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人潜入
    宫斌的眼神里,有几分让林梦雅深觉得有趣的深意。

    她家这个大哥啊,看似沉稳,实则也是一个,看不得旁人悠闲的人。

    “也好,宫家百废待兴,许多事情还得从新开始。只是大哥哥,你使唤别人我不管,你可得体恤一下我这娇弱的身子。”

    她歪头,冲着宫斌调皮的眨眨眼睛。

    后者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

    “知道了,我们宫家这么多男人,哪里需要你一个女孩家忙前忙后的。”

    其实她也不是怕辛苦,终究她是要离开宫家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她也要为自己的离开做准备。

    虽说是已经停业的客栈,但是一应之物俱全,他们出门的时候,也带了厨子跟食物。

    只是有些常见的新鲜蔬果,则是需要现在去购买。

    坐在客栈的正厅里面,早有人切好了冰镇好的西瓜,用了一盏青色的玉碗盛着放在了桌子上面。

    今天天热,大家也不由得多吃了些。

    正在屋子里闲聊的时候,忽然听得外面,有些喧哗。

    “凭什么不让我进去?你们这不是客栈么,既然是客栈,哪里有往外赶人的道理!”

    “就是,当初这泰宁客栈,我们兄弟两个可没少捧场,如今你们竟然无声无息的开了,显然是没有把我们兄弟俩放在眼里!”

    两道声音,一低沉,一跋扈。

    林梦雅眉头微皱,身边立刻有贴身的长随,赶出去处理状况。

    “白苏,去,看看什么情况。”

    立在她身后的白苏闪身消失,随后便传来了那两个人越发狂妄之语。

    “你们没有重新开业?哼,笑话,你这是在蒙我们么?你看看,这个人你们可认识?”

    “你,你怎么能无缘无故的打人?这里,乃是我们宫家的私产,无人有权过问。”

    那长随名叫宫柳,素来是跟在大哥身边的,旁的没学,但憨厚踏实,倒是有几分大哥的性子。

    但即便是这样的一个人,却依旧抬高了语调,只怕对方,是真的难缠。

    “哼,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你们歇着,我去看看。”

    宫五哪里受得了这个,说罢起身就要去教训那些人。

    “坐下!”

    宫斌却低喝一声,宫五再怎么生气,也不敢违背大哥的命令。

    只会眼神之中,依旧有些愤愤。

    “好了大哥,依我看让五哥哥去处理也好。五哥哥粗中有细,定然不会办砸了,是吧?”

    谁也没想到,林梦雅居然会给宫五说情。

    她一开口,宫斌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只好冲着宫五挥了挥手,后者立刻如同离弦之箭,蹿出了正厅。

    “多谢大哥哥。”

    她笑着冲着宫斌道谢,后者叹了一口气,脸上却也没什么忧心之色。

    果然,外面的喧闹很快就消停了下来。

    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宫斌带着几个人,回到了他们的眼前。

    白苏立刻站在林梦雅的身边,不该她开口的时候,她一向不会主动开口。

    不过,如今有宫五在,想必事情已经办妥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处理的?”

    宫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他这个五弟虽然聪明,也是个练武的奇才,但是却跟宫二不同,总是这样毛毛躁躁的。

    那宫五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才回禀道。

    “只是两个来这里闹事的小混混而已,他们是见到了我们客栈的门重新打开,然后又在门口碰到了去买菜的人。我没跟他们动手,他们求财,我们给他便是了,没事,都处理好了。”

    宫斌轻轻的拧住了眉头,颇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五弟。

    这孩子,什么时候改了性子?

    “真的?”

    宫五把手放在胸口上,一副急切的样子。

    “大哥还不信我么?千真万确,不敢欺瞒大哥的。”

    这倒是,其他的方面不说,这几个弟弟,倒是没人敢跟他撒谎。

    略微沉吟了一下,不由得对小弟宫羽刮目相看。

    “嗯,你做的很好。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不争这一时是对的。”

    难得,会得到宫家大哥的夸奖。

    哪怕是如宫五一般的成年人,也露出了略有些羞涩的笑容。

    打发走了那两个来耍赖的,又安抚了一番因为买菜而无辜受屈的仆人后,几个人吃了晚饭,各自回房中休息。

    洗过澡,靠在床边,让白苏帮忙把自己的长发擦干。

    四下虽然安安静静,但是客栈的周围,却有宫家人在四处巡夜。

    “今天的事情,宫羽到底是如何处理的?”

