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意外重逢
    “东夏国,知道有别国的存在?那卫国呢,夏侯月天知道卫国么?”

    夏侯纭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其实是因为早年家父在海上差一点遇难,被来往的船只救了起来,所以才恰巧知道的。至于这个卫国么,我没听父王跟堂兄提起过。谁又能想到,在遥远的海外,还会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不过幸好遇到姐姐你了,不然,我肯定会完了。”

    人在海外,总会对一个地方出来的同胞格外的亲切。

    林梦雅虽然对夏侯纭有些戒心,但这孩子给她的感觉不错。

    而且如果那些人知道她是一国郡主的话,应该不会放过她。

    但该有的试探,她还能不能放松。

    “按说你的条件那么好,荣家不应该会放过你,小姑娘,你是不是使了什么手段呢?”

    这姑娘生于王侯之家,早练就了一副玲珑剔透的水晶心肠。

    只见她嘿嘿的笑了一声,居然用指甲把自己白嫩的小脸蛋划了一个小口子。

    林梦雅皱眉,刚想说住手,就看到那姑娘的伤口周围,居然皱皱巴巴的出现了许多的纹路。

    然后,这姑娘又像是变魔术似的,自顾自的拿走了她手边的那杯茶,一饮而尽。

    脸上的纹路,居然就这样消失了。

    林梦雅怔怔的看着她,良久,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这一手还真是厉害。但是,以后不要轻易的用了,万一伤口感染,可就毁了你自己的容貌。”

    她当然知道,这姑娘其实是为了消除自己的戒心。

    招了招手,让这姑娘靠自己近一些。

    从她新准备好药盒子里,拿出一些花膏来,给她轻轻的敷在了伤口上。

    “抱歉啊,姐姐的日子也着实是不好过。”

    林梦雅轻轻的跟夏侯纭道歉,宫家五子待她那般好,到了现在,宫斌还是因为一只凤钗怀疑她。

    从前她就是一个谨慎的人,如今的情况,让她更加马虎不得。

    所以许多事情,她都留有余地,为的就是好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世上除了她的家人跟朋友外,不能被信任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我明白,不过以后,我能跟着姐姐么?”

    小姑娘柔柔的笑着,可眼睛里却深埋着挥之不去的恐惧。

    不管她表现得有多淡定,终究,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在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卫国,所能期待的,也只有自己这个画中人了。

    “当然可以,不过,就是得委屈你一下了。”

    夏侯纭的身份,绝对不能被曝光,否则,危险的就不只是她们两个。

    小姑娘拼命的点头,连连保证。

    “我明白,我知道。我们两个是第一次见,你觉得我聪明可爱,所以想让我当你的贴身丫鬟,对不对?”

    夏侯纭冲着她眨眨眼睛,谎编的溜圆,看来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

    林梦雅点了点头,随后低声在她的耳边问道。

    “在你们这一队人之中,可有人让你觉得奇怪么?”

    夏侯纭想了又想,才迟疑的说道。

    “我们这队人,都是被剩下来的,彼此在之前都不认识。要说奇怪,也没什么奇怪的,姐姐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摇摇头,也难怪夏侯纭没感觉。

    荣家女奴众多,而且夏侯纭又是最普通的一个,哪里会觉察到什么呢。

    “算了,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的事情,可不许告诉别人。”

    夏侯纭立刻点头,转身离开。

    在她离开后不久,林梦雅从来不离身的白苏,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夜好眠,天光还未曾放亮,白苏就匆匆的回到了她的身边。

    “果然如主子说的一样,夏侯纭回去之后,就开始有意无意的盯着那些人,只不过,我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坐在梳妆镜前面的林梦雅看了看白苏,心里头却是松了一口气。

    她怕夏侯纭是荣家为了安排试探她而来的,如此,那龙天昱他们可就危险了。

    所以,她昨晚才故意的透露了一点消息。

    如果夏侯纭真的是细作,那么昨晚,就一定会有动作。

    以夏侯纭的玲珑心肠,为了确保安全,她一定会故意把可疑之处,转移到旁人的身上。

    显然,夏侯纭没那么做,还帮着自己去盯着按些人。

    现在看来,这姑娘的嫌疑,应该是可以被排除了。

    “你把她叫上来吧,从今天开始,她可以帮一些你的忙。”

    白苏明白林梦雅的意思,也知道主子是在体恤她。

    匆匆转身找了人上来,却看到宫四站在林梦雅的门口,视线落在身后的夏侯纭身上。

    “四公子。”

    “嗯,这位姑娘是?”

