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更换包厢
    在来之前,林梦雅跟宫家五子已经商量好了对策。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荣家不足为惧,但是徐家跟其他背后的家族,却是不容小觑。

    还有百里家,他们暗中支持的于家被赶走,百里家的安静漠视,已然是异状。

    所以,与其表现得聪明伶俐,让对方有所防备,不如努力把她塑造成一个飞扬跋扈,又拜金无脑的女人。

    如此,那些人肯定会觉得,之前的一切,都是宫家人安排的。

    有时候,让敌人轻视自己,比让敌人重视自己,会来的更加稳妥。

    但夏侯纭是个意外,这鬼丫头别看只有十二岁,却是个人精。

    林梦雅有意把她带在身边,一来是想看看夏侯纭会不会真的有问题。

    二来嘛,这鬼丫头的‘恶奴’一角,别说,代入感还真挺强的。

    管事的被一个小丫头呵斥了一番,倒也没生气。

    只是面上的笑容些微有些尴尬,不过却是作了个揖,急忙道歉。

    “原来是宫家大小姐,是小的有眼无珠,怠慢了几位。几位,这边请吧。”

    夏侯纭冷哼一声,一副鼻孔朝天的神气模样。

    回头向他行了个礼,大声说道。

    “小姐,您可莫跟这些狗奴才生气。回头,奴婢一定好好的教训他们。”

    这话,说的又不讲理又粗鲁,立刻给她这位宫家大小姐招了不少的黑。

    不过这样也是林梦雅她们今天的目的所在,她淡淡的瞥了那个管事的一眼,从鼻子眼里头硬挤出一个“嗯”来。

    拍卖场的规模不小,一楼算是货物展示的区域,虽然大,但是人也是最多的。

    像是他们这样的世家,都有特别的通道。

    脚下铺着的都是名贵的羊毛地毯,一进来就有一位管事的跟侍女伺候陪同。

    林梦雅别看是第一次来,但是她故意做出来一副矜贵的模样,可眼睛却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

    管事的在前面引路,她跟宫家五子也跟着缓步到了二楼。

    这里相对来说清净了不少,圆形的看台上,有着或大或小的包厢。

    那上面,都带着家族的族徽。

    林梦雅在之前看书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大略知道哪些大家族已经过来了。

    凡是里面有人的,外面暗红色帘子就会落下来。

    大致上,也能看的出来包厢的规模。

    那管事的领着他们到了西南角,笑着说道。

    “这里,便是几位贵客暂时歇息的厢房了。还请几位,能多担待。”

    林梦雅只瞥了一眼,唇边立刻带了几分冷笑。

    “大哥哥,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好了。都说荣家跟徐家乃是首屈一指的商人,如今看来,不过如此。这种寒酸的厢房,我可坐不下去。”

    她柔柔的说道,眼神里明显带着几分厌恶。

    包厢算不上很小,但是跟旁的大世家相比,却显得十分的寒酸。

    看来,荣家跟徐家,从根本上就瞧不上宫家。

    也好,她正愁没理由掀了他们的买卖。

    多好的对手,知道她瞌睡了,就自动送上了枕头。

    “哼,人家自然是不会待见咱们宫家的了。也罢,既如此那咱们就回去的好。你,去告诉你的主子。今日之辱,我宫家记下了。以后你们的货物要是想要从非叶城的话,还是给我当心点的好。”

    宫二眯起眼睛,他魁梧的身材本就让人觉得特别有压力。

    如今冷声冷调的,更是带了几分的不爽。

    那管事的不由得冷汗涔涔,别人他不知道,但是宫二他也听说过。

    宫家老二,那可是个出了名的混不吝,真的被他盯上,死活不怕的来上几遭,恐怕谁也受不得。

    “这...二少息怒。小的们谁敢怠慢您呢,只是这厢房都是先到先得。小的,也是挑了一间最好的,留给您几位的,不如...”

    “管事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十大世家的厢房,每一年都是固定的吧。如今圣殿还没开口,你们荣家跟徐家就自动给我们家除了名。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不知道殿主他老人家,会怎么想。”

    说话的,是宫家四少爷。

    别看他风度翩翩,温润如玉,但说起来话来,也是滴水不漏,噎死人不偿命的主儿。

    管事的冷汗又多了一层,就连脸上的笑容都没那么自然了。

    不都说宫家是一群草包,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么?

    看来,他才是遇上了茬子。

    “请各位公子息怒,我们拍卖场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因为宫家的几位贵客,也有几年没光临我们这里了,所以才...”

