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最后一天
    心急的宫五生怕宫四想不透彻,进来就一把把人给揽住了。

    “我说四哥,这是个多好的机会啊!小妹,你五哥支持你!你们要不要教头,你五哥可以的!”

    宫五的眼睛熠熠生辉,似乎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时间付诸实践罢了。

    宫四顿了顿,强行拉开了宫五,看向了老五的身后。

    门外,宫斌、宫二跟宫三,脸上都有些跃跃欲试。

    宫四叹了一口气,怎么整个宫家,到只有他保守了呢?

    “大哥,此事你怎么看?”

    宫家其他的少爷们进了门,白苏转身去守门,宫平跟纭儿给几个人都上了茶。

    围坐一桌之后,宫斌才开口。

    “我也觉得,对于咱们家来说,这是个好机会。信州,早就应该拿回来了。如果那些人能发挥作用的话,对我们是百利而无一害。”

    经过这几天的事情,宫斌也在暗暗的思考着,宫家到底缺少什么。

    论家世传承,宫家的底蕴深不可测。

    纵然因为这五十多年内,宫家因为家主不在而人心涣散。

    但没落的根本原因,却根本不在于这个。

    宫家的人,心里头没有一把火。一把,被称为野心的火。

    许多事情,都是一位的哑忍,息事宁人。也怪不得旁人,不把他们放在心中。

    如果想要彻彻底底的改变现状,那么,唯有重燃心头之火,逼出宫家人血脉之中那股子狠劲儿来。

    从前,他们不想收回信州,是因为怕得罪荣、徐两家。

    现在想来,只觉得荒谬。

    信州是如何被‘借’走的,对于宫家来说,这才是真正的耻辱。

    如果想要真正的摆脱旧时那些无能的名声,信州,必须要拿回来!

    “老四,大哥的意思,你还不明白么?现在卫国所有的世家,无论实力大小,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我们宫家有什么?安家别看现在跟我们交好,万一以后安家换了家主,你觉得,他们不会变成第二个于家么?我可不会,也不想,第二次被人从宅子里头赶出去了。”

    宫三暗中握紧了拳头,纵然他极力的想要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情感,可还是不免泄露了出来。

    看到三哥都这样说,宫四只能连连苦笑。

    “我,我又何尝不是如此。罢了,我们宫家人一向共进退,你们要做什么,我奉陪便是!”

    林梦雅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最欣赏的就是宫家人这样齐心协力的样子。

    “既如此,那咱们来好好的商量商量,该如何安置这两千多人吧。”

    林梦雅见宫四也转变了态度之后,立刻说道。

    六个人在房间里面,一直讨论到了第二天清晨才离开。

    这两千多人的确是个不小的事情,但好在,之前林梦雅已经留下了后手,而且现在宫家银钱充足。

    只要有钱,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拍卖,也来到了最后一天。

    几个人吃过了早饭,乘着小轿到了拍卖场。

    这一场是重头戏,人数比之前两场还要多。

    他们来的不算晚,但是碰上了几个熟人。

    除了马北辰依旧对她笑容可掬之外,其他的几个人,对他们的态度,也稍稍的起了变化。

    她倒是没感觉到那些人散发出强烈的敌意跟厌恶什么的,但他们的眼神,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他们并不欢迎宫家的人。

    真是有趣,如果不是这群人欺人太甚,个顶个的都想看宫家的笑话,他们才不来趟这趟浑水呢。

    这就叫,自作自受。

    珠帘与纱帐都被撩开,底下的人在看到宫家大小姐那熟悉的身影后,忍不住垮下了一张脸。

    看来,今天不管是谁,都得小心一些才行了。

    陆丰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这些事情的影响,毕竟是个老江湖了,这点规矩他还是懂的。

    冲着他们家当家微微点头致意后,开始了拍卖。

    今天的货色果然不同凡响,只是排在第一位,用来吸引大家的乐奴跟舞/奴,足以让现场的色胚们,争风吃醋的了。

    那几个女子虽然称不上国色天香,但是乐奴的声音婉转动人,舞/奴的腰肢柔软,动作妩媚勾人。

    只是在台上表演了一下,就勾得地下的色狼们,直了眼睛。

    这样的女子,世家自然也是需要。

    自古美人就是拉拢同伙,试探异己的重要物资。

    当然也不乏有好色之辈为了金屋藏娇,但是普遍世家的子弟,更加看重名声地位。

    这些乐奴跟舞/奴的一旦要是得了主人的宠爱,其实却是绝路一条。

    奴隶而已,又有谁会在乎?

