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托付孩子
    宫家忙得团团转,不仅仅是因为要准备几天后前往信州,更是因为他们家大小姐的一番话。

    虽然有许多人还在抱持着观望的态度,但是也有胆子大的,来他们这里卖房子。

    对于这样的人,林梦雅不仅痛痛快快的让人给他做了交割,还在卖房的基础上,又给了他五两银子。

    要知道,在非叶城,那人的房子都不一定值五两。

    有一,就有二。

    尝到甜头之后的非叶城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卖房计划。

    林梦雅回到宫家之后,又跟曾祖他们商量了一下,宫强的事情给她提了个醒,

    宫家子弟现在最欠缺的,就是坚强的精神跟强健的体魄。

    为了锻炼宫家那些子弟们,也是为了培养他们,林梦雅跟曾祖商量,找出两个认真负责的人,组建成一个施工队,主要就是负责给城外重新安置的居民们盖房。

    这个提议,除了宫五之外,大家都觉得很稀奇,很有创意。

    只是曾祖却有些顾虑,毕竟宫家乃是世家,世家子弟去当个泥瓦匠的话——

    不得不说,他们家的这位家主,有些创意。

    但宫乾丰哪里是林梦雅的对手,随便几句话就糊弄得老头泪水涟涟,胸口发慌。

    以至于宫家自宫雅家主回归之后,多了这么条教训。

    成年者,必须要在外做苦力满一年,期间,有宫家长辈会对此人的德行打分,分数越高的,代表回去也会受到更大的重用。

    总之,宫家的后世子孙,都是对她又爱又恨。

    可惜,那时候她都化成灰了,哪里还会在乎。

    “姑姑,姑姑,喂我!”

    怀中墨言稚嫩的声音,唤回了林梦雅飘走的神思。

    回过神来的时候,墨言已经嘟着他那被西瓜汁染红的小嘴巴,不满的向她撒娇了。

    “好好好,别着急,别着急啊。”

    林梦雅赶紧在清甜的瓜瓤上挖了一勺,喂给了小家伙。

    墨言眯着眼睛,脸上有几分得意。

    只有他,才能有被姑姑喂的殊荣哦!

    旁边不远处,远泽跟巧儿,只能羡慕的看了看,随后更加用力的咬住了手中的西瓜。

    嗯!甜!

    “墨言,”林梦雅取出手绢,擦了擦墨言的小脸蛋,柔声说道。“过几天姑姑要出门一趟,你在家里,要跟哥哥姐姐们,好好的相处,知道了么?”

    点了点小豆丁的鼻子,尽管墨言不太满意,但是有远泽跟巧儿陪着他,墨言也不似从前那般的寂寞了。

    孩子总是别样的敏感,大概是差距到了她也在思念着一个如同他们一样的孩子吧,墨言就不必说了,巧儿跟远泽,也黏她黏得紧。

    “墨言知道了,姑姑放心去吧。不过,可要快点回来哦!”

    尽管说着让林梦雅去,可是他的小手,还是不自觉的抱住了她的小腿。

    “好,姑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都带礼物!”

    她塞了一口西瓜给墨言,别看他们都是小豆丁,但是心里头却都明白着呢。

    听到有礼物,墨言又笑了起来,继续嚷着要吃西瓜。

    “主子,孟氏来了跟徐氏都来了。”

    白苏肯定是要同她一起去的,但是家里的三个小东西没人照看可不行。

    这几天,因为有墨言的存在,曾祖也跟远泽见了几面。

    到底是割不断的骨肉亲情,曾祖也知道这孩子是无辜的,这几天也总是叫墨言跟远泽,一同去他的院子里玩。

    这几天的功夫,倒是有大半的时间,三个小家伙都是在曾祖的院子里同吃同住。

    但她这样走了,孩子也得托付给合适的人照顾。

    经过她这几天的了解,孟氏是个不错的人,至于宫强的妻子徐氏,到底是亏了身子,神志也被亲儿的惨死所刺激,有时候会浑浑噩噩的。

    林梦雅虽给了她方子调养,到底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恢复得过来的。

    所以,她只能把孩子托付给孟氏,让徐氏来帮忙就好。

    “请进来吧,远泽,带弟弟妹妹出去玩。”

    宫远泽别看年纪小,但是被孟氏教的很好,非常有当哥哥的样子。

    两个小跟屁虫,也愿意听他的话,接受他的照顾。

    小小男子汉,带着两只小包子出去玩,白苏又亲自去照看。

    很快,孟氏跟徐氏,就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见过大小姐。”

