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回到客栈
    那守城卫一心想要去找姐弟两个留下来的银子,巴不得他们早早的进城去,也没细看,扒拉他们两个一下,就把他们给推了进去。

    “去吧去吧,下次可别这么晚来。”

    女子还是有些不放心,一步三回头的看向了外面,弟弟没办法,只能拉着姐姐走。

    那守城卫的心,已经快要飞到银子上去了。

    转了转眼珠儿,跟自己的同伴说道。

    “憋了一天了,我去前面放放水,你等我一会儿啊!”

    同伴大概也知道他的德行,叫他一定要快点回来,别误了关城门的时辰后,那人已经跑得没影了。

    再说轻松进城的姐弟两个,确定那些守城卫看不到之后,两个人就立刻躲进了巷子里。

    借由着黑影的掩护,两个人倒是勉强能避开那些巡逻的守城卫。

    但是,离宫家所在的泰宁客栈,还是有好一段距离的。

    躲过一队巡逻的卫兵之后,两个人躲在角落里暂时休息一下。

    “既然是为了骗他,你又何必浪费那么多银子?”

    朱炎不像是小玉,开口闭口都会亲热的叫她姐姐。

    这死小子傲娇得很,就连话题也找得有些生硬。

    “我看你刚才叫我阿姐叫得蛮顺口的,怎么现在就不叫了?”

    一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看着两边,一边小声的说道。

    朱炎立刻臭了一张脸,但好歹没拂袖而去。

    “那是为了演戏。”

    “我也是为了演戏啊,你想想看,如果那个人发现我们是骗他的话,一定会立刻反应过来。到时候,你跟我,可就惨了。”

    他们现在是在城里头,就跟瓮中之鳖一样,很容易就被人发现。

    她之前在身上揣了两万两的银票,最小面额的已经被拿来买衣服了,剩下的最低,就是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一想到他们进个城就花了一千两,林梦雅疼的心在滴血。

    不过好在,城内虽然戒备森严,但总体来说,还算是风平浪静。

    看来自已那一千两的作用,还不错。

    “我们要去哪?”

    两个人猫着腰,在巷子里穿梭,犹如两只夜游的猫儿,轻盈而安静。

    “去宫家,对了,现在我叫宫雅,是宫家的大小姐。一会儿回去了,你不要说话,一切就听我的,明白了么?”

    朱炎抓住了她的袖口,林梦雅疑惑的回头,这孩子是怎么了?

    “我不想去那个什么宫家!”

    少年低沉的声音,带了几分倔强。

    林梦雅以为他是在害怕,回身握了握他的手,安慰道。

    “别怕,宫家的人很好,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不!我死都不要去!这里没有一个好人,他们,他们都是魔鬼!早晚,我要杀光他们!”

    林梦雅微微愣了愣神,随后反应了过来。

    跟她不同,这孩子从船上开始,就没有任何人对他释放过善意。

    也难怪,他会如此厌恶卫国的人。

    但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抓着朱炎的手,两个人又掠过了一条小巷。

    手中的少年,反抗得越发激烈。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松开他的手,转身用力的捏了一把他的脸。

    “你干嘛掐我!”

    少年的声音有些大,惊动了旁边看门护院的狗。

    “汪汪汪——”

    狗叫声让屋子里的人起了警觉,立刻,她旁边的院子里,就有人开门走了出去。

    林梦雅拉着朱炎,飞一样的跑了。

    远远的,还传来了那人的叫骂声。

    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朱炎态度的软化。

    这家伙,还真是比不上她乖巧可爱的小玉。

    “冷静下来没有?”

    月色之中,朱炎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知道,这孩子从小在烛龙会长大,纵然有舅舅的庇护,可也耳濡目染了不少。

    这样的孩子,比小玉那种乖宝宝更不好引导。

    稍有不慎,就会长歪。

    为了身上少一个变态,多一个有志青年,她也只能尽自己所能的,往这个孩子引上一条正道。

    “我知道你恨他们,但朱炎,世上不是只有坏人跟好人。我问你,你敢保证,昨天跟咱们一起跑的那些人里头,都是好人么?”

    朱炎立刻摇头,那么多人,怎么可能都是好人。

    “虽然你被人弄了过来,但是你知不知道,在那些人拍卖你的时候,是宫家义无反顾的帮了我。当然,他们是冲着我,我也不用你担这人情债。但是对于我来说,宫家算是坏人么?”

    少年继续摇头,其实,以他的聪慧,当然知道林梦雅的意思。

    可是,仇恨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她几句话,而消弭呢?

