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英雄救美
    “我姐说过,那马王妃根本就不得萧王殿下的宠爱。不然,怎么这些年了,怎么她还是没有生下个一儿半女呢?哼,我可告诉你,我姐姐过几天就要生了,要是她生下个儿子,到时候王妃还不一定是谁的!”

    这话刚出口,林梦雅就暗骂这家伙蠢。

    踢他的是马北辰,而且萧王的正妃,正是马北辰的亲姐姐。

    两个人的婚姻,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罢了。

    即便是谢姓的妾室生了儿子,也得叫正妃嫡母。

    只要马家不倒,那正妃基本上是没有被人换掉的可能行了。

    再说了,谢家只是个不入流的家族,不管王妃是谁,只怕都落不到她的身上。

    谢天玉这番话,不管是不是他姐亲口说的,但既然让马北辰听到了,那么那位谢姓的小妾,只怕再也无法在萧王府待下去了。

    果然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谢天玉,可是把他的姐姐给坑惨了。

    “啊——”

    一声哀嚎,从谢天玉的口中传出。

    马北辰冷笑一声,并未抽出自己刺入谢天玉肩膀上的长剑。

    “回家去告诉你的父母,三个月内,要么你们去接回你姐姐,要么就等给她送葬!”

    他们身上的配剑,一般都是带着家族的印记的。

    马北辰这样做,无非是让谢家知道,他们已经彻彻底底的惹恼了马家。

    谢天玉不懂事,但是那些恶奴却是知道厉害的。

    也许旁人他们可以不顾及,但是马家却不行。

    赶紧七手八脚的把谢天玉给抬了起来,在后者的嚎哭声中,灰溜溜的离开了。

    “宫小姐,没吓到你吧?”

    马北辰脸色还带有风雷之色,但却收敛了不少,看来谢天玉的话,是真的把他气得不轻。

    “无妨,多谢马公子仗义相助。”

    她本想教训一下谢天玉,教他点重新做人的知识。

    只是没想到,居然被马北辰给抢先了。

    还因为谢天玉那张无遮无拦的破嘴,彻彻底底的断送了自家的前途。

    可见做人,不能太愚蠢,不然早晚有一天,会害人害己。

    “不过是一点小事罢了,我听说昨日这小子,就对宫家大哥不敬。只是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我本想寻个由头教训他,可巧就碰到了你们。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同样是撩妹,有些话从马北辰的嘴里头说出来,就多了几分爽朗,完全没有了谢天玉的那种恶心劲儿。

    林梦雅虽然不讨厌他,但是对他也没什么好感。

    都是世家的人,谁又能真的心地单纯。

    但是马北辰刚才又的确是帮了她,于情于理,她也应该致谢。

    “无论如何,这事的确是因我而起,如果马公子方便的话,我想请您去喝杯茶。如果您不方便,也不要勉强,下次我们还有机会。”

    她心里头,是多么希望马北辰说没空。

    很可惜,这家伙似乎闲得厉害。

    “正好,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四海茶馆不错,还是我请小姐,品一品烟霞山上,新下来的好茶吧。”

    ‘烟霞山’三个字刚出口,林梦雅的心里头就震了震。

    不由得升起了警惕之心,她觉得,马北辰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烟霞山。

    难道说,他就是那个幕后之人么?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马公子请。”

    “宫小姐请。”

    看到美人接受了自己的邀请后,马北辰的心情显然愉悦了不少。

    两个人转过这条街,很快就到了一个幽静的茶馆里。

    一进门,一股子清新的茶香便沁人心脾。

    因为茶叶有一定药用的功效,所以神农系统里面,对茶叶的记载也是不少。

    这里的茶品种的确是齐全,而且成色也不错。

    马北辰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才刚进门,就有人笑着迎了上来,把他们带到了二楼。

    二楼也不见什么包厢,只是一张张四四方方的桌子,距离之间有些远罢了。

    桌子也不是普通的桌子,她瞧了一眼,只见桌面光滑如镜,一看就知道是大理石之类的石材制成的。

    方桌上,另放着一只四四方方的木头桌,不高,但是很精美。

    上面各色茶具一应俱全,而且旁边的石面桌子上,还摆放着一只小小的炭炉。

    只是现在是夏天,所以炭炉显得有些多余。

    可人一坐在那里的时候,就有清风徐来,似乎能吹走满腔的烦恼。

    林梦雅看了一圈,才发现这里的窗子很大,伙计把他们送到座位上之后,又赶紧去把所有的窗子都打了开来。

    顿时,这茶楼的二楼,就变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全景观景台。

    举目眺望,远处的金仓港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可即便如此,还是会让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

    在这里喝茶,固然是一桩妙事。

    “这茶便是今年新下来‘灵雀’了,你尝尝看,可还合口味?”

