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拒绝勾搭
    “宫雅,你竟然敢——!”

    林梦雅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这个嗷嗷叫的于奎。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们于家敢出来卖,还不敢让人家说么?呵呵,我们宫家的确是落魄那么一段时间,可我们宫家的女儿,自古就没有送上门的,比不得你们于家出来的好教养!货比三家还不成,怎么着,给你们家弄个海选,阅尽天下好男人么?哎呦,没看出来啊,你于大家主,还有拉皮/条的潜质啊!”

    “你胡说!”

    于家主脸色发青,嘴皮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可惜,林梦雅这边,而是越骂越勇,眼神动作都跟了上来。

    只见她一手叉腰,一手从怀中掏出一块丝帕,捂住嘴呵呵呵的笑。

    “我胡说,您自己打听打听去,大卫国谁不知道,你女儿是被我们宫家给退了的。现在您还玩待价而沽呢,要我说,就你们于家的这个德行,不如来这卖啊,我一定给您捧场。你们谁知道今年花楼里头花娘第一次卖多少钱的,我啊,给双倍!”

    她伸出两根手指头,嚣张得欠揍。

    那边厢,于奎明显的有了翻白眼的迹象,双手捂住胸口,气得发昏。

    最后,结束这场单方面碾(ma)压(jie)的,是实在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的宫斌。

    那于奎虽然颇有心计,但是骂人的词汇翻来覆去的也就那么几句话。

    听多了也就不疼不痒了,不像是他们家小妹,荤素不忌,甚至还开始跟围观的人互动了起来。

    于是,怕于奎真的命丧当场的宫家老大宫斌,只好给宫家老二使了个眼色。

    后者立刻明白,扛起小妹纤细的腰肢,二话不说的进了包厢。

    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

    “老爷!老爷您挺住啊老爷!”

    得,看来于老爷是真的气的狠了。

    转头看了一眼‘收功’的自家小妹,宫家五子暗暗发誓,以后,惹谁都不能她,切记切记!

    “怎么样,刚才,我帅么?”

    林梦雅得意的朝着几个哥哥甩着媚眼,可惜没一个敢接的。

    但集体把眼睛别过去吧,也实在是让小妹下不来台。

    最终,还是脾气好,再加上跟她关系好的老四,临危受命,干笑着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妹啊,四哥觉得你刚刚勇猛非常。但是,你作为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应该稍稍的注意些呢?”

    宫四发誓,他的语气相当之委婉,绝对绝对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指责自家小妹的意思。

    可对方却冷飕飕的瞄了自己两眼后,哼了一声。

    “嘴痛快得了呗,管那么多干嘛。”

    殊不知,她转过去的脸上,眼睛里飞快的掠过了一抹得逞的笑。

    作为宫家的下一任家主,她早晚也得出名。

    但为了给自己减少麻烦,一开始她就打定了,让自己恶名昭彰的打算。

    做好人不容易,做坏人还难么?

    宫家五子可不知道自家小妹,心里头居然是打得这么一个令他们毛骨悚然的主意。

    不过,即便是他们知道了,又能如何?

    除了助纣为虐,估计这兄弟五个,也不会出什么好招了。

    外面,很快就传来了负责主持拍卖的管事的声音。

    因为今日几大家族都会参与,所以拍卖场也会重视起来。

    虽然那些中小型的买家,知道今天自己能捡漏的几率很小,但是能见到几个家族的人,他们也算是不白来这一次。

    很快,包厢的纱帐跟珠帘,被各个包厢里的奴仆打开,各个家族,才算是第一次会面。

    很快,林梦雅就发现,有不少的目光,投在了自己这一边。

    那些目光里头,有好奇、有厌恶、也有不屑。

    可她林大小姐是何许人也,浑然不惧不说,居然还用极为慵懒的姿势,靠在了自己的椅子里。

    她哪儿知道,以她的姿色,做出这种姿势有多撩人。

    片刻之后,那些视线悄然染上了温度。

    宫家五子颇有默契,谁看瞪谁。

    在他们强烈的杀人眼刀的保护下,那些人多多少少的有些收敛。

    但却有不少人,开始暗中打起了她的主意。

    “鄙人陆丰,代我们老板,谢过各位捧场了!”

