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拍卖马车
    “既然大家没有任何的异议,那就请各位出价吧。”

    陆丰顿了顿,才笑着说道。

    但出乎他的预料,不管是哪个世家,居然都诡异的保持了沉默。

    其中,包括志在必得的宫家。

    “看来大家是有所顾虑,没关系,我知道这辆车乃是无价之宝,大家可能觉得,不管出什么价格都会辱没了它。既如此,那不如好好想一想,该如何给它一个价格。”

    陆丰经验老道,看到这种情况之后,便知道事情不好。

    昨天爷从宫家回来之后,只是冷着脸在屋子里头坐了半夜。

    他从未看到过爷会如此,想来那宫家,多半给了他一个钉子碰。

    倒是那宫家,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所有的世家,都保持了沉默呢?

    心头不由得浮出不少的猜测来,要知道,当初可是这些人,想要狠狠的给宫家一个羞辱。

    看来...还是他们想的简单了些。

    不管陆丰在下面说什么,上面的世家说什么也不肯先开价。

    林梦雅好整以暇的坐在包厢里头,她知道,事情才刚刚开始。

    按照规矩,如果拍品到最后还是没人出价的话,那么卖家还是要支付给拍卖场一笔佣金的。

    只是这笔佣金,必须是拍品市价估值的百分之十五。

    要是宫哲付的话,只怕把他全部的身家赔上都是不够的。

    很久之后,久到陆丰的嘴巴都说干了,笑容也有了些僵硬的时候,果然还是有人耐不住了。

    “五百两!”

    这价格,简直就让人笑掉了大牙。

    不过有人开了这个头之后,许多人大概是为了起哄吧,也开始纷纷叫了起来。

    但不知道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每次叫出来的价格,都低的有些离谱,让人啼笑皆非。

    宫家却始终沉默,不像从前一般猖狂。

    渐渐,他们好似忘记了之前被林梦雅逼急了的模样。

    又或者是,他们一心为了报复被一个女人骑在头上的耻辱,似乎通过叫价,就可以羞辱她似的。

    终于,价格停在了五千五百二十三两上。

    出价的是个猥琐的男子,他似乎想也没想到,宫家居然会放任别人来羞辱自家的家主。

    不禁有些得意的搓了搓手,看行那辆马车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邪念。

    听说宫家的家主历代都是美人,这车可是美人专用的,如今他却...

    似乎笃定了无人再自己抢夺了,他有些乐不可支。

    但没想到,就在陆丰宣布成交之前,有一道声音自二楼的看台上传了下来。

    “荣陆一,荣管事的,看来你是故意要与我们宫家为敌了。”

    那声音清清冷冷的,虽是女子,却没有半分女子该有的软糯。

    荣陆一也从自己的看台上,露出了身影来。

    不过,他的脸上也不太好看,只不过强忍着罢了。

    “宫小姐,你何出此言?”

    “问的好,天下人皆知这马车是我宫家的。有贼人将它盗走,你看到之后不主动报官也就罢了。竟然还帮忙销赃,简直可笑。这哪里是拍卖场,以后改叫贼窝好了。”

    林梦雅一点也不客气,语气生硬得荣陆一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

    其实在最开始,他就不同意用马车来羞辱荣家。

    都是徐延庆一意孤行,还说什么宫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再也不复当年的荣光。

    一群鼠目寸光之辈,就算是宫家再落魄,要是被逼的急了,什么事情也做不出来!

    不过到了如今,他也不能轻易的退缩便是了。

    “宫小姐这话就有些强词夺理了,车,是别人送来拍卖的。我们不过是开门做生意,哪里知道这些事呢。宫小姐与其责怪我们,不如把贼揪出来的好。”

    林梦雅冷哼了一声,极为气愤的把自己手中的茶杯摔了下来。

    正巧,那茶杯就摔在了马车的前面。

    ‘啪嗒’一声,水与碎片喷溅出来,浸湿了车前一小块的地。

    “好,你既然说我是强词夺理。那我便不与你计较前尘往事,我只问你,现在该如何处理?”

    荣陆一跟她打过交道,想来,宫家的那几个人已经为她谋划好了,不然,她哪里来的这份聪明狡诈?

    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才面无表情的开口。

    “拍卖场自有拍卖场的规矩,我们也只是按照规矩行事。还请宫小姐谅解,不要与我们为难。”

    “既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你可以买,但是你走你的规矩,我守我的旧例。宫家有组训,凡对家主不敬者,视同冒犯整个宫家。宫家人必以全族之力,杀之!”

