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无功而返
    “宫小姐...”

    “荣公子,你们这样气势汹汹的来,说了这么多威胁污蔑我们宫家的话,又做出这么些难看的事情,我们不追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还听说,你们扣下了我们拍卖下的家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要是您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此事是我宫雅干的。那我甘愿随意被你们处置,宫家绝无怨言。但是你们这样乱攀咬,又以我们拍下来的人为借口,逼着我们承认。你们荣家跟徐家,就是这么做生意的么?拍卖之后,钱货两清,这是你们俩家祖上定下来的规矩。也罢,时间过去那么久了,谁又能把那些馒头馅儿放在眼里呢。不像是我们宫家,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我们可是一个字儿都不敢忘的。”

    化守为攻,林梦雅截住了荣陆一的话头,强行转了个弯。

    荣陆一深吸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这次强行扣押宫家的人,已经破坏了规矩。

    且不说奴隶被放跑的事情,是否跟宫家有关。

    扣押人家货物的这种事情,要是闹大了,也不好看。

    他哪里是做出这种蠢事的人,这主意,还是那徐延庆拿的。

    眸光,不由得转向了徐家人那边。

    现在徐延庆已经被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而且他身旁的小辈,也忌惮林梦雅那张嘴。

    无奈之下,他还得继续周旋。

    “宫小姐多虑了,事情并非如此。只是这一批家奴,出了点问题,所以才耽误了一天。我们拍卖场的规矩,自然也是不敢忘的。我就这派人回去,看看事情解决得如何了。”

    荣陆一明白,今天他们是讨不到什么便宜了。

    他刚刚萌生退意,周围的人也有了散去的迹象。

    宫家五子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既然对方已经要走了,他们也没有强留他们下来的理由。

    但是,今天的事情,让他们倍感屈辱。

    如果是五十年前,一百年前的那个强盛的宫家,他们,又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还逼上门来?

    如同被压迫了许久的奴隶们,终于按捺不住心头对自由的向往一样。

    宫家的子弟们,也再也无法甘愿忍受这些人,在他们头上的颐指气使。

    林梦雅感受到了宫家的人,即将要喷薄出来的新的希望。

    很好,不如她再加一把火。

    “慢着。”

    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出声叫住了这些要走的人。

    荣陆一勉强压着怒火,回身不满的看向了她。

    他们都要走了,她难道还要穷追不舍不成么?

    “宫小姐,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但有件事情,我希望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明白。宫家自己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任何外人插手。当然,谁要是觉得他身后的家族,能完完全全吞下我们宫家的话,那就另说。”

    宫雅的话,等于警告了在场所有的家族。

    他们都是聪明的人,知道她指得是什么事。

    荣陆一没回话,铁青着脸色,道了声告辞,先行敌人离开。

    随后,那些人都一个个的起身离开了。

    偌大的客栈,渐渐安静了下来。

    宫家人没有欢呼雀跃,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极为沉重的神色。

    今日,是因为有大小姐在。

    那明日呢?

    人不是神,终有一日会老去,会消亡。

    那么到了那个时刻,他们会重新零落,成为人人可践踏的泥土么?

    不!他们不想再承受那些屈辱!

    但他们却不知道,如何去做。

    “大哥你们先去安抚大家一下吧,一会儿你们再过来。”

    林梦雅没有回避族人投过来的目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来闹的这一场,加速了她的计划。

    人啊,唯有在不断面对逆境之中的苦痛,才能努力的前行,磨炼自己的意志。

    现在的宫家,就具备了这样的资格。

    苍天,从不辜负努力之人。

    回到二楼,白苏、纭儿还有宫平,已经站在了她的屋子里头。

    “主子,都安排好了。”

    白苏冲着她点点头,示意她朱炎已经被安置妥当了。

    林梦雅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朱炎已经受了不少的苦了,白苏做事,她向来放心。

    “宫平。”

    “是,大小姐。”

    这小子的机灵劲儿,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明明看起来应该是老实敦厚的类型,所以更加让人意想不到。

    “那天我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讨回来的,还记得么?”