    负责拍卖的管事名叫陆丰,中等身材,相貌也不算突出。

    只不过看起来十分的和善,笑起来微微眯着眼,让人会不自觉的亲近他。

    但是此人的眼光极为刁钻,又最擅看客人的脸色。

    凡是他出马,没有摆不平的客人。

    历年不到最后一场,他是不会亲自出手的,看来,荣家这一次,倒是极为重视。

    照例,陆丰冲着四外拱手作揖。

    说些吉祥话哄大家开心,经他怎么一弄,气氛倒是热烈起来不少。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着手中的这份名册。

    今天要拍卖的东西不少,但翻来覆去没什么她相中的。

    门外,却听到有人在说话,没过多久,负责守门的宫杨,就进了门。

    “三少爷。”

    宫杨是宫三的贴身小厮,年约二十三四岁,性子机敏,说话做事也相当的圆滑,滴水不漏。

    如今他进来,手中却捧着一个漆木的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锦盒。

    “什么事?”

    “庆阳马家的大公子,给咱们家大小姐送了份礼。”

    庆阳马家?对于这个马家,她有些印象。

    同为十大世家之一,马家的势力一直是稳定在中游。

    马家算是书香世家,但是这一代的大公子,却是个游手好闲,喜欢寻花问柳的主儿。

    几乎是宫杨才进来,就有拍卖场的人来禀告,说是有人提前买下了名单上的西海珍珠。

    林梦雅示意宫杨打开锦盒,果然,一盒子圆润饱满,还透着乳白色光泽的硕大珍珠,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呦,这是要泡她?

    林梦雅挑了挑嘴角,兴致缺缺。

    “二哥哥,麻烦你个事。”

    宫二侧耳细听,没多大一会儿,宫杨就端着锦盒出来了。

    “怎么样?你们家小姐,不肯收?”

    马家的小厮看着锦盒原样出来,有些诧异。

    心想这宫家不过是个破落的家族,居然还摆起了大小姐的架子。

    面色,也就露出了几分不悦。

    “这是我家小姐,给马公子的回礼。”

    宫杨垂下眸子,始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那小厮立刻眉开眼笑,他就知道,没人能逃得开他家公子的殷勤。

    “好咧,我立刻就送回去!”

    小厮心情好,脚下就如同生风一般,回到了马家的包厢。

    刚进门,一个陷入美人堆里头的青年,就跳了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宫家大小姐,收了没有?”

    “那是自然,小的提前,恭喜少爷能抱得美人归了!这个,是宫家小姐,给您的回礼。”

    小厮立刻把手中的锦盒,交给了自家少爷。

    马北辰生怕被人抢走似的,拿了起来。

    ‘啪’的一声,打开了盒子。

    却不想,里面居然是一盒子白白的粉末。

    “这,是什么?”

    坐在马北辰这一屋的,还有个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长得如同粉面桃花,极为讨喜。

    看到马北辰手中的东西后,眉头却是轻轻一挑,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那不是还有个纸条么?马公子,怎么不看一看。”

    他这么一提醒,马北辰才后知后觉的看到。

    立刻拿起来展开,却看到上面的一行字后,嘀咕了出来。

    “珍珠粉,可明目去翳,美颜生肌,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担心我的身体么?”

    “噗嗤”一声,小公子笑出了声。

    “薛华,你笑什么?难不成你是看到大美人心悦我,你吃醋了?这可不行啊,大美人是我先看到的,你可不能跟愚兄抢!”

    薛华瞧他一副,紧紧的守护住盛着珍珠粉的盒子,心里头却是在笑这头蠢马的愚钝。

    马大少送过去一盒子珍珠,结果人家姑娘根本就不领情,还把珍珠弄成了来还给他。

    再加上纸条上的那一句话,分明就是告诉他,以后眼睛放亮点,人家没看上他的脸皮。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内,只怕珍珠粉不是磨的,而是生生被人拍碎的吧。

    唉,马北辰啊马北辰,亏得他自称情场常胜将军,如今却是半点都不懂人家女孩的心思。

    不管那个还在絮絮叨叨警告他不准出手的马北辰,薛华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看台上。

    那一抹紫色尤为显眼,而且从那女人的姿态,和刚才她骂于奎的事情来看,这个女人除了外貌之外,很有可能是徒有其表。

    至于这个回礼么,恐怕是宫家几个人想出来的。

    可是...

    眸光隐晦的落在了某一处,没有被打开纱帘的看台上。

    那个人,为什么会抛下所有的事情,只为了来这里呢?

    难不成,‘他’也对宫家有意?

    不动生色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对自己说过的话,他当然记得。

    只是,他现在越发的好奇了。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

    打发了那个不太走心,一看就只想跟她走肾的追求者,林梦雅现在心情,说不上好,但是也谈不上坏。

    怎么说呢...她换了个姿势,几乎相当于正襟危坐了。

    但那种让她炸毛的危险感觉,并没有彻彻底底的散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