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讹诈之人
    东市是非叶城最大最繁华的坊市,当然,比起其他三个地方,这里面卖的都是一些百姓们生活所需的用品。

    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在这里总能买到称心如意的东西。

    商贩们都在划分出来的经营区域里售卖,热情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过林梦雅向来是个物欲淡泊之人,看重什么了,顶多也就是拿起来把玩一下,然后放原处。

    倒是小孩子用的东西,她买了一堆,心情大好的抱在怀中,生怕还落下什么。

    “你这个样子,还真不像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给我吧,我帮你拿。”

    宫五只是开了她一局玩笑,可林梦雅却想起了自己的孩儿。

    眸光瞬间有些暗淡,摸了摸怀中小孩子的衣服,如果宁儿在就好了,至少...

    她自嘲的笑了笑,除了给墨言和远泽的东西之外,还有一套一模一样的,只是却小了许多。

    不能在想了,林梦雅拍了拍自己的脸,回过头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挑起自己情思的五哥哥。

    “我看五哥哥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不娶一房貌美如花的娇妻呢?从前咱们家是没钱,怕委屈了人家姑娘,如今情况可不一样了,回去,我就找曾祖跟大哥哥商量商量。”

    林梦雅歪着头,笑看着宫五。

    后者却是一脸的窘迫之像,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不行不行!我的好妹妹,就算是五哥哥求你了,这事咱们哪说哪了,千万别让曾祖跟大哥他们挑起来。”

    眼看着宫五急得跳脚,林梦雅的好奇心倒是被挑了起来。

    “那五哥哥总不敢打一辈子的光棍吧,还是说,你早已心有所属,所以才手心如玉的?你喜欢哪家的姑娘,只管跟我说,有我给你出主意,保证你手到擒来!”

    宫五还是继续摇头拒绝,被林梦雅逼得狠了,也只是说了一句‘有空再谈’,就慌不择路的逃了。

    看着那家伙的背影,林梦雅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五哥哥呦,还真是可爱。

    少了宫五的陪伴,林梦雅逛街的心情丝毫没受到影响。

    她知道宫五过不久就会回来,如果他不回来,自己就回家去告状,说他半路上给自己扔下了。

    兴致勃勃的从头逛到胃,连肚子都唱起了空城计,却还不是不见五哥哥回来。

    这人,脸皮怎么薄成这样?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顺着刚才宫五逃跑的方向,找了过去。

    穿过一条不算窄的巷子,这里安静了许多,虽然还是时常有路人经过,但应该是类似于居民区的地方。

    她是亲眼看到五哥跑到这里来的,他没事来这干嘛?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子堪比杀猪的嚎叫。

    林梦雅本不是喜欢看热闹的人,但到底五哥哥就在这里,她也下意识的循着声源走了过去。

    那里应该只是一处民居,此刻在门外,已经围了不少的人。

    刚才的哭喊,就是从人群里面传出来的。

    “你胡说!刚才五少爷根本就没有动手,反而是他先出言不逊,最后也是他自自己倒在地上的!”

    反驳的声音陌生得很,但是内容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还挤进了人堆里,很快她就看清楚了面前的状况。

    有个男人躺在地上,双眼紧闭,面色惨白无比,嘴角却流出了猩红的鲜血。

    倒像是具尸体,在男人的旁边,还站在一个人。

    那人大约有三十多岁,个子有些矮小,看穿着打扮,好像是个小商人。

    此刻,他正在嚎啕大哭。

    一边哭,一边还指着民居里面的人骂。

    “好你个宫家五少爷!强抢了我们家祖宅不说,居然还打死了我的大哥!今日,今日我方铜就跟你们拼了!”

    大门口,她那个才失踪的五哥一脸的愤怒。

    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拳头一直紧握着。

    “强占了你们的祖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宅子应该是十二年前才盖的吧?这里,以前就是一片泥洼地。在场但凡是从非叶城里头长得的人,谁没来这里滚过一身泥回家?”

    五哥哥的反应,让她有些意外。

    只见他声音冰冷,但是却没有被冲昏头,有理有据的讽刺完,得到了周围许多土生土长的非叶城人的赞同。

    “你...这块地,是从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就是我们的祖宅!”

    那人的脸色一滞,依旧是死鸭子嘴硬。

    宫五冷哼一声说道:“非叶城所有的地,原本都是我们宫家的。你在我家的地头上盖房子,而且我还花了大价钱买回来,你还在这里赖着做什么?”

