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治疗堂婶
    “家主!您可算是回来了!”

    他这一哭,哭出了一个男人四十年来的委屈。

    可以说,他是一步步眼看着宫家,变成现在这步田地的。

    所以,他最是清楚宫家有多么需要家主的回归。

    好在现在一切都不晚,宫家还有翻身的可能。

    “快起来,您是长辈,怎么能跪我呢?而且,我看夫人的身体有些不太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还是先给你们调理一下身体比较好。”

    劝了又劝,总算是让宫谨行止住了哭声,其实他的状况还好,除了有非常严重的营养不良之外,倒是没什么大碍。

    但是宫夫人却不一样,林梦雅刚才只是撩开她的袖子,就看到她的手臂上,有很严重的淤痕。

    而且,宫夫人的肚子很鼓,却并不是怀孕,林梦雅按了一下,已经硬如铁。

    只怕再耽误下去,宫夫人非得被活活憋死不可。

    “这都是秀玉那个丫头做的孽!她记恨彩萍当初没让她跟她的情人私奔,便勾引了袁家畜生,给我和彩萍下毒,还整日的毒打她。可怜我们当初瞎了眼,可是把她当果然亲女儿一样看待的啊!”

    原来如此,林梦雅让白苏先把宫夫人送回去,带着尚且还可以支撑的宫谨行,走到了瘫在地上的袁田面前。

    “畜生!”

    一看到自己的仇人,宫谨行就犹如疯了一般想要扑上去,幸好有宫五拦着。

    “你还我儿子!我那两个孩子,你囚在何处了?”

    袁田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活命的权利,掌握在旁人的手中了,可他还是一脸阴森的看着面前的众人。

    “你的儿子?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这话如同利刃,直接戳在了宫谨行的心窝子里。

    后者像是承担不住,想要晕过去一样,可还是勉强站在那里,怒视着面前的仇人。

    “让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便是。我知道你可能不怕死,来人,把袁井的尸身给拖走。”

    果然,袁田的脸色一变。

    林梦雅就知道,这家伙看来是相当重视他的那个弟弟。

    不然他也不会在倒在的时候,生生的往旁边挪了一下,也不舍得压上弟弟的尸身。

    “他的儿子不在我这,已经被人带走了。想知道是谁带走的么,他也是你们宫家的人,不过,他可比你们厉害多了。”

    林梦雅知道他是故意的,为的,不过是速求一死。

    可宫家哪个人会那么蠢,对于复仇来说,死,可是最仁慈的方法了。

    所以,她蹲下来身来,好整以暇的跟袁田对视。

    “我们不会就这么杀了你的,至少现在不会。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宫家人是谁,放心,我会让你活着看到他的下场。敢欺辱我们宫家的人,我会让他十倍,百倍的还回来。还有件事情,那个叫秀玉的女人在哪里?如果你说对了,我可以考虑考虑,让你跟你的弟弟,早一点相聚。”

    强烈的危机感,让袁田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个女人,虽然长得很美,但是她的眼神,却透着彻骨的寒意。

    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她明明没有跟过来,可他还是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条毒蛇锁定了一般。

    “她,她跟着宫哲跑了!”

    又是宫哲,虽然她已经猜测了个大概,但是从袁田这里得到了证实以后,她还是不由得对宫哲的憎恶,更加重了一分。

    袁氏兄弟固然可恶,但宫哲的心肠更狠。

    居然如此对自己的族人,她倒是很想把他的心肝都挖出来看看,是不是早已经熏黑了。

    “先把人带下去。”

    宫斌挥了挥手,立刻有人把袁氏兄弟拖了下去。

    “大哥,你带着堂叔去城主府吧。把这里面的事情都讲清楚,告诉他们他们宫家又回来了。”

    “好,那你呢?”

    宫斌心中的愤怒,其实要比林梦雅多得多。

    不管是袁氏也好,还是那个畜生也罢,他都不会放过。

    “这种事不适合我出面,让五哥哥跟白苏陪我回去就好,你不必担心。”

    他知道这个小妹不是普通人,也不再多问。

    收拾好这里的一切后,一众人分成两路,林梦雅她们,回到了客栈之中。

    按照辈分,她理应称呼宫夫人为堂婶。

    细细的切了脉,林梦雅开了个方子,由白苏去抓药,煎药。

    宫五看着她,总觉得小妹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那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却差一点,被她给扎上银针。

    “别晃了,我没傻。”

    宫五立刻收回了手,转而笑嘻嘻的趴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托着下巴看着她。

    “小妹,你在想什么?”

