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到达信州
    “这是好事,以后会省去许多的麻烦。”

    宫斌说完之后,却跟宫三对视了一眼,兄弟之间的默契,让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只不过,两个人并不想说说出来让大家担心,而且现在,但愿他们也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就是,没想到小妹居然在外面也能有这样的机遇。果然是宫家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的保佑,是吧小妹?”

    宫五哪里想得到那么深远的问题,如今他倒是满心的欢喜。

    “你可别得意忘形到处乱说,小妹善医之事,绝不能被有心人得知,免得被人加以利用,知道了么?”

    看着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的大哥,宫五只好乖乖点头。

    林梦雅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发问的好时机。

    只是以后,怕是她得更加小心。

    “现在,堂婶的病已经不要紧了,那位堂叔却不是能在这里再待下去了,该如何安置,还得请大哥拿个主意。”

    这件事情,带给宫家人的震撼不小。

    而且这样的事情,可不仅仅是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城中上演。

    因为宫家的失势,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

    他们能做的,唯有尽快让宫家恢复实力,这种事情,才能少发生一些。

    “我已经让人留下来先照顾堂叔一家,现在,城里的人心不定,若我们贸然离开,只怕会被有心之人利用,所以,我想让堂叔他们留在这里先养伤。等到我们从信州回来之后,再把他们一起接走。”

    大哥考虑事情一向周到,她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

    “既如此,那我们明天继续赶路,好在信州离这里也不远。我们加紧些,再过几天也能到了。”

    除了这里之外,其他的地方现在也肯定很乱。

    他们没有那么充足的时间一个个的去处理,只能以信州的事情为重。

    如果说出门之前,他们的心情还稍微有些轻松的话,那么现在,每个宫家人的心里头,却都是沉甸甸的了。

    他们的身上背负着不知多少宫家人的血海深仇,而这些,都是拜那些家伙们的贪心所赐。

    他们这次去,不仅仅是告诉世人,宫家再次回来了。

    还是要警告他们,从现在起,宫家誓要讨回一切!

    好像是老天爷也感受到了宫家人心中的悲愤,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如今却是乌云密布。

    宫家之人一路前行,没几天就到了信州的边界。

    而此时,离奴隶拍卖开始,也只剩下两天的时间而已。

    “大家今晚在城内留宿,都给我精神些,千万不能出事,知道了么?”

    宫斌沉稳的吩咐左右,一路上,他们也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但因为一心赶路,许多事情都是低调处理的,所以,极少有人知道,他们就是宫家。

    不过,到了信州的地界,许多事情就不得不张扬起来。

    否则,丢的可是自己的人。

    拍卖市场在信州一个叫金仓港的地方进行。

    这里原本是宫家的封地,不过在几十年前,却被荣家跟徐家以各种理由强行‘借走’。

    说是借,其实林梦雅倒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其中的意思,有多么的野蛮霸道。

    如今又在信州这个地方公开搞奴隶拍卖,摆明了就是给宫家没脸。

    “大哥,我们还是要找从前的客栈么?”

    宫五好奇的在周围看了看,他到底是个年轻人的心性,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繁华的城市,忍不住左顾右盼了起来。

    金仓港是个很大的海港,旁边是个中型城市,也叫金仓城。

    这里来往的船只跟商人很多,除了贩卖奴隶的商人之外,还有贩卖各国特色商品的外国商人。

    但是在这里,人却是有着严格的三六九等的划分。

    第一等当然是他们这些世家子弟,至于第二等,则是本国的商人。

    那些从外国来的商人是第三等,而末流的,也就是被贩卖而来的奴隶。

    其实就连奴隶之中,本国的不管是价钱还是身份,都要高于外国奴隶。

    如果奴隶犯错被主人杀死的话,作为本国的奴隶,主人是要赔偿一笔钱财的,但是那些从国外来的奴隶们,死了就死了,无人会为他们伸张正义。

    林梦雅看着金仓城高高的城墙,忍不住浑身发寒。

    这座城市是建立在一堆堆的白骨之上的,那些人脸上的笑容,却夹杂着令人不安的血腥味。

    他们可曾知道,这座城里的一切,都是用那些奴隶们的血肉换回来的。

    林梦雅幽幽的吐出了一口气,他们只道用信州的繁华来羞辱宫家人,可他们哪里知道,这样的一个,已经被鲜血染透了的地方,即便是宫家再度崛起,也绝不想收回。

    “嗯,这里从前也是有我们的客栈。可是,在城门口,怎么没看到我们的人呢?”

