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暗中算计
    哭声越来越小,龙天昱低下头,轻啄她的双眼。

    林梦雅也不管面子里子,整个人就像是一头无尾熊,紧紧地缠着她的大树。

    “好了,乖,不哭了。”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孩子似的,带着无限的温柔,耐心的哄着她。

    “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林梦雅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多少年了,自她有记忆以来,好像就没哭得这么崩溃过。

    不过,好歹是在自家男人面前,也算不得丢人。

    “唉...”

    龙天昱抱着她坐在了地上,大手把她的小脑袋按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语气里,含着几丝无奈。

    “我也是逼不得已,傻丫头,你可知道,为了来看你一眼,我费了多大的劲儿。不过,能见你一面,比任何事情都值得。”

    这话,让她顿时心甜如蜜。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

    “你到底在做什么?能告诉我吗?”

    依偎的胸膛僵硬了片刻,随后,他摸了摸她的长发。

    “雅儿,你听我说。你要尽快的执掌宫家,我知道你很聪明、很能干。你要记得,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宫家成为十大世家的佼佼者。只有那样,你才能保护好你自己。”

    他的语气有些急迫,而林梦雅只能点头。

    “还有,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提起宁儿。不要相信任何人,你能相信的只有你自己,知道么?”

    林梦雅继续点头,但是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盛。

    “还有,你必须忘了我。忘了我们从前的过往,忘了我们的感情,忘了我这个人。”

    她的呼吸一滞,因为那双最能带给她安全感的大手,却悄悄的绕到了她的脖颈,有东西,刺破了她的皮肤。

    他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落下了最后一句话。

    而后,她瘫成了软泥,被他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身影,越走越远,走过了那束,曾经照亮他的月光,融入了更为幽深的黑暗之中。

    躺在地上,只能看着他越走越远的林梦雅,闭上了双眼。

    深林之中,就连蝉鸣也都消失不见了。

    扑簌簌的林子摇动着,随后,一只硕大的兽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呜...”

    熟悉的声音,淡淡的在她的头上响起。

    林梦雅慢慢的起身,然后被一只老虎的脑袋,拱了拱。

    “小虎,你是来接我的么?”

    被认出来的小家伙立刻钻进了她的怀中,伸出长长的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脸。

    “你知道么?这世上人啊,分两种。一种是痴人,一种是愚人。你知道,我跟他,都是什么人呢?”

    小虎歪了歪脑袋,显然这个问题,对于它来说,有点难度。

    “呵...”浅浅的笑声,从黑夜之中穿了出来。

    “我们啊,都是痴人。因为我们,从来不会妥协,也不会甘心委屈了自己。所以——”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脖颈后,那个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的小小针孔。

    “所以,谁也别想从我们的手中,夺走什么!”

    视线,移向了刚才,龙天昱消失的方向。

    唇悄悄的勾了起来,此时月色微微的移动到了她的方向。

    一张哭得乱七八糟,双眼红肿的脸蛋上,却有着诡异莫名的笑容。

    来吧,让她来看看,究竟,会鹿死谁手!

    林中发生的一切,除了林梦雅跟前来寻她的小虎之外,绝不会有第四个活物知晓。

    龙天昱一步步的从他最心爱的女子身边走开,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留。

    直到他出现在林子的另外一面,而那里,早有几道身影,跪迎他的到来。

    “主人。”

    月色之中,摆脱了林中黑暗的男子,长发如墨,身材高挑。

    一双眼睛却透着彻骨的寒,如若天河之中,那从不为世人所动的寒星。

    “嗯。”

    似乎有些不耐烦,龙天昱没有理任何人,而是大步流星的,往不远处的马匹方向走去。

    谁知道,却有一个人,拦住了他的脚步。

    “爷,您留步。小的有件事,想要请教爷的示下。”

    那人笑面如常,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衣襟也似乎不染纤尘,只是他的靴子,却是沾满了泥土跟落叶,跟他给人的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龙天昱瞥了他一眼,并未回话。

    只是腰间的长剑如电,刚刚出鞘,就削去了一人的头颅。

    血液飞溅,无头的尸体缓缓跌落。

    那老者似乎惊了一惊,笑容僵在了脸上。

    “恭送爷。”

    没人再敢说什么,四下里寂静无声。

    龙天昱翻身上马,走得似乎毫不留恋。

    “穆总管,我们要不要——?”

