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宫路试探
    “看来,大小姐是见过的了?”

    宫路的声音转为幽幽的冷,林梦雅不由得戒备了起来,但是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这东西在我们那也不算是常见,从前我见过一些跟这个样子差不多的。怎么,你们这也时兴这种东西么?”

    宫路猛地挑起头,盯着她看了几秒钟。

    似乎是在辨认她说的话的真假,可惜,他一个少年,哪里逗得过林梦雅这种老狐狸。

    黑眸之中浮上几许疑惑之后,宫路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没什么,这是我一个故人的东西。原本这东西是一对的,我想要给她补齐了。只是,找了许久也没看到跟这个样式差不多的。我以为同为女子,大小姐肯定见多识广,倒是我打扰了。”

    林梦雅勾起一抹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疑。

    “哦?是么?那你这位故友怕是要伤心了,以我的眼光来看,这种材质跟做工,只怕不是寻常人家能够拥有的。即便是我们这样的人家,要是得了完好的两只,也得好好的收着。但话又说回来,这东西也是看机缘的。也许你那朋友福缘深厚,能得到另外一只,要是说不定的。”

    宫路的眸中划过一丝不屑,匆匆的告别了林梦雅。

    他前脚走,白苏后脚就回来了。

    看了看那个年轻人,又看了看眉眼之中带着几分戏谑的主子,不由得疑惑的说道。

    “主子,您不会又戏弄人家了吧?”

    白了那丫头一眼,戏弄就算了,还加个又。

    难不成,她总是戏弄这种乳臭未干的小鬼么?

    “我哪里有那么无聊,是这个孩子主动来找我的,而且,他还跟我说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白苏疑惑的看着自家主子,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总结出了一个经验。

    但凡是主子说有趣的事情,到了最后,都不会很有趣,有的反而会很危险。

    也不知道,她家主子的脑袋瓜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了,吃完饭之后,你把大哥哥给我请过来。记得,不要让小家伙发现。”

    一边吃着可口的早饭,一边在心里头盘算。

    这个小家伙的问题不小,本来她是可以靠自己解决。

    但是大哥看起来跟他的关系不错,她出手归出手,但是大哥的面子还是要顾的。

    吃过早饭,收拾好一切之后,宫斌出现在林梦雅的房中。

    眼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宫斌却觉得心头有些发虚。

    怎么说呢,他家的这个小妹,有时候还是挺可怕的。

    “大哥请坐,那么拘束干什么,咱们可是一家人呢。”

    她重重的咬在了‘一家人’三个字上,顿时让宫斌浑身透着一股子不自在。

    “小妹,你,你这是怎么了?”

    小心翼翼的问道,宫斌发现,在那双清亮的水眸之下,自己内心的想法,总是被轻易的看穿。

    大概,这就是他们家小妹最厉害的地方吧。

    “怎么了?那我还得问问大哥呢,是不是昨晚听到谁,说了什么了。大哥哥,我对你很失望呢。”

    说是失望,可某人却翘起了二郎腿,跋扈得厉害。

    这一边,宫家大哥却越发的萎缩了起来,堆在椅子里,不敢看他家小妹的眼睛。

    “我,我哪里能听别人胡说呢。只是,只是我...”

    “只是人家拿出了关键性的证据,让你不得不信。所以,你才同意让那个小家伙来试探我,对么?”

    话说到这份上,宫斌也觉得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憨厚的笑了笑,

    “我这也是为了宫家,再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大哥,你简直糊涂!”

    这话,不是林梦雅说的。

    好吧,如果她说的话,才不会说的这般温和呢。

    宫四猛地的推开了房间的门,一脸的阴沉,不满的盯着宫斌。

    “怎么连你也来了,老三跟老五呢?”

    宫斌的样子像是被吓了一跳,马上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生怕被其他的弟弟知道。

    宫四叹了一口气,反手关上了门,只是面色却一直阴郁。

    “老五要是知道了,非得跟你打起来不可。大哥,老五都能想明白的事情,您怎么还糊涂了呢?”

    宫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其实自家事自家知。

    大哥也并非是那种小人,只是大哥习惯了对家族负责,但凡是跟家族的事情扯上关系的,他即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会去做。

    就是如此,才会差一点,被那些小人给利用。

    “老四,你这是什么话?我从未怀疑过雅儿,只是——”

    “只是有人让你不得不谨慎,可是大哥,雅儿她必须是我们宫家的家主,除了她之外,没有人适合,你明白么?”