    宫平点点头,立刻把之后那天发生的事情,剪短的说了一遍。

    自林梦雅自己走了之后,宫平心中焦急万分。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武功才刚入门,别说保护大小姐了,只怕是给她大小姐拖后腿还差不多。

    可他十分的担心大小姐那边的情况,只能在躲开那些巡逻的人之后,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之后,就是大小姐骑在老虎之上,引起的骚动了。

    幸亏当时他迷失了方向,离事发的地方很远。

    看着那样的乱局,宫平就趁乱跑了回来。

    而到了晚间,宫斌他们回来之后却不见了宫雅,宫平这才把事情,禀告给了几个宫家的兄弟。

    为此,他还因为办事不利,差一点挨了打。

    要不是宫四拦着的话,只怕这顿皮肉之苦,他算是逃不掉的了。

    “辛苦你了,你做的很好。我当时也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没来得及告诉给你。这件事,你们都要守口如瓶,绝对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出了这间房之后,你们就都要把嘴闭紧了,知道么?”

    三个人用力的点头,生怕她不放心。

    门板稍稍的有了些动静,宫平跟白苏立刻一左一右想要围击,却被林梦雅给拦了下来。

    “四哥哥,我又不会瞒你,你干嘛还要学人家偷听呢?”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宫四一脸的苦笑,看着她之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小妹,这事你也未免闹得太大了一些。明面上,奴隶买卖是荣家跟徐家在做,可实际上这里面的门道,你应该猜得到。”

    贩卖奴隶这种事情,如果没有那些世家们的背后支持,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这其中,只怕还牵着了王族跟皇族的利益。

    但是,那又如何呢?

    林梦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回答道。

    “四哥哥,有些事情并非是由我而起。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火星罢了。如果卫国的天,真的被火燎红了,我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的。再说,这种事情哪能随随便便成功,我,不过是形势所迫而已。”

    见她这么说,宫四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小妹不平凡,绝非噗通的闺阁女子能堪比。

    但如果她真的寻了那么大的心思的话,整个宫家赔进去,也未必能激起什么水花。

    “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善后?”

    林梦雅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并不打算善后,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公平。”

    宫四有些急了,不过他向来是对林梦雅言听计从的,如今也只是在担心她的安危罢了。

    “不行!我不允许你继续跟那些人在一起!我知道你可怜他们,但是,这就是他们的命。我求你,听我一次。我帮你善后,保证一点都不会威胁到你,好不好?”

    宫四的语气,近乎请求。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四哥哥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亲人来看。

    不然,他又何须这么费心。

    “四哥哥,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这件事,对宫家也是有好处的。难道,你忘了我们的志向么?”

    宫四有些犹豫,但是态度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坚决了。

    林梦雅知道,宫家永远是宫四的死穴。

    任何事情,只要跟宫家扯上关系,那宫四就一定会好好的考虑。

    她也绝对不是为了利用宫家而扯出来的借口,那些人,如果能为宫家所用的话,当然更好。

    “先说宫家这次拍卖回来的人,你们打算如何安置他们?”

    其实卫国,也有脱离奴籍的先例。

    但是这些人,待遇也就比奴隶稍稍好上那么一点点。

    对于世家来说,只要是跟奴籍沾上一点边的,那便是有了终身洗不掉的污点似的。

    宫家的人不嫌弃,但是别人的各色眼光,也会让他们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这想必也不是宫家把他们救回来的初衷。

    “大哥的意思是,送他们回老家。或者是,隐姓埋名,安顿下来。”

    宫四的眼神有些暗淡,看来,他也不是很满意这个处置方法。

    毕竟,没有家族,就等于没有了一切。

    那些人,一辈子就被毁了。

    “那如果,我们让这些人,去训练,掌管那些流民呢?”

    “你的意思是——”

    “流民们需要一个依靠,而宫家,则需要培养自己在暗中的势力。两千人说少不少,但是对于荣家来说,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但如果,这两千多人,都成为宫家的暗中势力呢?”

    林梦雅的建议,带着十分的鼓动性。

    宫四听完了之后,却低下了头。

    良久,他也没开口。

    “哎呀,四哥你可要急死我了!我觉得小妹的这个主意,甚好!”

    身后,宫五嚷嚷着开门,一脸不满的看着宫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