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宫三上山
    “等着吧。”

    良久,宫三才徐徐的吐出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向了那两头猛兽的方向。

    他们家的这个小妹,还真是会带给他们,一重又一重的惊喜。

    朝拜进行得差不多了,那个躺在虎背上熟睡的人,悠悠醒转。

    “这...这是哪?”

    陌生的环境,让她的脑袋一时没接受过来。

    知道看到旁边,跪了一地的逃奴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看来,是小虎把她背到营地里来了。

    “哥,你可终于醒了!”

    朱炎蹿了上去,拼命的给她打眼色。

    生怕她一时忘记了伪装,泄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哦,哦,你们这是在干嘛?”

    完全清醒过来之后,林梦雅也记起了自己的首要任务。

    龙天昱交代给她的事情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不知道,昨晚他们夫妻俩个的即兴表演,到底达没达到目的。

    要她完全克制住见到爱人的兴奋,还要装出一副忘了跟他的前尘过往的样子,略难。

    不过不用怕,她还应付得来。

    “大家看到你来了,所以有点高兴得过头了。”

    聂庆走了过来,比起刚见到他的时候,这人显得精神了不少。

    看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大家快都起来吧,能有现在的一切,都是靠大家自己的努力。”

    她还是不太习惯当什么神使,总觉得被人顶礼膜拜的话,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对于逃奴们来说,她的话就是神谕,当然没有不从的。

    昨晚除了派人去找她之外,逃奴们也搭起了帐篷。

    这是宫家这次准备的物资之中的一部分,虽然他们也有简易的搭了个窝棚什么的,但总没什么趁手的工具。

    这一次宫家带来的东西,足以让他们在这里搭建起可以住人的木屋。

    林梦雅一行人,被迎进了一个最先搭好的帐篷里。

    分别落了座之后,宫五有些迫不及待的,暗中捅了捅林梦雅。

    “你昨晚,怎么突然发了疯,往林子里面跑呢?”

    林梦雅看了看宫五,微微的皱起眉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你们不知道我为什么跑进去么?”

    这下子,换了宫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摸了摸头,看了看自家三哥一眼,才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也不清楚,只是听三哥说,你像是疯了一样,往林子里面钻,他们怎么追也追不上你。后来,我们派了不少人出去找你,可还是一无所获。难不成,你遇到了山鬼?”

    林梦雅摇头,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

    语气里稍稍带着几分落寞,小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做了一场大梦。可醒来之后,梦中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叫我给忘了。”

    宫五神色之间有些着急,生怕她昨晚受到了什么伤害。

    要不是宫三咳嗽了一声提醒了他,只怕现在,他就要拉着林梦雅下山找大夫去了。

    “神使大人,不知您此次前来,可有要紧的事情,要嘱咐我们呢?”

    聂庆做人很有分寸,他虽然不知道神使的真实身份,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集到这么多的物资,想来也知道,其身份的不简单。

    所以对于神使,他也是毕恭毕敬的。

    “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在山下拍下了几个与你们一样的苦命人,顺便把他们送上山而已。后面,我还会派人给你送来几趟物资。你们务必在冬天来临之前,有能保护好自己的资本。”

    “好。”

    “还有,我希望你的眼睛,能放亮一点。”

    聂庆看向她,眼神里带着几分明显的疑惑。

    林梦雅的视线,不留痕迹的飘向了外面。

    那里,逃奴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做事,从表面上,是看不出任何痕迹来的。

    “那天晚上,逃出来的人里面,真的只有被抓来的奴隶么?”

    虽说徐家跟荣家不合,但是按照正常的逻辑来看,他们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放掉这里的人。

    除非,他们有充足的准备,能随时围捕这条大鱼。

    聂庆点点头,面色之中,却带着几分为难。

    “神使说的事情在下明白,只是...只是此事,在下实在是不擅长。”

    林梦雅当然知道,聂庆从前在军内,也不过是个冲锋陷阵的排头兵而已。

    “这位宫三哥,如果方便的话,不如就请他留在这里,协助你一阵子。宫三哥,你看这样如何?”

    虽然没跟他商量过,但是宫三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意外的情绪来。

    想必是她坚持要他跟着一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吧。

    “如此,那还要多多麻烦宫三兄弟了!”

