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宫斌被打
    家里头已经养了几个孩子,他们要是来了,大家也有个伙伴。

    甚至,她可以效仿之前小玉刚被她捡到那会儿,让宫家给他弄一个合法的身份。

    这样的话,朱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不用承担着奴隶的名号。

    但是,就像是小玉有了他自己的选择一样,朱炎也已经不再是少不更事的小家伙了。

    她知道,跟小白和小虎一样,少年已经有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了他自己的选择。

    哪怕是再不舍,她也会选择支持他们。

    没有一只雏鸟,可以在旁人的庇护下生活一辈子。

    何况,他们本就是龙凤,主动要翱翔九天之上。

    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后,朱炎认认真真的想了又想。

    看着少年坚定的眼神后,林梦雅知道,他,心里头已经有了答案。

    “我要留在这里,跟小白和小虎在一起。”

    “为什么?”

    明知道他会这么选,可林梦雅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后者摇摇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跟它们在一起。你有你的事情,我们也有我们的。就像是我想让你留下来,你不也是一样不可以么?”

    林梦雅愣了愣,随后笑着轻点了几下头。

    “好吧,你们都长大了,我也不拦着你们。这几天,我会让人暗中弄一些物资上山。你就跟这些人一起回去,告诉他们,一定要尽快找到一个新的落脚点,要修建房屋,过正常人的生活。还有,如果我要上山的话,你跟小白小虎来接我。记得,不要暴露我的真实身份。最后有件事情,姐姐想要拜托给你。”

    朱炎下意识的乖乖听话,那认真的小脸蛋,别提有多可爱了。

    “姐姐希望,你能保护那些女人跟孩子。如果有必要,你做什么事,姐姐都不会怪你。”

    奇异的流光溢满那双眸子,林梦雅用力的握住了他的双肩,少年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姐姐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他是在烛龙会长大的,虽有朱先生的庇护,但是该懂的,不该懂的,心里头也都是有数的。

    “你能再叫我一声姐姐么?”

    少年没反应过来,又叫了一声姐姐。

    这下子,林梦雅没控制住自己,一把把他揽进了怀中。

    “我的朱炎,真的好乖好乖。”

    朱炎的脸一下子红了,气得想要推开她。

    但是,他的手一碰到林梦雅柔软的身体后,自动的卸了力气。

    他感觉到了从肩膀传过来的湿意,手臂垂了下来,任由林梦雅抱着他无声的哭泣。

    他知道,这个大他几岁的姐姐,一定是在担心失踪的丈夫跟幼小的孩子。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他知道,他也是姐姐的家人。

    哭了好一会儿,林梦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到了房间里。

    除了白苏跟朱炎之外,在任何人的面前,她必须要坚强起来。

    不是她不信任宫家的人,而是现在还没到时候。

    好在她用了一些药来消肿,现在看起来,眼圈只是稍微有些发红而已,像是揉得很了的样子。

    倒是宫四有些担心,暗中拉了她问了几句,却被她给搪塞了过去。

    “大哥哥不是传过消息来说,晚饭之前就能回来的么?怎么现在,人还没到?三哥哥跟五哥哥怎么也出去了?”

    总得来说,这一次宫家还是出了一口气。

    起码那几个世家没敢哄抬价格,就说明他们还有些忌惮。

    所以,林梦雅特意吩咐后厨,一定要做些好吃的来庆祝。

    却没想到,菜都要上齐了,这人也没见回来。

    “想必是交割上有些麻烦要处理吧,你若是饿了,就先用一些,别等他们了。我打发人去问问,你别着急。”

    宫四其实心里头也有些着急了,但是有他们四个人在,应该不至于吃什么亏。

    而且他们带去的人也不少,足够把人跟东西都带回来的了。

    难不成,又是拍卖场跟其他几个世家从中作梗么?

    俩个人都焦急不已,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却见门口,突然跑进来一个人,穿着打扮倒是熟悉。

    到了面前他们才发现,居然是宫杨!

    “禀大小姐四少爷,有人看中了今天大小姐拍下来的那一队乐奴跟舞/奴,想要拿钱买下去。大少爷好言好语的说,这是大小姐要的,他做不得主。谁知道那人竟然动起手来,还把大少爷给打伤了!”

