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奴隶反抗
    她悄悄的拿起生肉,几乎是用爬的到了男人的背后,离那人越来越近,她几乎是屏住了呼吸。

    突然,男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把头给转了过来。

    林梦雅也顾不得其他,手中浸了麻药的生肉,一下子就堵在了男人的嘴边。

    男人又惊又怒,试图逃脱。

    可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两只手绕过男人的脖子,紧紧的把那大块生肉塞在男人的嘴里头,死活不肯分开。

    男人的力气当然比她大的多,只不过慌了一下之后,就用手去扯嘴边的肉。

    林梦雅急中生智,膝盖顶住了男人的腰部的某个穴位。

    这一下稳准狠,男人一下子失去了不少的力气,而她的手,始终没有离开生肉。

    大量浓烈的麻醉药汁,终究还是从肉上蹭到了男子的口中。

    渐渐,他觉得嘴有些发麻,心头暗叫不好,但却无力反抗。

    林梦雅感觉到了男人再也没有反抗的意图,闪开身,心有余悸的看着男人软下来的身体。

    不过男人的嘴角红红的,蹭的都是生肉上的血。

    看来,这麻药还真是好用。

    深吸了一口气,林梦雅快手快脚的从男人的腰间翻出了一大串钥匙,转身就走到了笼子边上打开了锁。

    “嘘!安静,安静!”

    重获自由,又看到了主人的小白小虎心情愉悦,刚想要仰天长啸一番,就被林梦雅个制止住了。

    虽是这样,可两个小家伙却是都跑到她的身上,蹭来蹭去,亲昵无比。

    林梦雅亲了亲它们的大脑袋,转身又进了笼子里头。

    衣衫破烂的朱炎的情况不是很好,她把人给翻了过来,这孩子长大了不少,但是此刻,脸色却是灰白。

    她伸出手摸了摸朱炎的额头跟手,皮肤滚烫。

    要不是有小虎跟小白始终在他身边的话,真不知道这孩子会如何。

    搀起朱炎,林梦雅想要尽快的离开。

    可没想到,此刻那个灰衣人又回来了。

    “大哥,还是没有人啊。我问过守门的人了,都说没见过...大哥,你怎么了?”

    灰衣男子刚进来,就看到他的大哥倒在了地上。

    而在他大哥的不远处,两头猛兽,目露凶光。

    在笼子里依旧能够给人沉沉的压迫感的野兽,如今一朝重获自由,自然更是气势非凡。

    “来,来人啊!跑出来了!”

    灰衣男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也不管他大哥的生死。

    但林梦雅,却急了。

    小白跟小虎虽然厉害,但架不住对方人多。

    把朱炎放在了小白的背上,小虎用大脑袋拱了拱她,示意她也骑上来。

    “乖,我带你们走!”

    她带着三个小家伙迅速的跑了出去,此时因为灰衣男子的求救声,周围已经有人围过来了。

    而且,他们带来了对付野兽的网子。

    “小虎,这边!”

    她自然是不肯再让两个小家伙被抓,两队人,开始在仓库区打起了游击战。

    因为刚才的扫描,差不多整个仓库区的地形图都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反正她今天是顶着别人的脸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闹他个大的!

    翻身,利落的骑上了虎身。

    小家伙跟她的默契依然在,林梦雅只需要拍拍它的脑袋,小虎就知道她的目的所在。

    人,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兽。

    几个虎掠,他们四个就到了一个巨大的仓库外面。

    “冲进去!”

    这是一个关押奴隶的仓库,但因为今天有新的奴隶到,那些刚被送进来的奴隶只用绳子绑着。

    用那些商人们的话来说,这些奴隶尚且野性难驯,必须要经过*才能卖给买主。

    所以,当来来往往的奴隶跟奴隶贩子们,看到一只巨大的白色老虎,跟一只巨大的白狼闯进来的时候,完全傻了眼。

    “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们的使者!不想当奴隶的人,跟我一起冲出去!”

    她骑在小虎身上,大声的嘶吼。

    而小虎也冲着人群扑了过去,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死定了,但没想到的是,这只神勇的老虎,非但没有吃了他们,只是几下,就咬断了碗口粗细的麻绳。

    “是神!是天神啊!”

    人群中,有个家乡把白色的动物当成神来崇拜的人拜倒,不停的流泪,磕头。

    而林梦雅也把绳子都冲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后面围捕的人群要赶到了。

    她小手一挥,大声说道。

    “为了自由,冲啊!”