    白苏转头看了一眼夏侯纭,后者立刻机灵的跪在了宫四的脚下,乖巧的说道。

    “小女叫纭儿,给四公子请安。”

    说完,磕了个头,宫四看她这般,也没想为难她。闪开身子,任由白苏把人给带了进去。

    在门边徘徊一会儿后,屋子里渐渐有了动静。

    门被打开,先出来的是一身银色劲装,英姿飒爽的女侠白苏。

    后面跟着的是穿了一身豆绿色,扎了两个小圆髻的纭儿。

    而在她们之后,则是一位红衣似火,肤色盛血的绝色美人。

    ‘啪嗒’一声,宫四手中的折扇掉落在地。

    这...真是他们家的小妹么?

    怎么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林梦雅其人,容貌其实是一等一的漂亮。

    但再漂亮的美人,若是时间长了,也难免会有厌倦之感。

    而且她平常实在是不注重打扮,如今被盛装而出,就会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大红的颜色尤其适合她,不过本来是十分庄重的衣服,落在她的身上,犹如流动的火,越发衬托的她的妩媚诱惑。

    明眸皓齿,无一不透出几分勾人的风姿。

    只是从客栈出来到门口的轿上的几步距离,却引得世人为之惊叹。

    今日宫家五子也是丰神俊朗,英武不凡。

    所有人都会记住这一天,因为从这一天,是宫家大兴的初始。

    林梦雅坐的轿子很奢华,象牙跟玉雕成的轿顶,垂坠的珠帘都是硕大而饱满的海珍珠。

    她端庄的坐在丝绸与轻纱之中,外面只看到她隐隐约约的一张俏脸,却没办法看得更加清楚。

    轿子浩浩荡荡的在街面上通行,所到之处,无一人敢阻拦。

    只是,在见到轿身上,那个陌生的家徽之后,所有人都在好奇。

    到底,是谁家这样的气派,居然乘坐这样的轿子。

    良久之后,才有一个城中的老人,疑惑的自言自语。

    “这,好像是宫家的家徽啊。”

    宫家,又怎么可能呢?

    从金仓城到金仓港并不远,但是这一天,乃是举世瞩目的怒奴隶市场开启的第一天。

    卫国内,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世家,都会派人前来参加。

    而第一天的入场,则成了各家炫耀实力跟财力的战场。

    作为主人,荣家跟徐家自然是第一个进入。

    他们乘坐的轿辇并不名贵,但是却代表着这里的主人的身份。

    而之后的排场,则是争奇斗艳,奢靡非常

    但,这一次,他们却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家族,抢了风头。

    “呜——”

    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低沉的号角之声。

    只见人群外,两列四排的乐手们,演奏着卫国传统的乐器。

    而乐手之后,则是八位打扮得十分俏丽的女子。

    她们手持花篮,优雅至极的往外面抛撒着花篮里的东西。

    直到她们过去,人们才看看清楚,那些女子抛洒的,居然是珍珠与碎金碎银。

    人群疯抢了起来,却丝毫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慌乱。

    队伍一直在行进,很快,后面的大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金玉,玛瑙,珍珠,翡翠...

    凡是叫得上名的各色宝石,都镶嵌在轿子上,而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更多。

    中间,慵懒的卧着一个红衣美人。

    美人对外面的一些似乎浑然不在意,但那若隐若现的天人之姿,却让不少人直了眼睛。

    直到轿子走过去很久,那些人才回过神来。

    当轿子出现在金仓港的时候,那些自以为富贵的世家们,在那一瞬间黯然失色。

    这,才是真正的豪富。

    林梦雅窝在轿子里偷笑,跟她比排场,可笑!

    轿子很快就进了拍卖市场,林梦雅这才看清楚,所谓的奴隶市场,实际上类似于一个拍卖场。

    而且里面的功能很齐全,他们这些家主到了,先去里面喝茶聊天。

    轿子在拍卖场的大门口停下,她也在白苏跟纭儿的搀扶下下了轿。

    “咳咳,乌烟瘴气的,怎么没人来收拾一下呢?”

    挥动着云锦丝的小手绢,她皱起眉头抱怨了一句。

    那些刚才还对她十分忌惮的人,现在就露出了几分放心的神色。

    她承认是自己是故意的,只有让自己看起来像是那种胸大无脑的货色,才好办坏事不是?

    “这位是——”

    一个长得像是管事模样的青年男子迎了上来,装作不知道的笑着问道。

    “你眼睛长来做什么用的?这位,可是宫家大小姐,要是敢怠慢,小心你的狗头!”

    夏侯纭插着腰,十分跋扈的说道。

    林梦雅跟白苏同时惊叹,人才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