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转移楚风
    “来了多少人?”

    她知道荣家绝对没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楚风,毕竟他属于荣家的商业机密。

    但既如此,为什么还要把楚风给放出来?

    看来,她今天还有点意外的收获。

    “来了二十几个,你们先走,这里我来应付。”

    白苏知道,主子跟四公子,是绝对不能露脸的。

    不然,会提早把宫家跟荣家的矛盾暴露出来。

    “好,我们先走。你不要恋战,找机会好脱身。”

    林梦雅说着,手却从袖口里头拿出几包药粉,偷偷的塞给了白苏。

    不管来人的武功如何,至少白苏想要跑的话,谁也拦不住她。

    宫四扶起楚风,林梦雅跟在他们的身后,偷偷的从后墙翻了出去。

    等到她刚刚落地,里面便传来众人争斗的声音。

    宫四并没直接带他们两个跑回泰宁客栈,而是转了一条小巷,敲开了一扇门。

    “公子!”

    开门的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娘,看到他们三个之后,只叫了一声,就让开了门,放他们三个进来。

    “外面有人追我们,一会儿,机灵些。”

    宫四低声的叮嘱大娘,后者点点头,看来是心里有数。

    三个人脚步不停,宫四背着楚风,掀开了地上的木板门,里面,还有一个不大的地窖。

    知道他们三个平安的待在地窖里面之后,林梦雅才反应过来,原来狡兔三窟,说的就是宫四这样的人。

    “他们不知道我的身份,只知道我是个没落的世家子弟。”

    趁着这一会儿的功夫,宫四简单的给他们两个解释了一句。

    林梦雅觉得四哥哥没说实话,但谁都有属于自己的手段,只要知道他对自己无害就好。

    林梦雅站在地窖的门口,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现在也不知道白苏顺利脱身了但愿,别出意外。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听到外面有人急急的敲门。

    而后,是那个大娘的叫骂声。

    “来了来了!肯定又是王五那个馋鬼,敲得这么急,报丧不成!”

    随后,有门栓被打开的声音,而后,传来了一道惊呼。

    “哎呦,这不是荣家的几位大爷么?怎么有空,来我们家了?”

    “别废话,我问你,你刚才看没看到有人过去?”

    荣家的人态度有些气急败坏,她的心里头倒是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想来,白苏应该是已经顺利的撤走了,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急迫的想要找到他们。

    “人?你看看,这大门是拴着的,我上哪看人去啊。”

    大娘依旧从容不迫,想来是对于应付这种事情极有经验。

    那人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随后说道。

    “告诉你,要是这几天看到一个脸蛋长得极漂亮的废人,一定去货场告诉我们,那是荣家很重要的货物,要是能找到,荣家大爷一定会赏不少的银钱,我们走。”

    看来,大娘平时应该没少跟这些荣家人打交道。

    她听到外面杂乱的脚步声越拉越远,猫着身子,到了里面。

    “楚风,楚风?”

    宫四细声唤了他两句,但没想到,楚风却没了回应。

    从他们出来开始,楚风就闭着眼睛,眉头微皱,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林梦雅抓过他的手腕,搭上去,又摸了摸他的额头。

    而鼻间,血腥的味道也越来越重。

    “不好,他的伤势恐怕又反复了!你查看一下,他到底伤到了哪里。”

    地窖里的气味很杂,而恐怕之前,楚风身上就用了药,不然,他不会撑到现在才倒下。

    林梦雅转过身去,后面很快就传来了衣料被撕开的声音。

    “他,他的腿被打折了。从腰部到小腿,都是被打坏的伤口。”

    宫四皱着眉头,看着楚风身上的伤势,不知该如何形容。

    他方才只是撩开楚风的衣摆,就看到裤子上的斑斑血迹。

    现在,楚风身上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

    皮开肉绽尚且难以形容他的伤势,就他看来,只怕楚风的这双腿,算是废了。“伤口现在是什么样?有没有溃烂?”

    她出来的急,再加上本身的缘故,身上倒是很少带那些疗伤的药,尤其是针对外伤的。

    “已经有了迹象,恐怕这些伤痕,不是在这几天造成的。”

    有的伤痕已经开始发黑,但诡异的是,除了伤口流出的鲜血之外,居然没有寻常伤口的腐烂的味道。

    “你帮他穿好衣服,我们现在想办法回到客栈。”

    林梦雅盘算着各种各样的可能,如果楚风没事,他们可以在这里等几天,避过了风头再回去也是一样。

    但现在不行,楚风的伤口看来很严重,这几天,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这里是徐家的地盘,徐家应该不会任由荣家乱来才是。这些年,就我的了解,徐家早有吞并荣家的心思,怎么现在荣家的人,竟然敢大张旗鼓的找人了?难不成,他们不怕徐家抓住他们的把柄么?”

