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占山为王
    狼群并未上前,但是她却听到了树叶摩擦的声音。

    看来,是那只头狼。

    林梦雅丝毫不畏惧,但是头狼的行为很怪异,它并没有做出攻击的姿势。

    而是——

    “小白!”

    第一缕晨光绽出,她看到了隐藏于阴影之中,那身白色的皮毛。

    心头狂喜,抱住了冲着她飞扑过来的巨大身影。

    没想到,她的小白,赢了!

    “你还真是厉害啊,来了就单挑人家老大,行,有点我的风范!”

    惊喜让林梦雅放松了全身,可小白的情况却有点不太对。

    它趴到林梦雅的身上以后,居然不动了。

    吓得她还以为怎么了,干净给小白查看伤口。

    却没想到,先听到的,是小家伙的胡噜声。

    闹了半天,小白是累坏了所以睡着了。

    晨光将至,紧张了一夜的人群,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小白耍赖似的抱着她的腿,两个爪子说什么也不肯松开。

    林梦雅只好躺在小虎的身上,眯起眼睛假寐。

    旁边,聂庆的布置,也才刚刚开始。

    这片林子不小,就算是金仓城的守卫寻到了这里,找到他们,也得花费一番时间。

    所以时间上,虽然匆忙,却也不算是太过紧迫。

    再加上有昨晚的那只山猪助阵,虽然都是用人工来做,效率也不是那么高,但人多力量大总是没错的。

    林梦雅小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少年。

    “好久不见了,朱炎。”

    她笑了笑,看到少年别过了头。

    这...有点尴尬啊。

    毕竟是他乡遇故知,这个死孩子,怎么还是这样一幅傲娇的样子。

    “他们说,你死了...”

    “什么?”

    朱炎的声音有点小,小到林梦雅差一点没听清。

    “所有人都说,你死在烈云国了!我想去京都看你最后一面,可没想到,遭到了别人的暗算。”

    她还以为这孩子是在别扭,却不想,原来是不知所措。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这性格,好像比以前那个牛气哄哄的朱炎好多了。

    “我怎么会死呢?这不是好好的么,来,到姐姐这边坐。”

    她伸手想要拉朱炎,可后者却甩开了她的手。

    “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伤心,都很担心你!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少年转过身来,冲着她大吼。

    不过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就像是一只小病猫似的,只让她觉得心痒痒的,想要捏捏他的小脸蛋。

    “小家伙,姐姐也有姐姐的不得已啊。对不起,骗了你们,原谅我好不好?”

    朱炎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拳头在身体的两侧握紧,林梦雅读懂了他眼神里头的欣喜与渴望,却也看出了他的恼怒。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还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拍了拍身旁的空地,轻轻的说了一声。

    “坐,陪我说说话吧。”

    朱炎气鼓鼓的僵在那,但是一番怒吼,耗尽了他残余不多的体力。

    最后,为了不那么掉价,特意坐在了小虎的另外一边。

    看着那孩子别别扭扭的样子,她忍不住想笑。

    “你怎么认出来我的?”

    她现在的这幅样子,已经完全跟之前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了。

    恐怕就连聂庆他们,也只把自己当男人看。

    却没想到,没瞒得过朱炎。

    “它们两个,除了我之外,可不会跟别人那么亲近。”

    说完,还没好气的瞥了小虎一眼。

    可惜已经‘叛变’了的小虎完全没反应,不,是稍稍起身,往林梦雅的那边偏了偏。

    朱炎恶狠狠的瞪了它一眼,也不知道是恼它忘了自己的好,还是在恼它能无忧无虑的,跟林梦雅撒娇。

    “那是当然的了,你是它们的好朋友,但我是你们的家人啊。朱炎,你能跟我说说,家里头都发生什么事了么?”

    朱炎习惯性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小虎的肚皮,沉默了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

    “我跟它们两个原本一直生活在山林之中,谁知道一年前,我突然接到了白芨姐她们的飞鸽传书,说是出了大事要我回去一趟。我带着它们两个回去之后,才知道你已经...已经...”

    “是龙天昱告诉你的?”

    这家伙,不会又玩这一招吧?

    但朱炎却摇了摇头,咬着嘴唇看着她,有些为难。

    “他跟你一起失踪了,不然白芨姐姐他们,也不会一起慌了手脚。”

    “什么?”

