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人情冷暖
    声音有点刺耳,吵得厉害。

    一听就知道,绝对是个很烦人的家伙。

    林梦雅不自觉的往里面躲了躲,虽然不认识对方,但是直觉告诉她,这可能是个很麻烦的家伙。

    “马公子。”

    宫斌的态度不冷不热,但好似并不影响马北辰的热情程度。

    比宫斌还要高上半头的俊朗男子,一下子迎了上来。

    丝毫不介意,对方给自己的冷遇。

    “没想到大公子居然还记得我,真是马某人的荣幸。对了,听说你们家大小姐回来了,不知道大公子,能否为马某人引荐?”

    这个人,怎么说呢。

    林梦雅眯起眼睛,躲在包厢的最里面。

    他这样单刀直入摆明了要见自己,原本是一件极为失礼的事情,但是,他就能让人觉得,他只是有些迫不及待,并不是要唐突自己。

    而且,他的态度极为真挚,让人没办法叱责他的无礼。

    “行了,看什么看,我们宫家的女儿可不像是别人家,金贵着呢。”

    宫家老大没说出来的话,倒是被宫二给抢先了。

    随手推了一把马北辰,那人也不生气,只是冲着宫二说道。

    “商哥,你就让我看看吧。”

    宫商的个子极高,再加上常年练武,往那一挡,就像是一堵墙似的,把林梦雅给挡了个严严实实。

    马北辰好似跟宫家老二极为熟悉,不停的求着他,不急不恼,显得有些没脸没皮。

    “看什么看,外面那么多女人,你随便看去,去去去去,别挡着路。”

    宫商像是哄苍蝇似的,想要把马北辰给赶出去。

    可是那家伙活像是一块牛皮糖,死活赖着不走。

    宫二又不能真的跟他动手,只能堵住路,两个人闹得有些热闹。

    那马北辰当真是个好色之徒,为了看她一眼,用尽了浑身解数,甚至还学会了声东击西。

    虚晃了宫商一下,转身就嬉皮笑脸的往里冲。

    可惜,却被早有准备的宫家老五挡住了去路。

    “好,好吧,谁让你们家兄弟多呢!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宫小姐,在下马家马北辰,对你一见倾心,十分的仰慕!要是有空,咱们一定出来一见啊!”

    无奈之下,尤其是在宫家武力值最高的两个兄弟的瞪视下,马北辰只好放弃。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此断绝了对宫家大小姐的心思。

    踮起脚来,扯着嗓子嚎了两句之后,就被宫商一脚给踹了出去。

    林梦雅看着外面的热闹滚滚,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了几分笑。

    “这家伙还如从前一样。”

    宫四也松了表情,无奈的说道。

    “你们本就是旧识?”

    她瞧着,虽然二哥哥跟五哥哥出了手,但并不是真的想要跟马北辰打。

    宫四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眸光投向了看台下面的位置。

    “有宫家,才有我们。”

    言下之意,如果今日的宫家依旧落魄,那马北辰也不会如此。

    怪不得旁人势力现实,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这么残酷。

    中午的临时休息并不短,其实于他们这些大家族的人而言,即便是在拍卖场里头,也没什么伤神的事情。

    不过是矫情,以显示自己的身家罢了。

    这一次,宫家又落在了后面,但吸引的视线却是不少。

    就连拍卖场,也不得不派出许多人来保护他们的小轿。

    林梦雅清楚,现在他们在那些人的眼中,可是一块香喷喷的大肥肉。

    有钱无势,可不就是如此么?

    她安然的坐在轿子里头,樱唇却噙着冷笑。

    来啊,就让他好好的见识见识,人,到底可以无耻到什么程度。

    不过至少在这几天,不会有人骚扰宫家。

    看着那些俨然如同在看守着自家财务似的打手们,她的心情倒是不赖。

    有别人代劳,她又何苦去操心费力?

    等到他们回到自家客栈的时候,宫家大小姐销金拜金之名,已经传遍了整个金仓城。

    她哪里知道,自己又多了个女财神的名头。

    “大小姐,您回来了!”

    纭儿早就得了消息,现在正站在门口张望。

    这孩子现在的模样,跟之前判若两人,即便是把她拐来的容家人,只怕也认不出她来。

    加上她模样可爱,做事机灵,嘴又跟抹了蜜似的,哥哥叔叔伯伯叫个不停,本就恋妹成狂的宫家汉子们,没一个不喜欢她的。

    但是,纭儿最依赖的,永远还是林梦雅。

    一看到她回来了,这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小丫头经过了前阵子的萎靡不安后,总算是恢复了她本来那副活泼跳脱的性子。

    好不容易忍到跟林梦雅回了屋,就再也憋不住心里头的话了。

    “大小姐,今天在拍卖场,您真的那么做了么?”