    穆总管的心腹看到人走了,才敢早上前来,问问他的指示。

    可慕总管却犹豫了,因为,他亲眼看到那人,把毒刺入了那个女人的身体。

    而且,死的那一个,好像是他从那边带来的心腹。

    “不必,忘情之毒无人可解。既然爷已经下了决心,我们不可再多事。”

    “是。”

    手下人退去,而慕总管看了看那黑压压的山林后,心头的怪异感,一直没消除。

    按照那人的说法,爷对宫家的那位小姐可谓是用情至深,既如此,他又怎么舍得对她用忘情呢?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宫家还有用的话,爷竟然想要让人杀了宫雅。

    暗中叹了一口气,他们这种人,总是盼着服侍的人会无情无义。

    但如果真的如此...那他们,又能活几天呢?

    “走吧,记住今天的事情,谁要是往外吐露一个字,杀。”

    刚才还显得无奈的人,忽然间换上了一副肃杀的面容。

    手下的人纷纷点头答应,谁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一行人骑着马离开了烟霞山,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卫国因为他们二人,到底会掀起一场怎样的波澜。

    黑暗退去,黎明如约而至。

    逃奴们驻扎的营地里,宫三跟宫五,都熬红了一双眼睛。

    “没有!”

    有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摆摆手,一脸的沮丧。

    “这边也没有。”

    另外一个人也是如此,他们从发现宫雅跑到深林之后,已经派了好多人进去找了。

    如果不是朱炎及时制止了他们,说先带他们上山,然后集合那些人的力量一起找的话。

    只怕现在,他们还像是无头苍蝇似的,在林子里乱转。

    “怎么会没有呢?我拜托你们,再好好的找一找!我妹...我弟弟身子骨很弱,他禁不起这个的!”

    宫三一再的求大家去找,他们知道丢的是神使后,也纷纷热心帮忙。

    但偌大的林子,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半分踪迹也寻不着。

    宫五则是咬着牙,看着林子。

    从第一道晨曦射入开始,他就想要去林子里头找人。

    但是,都被好心的人拉住了。

    他们对这片林子不熟,而且这里面有不少危险,宫五要是冒犯闯进去了,只怕还要找人去找他。

    “你们看,是神虎回来了!”

    “它背上还背着一个人,是神使!是神使啊!”

    逃奴们一看到那只威风凛凛的神虎,眼睛都直了。

    再一看到它的背上,居然就是失踪了一晚的神使后,更是激动万分。

    “雅...弟弟,真的是我的弟弟!”

    宫五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下子就冲了上去。

    挤开了所有人,想要去看看雅儿的情况。

    “呜嗷——”

    谁知道,他刚刚靠近,呼啸声就毫不客气的冲着他嚎了过来。

    而另外一只,昨晚曾经给他们引路的巨大雪狼,也应和了一声,小跑着怕跑了过来。

    在宫五惊讶的目光中,两头兽对着宫雅嗅了嗅,然后又温柔的舔了舔,最后,神虎卧在了地上,而神狼负责给它警戒。

    两头兽不停的呜咽着,传递着它们之间才会明白的讯息。

    宫五越看越奇怪,但是显然,其他人却是习以为常。

    “习惯了就好,这两头神兽啊,除了神使之外,谁的面子也不给。对了,还有那位小兄弟,他也可以跟神兽/交流。但是我看啊,好像是没有神使那么自如。”

    旁边一个看起来就十分经验十分老到的逃奴,悄悄的跟宫五解释。

    “你是说,我弟弟,能跟那两个神兽/交流?”

    逃奴点了点头,饶有兴致的说道。

    “你可不知道,那天,就是神使带着这两头神兽,解救得我们。哎呀,可不得啊,当时他们从天而降,脚踏五彩祥云,比菩萨还庄严呢!一定是我那老娘生前潜心礼佛的缘故,菩萨才会让神使来救我们的!”

    宫五一脑袋的问号,哈?神使?还五彩祥云?

    说的,是他家的小妹么?

    不过很显然,是的。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些逃奴们,已经跪了一圈。

    各个朝着宫雅的方向朝拜着,无比的虔诚。

    宫五揉了揉眼睛,默默的走到了他同样呆滞的三哥的旁边。

    “这...”

    丢了个颜色,到小妹那边,可三哥,却好像没会意。

    “三哥?三哥?”

    宫五大声了叫了几声后,后者才像是丢了魂似的,看了一眼他。

    “你醒醒!清醒一点!”

    无奈之下,宫五只好伸出手来,使劲的晃了一下宫三的肩膀。

    “怎...怎么了?”

    “这个,怎么办?”

    宫三看了看他,没听明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