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不堪手段
    林梦雅拉着白苏,匆匆赶回了客栈。

    “主子,要不要,我去教训一下这个登徒子?”

    白苏一脸的冷意,想来是马北辰一点也不尊重的行为,触怒了她。

    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眉头紧锁。

    “我们回来的时候,有没有跟着我们?”

    “没有,之前跟着我们的那些人,也都散了。主子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

    良久,林梦雅才徐徐吐出一口气。

    “没有不对劲,这样才对。以后见到马家,我们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主子是怕那人再纠缠你?”

    “纠缠?”林梦雅看着白苏,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才不是在纠缠我,而是在做给其他人看罢了。此人并非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轻薄放荡,相反,我觉得,他比荣陆一还难缠。以后,多小心些就是了。”

    谢天玉的出现,并非偶然。

    他的身份很微妙,虽算不得正经的萧王家眷,但实际上还算是靠一些姻亲的关系。

    但是打了他,就等于不给萧王面子。

    所以,由他出来找茬,是最合适不过的。

    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借由谢天玉,让宫家与萧王结成梁子。

    第一次不成,他们一定会起第二次的心思。

    与其让他们盯着宫家人看,不如她就给他们这个机会。

    没想到,这群人的手段还真是低劣得可笑。

    且不说谢天玉根本近不得她的身,那人欺男霸女,毁了许多女子的名节。

    要她不是有备而来的话,只怕今天会凶多吉少。

    用这样的手段去对付一个女人,还真是可恶!

    原本,她是想要在无人之处,狠狠的教训一顿谢天玉,然后再告知他,自己其实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他是叫那些人给耍了。

    就照着谢天玉那疯狗一般的性子,只怕那些世家的人,便宜讨不到,还惹了一身的骚。

    不过,唯一的意外,便是出来英雄救美的马北辰。

    从表面上来说,马北辰的出手也算是合情合理。

    他给自己献过殷勤,好巧不巧,谢天玉又是他亲姐姐的情敌的弟弟。

    只是...

    萧王的小妾不少,而且听说那位马王妃也是个大度之人。

    暗地里有多少事情她不清楚,但是马家不倒,王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

    既如此,那马北辰还有什么出手的理由呢?

    因为她?这绝对不可能。

    身为世家子弟,从小看到的听到的学到的,都非同常人。

    他要是真的沉迷于酒色的话,只怕不会有现在的位置。

    比起荣陆一的笑面虎,她更觉得,马北辰只怕也是个不简单的双面人物。

    不管他接近自己有何目的,至少现在,她绝不能树敌太多。

    监视她的人都退走,对于林梦雅来说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别看他们心中不甘,但许多事情已经是尘埃落定,不管是谢天玉能否得手,此事他们都不能再继续参与了。

    从今天开始,已经有世家陆陆续续的撤出了金仓城。

    热闹了半个月有余的金仓城,也即将从今日起,变得安静不少。

    但内里的暗潮汹涌,却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四哥不放心,所以让我贴身保护你。”

    宫五看到她回来,立刻堵在了门口,嬉皮笑脸的跟她耍无赖。

    林梦雅哪里不知道,这家伙一般是贴身保护她,另外一半嘛,则是怕自己偷跑,不带他进山。

    “我既然说要带你去,就肯定会带你去。大哥他们,现在收拾的怎么样了?”

    宫五讪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不过大哥想问你,除了赎买回来的族人之外,那些被你留下来的女子,要怎么处置?”

    说起来,也不知道荣家是默认了还是怎么样,这些女奴,他一直都没派人来要回去。

    “既然救下来,也没有再把她们推入火坑的道理。你让大哥找人去打听一下,看看她们的卖身契在谁手里头。不管价格如何,先买下来再说。”

    “好。”

    “对了,那些族人,真的不用带回家跟家人团聚一下么?毕竟,他们也算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来的。”

    宫四笑了笑,露出了十分温暖的笑容。

    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放心吧,宫家的人早已经历尽磨难,今非昔比。他们当初落入宫哲的圈套,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自己的不谨慎,甚至是贪欲才会如此。所以,那是因,现在的一切就是果。他们必须自己来承担做出选择的后果才行,你就不用替他们担心了。宫家人,没那么若。”

    林梦雅点点头,然后狐疑的看向了她的小哥哥。

    “这话,是四哥教你说的吧?”

