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严防死守
    “姐姐,你认识那个人么?”

    在外人的面前,夏侯纭都会毕恭毕敬的称呼林梦雅为大小姐。

    但是在这种只有两个人独处的情况下,小丫头都会叫她姐姐。

    被纭儿的称呼声唤回,林梦雅低下头,看着玉雪可爱的纭儿,轻轻的展露出自己的笑颜。

    “当然,她啊,也曾经如此称呼过我。”

    “那不是你的妹妹么?既如此,她为何还要害你呢?”

    纭儿很聪明,一猜就中。

    林梦雅摇了摇头,她也没想到,那个拿着凰钗来‘揭穿’她的人,居然是林梦舞!

    她们有多久没见了?没想到相见之时,便是如此,倒也让人觉得十分的讽刺。

    “我们之间的事情,一两句是说不明白的。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纭儿,你要小心此人。她心计深沉,阴狠毒辣。当初我就差一点死在她的手中,以后无论何时,你都要小心,知道么?”

    纭儿立刻点头,水灵大眼里头满是慎重。

    但林梦雅更加担心的是,她们为何会在这里遇到林梦舞呢?

    而且林梦舞似乎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这绝对不是巧合,看来,来者不善。

    从外面回来,她特意瞧了一眼,宫路并不在。

    宫家的几个人对她的去向也没询问,想来是宫四早有安排。

    依旧靠在榻上,此刻林梦雅的心情却不如从前那么安定了。

    林梦舞的到来,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事情,出乎她的预料之外。

    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不舒服,怎么不跟三哥说?”

    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三哥哥那张关切的脸。

    林梦雅愣了愣神,才想起来,这大概是宫四给她找的借口。

    抱歉的笑了笑,她知道宫三跟宫四一样,都是信她护她,心口忍不住涌出融融暖意。

    “没什么,只是有些水土不服而已。大概是因为这里人太多的缘故吧,我胸口有些发闷,不碍事的。”

    宫三却不由分说的抓过了她的手臂,搭上她纤细的皓腕,仔仔细细的切过脉之后,才稍微放下了心。

    “看来,真的是没什么问题。是我的疏忽,你初次来这里,一定是有些不习惯。不如你先回客栈。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最后一天你再过来。”

    她本想拒绝,但是却见宫三一脸的坚持。

    无奈之下,治好点头同意。

    “大哥、二哥、四弟、我跟五弟先带着小妹回去。她身子不适,需要静养。”

    起身,宫三跟其他人打招呼。

    他们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挨个过来,跟她说不要勉强,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什么的。

    林梦雅只好按个答应,不过,她却是谢绝了宫三跟宫五的好意,看着他们有些失望的脸色,只能垂下眸子解释。

    “这几天大哥哥跟四哥哥在外奔波辛苦,也的确是需要好好休息。何况,这几天的拍卖也不要紧,大家轮班在这里盯着就好。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你们派个人叫我们便是了。”

    她说的有道理,的确,她提出那些装排场用的东西虽不难得,可到底时间紧迫,几乎都是宫斌跟宫四亲自去安排的。

    如今,他们也是该好好的歇一歇了。

    “你们可一定要保护好小妹知不知道?小妹,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叫人过来找五哥我,我一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宫五其实很想跟在她的身边,但是他更想留在这里,所以,只能不放心的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有架打的时候,就找我家五哥哥,对不对?”

    眨眨眼,林梦雅俏皮的说道。

    其他人都笑了,唯有宫五一点严肃的点点头。

    “没错!五哥哥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我的小妹受半点的委屈。”

    几个人都笑了,唯有宫斌若有所思。

    林梦雅踮起脚,摸了摸可爱的小哥哥的头顶。

    她家五哥哥这种就属于正紧的小狼狗吧,笑眯眯的点点头,然后在宫五的依依不舍中,跟着宫斌跟宫四退场。

    幸好现在,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拍卖场之中。

    他们的离开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从看门的管事毫不意外的目光中,她大概也能猜出一些。

    只怕那些世家的当家人,也早就撤了。

    也是,大家族么,要的就是的派头。

    那顶引人注目的轿子是不能用了,林梦雅的一身红衣颇为引人注目。

    好在拍卖场里头,为他们也准备了轿子。

    很快,一行人就回到了泰宁客栈。

    刚进门,宫四就拉住了宫斌,他知道宫雅单单叫他们回来,肯定是要话要对他们说。

    “小妹,我还是不太放心你的身体,不如一会儿大哥跟我带你,去城中找个大夫看看吧?”