    “原本,那两个人只上门来勒索,宫柳到了之后,也并未对他们不客气。只是那两个人越发的过分,还推了宫柳一把。后来五公子赶到,也没有发脾气,倒是还主动的跟那两个人攀谈。最后,那两个人一人要走了五两银子。”

    五哥哥居然这么好说话,倒是不太像他了。

    “那依你看来,宫羽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她那五哥的性子她清楚,没把那两个人敲断腿扔出去已然是个奇迹了,居然主动配合这种送上门的敲诈,除非是太阳打南边出来。

    “没有,不过五公子居然也没还价。那两个人有些意外,好像他们也没想到似的。”

    林梦雅拉下了她的手,示意白苏不必再擦。

    “我这个五哥啊,别看他成天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可是他心里头想的,只怕都让我们意外呢。”

    楼上的客房十分的宽敞,而且坐在窗口,就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不过,这个小城没什么可看的,除了稀稀拉拉如同萤豆一般的灯火之外,其他都是黑蒙蒙的一片,依稀能辨认出大致的轮廓。

    听大哥哥说,自从宫家没落之后,就连封地内的一切,也都是一蹶不振。

    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主子,时候不早了,该睡了。”

    点点头,林梦雅摸了摸头发,差不多也干透了,便脱了鞋袜上床睡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只听到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

    睡在外面的白苏,二话不说起身拿了自己的佩剑就出门查看去了。

    零星的睡意被驱散,林梦雅坐在床上,等待着白苏的归来。

    外面的声音又被压了下去,很快,便有人敲了她的门。

    “小妹,你怎么样?”

    听声音应该是四哥,林梦雅立刻穿上外衣,利手利脚的给他开了门。

    刚开门,就看到了宫四神色之中的焦急。

    “我没事,外面怎么了?”

    宫四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看到她开门了,宫四立刻给后面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那几个人立刻领命而去,楼上楼下不知道在找什么。

    “有人潜入进来,还跟你五哥交了手。我们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唯恐是冲着你来的。”

    什么,有人潜入进来了?

    林梦雅心思急转,她知道她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世家。

    他们之中,想要自己的命的人不计其数。

    但是,他们却都不能轻举妄动,不然,可是会给自己的家族招致祸端。

    难道说,还真有人不怕麻烦的?

    “可查出是什么人做的了么?”

    宫四摇摇头,就是不知道,所以他们才觉得担心。

    “我会自己小心,四哥哥你们放心便是。”

    转眼间,白苏回到了她的身边,有了这个丫头的保护,宫四也就安心了。

    带着人继续在客栈里搜查,门窗紧闭,林梦雅跟白苏对视了一眼之后,再也无心睡眠了。

    一闹,就闹到了天亮。

    烛火燃尽,林梦雅跟白苏,却坐在榻上,半宿没合眼。

    直到宫斌找了过来,看到自家小妹一脸的憔悴之后,不由得十分的心疼。

    吩咐人把早饭端到了她的房中,林梦雅立刻抓住大哥哥,询问昨晚的事情。

    “你说问那个潜入者么?你五哥说,那人武功倒是不高,可是却是极为刁钻。我们这么多人搜查,也还是让他给逃掉了。不过,此人到不像是来寻仇的,昨夜他跟你五哥交手的时候,处处都留着分寸,也没有伤人的意思。想来,应该不会对我们不利。”

    话虽如此,但这样藏头藏尾的行为,却并不光明正大,想来,也不会是好人吧。

    吃过了早饭,她才觉得人恢复过来一些。

    几位哥哥体恤她,决定在这里再歇息一天。

    林梦雅跟白苏补眠之后,那天夜里的事情,才算是有了一个不算圆满的结局

    他们都在猜测那个潜入的神秘人是谁,但说来说去,都没什么证据。

    五哥哥更是惨,从昨晚到现在,他跟神秘人交手的过程,就一遍遍的重复着。

    到了后来,只要有人看他,他就像是被猜到尾巴的猫儿,立刻开始炸毛。

    林梦雅实在是不忍心,只得让他事无巨细的说一遍之后,替他记住了。

    “小妹,你真的能一字不差的,都记下来么?”

    初始,宫五十分的惊奇,他听说过有人能过目不忘。

    但是书本上的知识,说起来还是有规律可循的。

    可他说的零零碎碎,就连自己都不能重复完全一样的第二遍,他家小妹居然可以!

    这,不太可能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