚,反而很有自己的一套心得。

    听到林梦雅的夸奖之后,少女弯了弯眼睛,说道。

    “在家的时候,我阿爹常说,我们这样的人呢,无非是因为生的比别人好,所以能多享两天的福罢了。但是,如果要是福气太过,那下半生可就不好过了。稍微差一点也受不得的话,以后不是就有的罪受了么?所以,我小时候就跟我阿爹一起,出海经商。不过,我阿爹到底舍不得我去做粗苯的活计,这些小事,就要我自己动手就好了。”

    林梦雅一听,不由得对纭儿的爹肃然起敬。

    这才是真正的居安思危,怪不得纭儿能挺过这一路。

    现在看起来,也没什么后遗症的样子。

    这教育,果然很重要。

    “主子,我们真的要去那个龙都么?您,真的要嫁给卫国的太子?”

    看到白苏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林梦雅觉得这杯茶,算是喝不下去了。

    “你怎么就觉得,太子一定会看上我呢?”

    “我听二公子说,那公文上只写着你的名字。”

    林梦雅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白苏,这丫头,好像是跟宫二和宫五都打了几架。

    宫五那个孝子的性子她是知道的,而宫二那个武痴,怎么就偏偏跟白苏说了呢?

    这两个人,很可疑!

    “主子,您这是什么眼神?我...我怎么了?”

    对人情总是很迟钝的白苏,丝毫不明白她家主子的眼神的含义,只是心头满满的,都是对未来的担忧。

    “只写着我的名字,就代表他相中了我么?也许,只是为了对付我呢?或者,是想让我当一个挡箭牌,隐藏他真正想要娶的女人呢?白苏,到了这个份上,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男女情爱。”

    她与龙天昱之间的感情,已经是难能可贵。

    但他们之间,也是同甘苦共患难才培养出来的情感,只怕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么合适的人跟时间了。

    这次去龙都,有没有可能会遇到他呢?

    林梦雅靠在椅子上,不知何时想得出了神。

    “爷,您该服药了。”

    奢华精致的寝宫内,一身黑色衣衫的龙天昱,看了看端着药的下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随手,翻开了书的另外一页。

    那人本想看着他把药喝下去,但是一接触到那双冰冻一般的眼神后,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退出了寝殿。

    “真的要如此么?”

    有人,从帷帐之中转了出来。竟然,是一身金色衣衫的清狐。

    不过此时,他的眼神却只落在那碗黑漆漆的药上,脸色稍有些迟疑。

    “要是不吃,他们也许就会对她下手。你别告诉我,你没吃这药。”

    龙天昱合上了手中的书页,其实,他又何尝不对这药深恶痛绝。

    “呵,他们打得还真是好算盘。要么让人杀了她,要么就让你忘了她。对于她来说,有什么两样?”

    清狐笑了,本就雌雄莫辩的一张脸,如今因为那笑容,染上了三分邪气。

    龙天昱看了他一眼之后,淡淡说道。

    “我即便是忘了她,也能重新爱上她。”

    举手,药汁一饮而尽。黑眸之中,最后的一抹温柔,独独为她而停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