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家主马车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以为宫二跟宫五打完了架,她就能消消停停的知道他们打架的理由。

    却不想,才刚坐在屋子里没多久,守在门口的宫平又赶了上来。

    “大小姐,拍卖场那边派人传来了消息,是说大少爷跟三少爷和别人起了争执,您还是去看看吧。”

    捂住了脑袋,林梦雅的头有点疼。

    大概是她跟这个拍卖场八字不合吧,不然怎么到了这里,宫家的稳重人也变得糊涂了呢?

    “知道了,我就来。”

    家里头不能没人守着,吩咐宫平看到宫四回来,就让他好好的看家。

    上午她无比张扬,下午,自然也不能太过寒酸。

    跟纭儿两个梳洗一番后,又换了身深紫色的衣裙。

    这身衣服不简单,领口跟袖口都用的是极轻的白玉贝做成的白梅图案做装饰。

    墨染一般的发,梳成一丝不苟的高耸发髻,发间错落有致插着金钗玉饰。

    脸上精致的妆容徒增了她不少的气势,比起清淡爽利的颜色,越是这种浓墨重彩的颜色,反倒越能衬托出她的媚意来。

    哪怕,那种颜色穿在别人身上会有一种俗气的感觉,但是得到了她的身上,却只留其艳,不见其俗。

    宫二跟宫五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停了下来,尤其是在看到一脸冷色的小妹后,两个大男人,忍不住怂得像是两只鹌鹑。

    “不打了?”

    她斜挑着眉头,冷声问道。

    兄弟两个倒吸了一口气,然后怯怯的看着她,最后齐齐的点了点头。

    “既然不打了,就跟我去看看大哥哥跟三哥哥的情况如何。”

    说完,林梦雅就若无其事的走了。

    宫二跟宫五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也知道是自己错了,也做好了被小妹狠狠嘲弄的准备。

    如今怎么却...

    顾不得多想,三个人乘着小轿,往金仓港的方向去了。

    他们紧赶慢赶,等到了拍卖场外的时候,夜幕还是如时降临了。

    夜晚的拍卖场,是属于狂欢者的天堂。

    男人,女人,在这里都能寻到到自己的快乐。

    只不过,他们许多人的快乐,都是建在旁人的痛苦之上。

    三顶只有拍卖场的贵宾才能乘坐的小轿,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的侵扰。

    刚到门口,便有管事的迎了上来。

    不过,一看到是宫家的几个人后,眉头却碰了碰。

    “二公子,三公子。”

    管事的到底会看人的眼色,况且有上面的交代,至少明面上他不敢怠慢。

    笑着迎了上去,仿佛一切如常。

    宫二向来不喜欢这些逢迎之辈,只回了一个‘嗯’字而已。

    管事的也看出来对方的态度,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拱拱手,转身把他们给领了上去。

    晚上的拍卖场,比白天更加热闹。

    尤其是压抑了一天的男人们,火热的目光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走在最后的林梦雅,知道自己很惹眼。

    但一来是她身份的原因,二来是今天她的装扮,实在是会给人一种距离感。

    所以,那些目光不管再肮脏,到了她这里,也必须有所收敛。

    很快,三个人到了宫家的包厢内。

    里面的气压很低,三哥哥跟大哥坐在里面,不知道子低声说着什么。

    “怎么了?”

    宫二跟宫五不敢开口,只有把这个重任交给林梦雅。

    她一边鄙视那两个怂货,一边镇定的问道。

    “这个该死的宫哲!我宫斌发誓,有生之年一定将他碎尸万段,让他不得好死!”

    宫斌是真的气急了,赤红着一双眼睛,攥着拳头狠狠的捶桌子。

    林梦雅把目光移想了宫三,后者叹了一口气,神色之中,也满是隐忍的愤怒。

    “你知道咱们家家主乘坐的那辆马车吧,宫哲那个无耻小人,居然偷走了。而且,就在刚才,他居然是乘坐那辆马车来的。大哥实在是看不过去,跟他据理力争了几句,谁知道,那家伙无耻至极,当场说要直接把马车给拍卖掉!”

    这下子,她明白了宫斌跟宫三生气的原因。

    说实话这辆车不仅仅是宫家家主的象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就等于宫家的先人牌位。

    再混蛋的人,也不会卖自己的祖宗牌位,因为那可就不仅仅是不孝了,而是对先人极大的侮辱。

    这个宫哲,难道想要欺师灭祖不成?

    宫二跟宫五听了,二话不说就想要转身走。

    却被林梦雅一句话给叫停了脚步。

    “你们现在去,他们会笑话得更厉害!”

    “那怎么办?难道,就看着宫哲卖掉我们宫家的马车么?”