    白色的猛兽身形矫健,只听得震耳欲聋的一声虎啸过后,巨兽腾空跃起,一把就扑倒了那些凶恶的奴隶贩子们。

    一只骄傲的雪狼王紧随其后,它用钢牙,用利爪,撕开了一条前进的路,那些人形的禽兽们,吓破了胆子,只能颤巍巍的,败于兽王的雄威之下。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骑在老虎身上的那个男子。

    年轻而平凡的五官,没有任何可让人称道的地方。

    可他的眼睛里,却浸染着自由的光彩,映衬在每个人的心上。

    对啊,他们与那些人生来就是相同的,为何那些人可以骑在他们的身上,挥霍着他们的血肉,*着他们的灵魂。

    没错,他们本就是自由的,他们生来属于自己,从不属于那些丑恶的男男女女,为何他们必须要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呢?

    那是野兽的吼声么?不,也许是他们被欺压了那么久之后,从喉咙里爆发出来的不甘吧。

    就连神,也降下了启示,所以才让这两头神兽引路,带领他们走出世代的梦魇。

    还有那个骑在神虎之上的年轻人,瞧啊,他无畏无惧,恍若真正的神明!

    不,他不是人,是同他们一样的人啊!

    “冲啊!”

    骨子里从未被驯化过的奴隶们起身,第一次顺从了自己的心意。

    他们捡起了棍棒,夺过了长鞭,甚至于赤手空拳,但心中却充满了勇气。

    那些平常对他们非打即骂的恶人,却在他们反抗了之后,渐渐的退缩了起来。

    他们也怕疼,也会求饶么?

    林梦雅并不知道的是,她这一闹,引爆了整个卫国,积压多年的戾气。

    有些东西,终究是要爆发出来的。

    学会了反抗的奴隶再不会顺从,他们从仓库里涌了出来,而那些失去了武器的奴隶贩子们,也再也没有办法抵挡蜂拥的人群。

    奴隶们疯了,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为人的尊严。

    神兽们在前面开路,他们开始不断的解放其他仓库之中的奴隶。

    门,被人群强行撞开,笼子也被推到,绳索也被弄断。

    不断的有奴隶们加入了进来,女人跟孩子,被围在了最中间。

    鲜血与疼痛,他们不再畏惧。

    而那些人,也完全失去了对抗的手段。

    所有人都被吓得心惊胆寒,只怕他们永远不会明白,前一刻还在怕得瑟瑟发抖的奴隶们,为何转眼间,就变成了这样一幅勇猛的模样。

    林梦雅骑在虎上,只看了一眼身后不断壮大的人群,有些小小的意外。

    她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

    但人越多,对于她就越有利。

    举起手,指向了金仓城的方向。

    “我们一起冲出去!一起回家!”

    嘶哑的怒吼,已经难以分辨是男是女。

    林梦雅一骑当先,往金仓城的方向跑了过去。

    人群,跟在她的身后快速的移动。

    如同洪流一般,所到之处,摧枯拉朽的战胜了那些薄弱的障碍。

    经历过现代的教育,林梦雅岂会不知道,这样的现状,早晚会改变。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就是那个推动历史进程的关键点。

    整个金仓城沸腾了,金仓港内几乎所有的奴隶,都跑了出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金仓城。

    而那些守城的官兵们,并没有把这次奴隶的暴动放在心上,导致错过关闭城门的最佳时期。

    就这样,林梦雅带领着几千奴隶,冲出了金仓城。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看到不远处有一片山林,林梦雅让小虎停下,往后看了看。

    呵,人还真是不少。

    往后看,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根本望不到尽头。

    她从老虎的身上跳了下来,走到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年轻男子的身前。

    “既然大家都逃了出来,那就不要再被抓回去。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能团结互助,努力的,生存下去。”

    那几个人的身上,有些并不要紧的伤痕。

    作为先头部队,这几个年轻人表现得十分勇猛。

    甚至,她还看到其中几个人是会武功的。

    “神使,多谢你!”

    人呼啦啦的跪下了一片,林梦雅立刻把人给扶了起来。

    “使不得使不得!你们快起来,快起来!”

    她原本只是想要闹大一点,好趁乱跑了。

    谁知道一不小心,闹得有点太大了。

    不过,祸既然是她惹下来的,她绝对不会放人这些人不管。

    想了想,心头有了些计划。

    “你们在家乡,有谁是当过官,进过军队的?”

    这一批奴隶,以青壮年居多,但是也有一些女子跟少年。

    她怎么一问,立刻有几个年轻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神使,我们兄弟几个是战俘!”

    有五六个看起来十分精神的男子,站在她的眼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