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清狐遁走
    “你要走么?”

    林梦雅下意识的,揪住了他的衣袖,有些急切的问道。

    “我们还会再见的,丫头,照顾好自己。”

    尽管千万不舍,万般无奈,可清狐还是慢慢的,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袖子上拽了下来。

    “别走!清狐,别走!”

    她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清狐,冲着她笑着挥了挥手,消失在她的面前。

    林梦雅有时候恨极了自己的理智,如果不是理智遏制了她的脚步,她一定会追上去,死也要留住他们在身边。

    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总是有苦衷,这样残忍的离开自己?

    林梦雅看着清狐离开的方向,无声痛哭。

    哭够了,也发泄够了。

    林梦雅坐在地上,小小声的抽泣。

    不管是龙天昱还是清狐,还都在未知指出等着她。

    既然如此,她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哭,去伤心。

    擦干眼泪,林梦雅又触发了她原本柔韧的本性。

    压力越大,她的反弹也就会越大。

    如果光执掌一个宫家不够的话,那她就要立于世家的顶端!

    如果这样还不行,那么她,就搅动这一番天地,让日月失色!

    总之,敢抢她男人,害她亲人者,就老老实实的洗干净脖子等着她吧。

    转过身来,林梦雅看到了身后的那些死尸。

    清狐跟龙天昱虽然什么都不肯告诉她,但其实却在暗地里留下了线索。

    她随时提防,万一这里头有人还没有死透,她也必须要补上一刀。

    这样,才能保护好清狐。

    “小雅!小雅!你在哪里?”

    不远处,传来了宫五的呼唤。

    她就知道,有清狐在,宫五绝对不会死!

    “五哥哥,我在这里!”

    她蹦起来,拼命的叫着宫五。

    后者立刻奔了过来,用力的抓住了她的肩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看了又看。

    确定她毫发无伤后,终于送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咦?他们怎么都死了?”

    宫五看向身后的那群人,眉头微微皱起。

    虽然他没受重创,但也带了不少的伤,想来,这些人也是十分的难缠。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一会儿我在跟你解释。现在,五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掩藏一下我们的行踪。”

    清狐今天的出现,绝不是偶然。

    从他跟龙天昱之间的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的身边,一定缠着不小的危险。

    能来这里见她一面,已经实属难得。

    既然如此,她必须不能辜负他们两个人的苦心。

    “这个不难,你先去外面等一等我,我随后就到。”

    宫五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显然对这种事情有些心得。

    林梦雅点点头走了一段路,她的大脑,却从未停止思考。

    龙天昱那天,伏在她的耳边,只说了两个字——记忆。

    她原本以为,是暗示她别忘了做出忘记他的模样。

    但是刚才清狐说,也许再见面的时候,他们就不再是他们了。

    两个结合在一起,让她有了一个堪称匪夷所思的想法。

    如果真的是她所想的那样,看来,她真的还是要加紧动作了。

    可他们两个想来也不会束手就擒,他们这一群人,有哪一个是会任人摆布的呢?

    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之后,宫五就带着一身落叶,走到了她的面前。

    “都办好了,小妹,我们走吧。”

    因为害怕再次受到埋伏,他们并没有选择那条走过的路。

    还好,除了一些对人无害的小兽之外,再也没碰到其他的人或者是猛兽。

    据宫五所说,他已经把那些围捕他的人杀了,剩下的也都在这里。

    林梦雅也对照了一遍人数,还好,除了清狐之外,其他的都已经除掉了。

    既如此,她也可以放下一颗心了。

    山脚下,有一条溪水。

    林梦雅蹲在那里,用水一点点的洗干净了自己的脸。

    取出银针,恢复了自己的容貌。

    宫五就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一点一点的,从一个平淡无奇的男人,恢复了绝代的颜色,忍不住看得痴了。

    下意识的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她脸上细微的红痕。

    那柔滑细嫩的触感,却让宫五如同触电一般,缩回了自己的手。

    “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么?”

    林梦雅不明其意,又照了一下溪水,还好,也没什么点东西的样子。

    宫五转过头去,脸鬼使神差的红了红。

    妹妹就是妹妹,就连肌肤也于他们兄弟几个的不同。

    “没...没什么,对了,你这样做,对你的容貌,没有什么损害么?”

