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进城妙计
    她先让朱炎脱光了衣服浸泡在水里头,然后把那件破麻袋也给扔在了水里。

    “你先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一会儿我给你拿衣服来。”

    站在岸边,看着那个只露出一颗小脑袋,显得有些害羞的少年,林梦雅轻声细语的说道。

    “你...你会回来,对么?”

    少年看她转头,忽然间有些急切的说道。

    似乎明白他真正的意思,林梦雅转过头,对朱炎笑了笑。

    “嗯,我会回来。”

    不管是这里,亦或是大晋,她,都会胜利归来。

    几处名居,布置上简单明了。

    院子里头拴着黄狗,养着一群鸡鸭鹅猪,充满了最质朴的生活气息。

    “请问,有人在家么?”

    她随便找了一家院子最宽敞最干净的,站在门口扬声问道。

    “谁呀?”

    略带着几分年迈的声音回应了她,随后,一个头发花白,但精神尚佳的老妇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大娘,我是过路的,想要问你买两身干净的衣服。”

    老妇人最开始看她还有些戒备,不过,在看到是个瘦弱的年轻人后,又渐渐的放下了一些戒心。

    “哦,你要买衣服啊,那你去城里买好了。我们这乡下人家,哪里有衣服卖呢?”

    林梦雅也知道自己看起来有些奇怪,好在她早就编好了故事,耷拉下一张脸说道。

    “唉,这不是么,我家小公子忒顽皮。他本是随我家老爷一起来金仓城看热闹的,谁知道昨晚遇上了一伙强盗。不知有多吓人,幸好他们只是劫了财,没伤我们主仆二人的性命。我们两个躲在林子里一夜,本想着天亮了去城里头找我们老爷。谁知道,我家小公子犯了倔劲儿,非说自己的衣裳脏了,让我给他拿新衣服穿。您说说,这荒山野岭的,我去哪儿给他找新衣服啊!”

    她表现得恰到好处,活像是一个被主子的无理要求难为的仆从。

    那大娘似乎也遇到了知音一般,亲切的拉着她的手,还伸出脖子往外面,四处张望了一遍。

    “可不是么,昨天晚上啊,我本来都睡下了。谁知道外面这个热闹啊,天塌地陷的,这不今天天没亮,我家大壮,就被城卫大老爷们给带走了。听说那些不是人的东西进了山。所以我们这周围的几家子猎户,都给叫走了。”

    乡下的老妇人都是这样,只要是她们感兴趣的话题,自然说起来没完。

    林梦雅耐心的听她说了一通之后,也拿出一张被故意揉得皱巴巴的小额银票换了些干净的衣服跟吃食。

    千恩万谢的离开了猎户的家,林梦雅回到了河边。

    朱炎依旧在水里头泡着,只是眉目之间,俨然有了焦急的神色。

    “你先凑合着吃些东西,我们必须要尽快进城才行。”

    皱着眉头,林梦雅有些担忧。

    虽然在人数上,聂庆他们肯定是占据优势的。

    但是在那种赤手空拳的情况之下,只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她必须尽快的弄到一些物资跟援兵,而且要想办法,消除这件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朱炎知道轻重,也没时间嫌弃。

    从水里头出来,船上了过大的粗布衣裳之后,林梦雅又扯下一小条布条来,给少年扎好头发。

    洗干净之后的朱炎,依旧是那个俊俏的小公子。

    这小子别看在山林之中野惯了,但是根骨里的傲性还在。

    往那一站,眼神、态度、气质,都像是个富家的小公子。

    只是偶尔眸子流转,散发出来难驯的野性,倒也有些威慑力。

    两个人简单的吃喝了一点东西,又都换了衣服,开始循着昨晚的记忆,往金仓城的方向走过去。

    在路上,她就恢复了自己原本的五官。

    昨天太招风了,要是那样,一定会有人把她给认出来。

    但是本来的面貌也不是很方便,无奈之下,她只好把头发散下来,低着头跟在朱炎的身后。

    少年也有意的走在她的前面,替她遮挡着那些有意无意的目光。

    终于,在日落之前,他们赶到了金仓城的大门口。

    金仓城戒严了,虽是意料之中,却也阻断了他们进城的唯一的一条路。

    城门口的布告栏内,贴着她高清无码的画像。

    其实跟她本人并不怎么像,甚至还隐隐的把她塑造成了一个彪悍的大汉的模样。

    但他们,还是不得不小心。

    “我们要怎么进去?”

