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竞拍名剑
    林梦雅半闭着眸子,视线在外面绕了好几个来回。

    到底是谁呢?

    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梦雅,却不由自主的,紧缩了一下自己的衣裳。

    早知道就不该为了好看,选这么一件低领的裙袍。

    可是这大夏天的,她要是裹得太紧,也容易中暑不是?

    但是,她就是感觉有人在盯着她。

    而且还是那种死盯,眼睛眨都不眨的那一种。

    能看到她的,都是各个世家出来的人。

    她找了好几周,也没找到这目光的来源。

    难不成,是她紧张的缘故么?

    “小妹,你怎么了?可是冷了?”

    宫五离得他最近,也瞪得最狠。

    当初他跟宫二在世家公子圈里头,也算是赫赫有名,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就是了。

    所以,但凡是当初知道他们兄弟德行的,为了不受这顿皮肉之苦,大多不敢把目光多停留在宫家大小姐的身上多久。

    十分满意自己的瞪眼成果的宫五,也极为关心身旁的妹妹。

    看她好像有些浑身不自在,忍不住低声问了句。

    “没有,还好。对了,拍卖该开始了吧,五哥哥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尽管提,咱们都买下来。”

    好在林梦雅也算是见惯了大场面,无关紧要的人的视线,她从来不当一回事。

    今天来,一是为了坐实她宫家第一花**的位置,二来嘛,则是来警告那些家伙,宫家的腰,粗得很。

    想要拿那辆马车做文章的,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才行。

    “真的能买么?”

    宫五的眼睛里,满是小孩子一般的渴望。

    但更多的,却是小心翼翼的隐忍。

    林梦雅明白,这些年他们过得并不好,所以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们还是留有几分居安思危的警惕。

    未雨绸缪固然是好事,却也不能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半点禁不住事。

    “当然可以了,五哥哥你记住,这个拍卖场内只要你想要的,我们宫家就买得起,明白了么?”

    她这话,不仅仅是说给宫五听的,更是说给其他四位哥哥听的。

    能力、胸襟、气度,这五个男子都不缺。

    唯一有所欠缺的,便是他们面对挑衅时候的自信。

    只有找回属于宫家人的自信,他们才能带着宫家,走向下一个辉煌。

    今日,她就是要让五个哥哥明白,今非昔比了!

    “好,我明白了。”

    宫五迟疑了一下,却耿着脖子,没有转去看大哥的脸色。

    他怕大哥不允,但他不知道的是,宫斌也如同他一般,下定了某种心思。

    拍卖,正式开始。

    刚开始拿出来的几样东西,都不是什么珍品,所以几个大世家并未竞价。

    倒是下面的那些小买家热闹了好一阵子,也算是开门彩。

    “多谢各位贵宾捧场,接下来要卖的珍宝,乃是一把传世名剑乌星!”

    随着陆丰的话音落下,两个侍从搬上来一个红色的剑座。

    上面,用红色的步盖着,流苏晃动间,只看到里面点缀着几点无黑色的物件。

    林梦雅想起名册上的介绍,乌星乃是铸剑名家公羊子的最后杰作。

    相传公羊子在铸好乌星之后,就耗尽了全部的心血,撒手西去了。

    所以,这把剑从铸成开始,就几乎成了公羊子的象征。

    但凡是习武之人,无不向往。

    刚出现,宫五跟宫二的眼睛里就含着几分热切。

    林梦雅自然清楚,这把名剑对于二哥哥和五哥哥来说,意味着什么。

    眯起眼睛,敛起眼中的精光。

    那么,就从这把剑开始吧。

    “正如各位贵客所见,这把乌星削铁如泥,锋利无比,乃是世上不少多得神兵利器。如果各位还满意的话,就请出价,底价一百两。”

    一百两银子对于一把剑来说,的确是有些贵。

    但是,对于乌星来说,却是物超所值。

    蒙在上面的红绸被掀开,立刻,这把传世名剑,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尽管,剑柄跟剑鞘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但不可否认的是,乌星的剑刃,依旧锐利得令人遍体生寒。

    竞价的规矩很简单,跟现代拍卖差不多,每次叫价都不得少于五两银子。

    剑属于稍微偏门一些的拍卖品,除了武痴之外,来叫价的人不会很多。

    下面的人才叫了几轮,价格就停在二百三十五两上了。

    林梦雅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叫人加价。

    “北岭宫家,出价三百两。”

    突然间出现的名头,让底下的人都微微一震。

    她一下子加到了三百两,不仅仅是拉开了一个小小的距离,更是向众人暗示,这把剑,宫家有意。

    那些小买主哪里敢跟宫家竞价,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宫家就算是再落魄,比他们也是强上不少。

    但旁人,就不是那么想的了。

    “北岭宫家,哼!”

