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武奴竞价
    “我啊,在家里头惯了。这次出门匆忙,没带几个称心如意的侍女过来。我看今天拍卖的单子上,有荣家调教出来的女奴。我想问陆先生提前讨几个,你看行么?”

    她虽然打得是商量的名义,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陆丰略微迟疑了一下,她就立刻拉下了一张脸。

    “我可是让你们赚了不少白银吧,这么一点要求都办不到,你们这生意啊,做不常。”

    她丝毫不客气,而且声音并不小,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宫斌皱了皱眉头,丝毫对她这样任性有所不满。

    刚想开口,却被宫三给拉住了。

    “大哥,小妹到底是个女孩子,娇娇弱弱的,也该找人来侍奉。这样吧,陆先生,这几个女奴就算是我们宫家提前买下的。要是有别人相中了,就按照规矩来。”

    陆丰这才笑着答应,笑着说自己这就去准备。

    “三哥哥,有人敢跟我抢么?”

    她嚣张的环顾了一周,鼻孔超天,牛气得不行。

    宫三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惹众怒了。

    可林梦雅却只是不屑的看了周围一圈,提着裙摆上了楼。

    他们走到包厢里面,宫三有些心事重重。

    暗中拉了宫斌,把他给留在了外面,凑在他的耳边,低声说。

    “大哥,小妹那么做是有原因的,你,你可千万别怪她。”

    宫斌却笑了笑,拉下了他的手。

    “你以为,你大哥就那么好糊弄?”

    说完,掀开帘子走到了包厢里头。

    徒留宫三站在那里,一脸的疑惑。

    难不成,大哥跟小妹之间...

    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鬼丫头啊,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现在,凡是宫家看重的东西,几乎没人敢争抢。

    实际上有些东西,他们买下来的价格,低于这些东西能够拍卖的最高价。

    虽然拍卖场的抽成少了,可那些余下来叫价的人的银两,却大大的超出了他们的收益。

    因此,对于宫家提出来的要求,他们是乐于同意的。

    所以这次拍卖,真正的赢家,只有宫家跟拍卖场的幕后主人。

    其他所有人,不过是在陪跑罢了。

    陆丰办事的效率很高,不一会儿就带了一对侍奴过来。

    让价调教人的手段很高,那两个侍奴虽然低眉顺眼的,却没有畏畏缩缩的样子。

    “大小姐,我把人给您送过来了。您看看,可还满意?”

    两个侍奴进了门,就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后者倚在榻上,挑起眼皮看了两眼后,点了点头。

    “模样还凑合,就是不知道做事怎么样。你们,可有名字?”

    “哦,这两个侍奴,原本一个叫春花,一个叫秋月。不过,既然大小姐买下了她们,那怎么处置,还是您说了算。”

    在听到陆丰的话后,林梦雅明显看到她们两个抖了一抖。

    看来,这俩个姑娘,也不似表面上那么的镇定。

    “嗯,名字还凑合,那就先用着吧。好了,陆先生去忙吧,我这里也有人伺候了,一定会多多捧你的场。”

    她态度很高傲,丝毫没把陆丰放在眼里的意思。

    不过后者哪里会计较这种事情,至少表面上不会。

    冲着宫家其他的主子行礼之后,人又退去了。

    “小妹,你怎么能如此跟陆先生说话?”

    宫斌好似忍不住了,在陆丰走后,语气有些不太好。

    “我怎么了?他不过是拍卖场里养的一个狗奴才罢了,我又骂他,也没打他,够便宜他的了。”

    林梦雅也是丝毫不让,气得宫斌摔了茶碗。

    “你!我们宫家组训,你都忘了么?怎可如此骄奢淫/逸,没有我宫家女子半分的气节!”

    这话,就有点重了。

    宫三跟宫四立刻一边哄一个,试图把这场争吵给压制下去。

    但林梦雅这边,却像是受到了老大的委屈似的,红了一双眼眶。

    “你以为我乐意当这个宫家的家主吗?还不是你们说的,宫家就剩下我这么一个女孩了。你要是看不惯,你再找一个去,本小姐还不伺候了呢!”

    宫斌彻彻底底的气到了,甩手出了包厢的门。

    “唉,小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宫三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追了出去。

    宫四看着林梦雅,眉头也皱得死紧。

    而宫二跟宫五,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得很稳当。

    似乎,维持着他们的中立立场。

    但两个人对视一眼,眸中带着相同的疑惑。

    大哥他们,这是在玩什么呢?

    宫四哄了又哄,林梦雅总算是没掉下眼泪来。

    转头又看到了跪着的那两个,立刻恶声恶气的说道。

    “刚才的事情,你们最好都给我忘了,烂在肚子里头。要是泄露出来,本小姐就挖了你们的眼睛,割下你们的耳朵!”

