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收购金玉
    那边,徐家徐延庆的脸色,也难看得很。

    一双阴毒的眼睛,看了看宫家那边,最后又回落到了荣陆一的身上。

    “这场拍卖不是你们荣家做主么?何苦还来问我。”

    言下之意,不管荣家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来,徐家都不会过问了。

    好一个阴险的老家伙,荣陆一冲着徐延庆拱了拱手,算是同意了他的话,看向了宫家那边。

    “既然徐爷如此明理,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宫小姐,此事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我们荣家跟徐家的损失,也是不少。”

    这样的结果,林梦雅一点都不意外。

    所谓奸商奸商,无商不奸。

    荣家跟徐家的贩卖奴隶的途径,也不只是宫哲这一条路。

    而且这几天,他们毫不吝啬的砸钱行为,早就勾起了徐家跟荣家的贪婪之心。

    她砸得起,玩得起,同时也赔得起。

    一个宫哲跟这样的宫家,孰轻孰重,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

    把人交出来,他们顶多是损失一个不算太大的货源而已。

    但是得罪现在的宫家,那损失的可就大了。

    “行了荣公子,这几天我们在这你砸的银两可不少。我再给你一万两,当做报保管费,车,人,我都要。如果你还不满意的,不妨问问下面的这些人,何人敢出价?”

    荣陆一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

    早知道如此,他还不如暗中耍点小手段,让这辆车流拍。

    宫家故意选在此时发难,分明是为了把拍卖场给套进去。

    但如果车子没有进拍卖场拍卖的话,那她无论用何种手段解决,都是他们自家的私事了。

    好一个狡猾的宫家,如今这股子破罐子破摔的狠劲儿,就连他也不得不暂避其锋芒。

    “好,今天晚上,咱们人货两清。”

    荣陆一下了狠心,早有机灵的下人先下去拿人了。

    林梦雅挑起嘴角,笑得比花娇艳。

    “那我这里,就先多谢了。哦,对了,还有件事。这马车实在是太旧了,我以后用着肯定是不习惯。从即日起,凡是能带来上好的金银玉质的原材的,我们宫家,按市价三倍收购。”

    她话音未落,底下的人便开始议论纷纷。

    市价的三倍?

    岂不是说,只要有一块上的原玉,他们就可以大发横财了?

    宫雅,果然不负她女财神的名头,这可不仅仅是爽快了,简直是败家界的高才!

    转过头,宫家只留下宫斌跟宫二盯着,其他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贴满了紫水晶的巨大马车,跟在他们的身后。

    那是荣家给他们的定金,也是不得不对他们示好的标记。

    林梦雅看到宫三他们的神色有些复杂,虽然马车拿回来了,但却是在旁人的手中买回来的。

    这种感觉,的确是很不好受。

    消息疯狂的在金仓城内传播出去,等到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有人拿着成色不错的原玉在等了。

    宫家的仆从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来人却说,这是大小姐的承诺。

    他们也是习惯了这位大小姐的惊人之举,只好让他们先等着,等到大小姐回来之后再处置。

    “我的确是说过,按照市价的三倍收购。你让他们明天再来,对了,今天凡是拿东西过来的,都赏一钱银子,我们明日再开始收购。”

    刚到客栈,林梦雅就叫人开始处理这些事。

    宫五一直不太明白,略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她。

    虽然现在的宫家不在乎这些银子,但...他怎么总觉得小妹的行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小妹,宫哲你预备如何处理?”

    客栈的大堂内,宫家的三位公子和她一起落座。

    宫四看着她,试探的问道。

    “不怎么处理,不管是打他还是杀他,都不能在这里做。否则丢的是我们的脸,我准备回去,把他交给曾祖。”

    灌了一口茶下去,林梦雅转头,看到了宫五。

    “五哥哥,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后者欲言又止,又偷偷的看了宫三宫四一眼之后,才小小声的说道。

    “我是好奇,你到底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你这丫头平常可是半点亏都不吃的,怎么今日,反倒是砸了那么钱在拍卖场。而且,你还要高于市价三倍去收购。小妹,你,不会又在算计什么吧?”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并没有否认。

    其实宫五一点都不笨,但是三哥哥跟四哥哥都太过聪明了,所以五哥哥很少会主动动脑子。

    “这都让你看出来了,三哥哥,四哥哥,我真的好欣慰呢。”

    宫三端起茶来,笑着点了点头。

    宫四也是一样,一副‘吾家有弟终开窍’失的眼神。

    把嘴一撇,宫五有点生气。

    “哼!我就知道你们肯定嫌弃我笨!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听呢!”

