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再见旧识
    但是第三场的拍卖,却让每个宫家人的心里头,觉得有些堵得慌。

    因为名单上,有三十几个宫家的人,被当做家奴来拍卖。

    那些人,是宫家藏得最深的一块疤。

    从宫家五子进门开始,气氛,就有些压抑。

    “公子,小姐派的人到了。”

    宫杨依旧守在外面,但是他却领了一个衣着打扮,都很普通的小厮进来了。

    “你下去吧。”

    宫四挥了挥手,让宫杨离开。

    转身,低声问道。

    “大小姐让你传什么话了?”

    那小厮低垂着头,却抿嘴笑了笑。

    “大小姐说,银子随便花,看谁不顺眼砸死谁。”

    宫四也跟着笑了笑,却伸手把小厮给拉到了其他几位兄弟的面前。

    “瞧瞧,我就说这丫头憋不住,你们还不信。”

    小厮抬起头,并不引人注目的脸上,带着几分有些不太自然的笑容。

    宫五没憋住,起身到了小厮的面前,伸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脸。

    “不对啊,没有面具。四哥,你不会弄错了吧?”

    “咳咳,松开松开!疼!”

    轻咳了几声,稍微有些沙哑的少年声音,换成了他们熟悉的女子的动静。

    宫家几个人都大为惊奇,这丫头,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好啦,以后我再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现在,情况如何了?”

    林梦雅赶紧转移他们几个人的注意力,其实这一切,都要感谢老师教给她的那套针法。

    她的手之前受过伤,为了不让手失去从前的灵敏,她只有把针法当做恢复练习来做。

    没想到,却又意外的收获。

    现在的她,可以通过针法,暂时改变自己的相貌跟声音。

    而且,很难被人发现。

    所以,她才大摇大摆的,假充小厮到了这里。

    “虽然名单上写的是罪奴,但我们早就确定,那些就是宫哲手中,余下的宫家人。”

    宫二的脸色微寒,要不是他的兄弟们拦着,那天宫哲带着马车来的时候,他就想要冲上去活撕了他。

    林梦雅想了想,继续问道。

    “如果这些人被买下来了,大哥哥,您准备如何安置?”

    “这...当然是带回北岭老家。”

    宫斌考虑事情十分的周全,沦为人家的家奴,对于宫家人来说是天大的侮辱。

    如果把他们带到非叶城的老宅,只怕时间久了,他们会受到旁人的指指点点。

    林梦雅也赞成他的想法,但是她还考虑到了别的事情。

    “我觉得,不如暂缓一下。大哥哥,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所以我想,用这些人,钓鱼。”

    宫斌稍稍迟疑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她意有所指。

    也没多做考虑,就点头答应了她要求。

    宫五却有些不满,这几天,小妹老师跟大哥他们打哑谜,难不成,是瞧不起跟二哥这样的莽汉么?

    “小妹,你这样太偏心了!”

    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可能有点大,立刻像是做贼似的,低垂着脑袋,把她给拉了过来。

    “你是看不起我和二哥么?我们也是宫家的人,你可不能有偏有向!”

    看着宫五气呼呼的脸,林梦雅只觉得自家的五哥哥,还真是可爱。

    “谁说的,咱们家的重头戏,除了你跟二哥之外,怕是没人能来。到时候,你可得好好的表现,万不能办砸了,知不知道?”

    有了她的保证,宫五立刻眉开眼笑。

    急忙点头表决心,胸脯拍的‘砰砰’响。

    “小妹放心!我跟二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宫二虽然没这么说,但是挺胸抬头的骄傲劲儿,似乎在告诉自家小妹,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林梦雅笑着点了点头,这就是她喜欢宫家人的原因。

    心齐,再小的力量也能抱成团。这才是宫家,能够起死回生的关键。

    “接下来,是我们拍卖场准备的一个特殊的拍卖品,还请大家要多多捧场。”

    林梦雅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以为是宫家的那些家奴。

    却不想陆丰的身边,突然走过来一个人。

    那人似乎有很紧急的事情要说,陆丰也不敢耽搁,侧耳细听了许久,之后他才转过身来,抱歉的笑了笑。

    “对不住各位了,我们拍卖场刚才接到了一笔生意。卖家说是有极为重要的东西要拍卖,各位稍安勿躁。”

    挑起眉头,林梦雅倒是有些好奇。

    她知道如果肯多付些佣金的话,拍卖场可以改变顺序。

    但是如今宫家的家奴,可是一场重头戏,到底是谁,竟然想要加进来呢?