    宫四一边帮楚风穿衣服,一边低声跟林梦雅交谈。

    后者想了想,回答道。

    “要么,是楚风身上的秘密,值得他们铤而走险。要么就是,荣家跟徐家达成了某种目的。四哥哥,荣家的那个荣陆一,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林梦雅回身看了一眼楚风,难不成,楚风被拍卖,只会为了做戏给某人看。

    她记得当时竞拍的人的确是不多,而白苏拿下来的价格,并不低。

    看来,自己好像是扰乱了某些人的计划,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穷追不舍。

    “公子,你们现在可以出来了!”

    地窖的门口,传来了大娘的声音。

    林梦雅帮着宫四,倍加小心的把楚风给抬了出来。

    大娘冲着宫四行了一礼后,想要把他们给让进屋。

    “大娘,你家可有板车么?”

    刚才只是扶了一把楚风,林梦雅就感受到了手下人隔着衣服散发出来的热度。

    照这样下去,如果不及时降温,只怕烧也是要烧坏了的。

    大娘没想到姑娘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指了指墙角处半新不旧的板车。

    “有的有的,小姐是想要做什么用?”

    “四哥哥,我想到了一个可以回客栈的好法子。只是劳烦大娘,要跟我配合一下了。”

    她胸有成竹的说道,宫四跟大娘对视了一眼,谁也不知道,这个姑娘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计划。

    沿街的小巷子内,荣家拍卖场的打手们,正在处处搜寻楚风的下落。

    “大哥,都找过了,没有啊!”

    为首的名叫荣虎,本是个荣家的家奴,但因为他姐姐是上一任荣家家主的通房丫头,所以才能领了这么个肥差。

    只是,新上任的荣家大爷荣陆一可是个笑面老虎,要是他办不好这个差事的话,只怕会断了财路。

    “啧,去给我找!一定要找到!”

    荣虎黑下了一张脸,蒲扇似的大手,一把掀翻了旁边茶摊的桌子。

    茶摊老板也不敢上前来扶,只能站在墙角,瑟瑟发抖的看着这尊活阎王。

    突然间,巷子的深处,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女儿啊!我的女儿啊!你可要坚持住,娘来看你了!”

    “娘!娘,你可要停住,阿姐还要你照顾呢!”

    一老一少的哭声清晰可闻,吸引了半个街面上人的目光。

    之见从一条小巷子里头,一个黑脸的老汉,推着一辆板车。

    板车上躺着一个妇人模样的女子,身下垫着被褥,身上也盖着不少。

    一个衣着寒酸的老妇人巴着车子,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她旁边站着一个颇为水灵的丫头扶着她,只是脸灰扑扑的,眼睛又红又肿,一条条泪痕纵横交错。

    “我的女儿啊!我苦命啊女儿啊!娘来了,我的心肝肉儿啊,你要是走了,娘可怎么活啊!”

    那妇人哭得十分的伤心,手紧紧的攥着板车上女儿的手。

    荣虎挑起眉头,视线钉在了这几个奇怪的人身上。

    “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可不是好心去管这些人的生死,只是,免得有人耍花样罢了。

    荣虎手底下的喽啰们立刻上前,拦下了板车。

    “嚎什么嚎,没看到我们荣虎大爷在么?老太婆,你里面是什么人啊!”

    老妇人颇为凶悍,一下子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车上的是我女儿,你们快让开,我女儿难产了,要去找大夫!”

    喽啰们被激起了凶性,一脸凶恶的想要推开老妇人。

    旁边的年轻姑娘,却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几位大爷,求你们饶了我们吧。阿姐真的拖不得了,再拖下去,会死人的呀!我给你几位大爷磕头了,求大爷们放了我们吧!”

    少女有一双极为清亮的眼眸,就那些喽啰们而言,他们哪里看到过这样美丽的眼睛。

    从前在拍卖场里头,那些个女奴们,他们也是占了不少便宜。

    如今看到这么个小丫头,当下也起了几分歹心。

    “哎呦,哪里来的这么水灵的姑娘。这样,你陪大爷们玩玩,我们就放过你娘跟你阿姐,如何?”

    小丫头没见识过这样的阵势,下意识的想要往她娘的身后躲,但那些喽啰们显然更快。

    没几下,姑娘就被他们给拖了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