    看了宫五一眼,她一根根的把银针插回了针包。

    “我在想,宫哲的目的,真的是钱么?”

    作为宫家老祖的曾孙,他不会不知道宫家的富有。

    与其去贩卖奴隶,还不如想办法把宫家的财富弄到手。

    而且宫哲的手段极为恶劣,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哼,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除了为了钱之外,他还能为了什么。你不知道,他之前还想去老家那边骗孩子们来卖。要不是二哥及时赶到把他给打跑了,只怕会有更多的孩子遭殃。”

    宫五这边愤愤不平的说道,可林梦雅却脑中似乎掠过一个模糊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说,宫哲很喜欢拐卖宫家的小孩子么?”

    迟疑了一会儿,宫五才点了点头。

    “也不完全是,你也知道,我们宫家不管是那一房都没女儿。所以他就去骗那些身强力壮,但是涉世未深的青年,后来更是不惜贩卖一些小孩。这人没人性的,连自己的孩子他都卖!”

    提起宫哲,宫五就是一肚子的怨气,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畜生抓过来剥皮抽筋才解气。

    “宫哲我们是不会放过的,算了,现在想这些事情尚且有点早。我去帮堂婶看病,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给我帮忙。”

    她起身想要去看看宫夫人,可宫五也站了起来低声问道。

    “妹妹,方才你只说你在你的家乡遇到了一位很杰出的老师,你这个老师,叫什么名字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故意隐去了老师的名字,就是怕这些人打破砂锅问到底。

    宫五凑在她的耳边,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刚才听三哥说,你的针法十分的特殊,所以有些好奇。我听闻百里家就有一部针法秘籍,不过他们家人可是从来不外传的。”

    林梦雅转过身来,继续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她知道这个百里家,竟然也是医道世家,她怕老师真的跟这个家族会有什么牵连,所以打定了主意,说什么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人家百里家的针法秘籍,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这针法嘛,你们之所以看不懂,是因为是野路子。所谓,偏方治大病,知道了么?”

    她脸不红气不喘的胡扯,而宫五又一向是听她的话,也没有半点的怀疑。

    好不容易应付了这个好奇宝宝,林梦雅转身,来到了内室之中。

    白苏跟在她身边久了,许多事情不用她吩咐就做的很好。

    如今宫夫人已经服下了药汤,接下来,就是要让宫夫人把肚子里的东西,都给排泄出来。

    先用银针刺入宫夫人的穴位,林梦雅又搓热了手,开始在宫夫人的肚子上按揉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宫夫人也有了反应。

    接下来的情况,就连宫五都没坚持住,离开了这臭气熏天的屋子。

    可林梦雅跟白苏却还是眉头都不皱的继续坚守,对于宫五的逃跑,林梦雅只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年轻人啊,还是靠不住。

    整整折腾了小半天,就连大哥他们都回来了,林梦雅这才跟白苏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出去吃晚饭。

    “呕——”

    一看到她们俩,宫五就忍不住想起不久前的场景,胃里头直反酸水。

    实在是憋不住了,宫五转身出去,趴在门口喘得像条狗,反观林梦雅跟白苏,却淡定得很。

    该吃吃,该喝喝,一人还多夹了一筷子肥肠吃。

    这东西,就是香。

    “他,这是怎么了?”

    被宫五干呕得实在是没了食欲,宫斌几人也只能捡一些清淡的东西吃吃。

    倒是林梦雅跟白苏,折腾了一天肚子里实在是没东西了,吃得很是欢畅。

    “没什么,水土不服吧。”

    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林梦雅下了定论,宫五却涨红了一张脸,觉得自己很冤枉。

    明明小妹是那么纤细柔弱的女孩子,怎么就能受得了....

    “呃——”

    不行,再想下去,他非得真的吐出来不可。

    “说起来,没想到你的医术也这么厉害。”

    宫斌对此倒是极为惊奇,卫国人好医,艺术超群的先生,在卫国的地位一向崇高。

    只是大部分的医书跟良医,都被大家族笼络了过去,

    宫家历代的家主也都是良医,所以,他们之前还担心,这个妹妹如果不善医的话,会遭人诟病。

    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倒是想多了。

    宫雅,天生就该是宫家的家主!

    “还行,马马虎虎吧。”

    林梦雅抬头,冲着几个哥哥笑了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