    这话从宫四的嘴里头说出来,她没感到一点点的意外。

    怎么说呢,宫四看似是个文弱的公子,但是他的思想,其实却是很超前的。

    所以,他能理解自己对于宫家的含义,倒是在林梦雅的意料之中。

    “可是,那枚凤钗要如何解释?你也知道,元月的时候,如果小妹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就是宫家血脉的话,那些世家的家主,是绝对不会承认她的。到时候,我们宫家又该如何自处?”

    宫斌的语气里,满是苦涩。

    从他本身来说,他比任何人都希望雅儿就是真正的宫家大小姐。

    因为没有人,会比她更加合适当这个家主的位置。

    可是,有些事情并非他们的一厢情愿能够决定的。

    宫家如果再次跌落,那么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如果一枚凤钗就能证明血脉的话,那我宫家的家主,也就成了一个笑话。大哥,无论如何,宫家只能有雅儿这个唯一的家主!”

    宫四语重心长的说道,他们两个人都没错,倒是一旁的林梦雅,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等一等你们说的凤钗,是不是就是宫家历代家住家传的凤凰如意钗?”

    看到那两个人面色极其痛苦的点了点头,林梦雅差一点想要拍死自己。

    她之前是在书里头看到过这东西的价值,但是,她也没往自己手中的东西上想。

    “凤凰如意钗,一只为凤,一只为凰,一直是我们宫家家主世代相传。见凤凰钗,如见家主,小妹大哥他也只是一时糊涂。这钗子,人人都可得去,难不成,人人都是我们宫家的家主了?”

    事情当然没有宫四说的那么简单,但是林梦雅一直没着急的原因,是因为她有别的法子,证明自己就是宫家的血脉。

    可谁知道,居然差一点让别人给钻了空子。

    “你们也不用烦恼了,那人手中的是凰钗,真正的凤钗在我的手里头。大哥哥,你与其有时间想法子来试探我,不如先想想,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这边倒是淡定了,可宫斌跟宫四,眼睛差一点瞪得凸窗。

    “什,什么?凤钗在你的手里头?”

    宫斌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心里头却是天翻地覆,那自己,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嗯,我手里头的凤钗绝对是真的,那个人手里头的凰钗只怕也是真的。不过大哥哥,不管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但有一点你别忘了,金仓城里的水/很/深,咱们,可不能在这里翻了船。”

    宫斌面色犹豫的看了看她,最终还是没要求她把凤钗拿出来对比。

    只是叹了一口气,摇着头离开了。

    有些东西盼望得太久,真的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也就难免会是他的这种反应了。

    “小妹,你别心寒,其实大哥他,他只是一时糊涂而已。”

    宫四却有些急了,忙开口解释。

    林梦雅冲着她笑了笑,眉宇间,还哪里有半分的怒火。

    “我早就该料到的,只不过没想到这样快。我们才到这里,就有人想要分化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他们还会用什么招。”

    她并不担心宫斌会反过来对付她,因为宫斌虽然有这样一个缺点在,但是宫家一向是恩怨分明。

    就冲着她为宫家抢回老宅,又医治好堂婶的恩情,宫斌也永远不会对她出手。

    但是让她心惊的,是背后之人,对于宫家之人的了解。

    才刚打了一个照面,就接连拿下了他们这一方一大一小俩员得力干将,可见此人的手段,还真是非同一般。

    “不管用什么招数,我都只相信你。”

    宫四这话,却让林梦雅有些笑不出来。

    这世上最重的东西,便是别人给她的信任。

    而这,却是她现在,恰恰最需要的。

    “既如此,那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给四哥哥。”

    “你说。”

    “那就请三哥,给我请个人过来。”

    有宫四的帮忙,一切还算是进行得很顺利。

    宫斌待她倒是跟之前没什么不同,只是不知道是出于愧疚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心理,总是对她避而不见。

    宫路倒是常常的陪伴在宫斌的左右,只是每每看到她,都会在无人能看到的角落里,对她怒目而视。

    林梦雅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半大孩子的怒意,不过,这几天就连宫三跟宫五都忙得不见人影,着实是憋坏了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