    话音未落,已经两道身影从看台上飘然落下。

    一身黑色劲装的宫三与一身白衣的宫五,一人持刀一人握剑,如同黑白双煞,面色冷峻的挡在了马车的前面。

    他们两个都是声名在外,赫赫凶名足以吓裂那些人的狗胆。

    宫二不过是淡淡的从那个出价的商人身上扫过,后者立刻浑身颤抖不停,脑中也清醒了不少。

    他的身后可没世家撑腰,要是真的被宫家惦记上了,只怕逃是逃不掉的了。

    刚才那群叫价叫得极为欢畅的家伙们,各个垂下了脑袋,生怕被宫家人给记恨上。

    荣陆一的脸色铁青,她说的好听,但是这样一来,还是等于破了荣家的规矩。

    在怨恨宫家之余,他更恨那个徐延庆。

    老狐狸,当初拿长辈的身份压着他,让他不得不答应了下来。

    现如今,又装起死人来了。

    偏生那宫家又是这样的胡搅蛮缠,还真是让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林梦雅把他的反应看在了眼中,知道这人一定已经恨上了徐家。

    心头冷笑,面上却没露出一丝一毫的得意来。

    反倒是直直的看向了对方,之后,继续开口说道。

    “我们宫家,并非是不讲道理。这样吧,你交出那个偷车贼来,这一场,就算在我们宫家的头上了。你看,如何?”

    来之前,四哥哥就在暗地里叮嘱过她。

    宫哲此人狡猾无比,而且这些年他仗着有荣、徐两家撑腰,狡兔三窟,谁也说不准他的位置。

    而且他能把马车拿出来拍卖,说明他真的是为了这些家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既如此,她不妨逼着他的老东家们,把人给交出来。

    想要铲除宫哲这样的毒瘤,就要斩断其赖以生存的养分。

    她今日就是要让所有人明白,宫家想要铲除的人,谁也护不住!

    荣陆一的脸,抖动了一下,随后冷声回答她。

    “宫小姐莫要难为人了,捉贼可是宫家自己的事情,我们一个外人,哪里好指手画脚的。再说,荣家只是个拍卖场,又不是城主府,哪里管的了这种事情。”

    “哦,是么?”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笑容沾染了几分邪气。

    “大哥哥,三哥哥,四哥哥,不是小妹不尽力,而是对方不识抬举。这样吧,我也累了。今儿这场就交给你们了,不管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可跟我没关系了。”

    她回头,冲着几个哥哥笑得那叫一个笑面如花。

    “你一个女孩家,这种场面的确是不太适合,来人,送小姐回去。”

    宫斌似乎早就已经忍得不耐烦了,而且他们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荣陆一也没想到,宫雅居然会走得这么干脆。

    而且听宫斌的意思,他们有可能会砸场子!

    刚想要放几句硬话给对方听,立刻就有人跑到了他的面前。

    “爷,不好了。城中有不少山匪流寇的首领,咱们外面,还有不少武奴在守着进出的大门!”

    荣陆一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宫家从刚开始就没憋着什么好心。

    怪不得这几天,宫家武奴就买了几百个,他们,原来是为了砸场子准备的!

    心下,就迅速的有了取舍。

    虽然正面相对,宫家未必站得到便宜,但是宫家人可以随意闹,而不必担心会受到惩罚。

    可他不同,如果这次拍卖真的出了乱子的话,只怕家里的那些家伙,一定会趁机对他发难。

    想到这里,荣陆一做出了一个,最为明智的选择。

    “且慢!”

    林梦雅刚刚站起来,听了荣陆一的话之后,又笑眯眯的坐了回去。

    “荣爷有何指教?”

    她语气里充满了戏谑,让人心生不满。

    可现在,却不是置气的时候。

    “指教谈不上,只是不希望我们两家有什么误会。”

    “哦,不如荣爷说说,我们误会了什么?”

    “那个贼人的确在拍卖场中,只是,他是徐爷带来的人,我们也不好做主。”

    这家伙果然鸡贼得很!

    林梦雅眯起眼睛,掩住了自己眼中的冷意。

    “徐爷,人是您带来的,这车也是您让卖的。事到如今,您是不是该给了说法了?”

    够不要脸!

    林梦雅现在,真是有些佩服荣陆一了。

    做买卖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不要脸。

    只见从刚才就开始装死的徐家看台,如今也打开了珠帘纱帐。

    徐延庆一脸便秘的难看神色,冷冷的瞪了荣陆一一眼。

    “荣小子,你说这话,可就不地道了吧?”

    “徐爷,”荣陆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买卖也不是我们一家的,多少,您也该出点力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