    两个人躲在不远处,张望着看着那些人。

    现在,几乎每一个进城的人,都要受到盘查。

    昨天,她是骑着小白跟小虎走的。

    那个藏身在幕后的人,很有可能会猜到,那个男人有可能是她伪装的。

    况且,现在金仓城是在荣家跟徐家的控制之下,要是他们已经跟那幕后之人勾结起来,一同对付宫家的话,只怕她刚被人认出来,就有可能会落在那些人的手中。

    所以,她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

    “我们等,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机会没有。”

    她拉着朱炎,藏身在路边的林子里头。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城门也会被关闭,林梦雅跟朱炎,也不由得多了几分急切。

    他们进不去的话,只怕是要露宿荒野。

    现在,任何地方都不再安全了。

    两个人忍耐着,心头却是在思索着如何进城。

    天色昏暗了起来,夕阳也快要收起自己最后的一撇余晖。

    林梦雅跟朱炎也从林子里头出来,因为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们两个。

    焦急,浮上了这两个人的眉眼。

    林梦雅想了又想,觉得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

    也许现在光线昏暗,那些守城卫未必能认得出她的脸。

    可惜了,要是有银针在的话,她完全可以再做别的掩饰。

    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后,忽然摸到了怀里头,被她藏得好好的银票。

    本来,她是不想动这些东西的。

    但...一时间她也没了别的好法子。

    “朱炎,一会儿我们就...”

    离城门关闭还有半个时辰,城门口突然走过来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少年。

    但他身上,穿着的却是并不合身,半旧不新的粗布衣裳。

    守城卫也没想太多,以为是哪家的孩子出来玩的,本想把他拉过来,交给后面的人仔仔细细的去瞧。

    可少年,却突然被一个匆匆赶来的人,拉住了手臂。

    “弟弟,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那人的声音细弱沙哑,似乎像是个女人。

    少年看了守城卫一眼后,被女人拉到了一旁。

    “我们这样,真的安全么?”

    女人的声音不大,但还是‘不小心’,被其中的一个守城卫听了一丝。

    眉头立刻皱起,难不成这两个家伙,就是自己要寻找的么?

    但是少年下面的一句话,却让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放心吧阿姐,那里很安全。再说,谁又能知道,荒山野岭的,会埋着那么多钱呢?等到明天我们从城里头出来,回家的时候再带上不就好了。”

    钱,而且看起来还不少。

    贪欲,让守城卫不动声色往姐弟二人的方向走了一步,试图听得更加清楚。

    但两个人的声音更小,显得更加谨慎了。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不如,我们带上好了。”

    “带什么带?你忘了,上次我们去叔叔家借宿一夜,他就把我们要回来的几十两都偷走了。要不是阿爹说他病了,让我们去看看他,我才不来呢!”

    少年气愤的说了一句,还踹了城墙一脚泄愤。

    女子拉了拉他的手臂,柔声安慰。

    “上次不是我们没防备么?你看,这次我们穿的是旧衣服就鞋子,就连马车都没让他们赶到城门口。我看,他也不会知道我们身上带多少银子吧?而且我看城门快关了,咱们也不一定赶得上。不如我们就在外面糊弄一夜,就说,就说咱们已经去看了叔叔。那些银子,只用石头压着,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林子里那么多石头,咱们明天要是找不到怎么办?”

    守城卫的眼睛一亮,原来,这两个还是乔装的富家子弟。

    怪不得,会想出这样蹩脚的藏钱的法子。

    可是,他们到底把钱藏在哪里了呢?

    按捺住想要去逼问的念头,守城卫把耳朵竖起来,去听那姐弟两个的谈话内容。

    那少年警惕的看向了周围之后,才伏在女子的耳边说道。

    “你别忘了,咱们不是用石头,垒起了一个小台子么?我看那周围,也没有一样的。放心,明天天一亮,咱们俩个就出来,好不好?”

    女子还有些踌躇,想要说服弟弟离开。

    守城卫听得了藏银地点后,心头窃喜。

    昨晚天还没亮他就被折腾了起来,看来老天爷对他还不错,竟然给他送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只是,他得支开这姐弟两个才行。

    眼看着自己的弟兄们马上就要关城门了,那守城卫计上心头,冲着姐弟两个大喊了一声。

    “你们两个,再不进来,城门可就要关了!告诉你们,这附近可没什么人,你们两个要是不进来的话,万一遇到流寇,命都难保!”

    姐弟两个吓了一跳,弟弟一听着急了,立刻拉了姐姐的手,往城门里头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