    林梦雅只觉得一瞬间,大脑‘轰’的一下成了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根本不可能!

    “那后来?后来你有没有他的消息?还有,我儿子呢?宁儿他怎么样了!”

    朱炎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幅慌乱的模样,顾不得继续生气,只得抓住了她的手,柔声说道。

    “没事,我走之前,上官慧还让我看了宁儿一眼呢!他现在很好,很安全。”

    龙天昱怎么会消失不见?难道,是遗留下来的那些人么?

    不,不太可能!

    他绝不是那么大意的人,何况只是一些游勇散兵,能成什么气候?

    “那你呢,你是怎么来的?”

    提起这个,朱炎却显得心有余悸。

    “我是走在本路上被人给暗算了,醒过来之后,我就跟小白小虎关在一起了。对了,我还遇到了你那个妹妹!那个恶毒的女人,早晚我会亲手杀了她!”

    朱炎的语气里,藏着几分暴虐。

    显然林梦舞给他留下了一些,极为深刻的仇恨。

    林梦雅只觉得头有点晕,她一直以为,封闭了海上的那条道路之后,至少在短时间内,龙天昱他们是安全的。

    却不想,竟然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

    “你可知道,抓你的人是谁?”

    朱炎摇了摇头,努力的回想着,却还是一无所获。

    “我只知道,林梦舞说过,这一次她一定会取你而代之,得到你的一切。至于其他的,她不曾提起。我们三个,只能待在笼子里头,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林梦雅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恢复了镇定。

    她不能逼朱炎,说实话,如果不是这孩子本身够坚强,再加上有小白跟小虎的陪伴的话,只怕早就会疯了。

    “你是想要跟我一起走,还是暂时跟他们留在这里?”

    天光已经放亮,她今天必须回到城里头,不然必定会引起不小的乱子。

    本以为朱炎会选择留在这里,可没想到,他在看了看林梦雅之后,坚定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要跟你走!”

    “那小白跟小虎呢?”

    朱炎不在乎的瞥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后,有些自豪的说道。

    “放心吧,它们俩个是打架的老手了。之前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它们俩个就会去抢地盘。至今,还没输过呢!”

    林梦雅有点无语,怪不得昨晚小白做这种事情做得那么溜。

    敢情,它们都是惯犯了。

    也对,它们本属于山林,这样也无不可。

    “好吧,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交代一些事情。”

    轻轻的挪开了小白的大脑袋,她知道小家伙已经醒了,只不过是在跟她撒娇而已。

    果然,她才站起身来,两个小家伙立刻起身,精神抖擞的去巡视自己的新领地去了。

    阳光下的山林,比昨晚更加的清晰。

    林梦雅没说其他的,只是在周围,找了几样常见的,又不会致命的毒草,交给了聂庆。

    交代给对方误用了之后的解毒之法后,林梦雅带着朱炎告辞。

    她看得出来,聂庆有些怕,但藏在恐惧之中的跃跃欲试是骗不了人的。

    “好好干,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再来。到时候,我会为你们带来粮食跟其他日用品。好好用你手底下的人,能不能成事,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她拍了拍聂庆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后者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转身离开,却看到小白跟小虎,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还冲着她,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林梦雅跟朱炎明白它们的意思,这一次,小白跟小虎又是亲自驮着他们两个下山。

    两个小家伙像是比赛似的,你争我赶,很快就把他们给送到了山下。

    “回去吧!等着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们的!”

    小白跟小虎依依不舍的离开,林梦雅用力的挥动着自己的手,心情也如同他们一样。

    没过多久,它们就再次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龙天昱的事情,林梦舞的事情,处处都透着几分诡异。

    但这一切,都是她逃也逃不掉的宿命。

    “我们现在去哪?我这样,很快就会被抓到的。”

    朱炎扯了扯自己破烂不堪的衣服,或许,那并不能称之为衣服了。

    说是破麻袋也不为过,但是在奴隶的身上,却很常见。

    的确,她带着这样的朱炎走出去的话,一定会被人给逮到的。

    她记得昨晚来的时候,不远处就有几处民居。

    看来,只能碰一碰运气了。

    摸了摸怀里头,始终没丢掉的银票,这东西,可是派上了大用场。

    山脚下的民居都是靠着一条小河生活的,幸好现在是夏天,而且这里比山林里可热了不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