    “但是,对于宫家的敌人来说,他们,包括我,就是必须被消灭的人。朱炎,我不是阻止你去复仇,但是在你复仇之前,你至少要找到属于你的剑,跟保护你的盔甲。如果没有找到的时候,就忍着,憋着。只要人活着,就会有希望。”

    其实,林梦雅自己都不知道,她的教育手段,完全走岔了。

    该变态的还是会变态,只不过,是个恩怨分明的变态。

    一般,别人形容这种人的时候,都会用一个词,亦正亦邪。

    这一次,朱炎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随着她不停的跑着,直到停在了一个小巷里头。

    “怎么回事?”

    林梦雅暗中嘀咕了一句,因为原本门庭冷落的泰宁客栈,此刻却停了不少的马车跟轿子。

    里面灯火通明,就连后门也没有半分的阴暗。

    可是,守门的宫家人,却各个脸上带着几分薄怒,完全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看来,是有人找上门来了。我就说,卫国人都不能信!走,我们出去!”

    朱炎反应过来,立刻拉着林梦雅的手准备走。

    但后者,去让他停了下来。

    “没事,看看情况再说。宫家的人是不会背叛我的,而且我要是一走了之,反而会拖累他们。你好好的在这躲着,我去想办法。”

    找上宫家,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对方既然想要诱捕她,那自然也是冲着宫家来的。

    更何况,她之前易容进入宫家的包房里的时候,不一定没人看到。

    看宫家人的模样,只怕又吃亏了。

    朱炎被她好好的藏在角落里,还有些不放心的她,又找了些破旧的草席盖在他的身上。

    确定他不会被人发现后,她才小心翼翼的,靠近泰宁客栈的后门。

    她不敢靠的太近,只听到里面有些热闹。

    身边掠过一丝冷风之后,她转过头,就看到了红了一双眼睛的白苏。

    “主子,你去哪了?”

    她失踪了一天一夜,白苏简直要急疯了。

    要不是还顾及着主子交给她的任务,只怕她早就蹿出去找人了。

    “这事以后再说,你先说,现在怎么了?”

    她们身上带着互相感应的小虫子,白苏一定是紧紧的盯着,一看到虫子有了反应,人就立刻找机会溜了出来。

    白苏把她扯得稍微远一些后,才低声说道。

    “昨天那事出了之后,荣家联合其他几家,就找上了门来。非说那个骑在老虎上的人是宫家的人,宫家的人不承认,还说他们是故意不想放了那些被拍下来的宫家人。荣家不占理,又没有直接的证据,只能回去。今天拍卖的时候,荣家找人故意抬价。您不在,他们自然也就没了忌惮。晚上的时候,他们又找了上来,说是找到了证人,而且,还扯到了您的身上。说是您派人过去的,要请您来讨个说法。此刻,大公子跟三公子四公子,正跟他们吵呢!”

    原来是这样,林梦雅有些歉疚,终究还是连累了宫家人。

    “那现在呢,大哥用什么理由推脱的?”

    说起这个,白苏却有些不太好意思。

    “大公子也慌神了,生怕您被那些人给掳走,只说您身体不适。那些人越来越凶,只怕大公子早晚是拦不住的。我...我还以为大公子他们,是故意把你给弄丢的,差一点跟他们打起来...”

    这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啊,林梦雅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然后跟她耳语了几句之后,白苏就带着她,悄无声息的跃上了墙头。

    刚进屋,哭肿了眼睛的纭儿就迎了上来,还没等说句话,外面就传来了一道暴喝。

    “宫斌!你这是在胡搅蛮缠!今日,你要是不把人交出来,你们就休想走出金仓城一步!”

    那声音带着暴怒,十分霸道。

    宫斌冷哼了一声,态度也强硬得很。

    “徐延庆,我敬你是长辈才一再容你。那不成,你以为我宫家好欺负!”

    那人冷笑一阵后,才说道。

    “莫说你们宫家那个丫头来历不明,即便真是宫家血统,我也不怕!更何况,这人,只怕是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野种吧!”

    “你!”

    宫家老二跟老五拍案而起,而另外一边的人,也是死瞪着他们,剑拔弩张。

    宫斌的心,沉在了谷底。

    难道说,真的要跟他们翻脸么?

    罢了!宫家忍了那么多年,他也真是忍够了。

    谁知道,他刚想起身呵斥对方,却听到二楼,传来一道女子的骄叱。

    “徐世伯,这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讲。”

    所有人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