    宫五眸子心虚的转了转,含含糊糊的回答道。

    “谁说的还不都是一样的么,行了,我去找大哥,你收拾一下,我们尽快出城。”

    看着那个刚才还扬言要寸步不离贴身保护的五哥哥,转眼间就没了踪影,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五哥哥也不是不会懂这个道理,倒是,能说得这么温柔亲切,完全不是他的画风嘛。

    宫四的渠道,有些超出林梦雅的预料。

    她还以为要颇费一番功夫,才能把东西跟人,带出金仓城。

    但诡异的是,那些本应该严加盘查的守城卫,如今却不见了踪影。

    剩下的,也只是照例看一看而已。

    这几天出城的人很多,他们人手不够,也照看不过来。

    所以,他们只是稍加遮掩,就连人带货的出了城。

    “城主大人有令!封锁城门,缉拿人犯!”

    他们才出去不久,大门就被紧急的关闭了起来。

    林梦雅看着身后的金仓城,若有所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小妹啊,你从哪找来的这个小子,脾气真倔啊!”

    宫五笑嘻嘻的凑到了她的身边,他所指的那个倔小子,此刻正坐在她的身边。

    “他是我表弟,意外来的,怎么,四哥哥没跟你提?”

    朱炎就坐在她的身边,此刻看到宫五指着自己,立刻恶狠狠的瞪了宫五一眼。

    后者倒是觉得,这小子极为有趣。

    而且看他跟小妹熟稔的模样,表弟一说还是挺可信的。

    可宫五不明白,为什么小妹身边,各个都是这种倔强的小狼崽子。

    家里头的墨言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对任何人都冷着一张脸,唯独在见到小妹的时候,会笑面如花,可爱万分。

    这个朱炎也是如此,对谁都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唯独对待小妹,好歹还有些其他的表情。

    而且,别看他对任何人都瞪眼,但其实很听小妹的话。

    奇了,他家小妹,果然不同凡响。

    “他跟我提了一句,既是你的表弟,那也是咱们家的亲戚。小狼崽子,叫声哥哥来听听。”

    林梦雅有点无奈,宫五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欠揍了。

    这不,从出了城之后,就不停的逗弄朱炎。

    她倒不是不想拦着,只是每次她说宫五,后者都会对朱炎露出挑衅的神情,说他只能躲在女人的后面耀武扬威。

    搞得现在,她要是敢出口制止,朱炎就会冲着她瞪眼。

    唉,哄孩子,尤其是这种不懂事的大孩子,还真是劳心劳神。

    这不,因为宫五的一句话,朱炎就红了眼。

    瞬间,两个人闹出一团了。

    “好了,你们两个!”

    一手揪了一只猪耳朵,林梦雅是真的生气了。

    宫五疼得龇牙咧嘴,朱炎也疼得直皱眉头,但是两个人,却没有一个敢甩开她的手的。

    看到他们两个人终于分开,林梦雅这才放手。

    “闹够了没有?五哥哥,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孝子一般计较呢!”

    她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宫五好像是尤其喜欢逗弄朱炎。

    但后者可不领情,立刻回应道。

    “我可不是孝子了!你让开,我今天非得好好的教训他!”

    “既然你不是孝子,干嘛还上这样的当。难道你没看出来,他是故意的么?”

    朱炎一撇嘴,不说话了。

    林梦雅瞪了一眼宫五,后者只好投降,老老实实的跳下了马车。

    掀开车帘,看着那家伙骑着马,被三哥哥教训,林梦雅总算是稍稍放下了一点心。

    “他怕我把你给抢走_,他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先认识你的!”

    闷闷不乐的朱炎,突然冒了一句话出来。

    林梦雅楞了一下,然后摸了摸他的头。

    “胡说什么呢,我又不属于你们任何人,再说了,大家都是亲戚,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可朱炎却挣开了她的手,反手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你不回去了么?白芍姐她们,还有你的孩——”

    眼疾手快的林梦雅,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朱炎这才猛然想起来,她之前就曾经叮嘱过自己,千万不要把那边的事情说出来。

    低垂下了脑袋,显得有些沮丧。

    林梦雅看着朱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孩子,从前精灵古怪,可不像是现在这样莽撞。

    而且,他似乎分外在意自己回不回去的事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