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月下归人
    “但是,徐家跟荣家的许多生意都是勾在一起的,如果荣家倒了,徐家也会损失惨重。这么多年,荣家也未必没有提防。”

    宫三打开车门,也加入了他们的讨论。

    还算是宽敞的一辆车,因为他的到来,而显得有些拥挤。

    三个人一起看向了宫三,眼神带着几分热切的期待。

    宫三顿时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自觉的侧过头去,稍稍别开了这几个人的目光。

    “咳咳,世家之中,谁也不会完全信任谁的。这一点,徐家跟荣家想必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如果徐家想要吞并荣家的话,也未必能那么顺利。”

    徐荣两家的关系,想必是错综复杂。

    但是,此事也仅仅是建立在没有其他人参与的情况下。

    如果——

    她转头看了一眼朱炎,这家伙从刚开始,就有些沉默得不太对劲。

    心中叹了一口气,终究,她还是没说出口。

    冲着三哥哥点了点头,对方立刻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

    只要查出徐家背后的主子是谁,那许多事情,也就好办得多了。

    讨论,暂时告一段落。

    越是靠近烟霞山,朱炎的神情也就越是轻松。

    想必,是他觉得跟小白跟小虎相处,要比跟其他人相处好得多吧。

    跟那些旅商分道扬镳之后,他们很快到了烟霞山的山下。

    上山的路除了刚开始的那一段还算是比较顺路之外,大部分的路,还得靠双脚才行。

    这一次,以防万一,林梦雅易好了容,打扮回了男人。

    别看才走过一次,但是她跟朱炎却记得了这条路。

    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深夜。

    不得已,只好在山脚下临时休息,等到明天天亮了,再上山去。

    篝火暖意融融,不仅仅是温度,更重要的是,火光驱散了人心的黑暗,带来了光明。

    林梦雅靠在马车里,看着外面的火光出神。

    “在想什么?”

    宫四递给她烤好的鸡腿,这是刚刚朱炎和宫五抹黑去林子里头打的。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更让林梦雅意外的,是朱炎怎么肯跟宫五混到一块去。

    果然,男人之间的友谊,她实在是有些看不明白。

    “没什么,只不过觉得有些意外。我初次到这里来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卷入这种事情。大概是有些感慨吧,女人,总是有些感性。”

    鸡腿很香,让人食欲大震。

    但思念太苦,总使得人魂断情殇。

    如果朱炎没有带来他的消息,那么她也许会在相见不得见中煎熬,而不用这样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免得堕入无望的深渊之中了。

    “你觉得,马北辰这个人怎么样?”

    转过头,林梦雅疑惑的看着宫三。

    怎么没事,问起这个人来了?

    “还好,不过此人并非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酒囊饭袋。我想,应该是在藏拙吧。”

    “嗯。”宫三点点头,看来是很赞同她的说法。

    “大哥...大哥有意撮合你们两个。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会勉强你。只是,马家的人,并非是滥情之人。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你是顾及到我们的话,那大可不必。”

    嘴里头的鸡腿,差一点没给她噎死。

    林梦雅看着宫家三哥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三哥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对马北辰没那个意思,再说了,我也不想嫁人。”

    也不知道大哥他们是怎么想的,总之,林梦雅一想到这种事情,半点食欲都没有了。

    “可是,这几天你总是闷闷不乐,强颜欢笑,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惹得你不开心了?”

    宫三这话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别样的担心,从他这样的男人嘴里头说出来,总让林梦雅觉得,浑身发痒。

    这种画风,实在是不适合宫家的那几位兄弟们。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没那么严重。好了,你先去好好休息吧,我去林子里透透气。”

    “要不要我跟着你?”

    林梦雅手脚利落的跳下了马车,冲着他摆了摆手说道。

    “没事,我不往深处去,有事我随时叫你。”

    宫三实在是想跟着,但林梦雅的动作很快。

    转眼就走到了林子里头,却并未往深处走,还冲着他摆了摆手。

    后者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的给了自己一下子。

    他真是猪脑袋,小雅可是女孩...

    哎呀,果然妹妹跟弟弟,就是不一样!

