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暗潮汹涌
    “嘶,你们怎么那么重的手,想要掐死我么?滚出去!”

    林梦雅嫌恶的吼了一声那两个女奴,两个人立刻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这样装可怜装委屈给谁看?要不是我,你们说不定就死了!”

    她还继续骂着,宫四实在是看不下去,命人把她们带了出去。

    “宫雅,你怎么能这样?”

    “我为何不能这样?别忘了,谁才是家主!”

    两个女奴出去之前,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

    作为奴隶,她们只好把脑袋垂得更低,省得被波及。

    她们二人哪里知道,自他们出去之后,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去,盯着她们。”

    宫四随手招来一个侍从,轻声吩咐,视线落下的地方,正正好好,是那两个女奴消失的方向。

    林梦雅也立刻从榻上起身,笑嘻嘻的给她大哥三哥去斟茶道歉。

    倒是宫二跟宫五一脸的糊涂,刚才不是还吵得跟仇人似的么,怎么一转眼,老大跟老三,又跟她和好了呢?

    “这两个人,真的会去通风报信么?”

    宫斌透过落下的珠帘,看向外面那些世家的包厢,有所忌惮。

    虽然林梦雅没提前说,但是他们之间,有着足够的默契跟信任。

    “一定会去,如今宫家上下一心,不像是他们那些个世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们正愁没有消息的来源呢,我主动奉上,还不好么?”

    林梦雅看起来心情不错,捏了粒葡萄滑进了自己的嘴里头。

    荣家的乐奴都是经过精心*的,虽然价值翻倍,但终究在那些买家的心里头,不过是个玩物而已。

    而且还是从别人家手里头出来的,难保不会跟荣家有什么勾连。

    至少现在,荣家对她们的影响还不小,只要给她们一个合适的机会,这里所发生的的一切,就会传到荣家人的耳朵里头。

    至于别人知不知道,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有些事情,太过故意也不好,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你这招倒是妙,只怕今天晚上,所有人就都知道,我们宫家不合了。”

    宫三微微笑,一派清闲的模样。

    外面的人对他们虎视眈眈,他们自然也清楚,在没有实力完全对抗的情况下,唯有用妙计周旋。

    但终究宫家还是欠缺了一点,至于是什么,他们每一个人都清楚。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宫雅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补全这一点。

    隐隐的精光从每个人的眸子里头流转,他们之前真是枉活了那么些年。

    两个美丽多姿的女奴,在拍卖场内并不常见。

    只是她们身上穿着的,不再是待卖时,暴露的白色纱裙。

    所以,并不怎么会有人敢上前来肆意调戏。

    毕竟,女奴属于买家的私有品。

    两个人好像很熟悉拍卖场的布置,从宫家的包厢出来之后,就走到了楼下给贵客们准备茶水点心的小厨房内。

    “你们要的东西,在里面,自己去取吧。”

    负责小厨房的是个身强力壮的婆子,那人只是抬头看了她们一眼之后,就指了指身后,那个挂着小帘的里间。

    两个女奴一直低着头,但却是快手快脚的,走到了里面。

    里间很小,堆积一些杂物。

    一个男人,很早就等在了这里。

    两个女奴看到那人,眼神之中,不由得布满了恐惧。

    但还是硬着头皮,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情况如何?”

    男人垂涎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子,但是不管之前占了多少便宜,从此以后,他却是不能再插手的了。

    但现在,她们还有些用处。

    “回爷的话,宫家的人,似乎...似乎有些不合。”

    说话的是秋月,她年纪比春花大了一点,胆量也稍稍大了些。

    那人笑了笑,低头捏住了她的下颚。

    “你确定?”

    秋月想要躲闪,但身体却习惯性的僵直着,手紧紧的捏住自己的衣裙,不敢动。

    “奴婢亲眼所见,宫家大小姐跟宫家公子们争吵,绝不会错!”

