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群狗与狼
    二楼的方向,一位女子款步而下。

    女子身上并未穿着极为昂贵的绫罗绸缎,只穿了件豆绿色的纱裙。

    青烟蔓萝,如同画中仙子,袅娜而至。

    墨色的长发披在身后,头上只带了最简单的玉簪。

    但那双眸子却显得有些凌厉,不过脸色有些苍白,有几分病色。

    看到她下来,宫家的人心里头稍稍一惊,不消片刻便隐藏得极佳。

    宫斌立刻做出一副又是生气,又是关切的模样,走上前去,低声呵斥女子。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身子不舒服么?”

    那模样,倒有几分不希望女子出面。

    女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绕过他十分不客气的坐在了主家的位置上。

    眸子从那些人的脸上,一一掠过,最后,定格在了徐延庆的身上。

    面色微冷,樱唇吐出的话,也未见客气。

    “我一向敬重长辈,但若人不自重的话,我也不会退缩。徐世伯,今日你说的话,我会一字不差的,向你们徐家的家主告知。要是你们徐家不管,那我就告到圣殿,圣殿不管,我就告到皇尊那里。要是皇尊也不管,那我就张榜布告,让全天下的人来听听,领教一下你们徐家的好家教!”

    她话锋凌厉,说的徐延庆的老脸,一阵白一阵红。

    可他又拉不下脸来,跟一个小辈,尤其是女子来对骂。

    幸亏他不敢,不然以林梦雅的实力,不气他个口眼歪斜,那是她今天没发挥好。

    林梦雅的出现,瞬间让即将崩溃的场面,变了样子。

    “徐世伯想必也是有口无心,宫小姐又何苦抓着不放呢?”

    见有人出来打圆场,林梦雅本该就坡下驴。

    但那人千不该万不该,话里话外都向着徐家那头老驴说。

    林梦雅是谁?那是个不管是口舌还是别的什么都不肯吃亏的主儿,哪里会就这样让他们轻易的糊弄过去。

    冷哼一声后,眼皮挑都不挑说道。

    “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现在什么东西都敢跳出来和稀泥了,看来徐家世伯是真的老了。还是我们宫家人知道规矩,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记得都清清楚楚。”

    别看这一屋子的男子们,各个说出去都是卫国的知名人物。

    但他们都是在世家的教育下成长的,哪里见过如此荤素不禁又牙尖嘴利的女子。

    他们家里头的姐妹,要么是温柔内向,要么是大方端庄。

    唯独眼前的这一位,你说她粗鲁吧,偏偏她轻声细语,一行一做都透着十分良好的教养。

    可你要说她是个大家闺秀...那可真是侮辱了全天下的名门闺秀了。

    总之,她就像是一块滚刀肉。

    人人都想踩她,可谁要是敢伸出脚来,肯定得给她狠狠的咬上一口。

    这货,不好惹。

    “宫家妹子果然厉害,不过,你就看在徐世伯的辈分上,少气他一些吧。”

    豪爽的声音出现,林梦雅就知道说话的是谁。

    那一位,自然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好色之徒’马北辰。

    果然,那人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张着嘴毫无形象的笑了。

    对于那人殷切的目光,林梦雅也不好回绝,不理就完了。

    “宫小姐,我们今日来,可不是想见识你的口才的。想必昨天的事情,你也已经听说了吧?对于这件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荣陆一的脸色不太好,而且徐延庆之所以出言不逊的理由,她也知道个大概。

    金仓港的码头,向来是由荣家跟徐家共同掌管的,出了这档子事之后,两家必定是损失惨重。

    而且,这事还严重的影响了他们的信誉,带来的麻烦,绝不会少。

    所以他们自然会急了,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又怎么能不跟救命稻草一样,抓得死死的?

    眼下,宫家是最合适,也是最好欺负的对象了。

    示意他们才会纠齐这些人,大张旗鼓的来的宫家讨要个说法。

    真是可笑,看来,他们栽的这个跟头,还是不够大。

    “交代?你要什么交代?”