    很快,看台上被人抬上来一只铁笼子。

    里面,有野兽的阵阵嘶吼。

    林梦雅心头一跳,忽然觉得野兽的叫声,有些熟悉。

    紧接着,她就听到陆丰说道。

    “想必各位贵客都知道,世上能人虽多,但真正能够驱虎吞狼之人却并不常见。而我们今天碰到的这个人,却能驱使山中的群虎与群狼!”

    陆丰的话音刚落,盖在笼子上面厚毯子,一下子就被人给掀了下去。

    只见在一个大笼子内,一只极为强壮的白色猛虎,跟一只矫健的白色巨狼,正紧紧的盯着他们。

    而在白狼和白虎的中间,躺着一个瘦弱的少年。

    林梦雅当时就差一点没跑出去,死死的抓住椅背,激动不已。

    “这是怎么了?”

    宫四皱了皱眉头,旁人他不知道,但是宫雅他是清楚的。

    别看她成天一副机灵古怪的样子,可她却对人对事,却是极为淡然。

    天塌下来,恐怕那丫头也会嘻嘻哈哈的随手摘一片云彩玩。

    怎么这会儿,见到那笼中的猛兽之后,却失了方寸呢?

    是朱炎!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头,像是炸裂的烟花一般窜上了天空,又狠狠跌落,一时见,有些晕头转向。

    纭儿那种情况不算,但是朱炎,确确实实是她的故人。

    而那一狼一虎,不是她亲手养大的小白跟小虎,又会是谁呢?

    没想到,既然在这里看到了他们。

    眼睛紧紧的盯着被小白跟小虎护在中间的朱炎,他受伤了么?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登时,林梦雅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亲自问问朱炎。

    “大哥哥,我求你,求你把他们给拍下来!”

    她看向了宫斌,向他求助。

    “小妹,这些都好说。你怎么了,可别吓我们啊。”

    宫斌有些吃惊,因为他看到宫雅的眼圈都红了。

    “那个孩子,我认识他。还有那一狼一虎,也是被我喂大的,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求大哥帮帮忙,把他们给救出来!”

    听了她的话,宫斌却有些为难。

    跟其他几个兄弟对视了一眼后,先把她给拉了过来。

    “小妹,这个人我们一定会救。但是,不是这个救法,你知道么?”

    一句为什么,堵在了林梦雅的喉咙里。

    因为她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也知道了大哥哥他们的担忧。

    “是我莽撞了,对不起大哥哥,我没想那么多。”

    宫斌却笑着摇了摇头,用他的衣袖,给宫雅擦眼泪。

    “换做是我,我也会如此。但我们都不能急,免得中了人家的圈套。”

    林梦雅点点头,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大哥说的很对,她真正的出生地,是个秘密。

    众人都知道她是在试炼地回来的,但是具体的位置是在哪里,除了宫家跟安家之外,原本不应该有人知道。

    但是,林梦舞出现了,如今朱炎也出现了。

    她不认为,这是个巧合。

    心头掠过凛然的寒意,到底是谁,在背后对她步步紧盯?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林梦雅又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我明白了大哥哥,现在,我不能慌。”

    看到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清楚,宫斌也深感安慰。

    她总是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加优秀一点。

    视线,转回了笼子里的猛兽与少年。

    既然答应了小妹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做到!

    能驱使猛兽的少年,本身就很有话题性。

    再加上陆丰的一番鼓噪,很快就有人开始出价了。

    站在楼上,林梦雅耐心的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所有人都清楚,这一场宫家来,就是为了赎回宫家的那些人的。

    而且宫家的少爷们,好似跟宫家的那位大小姐不合。

    所以他们今天,一改昨日的奢侈,并未轻易的开价。

    这让那些观望的买家们,都松了一口气。

    同时心里头,也更加笃定了,宫家并非是一条心的念头。

    这也是林梦雅跟宫斌都为难的地方,戏已经演到一半了,总不该在此时破功吧。

    宫二跟宫五安慰着自家妹妹,心里头却打定了主意。

    如果实在不成的话,他们就暗中出手,给妹妹抢回来!

    虽然,这是下下之策,但他们却不能看到,妹妹有一丝一毫的失望。

    “南亭穆家,出价六千两!”

    又是穆家!

    宫斌的脸色有些难看,穆家在十大家族里的名声并不怎么好。

    相比于百里家的医术传家,穆家可是因为傀儡术而出名的。

    只是,他们做傀儡的材料很特殊,除了一些必要的东西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活人。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家会拍一些武奴的原因。

    看来,这个特殊的少年,也吸引了穆家的注意力。

    这,可就不太好办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