    价格攀升得很快,林梦雅看着下面的人纷纷红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轻轻抬起了一截皓腕。

    “北岭宫家,出价三千五百两!”

    这话一说出来,叫价的立刻少了一半。

    有人不满的抬头看去,嘴里头嚷嚷着。

    “你宫家小姐当真是怪异,乐奴舞/奴与她又没什么关系,干嘛夺人所爱?”

    “就是,难不成她还想带回去享用不成?”

    看着底下留言纷纷,林梦雅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倒是对面的马北辰拉下一张苦瓜脸,趴在看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我说宫家妹子,这美人又没你美,你这是何苦呢?”

    马北辰的话,勾得不少色胚纷纷点头。

    林梦雅哪里在乎这个,蹲着茶优雅的品了一口,说道。

    “因为,我有钱啊!”

    一句话,差点气死半个场子的人。

    的确,人家有钱,人家就可以任性。

    但是在旁人的眼中,她的行为,无异于挑衅。

    于是,有不少为了所谓的男性尊严的男人们,开始了他们败家之路。

    林梦雅轻轻松松的叫着价,每让那些人露出肉痛的表情后,她都会用各式各样的不屑眼神来问候他们。

    可惜,能跟她较劲的人实在是太少。

    不出意外的,乐奴跟舞/奴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看着那些大呼可惜的男人们,她弯弯唇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色字头上一把刀,她不过是,提前替他们挡灾罢了。

    虽然几个世家看宫家不顺眼,但奈何他们家势力忒雄厚了,即便是有心想要教训那个狂妄的女子,但是却不得不被现实所打败。

    不过接下来,林梦雅倒是没怎么叫价。

    她倚在看台上,品味着一杯低度的果酒。

    这是昨天宫四派人为她寻来的,知道她的酒量不好,所以这酒在他们的眼中,就如同果子露一般。

    但是林梦雅的体质有些奇怪,从前还能喝几杯的,现在是沾到酒,俏脸就会变成红色。

    美眸迷蒙,那张绝美五官上的红晕,带着些醉人的诱惑。

    那些没定力的,只不过看她一眼,顿时就觉得口干舌燥。

    宫四突然起身,拿走了她手中的甜酒,转而给她送上了一杯茶。

    “三哥,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子特别好闻的味道?”

    宫五坐在里面,耸动着鼻子,拉着宫三问到。

    “哦,大概是这酒的香味吧。”

    宫三也嗅到了这股子甜香,怪事,明明这酒没有什么后劲儿,怎么这香味会如此的奇特呢?

    不过,那香气也渐渐的散开了,林梦雅连灌了几杯茶后,脸也不似刚才那般红了。

    拍卖还在进行,这一场果真是争奇斗艳,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卖不出去的。

    林梦雅对别的东西不感情绪,但是却拍下了许多珠宝。

    旁人自然是以为她是个女子,必然看重这些玩意儿。

    对于她的评价,也是贬大过于褒奖。

    但是坐在她身后的宫家人却知道,这个小妹做事虽然有时候会让人摸不到头脑,但往往会有她自己的目的。

    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些人对她的信任却不浅。

    “大小姐,公子,下面就是家主的马车了。”

    宫杨走上前来,淡淡的禀告了一声。

    “知道了,你下去吧。”

    宫四挥挥手,屏退了左右。

    宫家的包厢内,气氛开始凝重了起来。

    外面,陆丰已经开始介绍起了那辆马车。

    “下面的这辆车,想必大家,都知道它的来历。小人也就不再多说了,只是这卖家有个条件,这辆车底价。诸位贵客可以任意的开价,不管最后的价格是多少,卖家都绝不会反悔!”

    陆丰的脸色,稍稍的有些凝重。

    虽然他知道马车的卖家是谁,也多少知道这辆车最后会落在谁的手中。

    但是,如果一旦处理不好的话,只怕宫家一旦翻脸,拍卖场不知会如何。

    他并不在乎这个小小的金仓港,但是,他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荣家执掌的时间内。

    如何平衡跟把握,便是今日的关键了。

    “这马车,少说也得值一万两吧!”

    马车停在了拍卖台上,四匹沈骏的马儿拉着,尚且还有些费力。

    马车通体紫色,但并非是马车原来的色彩,而是来源与贴在马车身上的紫色水晶。

    那么大的马车,所有的水晶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大小的。

    光是如此,这马车便是无价。

    更别提据说里面所有的物件,都是纯金跟象牙所做的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宫家的窗口。

    他们倒是要看看,今日宫家如何丢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