    聂庆闻言,也露出几分颇为轻松的笑容来。

    林梦雅看到他丝毫不抵触,也像是发自真心的,也就放下了悬着的半颗心。

    几人又探讨了一阵子后,聂庆引着宫三一起,去巡查驻地的情况去了。

    宫五亦步亦趋的跟着林梦雅,两个人走到了林子边上。

    小白跟小虎本来懒洋洋的在休息,看到了她之后,也走了过来,趴在她的脚下。

    “小妹,你是怎么降服这样的神兽的?”

    宫五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一虎一狼。

    其实昨晚,他们在寻找宫雅的过程过程中,就遇到了野狼。

    但关键时刻,却是朱炎发出了类似于狼啸一般的吼叫声,令人惊奇不已的,是月色之中,稳步走来的那只硕大的雪狼。

    知道现在,宫五也没从那雪狼给人的震撼之中走出来。

    沉稳、内敛,却又带着不同寻常的王者霸气。

    可他更加没想到的是,那么漂亮又野性难驯的雪狼,居然会匍匐在小妹的脚下。

    对于这个女子,他又多了几分的敬佩。

    “我也忘了,大概是我跟它们有缘分吧。”

    蹲下身子,林梦雅伸出手来,摸了摸小白跟小虎。

    它们两个都是龙天昱送给她的,所以,她必须把它们留在山上。

    不管他们夫妻两个面对的是什么,她绝对不能把这些事情,带给无辜的人。

    “你到底,忘了什么呢?不对呀,我记得你的记性一向很不错的。小妹,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旁边,传来宫五关切的问候。

    林梦雅坐在小白的身边,把脸埋在了它油光水滑的皮毛之中。

    龙天昱说,她绝对不可以相信任何人。

    那就是说明,她的周围有内奸。

    会是谁呢?

    宫家的五个兄弟,暂时可以排除。

    因为龙天昱说过,要让她尽快的执掌宫家。

    想要执掌宫家,就必须要依靠宫家的五个兄弟,如果他们当中有不可靠的人的话,龙天昱绝对会提醒她。

    白苏是不用怀疑的,她们两个生死与共,白苏不是外人,而是她的家人。

    剩下的,就是纭儿跟朱炎了。

    朱炎很明显有问题,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暴露的话,龙天昱根本不会来提醒。

    至于纭儿么...

    她的个性如何,龙天昱比任何人都清楚。

    纭儿对于她来说,到目前为止,都不是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而龙天昱之所以会这样提醒她,想来也跟她的想法不谋而合。

    有一个她信任,并且绝对不会想到的人,背叛了她。

    这个人,就是主导了拍卖场转卖朱炎,又试图以林梦舞来取代她的位置。

    也就是说,有一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第三者’,正在密谋要害她。

    无论如何,她也必须要极度的小心,才能迎战。

    “小妹,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要不,咱们俩下山吧,我带你去看看大夫。”

    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是宫五忧心忡忡的一张脸。

    林梦雅觉得胸口暖暖的,点了点头。

    她这次上来,本就只是为了送三哥跟物资。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还有意外之喜,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辞别了聂庆跟三哥,并且约定一个月后,她派人来接宫三后,林梦雅下了山。

    “嗷——”

    虎啸之声震彻山林,小白背着她,小虎背着朱炎,宫五在林中穿梭不停。

    风驰电掣一般,很快就到了山下。

    “要乖啊。”

    林梦雅跳了下来,摸了摸小白的兽首,那骄傲的雪狼王,大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舍。

    但它还是舔了舔林梦雅的手之后,转身,回答了自己同伴的身边。

    “朱炎,你要照顾好它们俩个,知道了么?”

    冲着朱炎拼命的挥手,后者却死死的垂着脑袋,怎么也不肯抬起头来,跟她说再见。

    小白跟小虎,转身离开了她的视线。

    看着始终不肯跟她说话的朱炎,林梦雅的心中,不免涌上了几分担忧。

    但愿,这孩子别做什么傻事,不然...

    转念,想到了小白跟小虎,有它们在,没事的。

    看看外面的天色,夕阳西下,林梦雅已经坐在林边的石头上,等了很久了。

    终于,宫五狼狈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等到终于在她面前停住的时候,人已经喘得比狗还要厉害了。

    “呼...呼...你们跑得倒是快,可怜我这两双腿了!”

    通红的一张俊脸,宫五不满的抱怨着。

    “谁让你只长了两条腿,走了,我们现在骑马赶回去的话,还能赶着去投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