    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答案,男人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手,脸上带了几分笑。

    “好,谅你们也不敢撒谎。还有句话,你们要记牢。你们今天所说的事情,如果有第四个人知道了,那死的,一定会是你们。”

    男人的嘴角阴险的笑着,其实奴隶被拍卖之后,能传回来的消息极其有限。

    毕竟,各大世家彼此之间,心里都有数。

    “是。”

    两个女奴磕头,然后退下。

    男人想了想,转身也出了里间。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都在旁人的掌控之中。

    春花秋月取来了茶果,从她们进来开始,宫家包厢内的气氛,稍稍了有了些缓和。

    林梦雅还是一切如常,不停的按着自己的心思叫价。

    宫家五子神色各异,但她好像并不放在心上。

    “小姐,您的茶。”

    春花怯生生的奉上了自己的茶,这位宫家大小姐虽然颐指气使,可并没有打她们。

    林梦雅看了少女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今年十五。”

    该死的荣家,林梦雅在心头暗骂,虽然她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荣家安排进来的探子,但有些事情,她们毕竟是身不由己。

    “在荣家受训几年了?”

    春花瑟缩了一下,才小小声的说道。

    “奴婢受训五年。”

    她的眸光,在春花跟秋月的身上扫了扫,虽然作为密探而言,这两个姑娘有些不太合格。

    而且,她留着她们,还有其他的用处。

    “好好伺候,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两个少女忙不迭的点头,林梦雅知道,从现在开始,她们最好是不要离开自己。

    不然,她故意放出去的消息,只会徒增旁人的怀疑罢了。

    “你是说,宫家的五位公子,并未完全接受宫雅么?”

    荣家的包厢内,荣陆一听着手下人的回禀,若有所思。

    “没错的爷,春花跟秋月才过去没多久,他们就绷不住了,显然在这之前,宫家已经不知道吵了多久。”

    荣陆一没回话,只是拿起手旁的茶碗,饮了一口。

    “嗯,下去吧。不要再跟她们见面,免得坏了我们荣家的生意。”

    “是。”

    手下人离开,荣陆一站在珠帘后面,有些出神。

    “爷,您叫我?”

    那人刚走,陆丰就出现在荣陆一的包厢内。

    “嗯,春花秋月传过来消息,说宫家不合,你怎么看?”

    荣陆一转过头,脸上带着几分深意。

    陆丰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你也觉得,这消息并不一定准么?”

    荣陆一对陆丰的态度有点奇怪,不像是主从,语气更加随意一些。

    “小的不知道。”

    “连你也不知道么?看来,这位宫家大小姐,倒是深藏不露。”

    眯起眼睛,荣陆一看向了宫家所在的方向。

    他当然知道,宫家不缺人,缺的,是一个能立起来的主将。

    难不成,他们的运气当真那么好,仅剩的一个女人,也能当得起家主之位么?

    陆丰看着荣陆一,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的不是宫家大小姐,宫家那五个人,并非是池中之物。”

    荣陆一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容里面,却藏了许多许多的东西。

    “是啊,不过那个女人,也不能小觑。能提出那种玩法的人,你觉得,她会简单么?”

    败家跟败家,也是有区别的。

    拿着银子往外面撒是最简单的,但往往聪明人,能玩出更多的花样来。

    “是,小的明白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多年的默契,无需多言。

    不过,陆丰才刚刚出了荣家的包厢,就有一个男人,走了进去。

    他低头,顺从的站在一旁,尽量不让自己引起别人的注意。

    只是在那人走进去之后,他的心头,浮上了几分的疑惑。

    那人,不是——

    看来,这一场拍卖,不会消停便是了。

    他走到楼下,重新接管了拍卖的事宜。

    带着五分笑,视线转向了重新被拉开的宫家包厢。

    原本那些世家的打算,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现在看来,似乎场面,已经完全被宫家控制了。

    这一场拍卖下来,宫家大小姐豪掷数万两白银的事情,已经传遍了金仓城的大街小巷。

    几乎人人都知道,宫家出了个女财神,而宫家的家底,也几乎快要让她给耗光了。

    许多人面上没有表现,但是心里头却是准备看宫家的笑话。

    虽说有头有脸的世家,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银钱,但那是宫家,年前还被一个于家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宫家,又如何禁得起这样的挥霍。

    但是,宫家人面子上去看不出来。

    依旧如同之前一般,谁也探不出他们的底来。

    而荣家掌管的拍卖场,在这一天,却赚的是盆满钵满。

    剩下的两天,更是让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在宫家的泰宁客栈内,硝烟不断。

    宫斌自从回到客栈之后,就闭门不出。

    而宫雅也是如此,甚至他们还听到那位人很随和的大小姐,破口大骂的动静。

    但是公子们不开口,他们谁也不敢问发生了何事。

    只是第三天的拍卖,宫雅并没有随着其他宫家的公子们出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