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虚虚实实
    从第一眼见到荣陆一开始林梦雅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笑面虎。

    他们家大哥虽然也有经商的头脑,但是有些时候,会恪守宫家的家规,反而显得有些固执。

    当然,她并非是觉得这一点不好。

    但是这种黑心的声音,还是心狠手辣一些,才会更合适。

    “没什么,只是想来跟荣少爷谈些事情。”

    毫不客气的落座,林梦雅的态度嚣张得很。

    不过大概是见得多了,荣陆一并没有露出反感的神色出来,只是那双眼睛,始终带着几分阴沉。

    想来,他这几天也不太好过。

    “宫小姐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话,那荣某也只能说,日后一定会给宫家一个交代。但这次,宫家给荣家惹得麻烦也不少,我们要是闹得太难看,可会便宜其他人。”

    林梦雅低下头,貌似有些为难的想了想。

    最后,在荣陆一略有些刺人的目光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荣陆一刚想要松一口气,可她转头,又提起了这事。

    “荣公子说的的确是有道理,但是宫哲跑掉的这件事情,我觉得,荣家还是细细的查一查比较好。”

    “宫小姐的意思是...”

    这人多疑多思,所以即便是林梦雅要给他一些消息,也不能给的太直白了,那样反而显得有些假。

    “荣公子不觉得那天的事情,有些巧得过头了么?”

    没有立刻回答道他,但荣陆一的心里头,其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那位谢公子,就是萧王小妾的妻弟。我拍下乐奴那天,他可在场?”

    荣陆一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谢公子最是好色,只是他家并非是豪门大户,只不过是攀着萧王的高门,有些余钱罢了。

    而且其他的世家也不屑理他,所以那人才当狂到天上去了。

    细想想,那天还真是有些奇怪。

    但面上,荣陆一却不露丝毫的痕迹。

    反倒是叹了一口气,语气显得有些无奈。

    “我们只是开门做生意,哪里管得了客人呢。其实,那天我听到他为难大公子之后,就派人过去讲情。谁知道,唉,也是我无能吧。”

    这人是在告诉她,此事跟荣家没关系。

    她当然也知道,除非荣陆一疯了,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让人在拍卖场的外面动手?

    这家伙,还真是狡猾。

    “并非是荣公子不尽力,其实当天的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到底是谁想要帮着宫哲跑,又是谁,给了谢公子一些甜头,让他做这种混账事。想必,荣公子心里头也是有数的。其实,比起...我还是很喜欢跟荣家合作的。毕竟,荣公子是个聪明人,不会为了找回一点颜面,就做糊涂的事情。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荣陆一苦笑着点点头,但是心里头,却像是开水一般沸腾开来。

    无数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之中盘旋,翻腾,不过一瞬之后,都被他给压了下来。

    因为,面前的女子,才更加可疑。

    “小姐的意思,恕在下愚钝,倒不是很明白。不过既然小姐知道宫哲并非是我们荣家有意放走的,那荣某也可以安心了。小姐放心,无论如何,荣某都会彻查此事,给小姐一个交代。”

    林梦雅似乎有点不满意,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起身欲走。

    “荣公子,我这个人恩怨分明。当初宫哲的事情,其实也怨不得荣家,到底是宫家出了宫哲这个叛逆在先,你们也是受迫才会如此。他们纵然对你有些怨气,可你那天成全了我,这个情,我承了。至于其他的,还要看你荣公子的意思了。我就不多待了,告辞。”

    看着女子拂袖而去,荣陆一却收起了自己的笑容,眼神之中,带着继续阴沉。

    陆丰无声的从后面的一道暗门里头走了进来,这里是荣家专用的地方,暗门机关也只有他们几个才知道。

    “你觉得,她来的目的是什么?”

    纵然陆丰脚步无声,可荣陆一却还像是‘听’到了陆丰的到来,低沉开口。

    “说不好,但有一点她说的很对,这事只怕是跟其他的家族有关系。”

    ‘咣当’一声,荣陆一把桌子上的茶推倒,脸上的神色,阴沉得可怕。

    “他们还想如何?我为了维持住荣家,牺牲了所有的一切!他们居然还想着害我,好啊,好啊!”

