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再临商行
    而且,她要根据每个人的状况,给他们不同的职务。

    这是一场残酷的优胜劣汰,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人能帮得上忙。

    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可言,人生在世上,便是一场竞赛的开始。

    她也是如此,宫家这条大船随时会被浪头打翻、吞没,到时候,她便是旁人的猎物,也许会成为在这世上飘荡的冤魂。

    所以,为了好好的活下去,她与他们,都要不停的抗争。

    讨论,一直持续到深夜。

    五个人还是有些意犹未尽,但昨晚的通宵跟今天的一切,耗尽了他们每个人的体力。

    送走了五个哥哥,也把白苏赶去别的房间休息了。

    她的屋子里,就剩下了宫平跟纭儿。

    不过此时,两个小家伙却同时靠着门,虽动作不同,但是神色却是一样的呆滞。

    林梦雅看了一眼,不由得笑了笑。

    走过去轻轻的刮了他们的鼻子一下,宫平的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

    倒是纭儿抓住了她的手,眼神晶亮。

    “大小姐,你真的是女人么?”

    这是什么怪问题?

    林梦雅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还算是汹涌的波涛,反问她。

    “我哪里不像个女人么?”

    小丫头哪里懂她的意思,平常口齿伶俐的少女,反倒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她的意思大概是,大小姐你怎么会懂得那么多?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如此的厉害。”

    宫平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脸上迷弟一般的崇拜之情,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了。

    “那是因为你们见识的少了,以后习惯了就好,我这样的,有很多。”

    笑眯眯的捏了一把宫平嫩嫩的脸蛋,手感不错,又趁机捏了一把纭儿的,手感更好。

    “那我,以后也能成为您这样的女人么?”

    小丫头一脸的向往,更是让林梦雅眉开眼笑。

    看看,这人格魅力,真是无法抵挡。

    “纭儿为什么想要成为我呢?”

    “因为,因为他们都听你的话,说明你是最厉害的。我父...父亲只有只有我一个女儿,但是他天天都要我听他的话。更别提我堂姐妹表姐妹什么的了。所以,我希望能变成你的样子。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再为我决定任何事情了。”

    这丫头,野心还不小。

    林梦雅没想打击她,也没觉得这孩子说的不对。

    但是,有些事情,她还得提早让纭儿明白。

    “你就是你,永远不要说,你要变成第二个别人,知道了么?纭儿,你跟我不一样。你的未来,远比我的清晰。也许以后,你会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但你一定要记得,你就是你,无人可以代替,也无法代替别人。”

    身为女儿身,本就比男子多了几分的磨难。

    如果本心坚定,女子亦可称王称霸。

    可要是人云亦云,一味的去追逐旁人的影子的话,那么到了最后,也只能是沦为那人的替代品。

    人生本就是独创,来不了完全相同的复制粘贴。

    她林梦雅就是如此,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哦,纭儿明白了。”

    小丫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管她现在如何,至少以后,她都会牢牢的记住林梦雅的话,并且为自己寻找独一无二的一条路。

    宫平看着她们的大小姐,他们的家主大人,心头却悄悄的震颤了数下。

    那是他之前照例照顾老祖的时候,听到了老祖,在祖宗的牌位前,低声念叨的一句话。

    “宫家,是要大兴了!”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这句话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可是完完全全的相信了。

    老祖,说的没错!

    本来,纭儿还想跟林梦雅黏糊一会儿,却被她笑着骂了几句,哄走了。

    夜深人静,房间里也再没有了旁人。

    人一旦放松下来,就立刻感觉到了疲惫不堪。

    趴在桌子上,林梦雅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似的。

    她只能让自己变得异常的忙碌,唯有如此,她才不会如疯似狂的,思念着那一大一小两个人儿。

    “龙天昱,你到底在哪里...宁儿,娘好想你...”

    喃喃低语之中,她模模糊糊之间,似乎看到了那个让她思念了千万次的身影。

    一声地不可闻的叹息想起,林梦雅再也支持不住,昏睡了过去。

    清晨,林梦雅准时醒了过来。

    几乎在同一时刻,纭儿跟白苏端着盛着温水的铜盆跟布巾,打开了她的门。

    林梦雅坐起身,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

    昨晚,她不是在床前睡的么?