    二楼的一个角落里头,于奎冷哼了一声,命人加价。

    他被那个丫头连番的羞辱,哪里肯咽的下这口恶气。

    眸光阴沉的看向了宫家的那个窗口的位置,他就偏偏不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们如意!

    “墨州于家,出价三百五十两!”

    “该死的老匹夫!他是故意的!”

    宫五一掌拍在桌子上,瞬间,坚硬的桌面,裂开了一条缝隙。

    宫家其他四子脸色阴沉,但却并不代表,他们就是怕了于家。

    林梦雅气定神闲,示意宫杨继续加价。

    “北岭宫家,出价四百两!”

    “墨州于家,出价四百五十两!”

    接下来,在这两家互相咬得死紧的情况下,乌星的价格,飙升到一千一百五十两。

    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于家这是咬上了宫家,准备一较高低呢!

    “无耻的老匹夫!我去教训教训他!”

    宫五气坏了,其实能不能得到乌星是其次,但是于家这样公然叫阵的态度,让每一个人宫家人都觉得气愤不已。

    当初于家依附宫家之时的那副嘴脸,跟之后于家翻脸不认人的无耻,刻印在每个宫家人的心中,永世不忘。

    没想打,他居然还敢来叫阵。

    真是找死!

    林梦雅趴在栏杆上,饶有兴致的看向了那柄乌星,嘴角噙着的笑意,谁都摸不透。

    “大小姐,我们,还加价么?”

    一千一百五十两,对于现在的宫家来说,还真的不值什么。

    但如果再叫下去的话,那老谋深算的于家,说不定会突然撤了。

    他们宫家是不缺钱,但是那不代表,她要当冤大头。

    “不加了,不过就是一把剑而已。”

    听了她的话,宫杨立刻去回禀。

    除了宫家老四之外,谁也不知道她打得是什么算盘。

    不拍了?刚才她不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么?

    外面的陆丰已经连叫了三次,果然,无人再出价,于家拍了下来。

    “恭喜墨州于家,将这把乌星剑收入囊中!”

    一千两以上,这把剑的价值也算是到头了。

    于奎虽然觉得有些肉疼,可被宫雅气得发昏的头,也终究缓过来不少。

    往椅子上一靠,他得意的笑了笑。

    小丫头,还敢跟他斗!

    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了宫家所在的窗口,真是丢人啊!

    居然竞输了!这种时候,不应该是拼尽全力,哪怕是砸锅卖铁也要硬抗下去的么?

    渐渐,拍卖场内开始有些窃窃私语,甚至于林梦雅这里,也能听到底下,有关于宫家不行了的猜测跟所谓的各种实锤。

    刚开始宫家人还一脸的群情激奋,但是到了后来,他们却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宫家大小姐笑了。

    怎么说呢,平常的女子不管心情如何,怎么去笑,笑容里总是免不了带着几分羞涩。

    但他们家大小姐这一笑,却犹如雪后耀眼的白上,偏生有着新开的梅的艳红。

    光彩夺目,让人不得不迷醉于她的笑容之中。

    看台下,陆丰又拿出了下一件拍品。

    依旧一把宝剑,只是,这把剑是当代的一位铸剑名家的佳作。

    起价却是八十两,而且加价者照之前来说,却是更少的。

    大概是因为受到了之前宫家跟于家的影响,这把名叫寒潭的剑一出现,立刻就有人议论纷纷。

    这把剑是新剑,成剑不过才三年就已经成名。

    如果说,乌星代表着的,是一个铸剑大师一生的执念的话,那么寒潭代表着的,则是一个铸剑师技艺最为精湛的青春年华。

    林梦雅看着那把**的长剑,笑得得眯起了眼睛。

    “宫杨,叫价,一千五百两!”

    下面的陆丰还没等介绍完,上面的林梦雅就已经下达了命令。

    宫杨不敢耽误,立刻敲响了门口的小钟,立刻有拍卖长里头的跑腿的仆人跑过来,接了他给出的价格。

    “北岭宫家,出价一千五百两!”

    从陆丰喊出来的那一刻开始,整个拍卖场都安静了。

    这宫家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见多识广的陆丰,也有些不明所以。

    他抬头看向了宫家的看台位置,而那位传说当中的宫家大小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他的心,不由自主的紧缩了一下。

    只怕,就连自己的主家,也看错了现在的宫家。

    “从现在起,这里的规则,由我来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