    “这是看不起我们呢,我们头几年没来,是因为你们这里没什么能吸引我们的货色。今年你主子兴巴巴的发了帖子请我们过来,我还当他真的进了什么好货呢。闹了半天,你们这拍卖场,居然也只是这样不入流的样子。罢了,这帖子我们也不要了,几位哥哥,我看我们还是走吧。”

    最后的暴击,当然是由林梦雅来发射。

    素手随意的拿过白苏拿出来的帖子,随随便便的往地上那么一扔,转身欲走。

    “几位,请留步。”

    正主儿终于来了么?林梦雅心头冷笑,眉头微挑,十分不耐烦的看着来人。

    “公子!”

    管事的像是见到了救星似的,一下子就迎了上去。

    只是他的眼神里,分明带着几分惧意。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自己去领罚吧。”

    这人说话的声音极轻,似乎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情绪。

    但管事的却是肩头一阵,‘噗通’一下子,跪在了男子的面前。

    “谢公子绕小的一命!”

    说完,又连磕了几个头,才轻手轻脚的消失在一众人的面前。

    那位公子不过二十左右,面目平常,说他清秀都有些抬举他了。

    但一旦他笑容满面的时候,便会让人觉得他随和亲切。

    方才也没板起脸来,却吓得管事的如同筛糠,只怕是个手段凌厉的。

    “在下荣陆一,给各位赔不是了。”

    荣陆一,那不是荣家唯一的公子么?

    这货可是狠角色,听闻自从他降生之后,荣家家主,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再也没生出来半个。

    就连他的两个哥哥,也在未成年之前夭折。

    所以,偌大的荣家如今只剩了他一个。

    荣陆一的态度不卑不亢,他亲自出来赔礼,再加上脸上温和有礼的笑容,倒是一下子把这边剑拔弩张的气氛,消解于无形。

    宫家五子出身世家,自然不能真的像是市井流氓一般。

    一一回礼,给了荣陆一这个面子。

    “各位,的确是我们荣家安排得不妥当。请各位稍安勿躁,我已经去叫人准备了。”

    荣陆一又开口说道,他一出来就处罚了管事,然后又赔礼道歉,最后还主动提出重新安排。

    这一番连消带打下来,宫家人要是再继续挑刺,那就是得理不饶人了。

    果然,是个能屈能伸的人。

    “那就麻烦荣公子了,多谢。”

    宫斌拱手谢过,宫家几人明面上以宫斌为尊,即便是林梦雅,也必须要遵从。

    荣陆一立刻回礼,做了个请的姿势。

    宫家五子跟着一起走了过去,可林梦雅却发现,抓着自己的一双小手,却有些意外的紧。

    好在前面的人也看不到她们了,林梦雅轻轻的唤了一声。

    “纭儿,你怎么了?”

    那小丫头突然间浑身僵硬,六神无主的看着她。

    “那个人,他,他不是人!”

    林梦雅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好似跟宫斌谈笑风生,相处得还不错的样子。

    “别怕,她不会认出你来的。更何况,有我保护你,别怕啊。”

    她柔声安慰,纭儿也终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只不过,纭儿还是不敢看荣陆一。

    “之前我们在海上的时候,那个人,把所有生病的人,都杀了。而且,他还亲自用匕首,割下了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大小姐,你一定要小心他!”

    林梦雅不是没见过变态,也知道在这些人的眼中,奴隶比猪狗还不如。

    但此人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也太过残暴不仁。

    “好,我知道了。”

    宽大的袖子落了下来,她紧紧的握住了纭儿的小手。

    后者也反手握住了她的,在这里,她们只能互相依偎。

    绕过了前面的几个包厢,瞬间豁然开朗。

    林梦雅方才已经摸清楚了这里的规矩,整个场地被被分为八个部分,所有的世家,都被安排在其中的五个区域内。

    每个区域内,只安排两个十大世家其中两个。

    至于剩下的三个区域,想来是为了招待三王一圣这样的势力而存在的。

    “几位,这是宫家之前的厢房,招待不周,请几位贵客多多包涵。”

    才一会儿的功夫,荣陆一跟宫斌已然是相谈甚欢。

    林梦雅一直跟在后面,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花瓶的本色。

    眼前的包厢倒是比方才的那个,大了一倍有余。

    里面不管是桌椅还是软塌,都布置得精致妥帖。

    虽是盛夏,但里面却隐隐有凉风袭来,期间还夹杂着悠然的冷香。

    看得出来,是费了一番心思在。

    “多谢荣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不知为何,宫家五子在看到包厢后,表情都是微微一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