    宫四这话,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林梦雅柔顺的点点头,说了声自己去更衣,就跟着纭儿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小姐,您回来了!”

    门口,宫平正严肃认真的站在那里,给她守门。

    “辛苦了,你们两个随我进来。”

    刚进门,林梦雅立刻环绕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宫平也关了门,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之前大小姐出门的时候叮嘱过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踏入她的房间一步。

    出来之前老祖就曾叮嘱过他,大小姐的命令,绝对不可以马虎。

    是以,他才寸步不敢离。

    “我走之后,家里可曾来过什么人么?”

    确定屋子里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林梦雅才坐在椅子上,询问宫平。

    “没什么生人,倒是后院来了几个粗使的婆子。是大公子安排的,咱们不是多了许多女子么?大公子觉得,她们在后院还好,但是有些事情实在是不方便。所以,就招了些人过来。不过大小姐放心,她们是在后院帮忙,这里她们是绝对不敢来的!”

    宫斌招的人手现在暂时是靠得住的,但是,她可太清楚林梦舞的性子了。

    既然林梦舞想要对付她,定然是什么卑劣的手段都耍得出来的。

    有些事情,她必须提早预防。

    “从今天开始,但凡是我出了这个屋子之后,你们两个就得留一个人在屋子里头。门窗一定要插好,除非是我跟你白苏姐姐回来,否则任何人都不许开。如果你们饿了或者是出恭的话,门也一定要锁好。记得,出门前,在门槛上要撒一层细细的茉莉粉。我这几天,也会尽量减少外出的时间。”

    宫路一定把林梦舞给藏了起来,至于宫斌知不知道,这一点林梦雅都难以确定。

    毒她不怕,但是她怕林梦舞会耍更阴毒的手段。

    她一定趁着回去之前,把林梦舞给解决掉,不然的话,宫家老宅才刚消停几天,就又会变得危机四伏。

    “是。”

    纭儿跟宫平齐声回应,看到她这么紧张,这两个孩子,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但他们并非是恐惧,林梦雅甚至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跳动的跃跃欲试。

    看来,她是真的老了。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也的确是个不错的历练。

    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头上也不再带着那些沉甸甸的假发髻跟发饰,早上的妖娆千金,瞬间就变成了一位清丽佳人。

    宫斌个宫四也换了一身衣裳,三个人出了客栈的大门后,就化作一般闲逛的闲散富贵人家的子弟。

    金仓城的确繁华,而且因为航海业的发达,这里比林梦雅所到过的任何一个城市,都要热情开放。

    但同时,也意味着这里的治安,不会太好。

    仅仅出门半个时辰不到,四哥哥就捉住了好几只,向他的荷包摸下去的手。

    被捉住的人只是嘻嘻一笑,作个揖就如同泥鳅似的扭跑了。

    周围也不会有人看,好似这样的情况,已经是见怪不怪。

    “我看我们也别干走了,忙活这一大早,连个饭也没得吃,这里可有什么特色么?”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始终有些尴尬。

    林梦雅向来不是个小气的人,所以主动开口提议。

    “这个主意不错,金仓城靠海,海珍倒是不少。不如,咱们去试试?”

    宫四立刻提议道,剩下的两个人也认可他的安排。

    三个人带着随身的侍从,往金仓城内最受欢迎的酒楼走了过去。

    “云海沧澜,这店的名字,倒是不俗。”

    没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人就到了金仓城的名店。

    “这里是徐家的产业,走吧,我们进去。”

    宫四对这里了如指掌,林梦雅一听是徐家的,也立刻来了兴趣。

    荣陆一她算是见过了,知道对方是不好惹的狠角色。

    但是因为拍卖场那边,荣家跟徐家都是一年换一次的,所以这次徐家的人也并不是来掌事的。

    想要见识到徐家的人,恐怕还得从这个酒楼开始了解起。

    “几位贵客,里面请!”

    云海沧澜的规模不小,迎来送往的,也都是有钱的主儿。

    跑堂的伙计各个都是人精,早就练就出一张巧嘴,变着法的哄着人开心。

    从他们进来开始,那伙计的嘴就没停过。

    不管他们说什么,伙计都能对答如流,顺便还能扯到自家酒楼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