    “什么?老二跟老五呢?”

    宫四一拍桌子,眉头倒竖。

    其他人他不敢打包票,但是唯独这个大哥,从来都是对人笑脸相迎,不肯轻易得罪旁人的。

    没想到,对方居然打了他的大哥!

    都不用他询问事情经过,就知道一定是对方欺人太甚了。

    “二公子跟五公子哪里肯吃这个亏,现在早就跟人家打起来了。只是,对方人多,小的怕二公子跟五公子也会受伤,所以,偷偷跑回来报信了!”

    宫杨的语速飞快,想来也是情况紧急的缘故。

    “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

    宫四起身欲走,却被林梦雅拦了下来。

    “先别忙,宫杨你可知道那个动手的人,是什么来头?”

    “我听别人说,好像是什么萧王的妻弟。他家的妾室那么多,谁知道到底是哪一房的了。”

    听到萧王连个字,宫四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但是他眼中的恼怒,却倏然变成了深刻的仇恨。

    林梦雅知道,这个萧王就是于明竹的靠山之一。

    想来当初对宫家,萧王也做了不少的恶事。

    “这事透着几分不寻常,既然是萧王的妻弟,那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们宫家的麻烦,不是自曝其短么?现在,于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要是萧王还有些脑子,就应该知道明面上保持一些距离。怎么他反而主动挑衅,惹火烧身呢?”

    如果宫家一直落魄的话,那么不管于家如何猖狂,胜者为王败者寇,不会有人来可怜宫家。

    但现在,宫家显露出来的实力,虽然不足以威胁到他们,但却绝非是一个小小的于家能够替代的。

    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隔岸观火,等到事情稍微明朗之后,再行处理。

    可现在,一个妾室的弟弟,居然打着萧王的名号来找茬。

    要么,就是萧王不要脸了,要么就是此人,没长脑子。

    她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宫杨,去,把我们的人都叫回来。让他们不要主动攻击,只要人跟东西都回来就行了。”

    林梦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叫住了宫杨。

    “好好看着宫哲,实在不行,就把人给打晕了带回来。总之,任何东西都不能少,明白了么?”

    宫杨看向了宫四,见到宫四少爷也点了头之后,林梦雅才坐回了座位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你说,再也不忍了么?”

    对于她这样的处理方法,宫四有些不理解。

    说出来的话,口气也有些冲。

    不过林梦雅倒是没怎么在乎,只低声说道。

    “你别忘了,有多少人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只要出了金仓城,就等于在逃命。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想死,也不能死。所以,我们只能委屈一点大哥了。不过你放心,我生来便是个讨债鬼。那些人欠我们的,我会让他们如数奉还!”

    想来是也注意到了自己的态度,宫四最终也没吭声,只是起身出去了。

    林梦雅知道,宫四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处理是最好的。

    眉头紧皱,神色沾染了几分戾气。

    树欲静而风不止,她本想用平和的法子来解决此事,可他们偏偏想要见血。

    好,那她就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屋内烛火摇动,宫四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但没想到的是,宫斌他们还是不见踪影。

    林梦雅跟宫四坐在桌边,相顾无言。

    不时有人传过来消息,但都说他们没有大碍,只是被人缠住了脚步。

    很快,就会回来。

    她也知道宫斌的意思,准是想要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得不说,家里头,也就只有他有这个能耐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常人之不能。

    ‘噗通’一声,后院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宫四有些紧张,立刻站了起来。

    可林梦雅不着急,只是给宫四斟了一杯茶。

    “那么紧张干什么,四哥哥,坐下,喝茶。”

    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宫四却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好时机。

    刚坐下没多久,白苏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身黑衣劲装的白苏,别有一番英姿飒爽。

    不过她没进来,只是对着林梦雅点点头,又转身走了出去。

    宫四越发的想知道,这主仆两个,究竟在合计些什么了。

    黑夜之中,有十几条身影快速的在街上掠过。

    今晚,所有的巡逻队都跑去拍卖场那里了。

    不会有人发现他们,即便是发现了又能如何,金仓城里头,还没有人敢得罪他们。

    这些人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那个唯一还亮着灯的客栈。

    身影各个都有武艺傍身,飞快的跳上了不算高的院墙。

    不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