    两个人一起跪下,给林梦雅行礼问安。

    虽然孩子可以在她的面前随便玩闹,但是两个当娘的,却不肯随意坏了规矩。

    而且对于她们来说,大小姐宫雅,对她们两家都是有大恩的,她们的心里头,也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

    “都起来了,一家人,何苦这样。”

    说实话,林梦雅还是不习惯人家对她跪来跪去的。

    但大哥前几天拉着她语重心长的讲了半天,大致的道理就是,她是宫家的象征,如果宫家从她这里就没了规矩的话,以后岂不会更加乱套。

    所以,她只能如此,不过却让人在自己的屋子里头,摆了两个厚厚的圆垫。

    这样跪下去,总也不会觉得膝盖痛就是了。

    “徐氏,我看你的起色好了许多,这药,还是要按时吃。”

    那天,要饭婆子一样的徐氏,其实是第一天来。

    要不是宫家的人及时找到了她们母女,又给她们带来了干粮,只怕这可怜的母女两个,也要步她那可怜的孩子的后尘了。

    “是,多谢大小姐。”

    徐氏的话很少,神色也总是布满了愁苦。

    同为女人,同为人母,林梦雅跟孟氏,总是最了解她的。

    “我把你们俩个请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要跟你们商量。”

    “大小姐有事,尽管吩咐。”

    孟氏低垂着头,也不像是她们第一次见面那样的拘谨了。

    只是对于这位大小姐,她总是格外的恭敬。

    “你们也知道,墨言是我的亲侄儿,我这侄儿命苦,从小就没了娘,又跟我回到了宫家,着实是吃了不少的苦。从前呢,这孩子是让我乳娘带着的,不是自己人,我总是不放心。我看着你们两个极好,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当他的乳母。”

    按说大户人家找乳母,哪里会这样的随便。

    非得挑一些模样好,性情好,身体还好,主要是家世清白的。

    但这孩子很特殊,关于圣体这件事,安子晨也都把他知道的一切,告诉给了她。

    所以,为了墨言的安全考虑,她绝不能让墨言在成年前,离开她的视线。

    “这,这恐怕不合适吧?墨言少爷是您的亲侄子,我们粗手笨脚的,只怕会耽误了少爷。”

    孟氏诚惶诚恐,徐氏却显得没那么抗拒。

    大概是因为,她死去的孩儿也是个男孩吧,对于墨言,她总是格外的慈爱些。

    “你也知道,宫家现在的情况如何,所以,我绝不能轻易的把孩子,推给生人去照料。有些悲剧,我不希望再次重演,孟氏,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孟氏的身体瞬间僵直,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许的惧意。

    林梦雅当然知道,孟氏是想到了什么场景,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低声叫徐氏先下去照看孩子。

    屋子里,只剩下了林梦雅跟孟氏两个人。

    现在已然是夏季,可孟氏的身体,却是在瑟瑟发抖。

    “别怕,现在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你们。我提这件事,不是为了刺你的心,而是我觉得,你也该走出来了。那个禽兽,不值得你为他恕罪。”

    在家里头,因为孟氏的身份特殊,有人可怜人,但有人也恨她。

    所以,早些日子,孟氏跟远泽没少受罪。

    可是这个可怜的女人,默默的忍受了下来,不曾辩解过一句。

    远泽的心里,也没有留下任何怨恨的痕迹。

    对于一个饱受苦楚的女人来说,孟氏做的已经很好了。

    “不,不是那样的。哲哥,哲哥是受到了于家人的蒙骗。他跟我说,如果他不那么做的话,于家,就会抓走我们母子。远泽也是他拼了命才救下来的,为此,他还差一点就断了一条腿。请大小姐救救他,救救哲哥吧!”

    孟氏再一次为了宫哲,跪在了她的脚下。

    那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裙摆,泣不成声。

    林梦雅眉头轻皱,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

    如果不把事情的真想告诉她的话,只怕她会被宫哲利用一辈子。

    弯腰,强硬的把人给扶了起来。

    只是此时,她眉眼之中,没了温度。

    “你可知道,宫哲在外面,都做了什么?”

    孟氏瑟缩了一下,红肿的眼睛胆怯的望着她,咬了咬唇才小小声的回答。

    “哲哥他,他骗了许多的族人。但是,他跟我说,他虽然跟于家有所牵连,但是他想的,却是让宫家人活下去。当时我们已经没有吃的了,是哲哥带着他们一起找活干的。”

    这个傻女人,林梦雅摇了摇头,不得不告诉她那些残酷的事情。

    “你的那个哲哥,他勾结于家,把宫家人都卖了。你所说的活计,其实就是当别人的家奴。呵呵,你觉得,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呢?”

    林梦雅的笑容很冷,冷到孟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