    她大眼清澈,毫不畏惧的迎向了荣陆一。

    后者远比徐延庆沉得住气,但此刻,语气里也多了几分不满。

    “在下在调查之时,听闻那个骑在老虎身上的怪人,是宫家派去的人。我们只是来讨要个说法,贵府如此推诿,倒是令人心生疑窦。”

    林梦雅看着他,柔柔的笑了笑。

    “听闻?敢问荣公子是在哪里听得,哪里闻得?怎么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您知道的比我们还清楚呢?哦,我知道了,大概是道听途?啧,向来听闻荣公子办事谨慎,滴水不漏。如今一观啊,言过其实罢了。”

    荣陆一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他向来在意名声,因为在世家子弟之中,向来都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宫雅触碰了他的逆鳞,如何不让荣陆一暗地里恨上了这个狂妄的女子。

    勉强压抑下自己心头的怒火,继续说道。

    “宫小姐说的有道理,不过,我们有人证跟物证。来人,把人带上来。”

    一丝紧张,微微浮上心头。

    当时很混乱,也不知道宫平有没有趁乱跑出来。

    如果是他的话,那还真是有些不太好办了。

    但是当她看到那人的时候,心又放了下来。

    “大小姐,茶。”

    此时,宫平端着她平台爱喝的花茶走了过来。

    后者依旧一副拘谨的小脸,但是在背对众人的时候,少年冲着她弯了弯唇角。

    果然,小宫平还是挺机灵的嘛。

    一口热茶下肚,她的心,算是完全安定了下来。

    “敢问宫小姐,可认识此人?”

    堂中,跪着一个男子。

    那人被五花大绑,狼狈不堪。

    但身上的衣服,勉强能辨认得出来是灰色的。

    她当然认出来是谁了,不就是向她勒索的其中一人么?

    “不认识,谁呀,你们家亲戚?”

    她的态度越是亲切友好,荣陆一就越觉得心口发堵。

    可林梦雅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样子,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那人是不可能认出她的真容来的,所以,只要她咬死了不承认就可以了。

    “此人是金仓城臭名昭着的贼首,据他供述,你曾经提出用两万两银子,买他手中拍得的奇人异兽。敢问宫小姐,可有此事?”

    呦呵,恶人先告状啊?

    林梦雅一点都不生气,也不惊讶,弹了弹自己裙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后,微笑看向了荣陆一。

    “没错,我是要买的。可惜,他也没卖给我,怎么,如此我便有罪了么?”

    她摊摊手,显示自己的无辜。

    荣陆一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里头,差一点没背过气去。

    这女人!这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林梦雅悠闲的往后靠了一下,小样的,跟她玩心理战。

    她刚才要是一口否认,那对方便有机可趁,但凡拿出跟她有些关联的东西,她便是有口说不清。

    可如今,她承认了。

    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干脆得那些人差一点咬舌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管对方拿出什么来,她都有了回旋的余地。

    荣陆一差一点捏碎了手旁的茶杯,这女人,果然跟宫家不是一路的!

    “宫小姐,为何要买那奇人异兽?”

    开口的,不再是差一点内伤的荣陆一。

    而是坐在一旁,自带高深莫测气场的穆禹城。

    她知道,这人对小玉他们也很感兴趣。

    估计掺和这趟浑水的目的,应该是得到那三个小家伙吧。

    嘁,幼稚。

    她林梦雅吞下的东西,什么时候主动吐出来过。

    “看家护院啊,你们都知道,我们宫家人呢,心直嘴快,没什么坏心思。所以只能弄两条听话的狗,来给我们看家护院,免得有些人妄想鸠占鹊巢。真是可惜了那一对小宝贝,这要是被我买下来,训练好了之后,来一个,它们吃一个,来两个,它们就吃一双。还省了挖坑埋尸的功夫,一举两得。”

    她这话说得再难听,却不是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跟在众人身后,并不怎么起眼的于大家族,登时变了脸色,脸黑如墨。

    其实于家的这种行为,早就被许多人看不起了。

    别看他们每个人都想吞了宫家,但是却不至于做的那么难看。

    于家主顶着众人的目光下,还能坐在那里,就连林梦雅都要佩服他的脸皮厚度。

    “宫家好雅兴!不过虎狼之辈终究不好趋势,如果宫家小姐需要的家,不如在下送你几条*好的猎犬吧?都说好狼架不住群狗,你说是不是?”

    马北辰依旧兴致高涨,但林梦雅却觉得他有些弦外之音。

    偏过头去看他一眼吧,只感受了那人身上,蓬勃分泌的男性荷尔蒙。

    “马公子说的有道理,但虎狼就是虎狼,任由群狗再如何挑衅叫唤,也抵不上虎狼的威猛。马公子的好意,宫雅心领了。”

    周围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瞧着那宫家大小姐的高傲劲儿,显然人家是说自己是虎狼。

    那他们是什么?群狗!

    顿时,每个人的心中,都在谴责那个满脑袋美色的马北辰。

    你讨美人欢心,也没必要把周围的人都拖上骂一遍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