    一路上,宫斌早就派了得力的人手,在沿途布置打探。

    按照他们的约定,现在人早就应该到了。

    怎么他们到了城中,却还是没有寻到那人的踪迹呢?

    而且他昨晚还和那人飞鸽传书,说明了他们到达的时间,那人还说一切如常。

    就算是人多,他们这一队倒也十分的显眼。

    应该,不至于错过才是。

    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我们不如直接过去,人总归是在那里没错吧?”

    林梦雅有些不太习惯这里的热闹,她先前在大海上飘了十个月,后来到了宫家之后,大多数的时间也在家里头看书。

    如今到了这种人声鼎沸之所,她只觉得脑袋里像是装了一个敲鼓的小人,让她稍稍有些烦躁。

    宫斌知道,暂时也只能如此。

    好在他知道客栈的具体位置,直接带了人去金苍城的泰宁客栈。

    穿过几条街,到了一个幽静的小巷,这里倒是没什么人来。

    林梦雅这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得救了。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老五,你跟我去看看。”

    宫斌怕这里面会有什么变故,吩咐人保护好了自家小妹,便叫上宫五前去叫门。

    没想到,才敲了两下,里面就神神秘秘的探出了一个脑袋。

    “大少爷,五少爷!”

    那人惊喜的叫道,随后像是小偷似的开了门,招呼着一行人进去。

    别看外面看着有些破旧,但是里面却还保持泰宁客栈一贯不俗的品位。

    不过比起之前见到的那一个,这里的规模更大一些。

    倒是也难为了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里打扫得如此干净。

    “小路,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说让你今天去外面等我们的么,你怎么还窝在这里不出去?”

    宫斌皱着眉头,宫路是他的堂弟,本来做事一向稳妥又谨慎,所以才被他指派到这里来。

    没想到,这人却在关键的时刻差一点就除了岔子。

    若不是看到客栈里头收拾得还不错,只怕小路现在,已经受了皮肉之苦了。

    “我...我错了,请大哥原谅。”

    宫路垂下脑袋认错,宫斌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宫四给截住了。

    “大哥,依我看就算了吧。小路现在不过才十九岁,他头一次办这么大的差事,有所疏漏在所难免。再说了,咱们不是也找到了么?”

    宫四的温言细语,总算是救了宫路。

    后者立刻垂头认错,保证自己不再犯,如此宫斌才饶了他。

    “来,这位就是我在信上给你提过的大小姐。”

    宫斌笑着为宫路引荐,谁知道宫路却并未如同他期待的一般热情惶恐。

    只是行了个礼,便找了个理由退下。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等这件事情办完,我非得回去好好的调理他一顿不可。”

    宫斌的话,让林梦雅若有所思。

    不过赶路的疲惫压过了所有的疑惑,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换身干净的衣服,再美美的睡上那么一觉。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日。

    白苏刚出去帮她拿早饭,便有人轻轻的瞧了瞧她的房门。

    “进来吧。”

    因为客栈里面除了宫家的人之外,不曾有外人进来,是以她倒是没有多少的防备之心。

    “大小姐。”

    没想到,进来的却是昨日对她不怎么理睬的宫路。

    “有事么?”

    对于这个男孩子,她倒也不是不喜欢。

    只是怎么说呢,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总觉得这孩子对自己有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她搜肠刮肚也想不到被这孩子怨恨的理由,毕竟,对于宫家之人,她都是抱持着一颗宽容之心。

    但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听闻大小姐来自海外夷州?”

    迟疑了片刻之后,她轻轻点头,看着这孩子放下了那个洗脸用的铜盆,转而走到了自己的不远处,低着脑袋,看不清他的神色。

    “那,我想请大小姐看一样东西,不知大小姐是否见过。”

    “什么?”

    那孩子伸出一只手,手心里放着一枚精致的凤钗。

    她眉头微微皱起,这东西,怎么会在他的手中?

    “你是从哪,得到这个东西的?”

    眼前的凤钗她不仅认识,而且还熟悉得很。

    那样式,正是母亲留给她的遗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