    不过,在看到白苏跟纭儿后,不由得暗暗苦笑。

    一定是白苏做的,这人总是不放心她,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洗漱干净之后,她换了一身很方便的衣服。

    泰宁客栈这几天闭门谢客,而且那些武奴似乎是得了二哥哥的真传,一个个凶神恶煞,谁的面子都不给。

    不管是来拜访的还是来找茬的,都被挡在了门外。

    这些人大多数都不会选择跟武奴硬拼,一来是怕掉了身价,二来嘛武奴虽然身份下贱,但是打狗还是要看主人的。

    一旦真的跟武奴动手,就等于是向宫家宣战。

    他们可没有萧王这样的好靠山,如何敢动?

    不过,宫家收购那些金银珠宝的原材料的事情倒是没耽误。

    宫斌在拍下的奴隶里头,跳出几位有鉴别能力的人去处理了。

    有他们坐镇,想必是错不了。

    一上午下来,收上来的料子并不多。

    别看如此,却反而激起了那些卖家更大的热情。

    要知道,许多好料子他们都不舍得出手。

    因为一般的珠宝贩子,越是好料子,就越会压价。

    而且一些没实力的商人,根本就不敢收购。

    像是宫家这样,不仅不压价,还要以市价三倍才收购的买家并不多。

    一时间,许多人蜂拥而至,生怕被别人抢先,或者是错过这场难得的收购。

    这样的结果,也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的。

    也仅仅是意外而已,宫家带来的钱财,还能支撑他们回到非叶城,这就够了。

    金仓港,荣家的拍卖场内,可谓是一片愁云惨淡。

    虽然这一次,因为宫家的突围冲出,让他们白白得了不少的利润。

    但是留下的麻烦也是不少,比如说,宫哲跑了。

    “说,是你们谁把他给放跑了!”

    荣陆一的面前,这次所有荣家带来的管事,都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唯有陆丰一个,站在他的身边。

    如今,陆丰也不是那个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能含笑去应对处理的陆先生了。

    只是比荣陆一了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至少,他没有眼露凶光,盯着那些人。

    “你们知道爷的脾气,要是谁不小心说走嘴了,现在坦白,还来得及。”

    陆丰的气息极为平稳,可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那些人,没有落掉任何一个人。

    可惜,他看到了惶恐、看到了恐惧还有沮丧,就是没看到心虚。

    锐利的视线收回,那天虽然宫家小姐跟爷,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但是宫哲想要跑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

    之前宫哲担心会遭受到宫家的报复,不得不求爷,派人去贴身保护他。

    可没想到,等到他们的人赶到的时候,宫哲已经跑了。

    而且宫哲跑的十分的匆忙,除了一些随身的细软之外,就连他自己的女人都没来得及带上。

    所以爷,才会生那么大的气。

    宫哲跑与不跑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敢背叛爷。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爷动了杀心。

    “爷,陆先生,您就算是给小的天大的胆子,小的也不敢啊!当时,我们过去的时候,宫哲那小子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就连我们派去保护他的那几个人,也没了踪影。也许,是宫哲买通了那几个人,也说不定的!”

    手下的人刚说完,荣陆一便冷笑了一声。

    也许别人他不知道,但是那几个人,是绝对不敢背叛他的。

    眸中闪烁着几分冰冷的光,看来,不动写手段,这些人,是不准备说实话的了。

    “爷,宫大小姐来了。她说,她想要见您。”

    守着房门的奴才悄悄的进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爷,既如此还是先去看看吧。昨天谢公子找了宫斌的麻烦,他才没时间与我们争执。而且,这位宫小姐,好像更加难缠。”

    陆丰趁机劝了一句,他最是清楚他们爷的脾气,如果现在不把爷支走的话,只怕地上跪着的这些人,各个的性命都堪忧。

    “好吧。”

    荣陆一收敛了几分自己身上散发的寒意,目不斜视的出了房间。

    “陆先生,求求您,您可得救救我们啊!”

    待到确定荣陆一听不到之后,那些下人们,开始冲着陆丰磕头,声泪俱下的乞求着他的帮忙。

    后者面色无悲无喜,没答应也没拒绝,跟着也出了房间。

    关上门后,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爷会变成何种样子。

    只是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荣陆一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

    一切,都是命啊!

    “宫小姐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林梦雅抬起头,冲着荣陆一笑了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