    陆丰低垂着头,不敢去看那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荣陆一。

    后者不过阴狠了片刻,随后又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想要隔山观虎斗,想得简单。宫家已经没落了那么久,如今还不是强撑着?我们荣家,可不会成为第二个宫家。把所有的人手都撤回来,那两千个奴隶,就留在这吧。”

    陆丰点点头,下去做事去了。

    一个人在房间里的荣陆一,慢慢的刻画出了一个残忍又疯狂的笑。

    他这辈子,最喜欢的便是聪明人了。

    因为,聪明人才是最愚蠢的。

    从拍卖场里头出来,林梦雅故意跟白苏放缓了脚步。

    两个人看似漫步目的的在街上闲逛,但每次白苏,都会偷偷摸摸的,在她的耳边通报情况。

    “主子,如你所料,有不少跟在我们的后面。这样下去的话,只怕我们没办法出城跟几位公子汇合了。”

    那些人都算不得高手,自然是没办法逃过白苏的耳目。

    “无妨,人越多越好。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们还真当我好欺负。”

    眸中闪过一抹冷色,林梦雅随意的在摊子上挑挑拣拣。

    那摊主见她们是两个年轻的女子,不由得喜笑颜开。

    女人的钱,在任何地方都好赚。

    “这位小姐还真是好眼光,您手上拿着的那块胭脂膏,可是用上好的玫瑰做的。抹到脸上,必定更让小姐,姿容更胜从前。”

    摊主的巧舌如簧,其实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

    首先,她不太擅长这些东西。

    第二,她的神农系统敏锐无比,这里头到底添加了什么东西,她一看便知。

    “老板,这东西...”

    “这东西,我买了。既然小姐喜欢,老板你这里所有的东西,我全包了!”

    一道轻浮的声音,在她的身侧传来。

    林梦雅放下胭脂,疑惑的看向了自己的旁边。

    三步之外,有一只人模人样的色狼在盯着自己猛看。

    还算是不错的皮相,配上一副急色鬼的表情,还这是让人倒胃口。

    林梦雅只淡淡的看了看他之后,转身带了白苏要走。

    “哎宫小姐,别走啊!”

    色狼转眼就到了他的面前,看来对于美色,这家伙还真是来者不拒。

    “你是谁?要干什么?”

    那色狼的视线十分猥琐的落在了她的胸口,油嘴滑舌的说道。

    “在下谢天玉,早就听闻宫家大小姐,今日一见如故,希望能请小姐,去我那小坐片刻。”

    谢天玉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昨日的事情他本是满心的怒火。

    今日听说宫家大小姐独自出门,却是忍不住大笑了三声。

    听闻宫家的小娘子,天姿国色,他早就垂涎三尺。

    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不是凡品。

    要是能把她给弄上手的话,他这辈子可就不白在世上走一回了。

    再说,这样娇嫩的美人,也得有他这样的护花人才得快活。

    林梦雅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这家伙究竟在打什么样的名堂。

    还真是满脑袋是黄色废料的混蛋,落在她的手上,算他倒霉。

    “滚开!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挡我的路!”

    林梦雅横眉冷对,却殊不知,落入那登徒子的眼中,却别有一番风情。

    勾得那人心里头痒痒的,顿时也顾不得其他了。

    “哼,小美人。我可舍不得对你动粗,来人,把宫小姐给我请回去。”

    顿时,十几个恶奴团团围住了她跟白苏。

    “你!告诉你,我们宫家,可不是好惹的!”

    “宫家?你们宫家早就该败了,不过,要是他们都知道,有你这么个美人在的话,也许,会手下留情。今日,我就先试试你这宫家的美娇娘。来呀,带走。”

    谢天玉颇为嚣张,竟然敢当街抢人。

    可他哪里知道,林梦雅并非是寻常女子,就他那一身的肉,还扛不住人家一滴血的毒。

    她跟白苏正想着当个沉默/的羔羊,然后找机会解决掉他们的时候,却有人从街那边跑了过来。

    “放开她!”

    林梦雅愣了愣神,随后就看到一道身影跃到了她的面前。

    ‘噼里啪啦’一阵子,那些谢家的恶奴们,就一个个的倒在了地上。

    就连那位堪比泰迪的播种小能手谢天玉,也让人给踹倒在地了。

    “你、你敢惹我!难道,你不知道我姐夫,就是萧王殿下么?”

    谢天玉色厉内荏,因为他马上认了出来,面前的人是谁。

    只不过,萧王的名头实在是太好用了些。

    至少那人刚才还想要杀了他,现在只是冷笑了一声后,将剑收回了鞘内。

    “你姐夫?我只知道,如今的萧王正妃是马,又是何时,改了姓谢的?”

    闻言,谢天玉落下了一身了的冷汗。

    这还真是撞到了人家的刀口上,不过谢天玉可是个没脑子的,马上又梗着脖子嚷嚷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