    林梦雅就着溪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偶尔一次还好,如果常用的话,可能会造成肌肤松弛。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等到以后回到宫家,我准备一些药就好了。”

    这套针法的作用,是控制脸部的肌肉。

    偶尔一两次还可以,时间长了,肌肉跟皮肤失去了弹性,她可会成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

    “那,那你不在乎么?我听人家说,对于女孩子,容貌可是最为重要的。”

    林梦雅看了看自家天真的小哥哥,唇边带了几分戏谑的笑。

    “五哥哥,你还没喜欢过一个姑娘吧?”

    原本还只是微红的脸,现在‘腾’的一下,变得透红透红的。

    宫五不自觉的往外挪了一步,说什么也不肯把头转过去。

    “如果你只喜欢这个姑娘的容貌的话,那她有一天终究会老去。我就不同了,我这人除了容貌之外,有趣的地方太多,比如,身材。”

    又离她远了一步,林梦雅忍住笑,看着红着脸的五哥哥,招了招手。

    “走吧,美貌仅仅是我的一部分而已。人要活得恣意畅快,哪管那催人老的岁月。”

    宫五低着头,思考着她所说的话。

    林梦雅在前面走着,宫五就在后面想事情。

    两个人才绕到了山脚下,林梦雅就又看到了那几家农户。

    不过,此时应该是做饭的时候了,她却没有看到袅袅炊烟。

    就连院子里头,从前随意行走的鸡鸭鹅狗,也都不见了半分的踪影。

    “等一等!前面,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她突然停了下来,宫五差一点撞上她。

    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臂,可却觉得像是抓到了一把火炭似的,猛地又松开了。

    “五哥哥,你去看一看。”

    林梦雅并未发现他的异常,而是冲着那几间农舍,低声说道。

    后者像是梦游一般,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往山下走。

    直到,他看到了院子里,那一地的血红。

    脚步,突然变得轻,他隐匿着身形走了过去。

    直到能看到院子里的一切后,他的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

    细心的查看完几家农舍之后,宫五回到了她的身边。

    “怎么样?”

    “都死了,鸡犬不留。”

    宫五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沉重。

    “是谁干的,能看出来么?”

    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猎户,又不曾招惹到谁,怎么会被人杀害?

    “都是用乱刀砍死的,死状凄惨。周围除了杂乱的脚印之外,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

    林梦雅低下头,心思急转。

    “会不会,是那些人干的?”

    她指的,是刚才围杀她的那些人。

    宫五想了想,摇了摇头。

    “他们都是高手,而且用的都是剑,但是下面的,用的却是刀。”

    不是同一伙人干的,那,会是谁呢?

    “我们先走,我总觉得这里不对。”

    说着,她就要走下去。

    但没想到,宫五却拦住了她。

    “等一下。”

    顺着宫五的目光望过去,林梦雅看到了几个砍柴的樵夫。

    那几个人都背着一垛柴,看样子应该是跟猎户家比较熟悉。

    “啊——杀人了!”

    樵夫们看到了院子里的情状后,连滚带爬的怕跑了出来。

    林梦雅跟宫五,看到他们跑向了远处,没一会儿,居然有一队守城卫模样的人,被他们给叫了过来。

    “大人!就是这里!”

    樵夫们已经吓得面色惨白,他们谁也无法接受,出门前还好好的亲友们,此刻已经没有了生息,成了死尸。

    守城卫只进去看了一眼,就大声的喊道。

    “来人,去报告卫队长,这几户山民,是被山上的逃奴所杀!”

    如此草率的决定,只怕是早就准备好的吧?

    林梦雅无声的冷笑了一声,却拉着宫五转身寻了另外的一条路下山。

    “这明明不是那群逃奴杀的!他们手无寸铁,怎么可能会杀了那几个猎物。我看,分明是——”

    “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是谁会信呢?”

    林梦雅冷冷的瞥了一眼宫五,后者立刻闭上了嘴,愤恨从眼神之中几欲喷发。

    她算是明白了这群人,为何会丧命。

    而且从今以后,只要这烟霞山脚下发生的事情,都会记在那群逃奴的账上。

    谁也不会去管,他们究竟有没有做。

    因为他们是逃奴,所以他们就该是罪人。

    林梦雅越走越快,她心里头有把火在不停的燃烧。

    这群被**熏黑了心肝的家伙,她原本想让那两千人平安度日,但现在看来,他们却是步步紧逼。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她了!

    两个人走了很远,才找到之前藏匿好的马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