    没想到,宫五的话刚一落地,那人立刻义愤填膺了起来。

    “你们听到了吧?宫家就是想要把我们都赶出非叶城!我们不过是想要要回自己的房子,他就把我大哥给打死了!你们宫家,好狠的心肠!”

    这下子,舆论的转向,让宫五渐渐的控制不住局面了。

    虽说按照道理,地皮是人家宫家的,即便是在上面盖了房子了,那人家想要收回也是有法可依的。

    但人总是这样,明明是人家的东西,自己要是借用久了,就会习惯性的认为是自己的。

    周围的人纷纷色变,口气也带了几分不满,隐隐有些宫家仗势欺人的风向。

    宫五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他知道,现在说多错多。

    但那个该死的家伙,却十分得意,继续蛊惑众人。

    林梦雅看了看情况,知道自己该出手的时候到了。

    她从人群里脱离开来,淡定的走到‘死尸’的旁边,那个哭诉的人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家,所以并未阻止,只是阴森森的瞪了她一眼。

    但没想到,林梦雅只是蹲下身子,伸出柔嫩纤细的小手,轻轻的扣住了‘尸体’的脉搏。

    “嗷——”的一声,本来装死装得很彻底的人,居然苏醒了过来。

    他满眼都是泪水,想要抽出剧痛无比的手腕的时候,却被一只小手,牢牢的拿住了。

    “你是什么人?想要对我大哥做什么?”

    男人急了,气急败坏的指着她质问道。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满眼惊疑的看着那个‘死而复生’之人。

    “不干什么,治病而已。你说,你想要讨回这座宅院,对么?”

    那人阴沉的看着她,实在是想象不到,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翻起什么浪来。

    “据我所知,宫家在买这些宅院的时候,从未有过私下交易。一切,都是在卖房者自愿的情况,有保头作保,然后去城主府管理房子交易的主簿那里进行交易的。那里应该留着十分详细的记录,谁去的,交易的金额是多少,日期跟地址,都在那里有备案。你现在出尔反尔,就说宫家连保头跟主簿做了假,对么?”

    对方一愣神,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知道这些细节。

    刚想要继续狡辩,却听到那个女人不疾不徐的继续说道。

    “本来这种事情我们宫家是不会允许的,不过既然你有如此的孝心,那我也不为难你。这样,我们就按照房产交割的价格,你把钱退回来,我们就把房子还给你,你看这样如何?”

    女子的声音轻柔,但是字字都清晰可闻。

    那人没想到,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位来。

    眼睛骨溜溜的转了转,傲慢的说道。

    “哼,你算什么东西,宫家的事情,你能说了算么?”

    话还没说完,宫五的脸就阴沉了下来,溢满了煞气。

    林梦雅倒是不在乎,冲着宫五挥了挥手。

    “无妨,我不算什么东西,你只要知道,宫家的事情,我都能做主就好了。”

    这两个家伙不过是人家推出来的小鱼小虾,她可犯不上跟他们生气。

    那人不屑的冷哼了一下,嘴角带着几分不屑。

    “什么宫家,居然让个娘们做主,早就该被人取而代之。”

    他话说的很大声,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宫五已然是绷不住,挣脱开左右人的手,就要冲过去打死那个家伙。

    “五哥哥,住手。”

    林梦雅神色淡漠,一句话就喝止住了宫五。

    此刻,他的拳头里那个乱说的人,不过只有寸许的距离。

    “你是非叶城的人吧?”

    那人以为他们是怂了,更加高傲的扬起了头,一副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林梦雅的眼神也越来越冷,如果那人知道她的性子,一定不敢如此造次。

    “这里,乃是宫家的封地。封地所属臣民,侮辱宫家,如同侮辱皇族。敢冒犯我宫家者,必须严惩!”

    那人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放声大笑,可他笑着笑着,人就停不下来了。

    声音也渐渐变得嘶哑凄厉,到了后来,长大的嘴似乎不受控制,嘴角已经裂开了血,他跪在地上,努力的想要把自己的下巴合上,但却是徒劳无功。

    周围的人,听到他变了音的笑声后,都忍不住心头一颤。

    “看来,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她故意轻描淡写,把锅推给了老天爷。

    那人惊恐的看着她,仿佛她不是人,而是一只,吃人的魔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