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救人要紧
    “请说。”

    宫斌哪里看不出这些人的意图,只好按捺住怒火,冷眼看着这几个跳梁小丑。

    可惜,大概是因为昨日宫五给钱给的太痛快了,导致他们以为,这钱来得太过容易,所以今日,他们也越发没了忌讳,贪婪得很。

    “我们兄弟们,也不是故意的为难你们。你们要知道,这里是袁城,就是我们袁氏兄弟的袁。凡是在这里做买卖的商户,每人每月,都要交一些税银。你们这泰宁客栈可是逃了头三年的税,只要你们能交上,你们以后的买卖,没有人来敢找你们的麻烦。”

    “袁城?我倒是不知道,这里何时改叫什么袁城了。”

    宫斌的态度越发的冷淡,眼中的怒火层层累积。

    宫家其他的三个兄弟,也都在遮掩着眸中的杀意。

    并非他们退缩,而是一旦出手,就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击杀面前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在这之前,还是不要轻易的被他们察觉出来比较好。

    “叫什么跟你没关系,今天我就把撂在这儿。在袁城,得罪了我们袁氏兄弟,你们,就等死吧!”

    袁井一脸的阴鸷,一字一句,好不得意。

    “等死?那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得罪你们,会是怎么样的死法!”

    泥人尚有三分的火气,何况是宫家大少爷。

    如果说,原先宫斌的态度只是想要息事宁人的话,现在,他倒是很想试试,传说当中的袁氏兄弟,到底是有多厉害!

    “大哥,看来他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袁井后退了一步,跟他大哥袁田冷声说道。

    “那兄弟们,就陪他们玩玩。一群没了女人就爬不起来的家伙,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我们叫板!”

    袁田冷笑一声,挥动手,示意那些喽啰们上前‘教训’。

    可没想到,还没等那些人围上去,只听到接连响起的几声惨叫声,所有人都捂着自己的右手,面色惨白的倒在地上打滚。

    “敢在我们宫家的地盘上撒野,削你们右手一指作为教训。”

    阴测测的话语还未落地,那些人便又开始哀嚎了起来。

    他们完好的那只手,却是在此刻齐腕剁下了。

    “侮辱我大哥,那我便剁你们一只手,作为赔偿!”

    袁氏兄弟瞬间脸色惨白,他们两个只在袁城作威作福过,哪里见识过如此狠辣的手段。

    昨天那个看似很好说话的青年,此刻却站在一群疼得打滚的人中间,脸上的笑容虽然灿烂,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敢伤我们的人,我要你死!”

    袁井一声怪叫,便如同一头牤牛般,冲向了宫羽。

    他们兄弟能在城里纵横多年,也并非是全凭着仗势欺人,这两人也是有着一些不凡之处。

    比如这袁井,天生神力,十七岁那年,就可以搬得动城主府门口的石狮子。

    后来宫家式微,也无力在继续监管下去,他们就成了这城中一霸,没想到今天,却是惹怒了正主儿。

    此时袁井就是冲着宫五去的,只要给他的一对拳头捶上,不死也得残废。

    但宫五却是冷哼了一声,提起拳头居然与那家伙对撞了过来。

    袁井心中满是残忍的得意,这人,简直是自己找死!

    ‘咔吧’的一声,两个人的手臂相撞,一直站在人群后面的林梦雅,只听到有人惨叫一声,心思一动,连忙喊了一声。

    “小心,有毒!”

    宫家的几个人立刻反应了过来,只有宫羽一个没来得及抽身。

    一直站在身后的宫田从袖口中撒出漫天的淡黄色粉末,宫五立刻挡住自己的口鼻,却错失了诛杀那个家伙的良机。

    袁田立刻拉起倒地不起的袁井,趁乱消失。

    “五弟莫追!”

    宫斌立刻叫住了宫五,后者有些愤愤不甘。

    不过刚才那一撞,已经让那头蛮牛的手臂尽断,以后想要再作恶,怕是难了。

    抖了抖衣袖,宫五看也不看那些躺在地上的家伙们。

    不过,倒是有两个因为没办法移动,吸入了不少毒药,现在,早已经面色发青毒发身亡了。

    “大哥,为什么不让我去追?”

    宫五不解的看着宫斌,他们已经是丧家之犬,留下他们,就等于留下一个祸害。

    而且这城虽小,可他们却没有那么充足的时间去搜城,不除掉他们,等他们走了之后,那两个出生不是要变本加厉么?