    这么想着,他也不好再往那边看去了。

    独身一人在黑暗的林子里头,其实林梦雅并不是为了出恭。

    相反,她只是觉得这里安静一些,而现在的她,只想静一静。

    草木的香气清新而淡雅,远处的火光不过是一个跳动的小小光点。

    她寻了一颗横着长过来的树,斜斜的倚在了上面,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

    不知不觉中,蝉鸣成了最好的催眠曲。

    淡淡的倦意袭来,她摇了摇头,起身准备回去睡。

    却没想到,腰间不知何时缠上来一只强壮的手臂。

    林梦雅一惊,那力度明显是属于男人的。

    不对啊!她明明扮得是男装不是么?

    下意识的想要喊出来,却被另外一只手,迅速的捂住了嘴。

    林梦雅的拼命的挣扎,心思百转千回。

    到底是谁?是徐家跟荣家么?还是其他的世家?

    他们是想要对自己不利么?跟在后面多久了?

    她要反抗,还是要将计就计?

    “怎么了?小雅,你还在么?”

    林子,传进来宫三担忧的询问声。

    林梦雅刚想要再发出一点动静来吸引他,那双手却悄然间退去了。

    她立刻转身,可林子里影影憧憧,哪里还有别人的踪影。

    可腰间那属人男人的热力跟力度还分外的明显,林梦雅摸了摸刚才被捂住的嘴。

    不对!不对!是他!是他!

    “你在哪?你也过来了是不是?回答我,你在哪里?”

    虽然分隔了整整一年,但是那镌刻进骨髓之中,刻印在灵魂深处的东西,她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她有神农系统,任何人的靠近,她都会有所防备。

    唯有他,只有他!

    因为太过熟悉他,所以她一向灵敏的感官都开始迟钝了起来。

    “出来啊!你出来!出来见我!”

    眼泪夺眶而出,她像是个喝醉了的路人,漫无目的,奋不顾身的冲向了黑暗的山林。

    现在,她的大脑之中,只有一个想法。

    他来了!他在这里!他拥抱了她!

    “小雅!那里危险!你快回来!”

    身后,宫三大声的喊叫,已经再也传不到她的耳朵里了。

    林梦雅被藤蔓绊倒,被树枝划伤,被山石阻挡。

    可这一切,都挡不住她飞奔的脚步。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她追寻的方向究竟对不对,她的头脑不再清晰,她的眸也被泪水侵蚀得模糊。

    “龙天昱,你在哪啊!你出来见我好不好,我好想你。”

    这个名字,从她回到这个时空,就与她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的名字,在这时变成了让她疯魔的咒。

    她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在林子里迷失了方向,可她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后悔。

    因为,他就在这里。

    “你出来!出来啊!你在哪,你到底在哪?”

    寂静无人的深林之中,她嚎啕大哭。

    哭尽了这一年的思念、不安、与等待,还有,狂喜。

    如果不分开,她也不会知道,原来他对她,竟然如此重要。

    从前,都是他在追逐着她的脚步,她自认洒脱如风,可却并不知道,他如同宽广的海,宠溺着她的一切。

    跪坐在林子里,脑中全是他们之间的过往。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完完全全的抓住了一样,因为,林间投下的一抹月色之中,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她不停的哽咽着,像是一只捕猎失败了的小兽,坐在地上,望着自己的心之所向。

    良久,她听到有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唉...”

    她听到了,那久违的,属于他的声音。

    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如同耍赖的孩童一般,她坐在地上,哪怕眼泪还没止住,却像是做过无数次的那样,让他过来抱抱自己。

    一步、两步,他的脚步不知为何带着迟疑,可离她越来越近之后,他的脚步不再平稳,而是带着十分的急切,冲到了她的面前。

    人,再次撞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林梦雅只觉得一阵子天旋地转,浑身都因为激动而在颤抖着。

    “我...我叫了你很多次...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操着浓重的鼻音,在他的怀中,质问着他。

    “我,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后。你跑得太快了,我追不上。”

    他微微苦笑一声,低低的回应。

    手臂却收得死紧,把人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我好想你...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她语气里带着十足的委屈,但是刚刚藏于心头的那份埋怨,早就烟消云散了。

    小手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衣衫,生怕他再次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我知道,我都懂,我想你。”

    短短的一句话,奇迹般的抚慰了她的心。

    林梦雅把身体缩成球,整个都窝进了他的怀里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