    扭过身子,玩起了傲娇。

    林梦雅跟其他两个哥哥相视一笑,哎呀,她算是了解,为何几个哥哥没事老是喜欢逗五哥哥了。

    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也幸亏是在宫家,才能在那种逆境中,保得一片心灵的净土。

    “好好好,我告诉你。其实呢,我收购这些东西,不仅仅是为了装饰马车,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这些亏在拍卖场里头的钱,给捞回来。”

    林梦雅笑着说道,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只是现在,不方便说而已。

    宫五还是不明白,不过这也不怪他,宫家只有老大跟老四有经商的头脑,其他人,也许玩权弄术是一把好手,但经济上,可就没有一星半点的天分在了。

    宫四看着自己的这个傻弟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小妹,借你头上的宝石簪子一用。”

    林梦雅点点头,随手摘下来一支,递给了了宫四。

    后者拿在手上,笑着问道。

    “老五,你可知道这红宝石的簪子,多少钱买的?”

    宫五挠了挠头,他只知道不便宜,但是具体多少银两,还真是不是很清楚。

    “这么说吧,这枚发簪是名家所制,所以至少数百银两才能买的下来。但是里面的红宝石跟金子,却用不了多少钱。我这样说,你明白了么?”

    后者一脸的茫然,瞪着大眼睛,看了看三哥四哥,又看了看偷笑的妹妹后,终于恍然大悟。

    “四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找能工巧匠来打造的话,就可以卖很多钱了?”

    林梦雅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理论上是这样说没错的,这些东西只要经过雕琢,可以卖十倍,百倍。但是,现在卫国所有有名的工匠,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意,我们要是想做的话,只怕会大费周折。”

    这话,林梦雅却是冲着宫四说的。

    谁知道那人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也就是你这个小脑袋瓜,能想出这样的主意来了。怪不得,你连日来看似有意无意的买了不少从前是工匠的人回来。难不成,那一对乐奴跟舞/奴,也跟这个有关系?”

    “四哥哥果然冰雪聪明,看来我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呢。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觉得,小打小闹的肯定没什么劲,要干,就干票大的!”

    听她这匪气十足的宣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要去劫道。

    宫家的三个男人,在看到自家小妹信心十足的样子后,隐隐的有些期待。

    这姑娘的身上,总是不缺乏奇迹呢!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

    之前宫家拍卖的那些人跟东西,都陆陆续续的送了后来。

    宫斌早就租下了旁边的几个院子,是给这些人准备的。

    春花秋月也被带了回来,由纭儿那个鬼灵精管。

    看着那小丫头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林梦雅忍不住觉得有点可笑。

    别看纭儿年纪不大,但是心智却成熟得很。

    只怕那两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日子不会太好过。

    “主子,朱炎想要见你。”

    坐在房中,白苏进门在她身旁耳语。

    瞧她,差一点把这孩子给忘了。到了一楼白苏的房间门口,林梦雅左右看看无人监视,便推开门进去。

    才刚到房间内,一张倔强的小脸蛋,就迎着她走了过来。

    但是只到她面前一步的距离后,朱炎又生生的制止住了。

    换下了身上的布衣的少年,露出了他本来俊俏的容颜。

    林梦雅看着他,少年也瞪着她。

    最后还是她觉得有些无聊,伸出手拉着朱炎坐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少年一开口,就抛出了让她有些无奈的问题。

    “回哪去?山上,还是大晋?”

    朱炎张口,却说不出来话。

    只能瞪了她一眼后,一个人生闷气。

    “乖,我们会回去的。不过不是现在,你先喝口水,我有事要问你。”

    虽然朱炎脾气不好,但对于林梦雅,他还是跟小白小虎一样,对她有着难以抹去的亲近感。

    “我喝完了,你问吧。”

    赌气似的一饮而尽,朱炎认真的看着她,活像是在学堂里头,等待先生提问的小学生。

    “你是想要跟我走,回到宫家。还是想要留在这里,跟小白和小虎子在一起?”

    心理上,她是希望朱炎还有那两个小家伙跟她一起走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