    她回过神来,马北辰已经叫人把茶端了上来。

    纵然对面的人她并不喜欢,但是对方笑容温和亲切,语气又自然,她也不生不出太多的讨厌的心思来。

    揭开玉色的茶盏,一股子独特的馨香猛地窜入了鼻息。

    林梦雅优雅的品了一口之后,只觉得自己的口腔,每个细胞都被着带着淡淡的苦涩,后来又勾起几分回甘的液体所侵染了。

    那股子香气似乎浓烈了一些,但是并不烦人,只是那样鲜明的,独特的散发在她所呼吸的空气里面。

    “好茶。”

    她忍不住赞叹了一声,马北辰却笑弯了眼睛。

    “我就知道,宫小姐不似其他女子,定然会喜欢这茶。我家中的姐妹们不少,可她们大多偏爱淡雅的茶。要我说,喝茶跟喝酒一样。酒越浓烈越香,茶亦是如此。”

    对马北辰的恭维,林梦雅不太感冒。

    抬起眼睛,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说道。

    “马公子的意思是,我比较像男人?”

    后者立刻摇头,眼神里带着纯然的欣赏,不过是男人对女人的那一种。

    “宫小姐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要说世间绝色,只怕也不过如此了。但小姐并非是木头美人,有勇有谋,在下佩服得很!”

    林梦雅挑起嘴角笑了笑,把茶推到了一边。

    “马公子说笑了,要是论美貌,各花入各眼而已,天下间是断然不会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的。要是说其他的,我一个女流之辈,哪里比得上公子们的见识博广。不过是年幼时,多听了些话罢了。”

    马北辰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似乎觉得她的话,有些好笑。

    林梦雅也不恼,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等待着马北辰的下文。

    “宫小姐,我这人心直口快,想到什么说什么。你,能嫁给我么?”

    “咳咳咳...”

    她还以为马北辰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没想到...

    是够惊人的,差点没把她吓死。

    “马公子,这事可开不得玩笑。”

    上来就求婚,他们这里都这么简单粗暴的么?

    “不,你听我说宫小姐。我知道你们家只有你一个女孩子,没关系,我回去就跟我爹禀明,入赘也是可以的!”

    马北辰的态度真挚且急切,可林梦雅却有些难以消受。

    这家伙,疯了不成?

    “马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我们俩不合适。”

    她想要把话说得婉转些,但是上来就求婚的人,恐怕不会了解她的苦心。

    果然,那人立刻做出一副心意苍天可证的模样,就差没指天发誓了。

    “也许你会觉得有点唐突,但是宫小姐不管你信与不信。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后来,我收到了你的回礼,你可知,我真是心花怒放,高兴得不能自已了!”

    林梦雅在心里头翻了个白眼,她那明明是拒绝!拒绝好么!

    “宫小姐,我马某人虽然不成器,但是家世尚可。如果你能嫁给我的话,我发誓,生生世世只有你一人!”

    越说越离谱了。

    面对这种家伙,她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马公子,你先冷静,听我说。我呢,现在还不考虑嫁人。再说,再说咱俩也不熟是不是?我看这事,您还是忘了吧。”

    开什么玩笑,她已经嫁过人的了好伐?

    而且她老公身强力壮,器活都好,她十分满意,只不过暂时失踪了而已。

    但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认识了这货不过才三天好么?

    这什么操作,让她没办法往下接了。

    “不!我已经非你不娶了!要是你不答应的话,那我,我就断发明志!”

    林梦雅笑容僵在了脸上,刚才她还觉得,这家伙风度翩翩,率直爽快呢。

    大概她刚刚是瞎了吧?

    马北辰一脸的悲愤,恍若她好像是个感情骗子。

    天知道,她...她跟他不熟啊!

    “马公子,我看青灯古佛蛮适合你的。这样,我回去之后,尽快给你联系个寺院。你不管是当主持也好,还是当监寺也罢,您老高兴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话音还没落,她就带着白苏,匆匆的离开了。

    楼上,马北辰久久的望着她的背影,目送着她们,知道消失在了街边的拐角。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