    坐在桌边,林梦雅瞥了纭儿一眼。

    这丫头,消息倒是蛮灵通的。

    “嗯。”

    点点头,回应了她。

    小丫头立刻把嘴张得大大的,眼睛也瞪得溜圆。

    “你,你简直,简直,太厉害了。”

    林梦雅‘噗嗤’一声笑了,她还以为小丫头会说些什么别的形容词,没想到,却是如此的乏善可陈。

    “宫平,没事给纭儿找两本书看。好好学习,才能多赞扬我几句。”

    宫平愣了愣,转身下去了。

    以后他才清楚,原来宫家女人们那股子臭不要脸的劲儿,全是从这位不正经的家主身上学的。

    吃过午饭,林梦雅在自己的屋子里闭目养神。

    脑海中,下午跟晚上的所有拍品,都在她的脑子里过了一遍。

    宫家百废待兴,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并不少。

    她上午看似随意拍下来的东西,其实都有大用。

    只是因为她之前任性的样子已经做够了,所以并没有人怀疑,她真正的目的。

    倒是那些被她坑得差一点就哭爹喊娘的家伙们,再玩下去,她就不信那些家伙绷得住。

    “主子。”

    白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以后白苏轻易不能再在拍卖场露脸了。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倒是觉得没什么,有宫二跟宫五在,想动她,难着呢。

    “我给你买了点东西,晚上会有人送过来,你的伤怎么样了?”

    她们两个是共患难过的,有些事情不用说,比起之间也会明白。

    “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楚风的情况不太好。不过,有咱们带来的药吊着命,暂时不会死就是了。”

    林梦雅想去亲自看看,可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他们带来的药不多,但精品却不少。

    以老师的医术,放眼整个卫国,也算得上是佼佼者。

    只要楚风能撑到离开金仓城,那就好办了。

    “不急,你把他藏好,任何人都不能发现他。我不在的时候,可有什么异常?”

    白苏想了想,认真的回答她。

    “没什么,只不过后院新来了一个婆子,说是从外地找女儿的。宫家的人看她手脚利落,说话干脆,就给她留了下来,照顾后院的那些姑娘。初次之外,倒是没什么了。”

    “你亲眼见了那婆子了?”

    白苏点头,主子说过在这里要处处小心,她自然是不敢马虎的。

    “嗯,我暗中偷偷的瞧了一眼。是个生脸,而且也很老实。干完了她自己的活之后,就待在房间没出来过。我暗中也问过其他人,她没打听,也没说什么。”

    白苏向来细心,既然她说没问题,那就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我下午跟晚上回不来,你留意点我的房间。纭儿跟宫平虽然机灵,毕竟不会武功。有什么事情,你也别自己上,找别人就行。”

    又细细的嘱咐了白苏几句后,外面宫平来回禀,说是下午去拍卖场的时间到了。

    “行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林梦雅起身,白苏跟纭儿十分默契的帮她整理了一下衣衫首饰。

    坐上小轿,几个人又回到了拍卖场。

    跟上午来的时候不同,虽然也有不太友好的目光,但是大多数的人,在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是眼前一亮。

    上午宫家显露出来的时候,已经不容小觑。

    别管到了外面会如此,至少在拍卖场里头,他们,才是真正的爷!

    “几位贵客,这边请。”

    上午给他们引路的只是个普通的管事,可到了下午居然换成了陆丰。

    林梦雅知道,这人可是金仓港拍卖场的头脸。

    凡是他亲自伺候过的,那都是拍卖场最重视的客人。

    如今轮到了宫家,荣陆一也算是给足了宫家人面子。

    “有劳陆先生。”

    宫斌没有颐指气使,也没有冷嘲热讽。

    论教养,宫家的公子们,完全不亚于任何一个世家的公子。

    林梦雅狗跋扈,此时宫家人哪怕是露出一丢丢的傲慢,那档次瞬间就跟其他的世家差了一大截。

    宫斌恰到好处的彬彬有礼,让任何人都说不出别的话来。

    宫家的女子么,自然是跟旁人家不同的。

    她敏锐的感知到,有几道隐晦的视线,正在打量着自己。

    这是从前没有过的,难道,是在观测她,是否是真正的任性无脑么?

    既如此,她不如演个透彻。

    “陆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她清了清嗓子,娇娇柔柔的说道。

    陆丰立刻转头看向了他,笑着回答。

    “宫小姐有何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