    “五哥哥莫急,大哥哥这样做,必定是有他的考虑。”

    一直没露面的林梦雅,此刻从门后走了出来。

    宫五一看到她,立刻就没了脾气,小狗似的跟在她的身边,眼睛里却有几分焦急。

    只是对于小妹,他却是不舍得逼问。

    信步走到那几个还活着的人的身边,林梦雅低头问道。

    “你们也看到了,在袁氏兄弟的眼中,你们不过是随时可以丢弃的弃子而已。所以,但凡你们有点脑子,也不会为了他们,寻死觅活的吧?”

    那几个人哪里还敢反驳,纷纷头如捣蒜。

    说起来,他们也不过是惧怕袁氏兄弟的武力罢了,要说忠心,那是半分没有的。

    不过是谁厉害,就跟着谁去祸害人而已。

    “好,那我问你们,之前宫家的那位家主去了哪里,你们可知道?”

    从前这里叫颂安城,负责管理的是宫家的一个分支弟子。

    昨晚她跟大哥闲聊的时候,大哥心里头就有几分疑惑。

    泰宁客栈被迫关闭之后,其他的宫家人都撤走了,唯有那位城主还在坚守。

    但这一次,负责来这里探路的人说,城主府的大门紧闭。

    他们倒是打听了一番,只知道城主一家子是在一夜之间失踪的,至今下落不明。

    可那人又的的确确没回到任何属于宫家的地方,看那袁氏兄弟的霸道,只怕这件事情,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我知道!是袁田跟袁井把他们都给囚禁了起来,他们就在冤家的地窖里关着!”

    其中一个伤势没那么重的家伙立刻开口,林梦雅眸光微微一寒,怪不得那两个家伙有恃无恐。

    “糟了!只怕他们回去,要去找我们袁家人算账了!大哥,我必须要去一趟!”

    宫五有些急躁,说着就要追过去,这一次却是林梦雅抓住了他。

    “我们一起去,白苏已经先追过去了,她一定在沿途留下了线索。我还有事,要处理一下。”

    她从袖口抖出三枚银针,挑了三个看起来还算是强健的人扎了下去,随后便冷声说道。

    “有我的银针封着你们的血,现在还可以保你们一条命。记住,一个时辰内,我要城中半数人家,尤其是你们祸害过的人家,都集中到城主府。若你们敢敷衍,一个时辰后,你们就会血流如注,神仙也救不了你们。还有,别想着自己偷偷拔下来,或者是找别人。那样,你们只会死得更快!”

    听了她的话,那三个人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种不生不死的滋味,着实难熬。

    可他们谁也不敢违背,只能从地上爬起来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事。

    “小妹,你这是——”

    宫三的眼神一亮,卫国的医道极为发达,他也略有涉猎。

    方才小妹的手法,却是连他都没有看懂。

    “路上再跟你们解释,现在,我们先去救人!”

    几个人自然分得清轻重缓急,留下人看守这些家伙,剩下的,都抄了家伙,随着几个人离开。

    从前为了防止两个人走散,老师曾经给她寻来一对鸳鸯虫。

    只要不超出一定的距离,她手中的虫子,就可以感受到另外一只虫子的方向。

    凭借着这两只虫子,林梦雅轻易的就找到了袁氏兄弟的家。

    此刻,里面刚好传来打斗的声音。

    宫五心里头着急,一个翻身就越过了院墙,加入都里面的争斗去了。

    剩余的这些人把大门踹开,刚到院子里,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白苏跟宫五联手,绝对的完虐袁氏兄弟。

    而此时,袁井已经躺在地上没了呼吸,那袁田却还剩下半天命,可也随时能被人结果了。

    宫家人轻易的就找到了那口地窖,把里面的人解放出来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大,大少爷。”

    几乎已经瘦成骷髅的前任城主宫谨行,不过才年过四十,头发跟胡子却是已经花白一片。

    而他的妻子,却是痴痴傻傻,身上也脏污不堪。

    两个人衣不蔽体,下去救人宫家男儿,都已经忍不住红了一双眼眶。

    可想而知,这几年两个人过的,有多艰难。

    “堂叔,已经没事了,我们宫家已经有了新的家主,再也不会受人欺负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看到自己的亲人被如此的对待折磨,宫斌也是努力的握紧自己的手,生怕眼泪会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

    虽然人已经被救上来了,但却已经毁了。

    林梦雅按个轻轻的给他们搭脉,宫谨行不存眼珠的盯着面前的女子,神情满是激动。

    “这是,这是...”

    “堂主,这就是咱们宫家的家主,我的小妹,宫雅。”

    ‘噗通’一下,四十多岁的宫谨行,跪在了她的面前,哭的像是个孩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