    态度,十足十是个刁婆娘。

    那两个侍奴立刻磕头,没有她的命令,不敢抬起来。

    “奴婢不敢!”

    林梦雅忙里偷闲,冲着挡住了她的四哥眨了眨眼,后者立刻会意,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来。

    “嗯,起来吧。你们只需要记牢一件事情,我买了你们,你们就是我们宫家的奴隶。我要你们生,你们就不能死。但我要你们死,也没人拦得住我。你们最好恪守本分,别有什么企图跟野心。我们宫家,可留不下这种人。”

    她这话说的是那两个女奴,但是很容易联想到其他的方面。

    宫四也像是有些不耐烦了,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那两个女奴颤巍巍的起身,来到了她的身边。

    一个给她打扇,一个给她奉茶。

    林梦雅渐渐消了火气,靠在了榻上,十足悠闲。

    下午跟晚上的拍卖是连在一起的,今天的重头戏,是晚上要拍卖的几个奴隶。

    林梦雅下午依旧随心所欲的叫价,但是其他的世家已经坐不住了。

    这样下去,他们岂不是白来了。

    所以,在她想要拍下一队武功高强,力大无穷,但是脑筋却不太那么好用蛮奴的时候,遇到了对手。

    “北岭宫家,出价一千八百两!”

    又是宫家出价,底下坐着的买家们,虽然已经麻木了,但还是不免觉得有些扎心。

    “南亭穆家,出价两千两!”

    第一次响起的穆家,让所有围观的的买家们,浑身一震。

    大世家实力雄厚,区区两千两,也跟打水漂似的,伤不到筋骨。

    宫家的包厢内,林梦雅却看到不远处,一道冷峻的身影,似乎看了一眼自己这边。

    “跟我抢,宫杨,三千两,我压死他!”

    宫杨立刻去叫价,可没想到,对方直接叫到了五千两!

    林梦雅略微看了那边一眼,摇了摇头。

    “算了,给他们吧。”

    竟然主动放弃,这让外面的看客们,也觉得有些意外。

    但是转念一想,宫家即便是放弃,也赔了三千两进去,心下也就释然了。

    而不久之后,又是一队武奴,林梦雅还是叫到了三千两,而穆家,又再次加到了五千两。

    林梦雅猛地把手中的玉勺,扔在了碗里头。

    “叫价一万两!我看他,就是有意跟我抢的!”

    看她一脸的不悦,宫杨也不敢耽误,当下就报出了这个天价。

    一万两,买十个武奴?看客们也无语了,败家女,绝对的败家女啊!

    但这边,林梦雅却浑然不在乎,大有穆家退让,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

    而穆家的包厢内,穆禹城正皱着眉头,看向宫家所在的方向。

    他长得十分的清秀,但脸色却是过于苍白,显得整个人有些阴柔。

    再加之他喜着玄衣,更是有股子阴森的气质在。

    旁边高大的身影垂手而立,仅仅是从背影看过来,就知道那人要是爆发出力气,会有多恐怖。

    “小舅舅,那宫家小姐,还真是如同疯狗一般。”

    一个十五六岁的娇俏少女,坐在穆禹城的身边。

    少女长相跟他有几分相似,但又多了几分女性的柔美。

    此刻,她正不屑的看向宫家所在的方向。

    亏得她跟她娘磨了好久,才让小舅舅答应带她出门

    却没想到,那宫家小姐,居然是这样一个粗俗的货色。

    真是,可惜了宫家女子们的名声。

    “琳儿,是你娘叫你如此说话的么?”

    穆禹城并未回头,但说出来的话,却让琳儿浑身一震。

    她悄悄的吐了吐舌头,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可是眼珠儿却是在乱转。

    “琳儿知错了,不过小舅舅我们真的要拍下来么?纵然那武奴是上好的材料,但是也有些不值得了吧。”

    崛起小嘴,少女毕竟还小,性格又被娇惯得愈发活泼。

    穆禹城的视线,离开了宫家的位置,又转向了其他几家。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寻找最好的武奴。

    但一万两,毕竟不是小数目。

    想了想,他冲着身边的人,摇了摇头。

    那人立刻出去,交给拍卖场的管事五千两银子。

    眸色却掠过一丝冰冷的杀机,宫家是么?他倒要看看,那些人如何应对。

    ‘大获全胜’的林梦雅心情大好。

    但是坐在不远处的宫斌,却一直似乎在隐忍着怒火。

    宫三只能时不时的安慰,而其他人,也受到了他们之前气氛的影响,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沉默不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