    宫二的脾气虽然火爆,但却比宫五稳重多了。

    要瞧着小弟粗声粗气的冲着小妹喊,就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把气撒到了小妹的身上。

    忍不住伸出手来,派了他的后脑一巴掌。

    后者却是瞪大了眼睛,一副倔强的模样,但是他眼中的委屈,宫家的几个兄弟,也都是感同身受。

    “这车,我们一定要夺回来。但是,竞拍,不行。我们宫家自己的东西,居然还要买回来,这事传出去,宫家人就不用做人了。宫哲藏了那么久,如今突然拿出来,只怕是想向我们挑衅。呵,其他几个世家也未必干净。既如此,我们就陪他们玩一场!”

    她嘴角微微上翘,眸中现出流芳溢彩的光。

    林梦雅心如明镜,脑袋比任何人时候转的都快。

    宫哲拍卖马车,头一个荣家跟徐家,就逃不了。

    而其他世家想必也是提前获得了风声,如若不然,宫斌跟宫三那么稳重的人,又怎么可能突然失控。

    跟她玩是吧,那她就让这些土包子看看,什么叫做,有钱,任性!

    第一天的拍卖,宫家无一人出价,竞价。

    这在其他大世家里头并不罕见,但就是因为过去的形象,导致许多人把这种行为,当成了示弱。

    即便是坐到了世家堆里头,可宫家总归是没落了。

    更何况宫家家主所乘坐的马车都要让人给卖了,想来他们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了吧?

    但没想到,宫家第二天就强势回归到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第二天的拍卖,奴隶不单单只是身强体壮,必须有一些过人之处才可以。

    并且,还会有一些珠宝的原石之类的会被拍卖。

    简而言之,这一场,就是淘宝场。

    不管是人,还是物,买回去之后,都有可能会价值千金,如获至宝。

    但也可能买回去之后,只是一个庸才或者是一块顽石。

    这一场,考量得不仅仅是买家们的财力,更考验买家们的眼力。

    而几个来的大世家,也会从这一场开始叫价。

    今天,宫家五子,外加一位美艳非常的宫家大小姐,如同其他世家一样,都是踩着点来的。

    经过昨天的昨天的事情,不看好宫家的人增多,哪怕是引路的管事,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倨傲。

    没办法,此地就是如此。

    有钱有势,那就是大爷。

    奇怪的是,宫家的一行人并未更人家起争执,对于那些各色各样的眼光,他们也似乎浑然不在乎。

    只是,在进入到包间之前,遇到了一伙‘熟人’。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几个。怎么样,这里你们也已经不习惯了吧?”

    林梦雅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人,当初他是如何狼狈的被自己赶出宫家老宅的,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于奎的脸色阴沉,眼睛里射出恶毒的光。

    他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没想到,却被一个小丫头给赶了出来。

    因此,他受到了不少人的嘲笑。

    尤其是昨天,那个荣陆一居然亲自过来,让自己把包厢给空出来给宫家的人。

    宫家宫家,原本都应该是属于他的。

    宫五本就心情不好,刚想要冲上去,就被林梦雅给拦住了。

    “五哥哥,一只狗而已,你何必生气?”

    她面容姣好,而且衣着打扮都极为高贵优雅。

    但从那张樱唇之中吐出来的话,却直接得让于奎的老脸差一点挂不住了。

    不过一想到这么不可一世的宫家,很快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后,于奎眯起了眼睛,脸颊上挂着的薄肉,现出极为恶毒的纹路。

    “牙尖嘴利的丫头,听闻宫家那辆马车当初只有家主之尊可以用。不知道现在,是否还留有前任家主的一缕芳魂在。要是有那个机会,我还真想亲眼看看。”

    于奎这话说得刻薄狠毒,谁都知道,当年的宫家家主,就连皇尊也不敢逼迫。

    如今,她乘坐的马车,居然连于奎这种小人都可以觊觎,几乎就是在辱骂整个宫家了。

    林梦雅却也不恼,眸光落在于奎的身上,不掩轻蔑。

    “就怕你于家主没那么大的福分,你要是上去了,一定会血溅当场的。到时候,就算是把你们于家卖了,也未必赔得起。哦对了,我忘了你们于家惯会卖的,而且就喜欢主动送上门去卖,于大家主,现在的行情,可好啊?”

    就林梦雅的这张嘴,死人也能让她给气得跳起来。

    于奎侮辱宫家先祖,她就说于奎的女儿是出来卖的。

    的确,于明竹现在看起来风光,但是不管是当初跟宫家,还是现在跟别人家,细究起来,可都是于明竹自己送上门去的。

    对方顿时变了脸色,如同恶狗一般,死死的盯着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