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包子练武
    “那就这样定了,不管是银两还是车辆,我会尽快准备。对了小妹,有件事情我忘了跟你说。按照惯例,每年的年初各个世家的家主,都要去圣殿参加元月祭。只有在元月祭上,新继任的家主才会被承认。今年的,是于家去的。虽有百里家压着,但是却并未获得那些家族的认可。”

    宫斌愤怒的说道,看来,百里家的阴谋并未得逞。

    只不过,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主,会更加让人针对跟为难而已。

    “没事,算起来我们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再说,我们宫家的事情,何须他们来同意?”

    不过,宫斌却是摇摇头,不赞同她的话。

    “不,元月祭上,最主要的是要看殿主的意思。如果殿主承认了你,那么以后,至少在明面上,各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宫家的主意。”

    “哦,原来是去求定海神针了。”

    她恍然大悟,蹦出来的话,却让宫斌愣了愣神。

    转而想想,还真是那么个道理。

    顿时,欣慰又自豪的感情,从宫家大哥的眼内呼之欲出。

    林梦雅有些不习惯大哥这样太过热情的眼神,初次印象已经够深刻的了,她都快留下心理阴影了。

    “大哥你一定还有事吧,你先忙,我在家闷得厉害,出去遛一遛哈。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一边糊弄大哥,一边脚底抹油。

    好不容易摆脱宫家大哥‘爱的射线’,她觉得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可她不管去哪里,身边都会自动自发的聚集一撮人,想来是想要见识她这个‘家主’的神秘面目。

    林梦雅生平第一次发现,原来被人看,也可以成为一种酷刑。

    到底,她还是太嫩了。

    “白苏,白苏!”

    刚踏进宁安居的大门,她便听到,似乎有人正在过招。

    忧心忡忡的紧走几步,还以为是宫家的哥哥们又在为难白苏,但没想到的是,却是白苏正在教导墨言跟远泽习武。

    这两个小家伙不过豆丁一点大,但架势却是有模有样。

    白苏平常虽然也很疼爱墨言,但是神情却严肃得很。

    “墨言,你的手要再直一些!远泽,你的脚掌要用力一些!”

    两张粉嫩嫩的脸,想必是因为练武的缘故,已经涨红,但两个小子去没有一个肯放弃的。

    一板一眼,跟着他们的白苏姑姑练习。

    “姑姑!”

    还是墨言年纪更小一些,眼神暗中乱转,看到了循声而来的她。

    这小家伙从来都是个姑姑迷,武功也不练了,撒了欢似的往她这边跑了过来。

    “姑姑,墨言在练武哦!”

    小家伙冲着她伸出了手,林梦雅笑着把墨言包子给抱了起来。

    点着他雪白精致的小鼻子,逗弄着怀中的他。

    “我家墨言还真是厉害呢,以后也能成为一个武术高手,到时候一定有好多俏姑娘,对你投怀送抱呢!”

    把着墨言肉呼呼的小手,林梦雅笑眯眯的说道。

    谁知道小家伙却摇了摇头,十分认真的说。

    “墨言要保护姑姑!姑姑最美!”

    哎呦,还挺会说话的嘛。

    林梦雅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还作势要咬他,姑侄两个笑成了一团。

    “可了不得了,你们看小墨言的一张甜嘴,都开始学会哄姑娘了!”

    她抱着孩子走到白苏身边,从看到她进来开始,宫远泽的眼神里,就染上了几分期待。

    在看到墨言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她的怀中撒娇,同样还只是个小男孩的远泽,也忍不住一脸的羡慕。

    林梦雅没有辜负小家伙们的期待,伸出手来轻柔的摸了摸远泽的那颗小脑袋。

    “远泽也是很乖的,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为什么想要学武呢?”

    这孩子的遭遇,让她心疼。

    尤其是看到远泽空空荡荡的袖管,她就恨不得把两个人渣亲手剁碎了喂野狗。

    “我,我要保护妈妈!”

    小小的少年握了握拳头,今日他本是偷偷的来找这个弟弟玩的。

    没想到在看到弟弟缠着那个白苏姑姑学武之后,他也躲在一边,偷偷的跟着学。

    跟让他意外的是,被发现之后,他既没有遭到叱责,也没有被人赶出来。

    反倒是让他,跟着一起学。

    小小的心灵,从此就认定了这两个外来的姑姑,都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了。

    白苏闻言,清冷的黑眸之中,也不自觉的浮上了一丝笑纹。

    林梦雅知道,白苏是个外冷内热的好姑娘,而且教他们习武的确是件好事。

    成不成武功高手倒是没什么要紧,主要是可以强身健体。

    “好,那你就跟弟弟一起练。等你们长大了,姑姑再给你找最好的老师。”

    小墨言恋恋不舍的蹭了蹭她的颈子,但还是蹦了下来,冲着远泽哥哥招了招手,两个人继续刚才没完成的步骤。

    “好好教他们,辛苦你了。”

    白苏摇了摇头,眼睛里对两个孩子的喜欢是无法骗人的。

    她知道,自从到了这里之后,白苏总觉得自己有些多余,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无用的废人。

    “多谢主子!”

    如今找到了事情可以做,哪怕只是带着两只包子,可白苏也觉得,自己是被人需要的。

    眯着眼睛笑着看了看三个人,林梦雅又无声的退了出去。

    “五哥哥,你干嘛不进去?”

    刚到门口,就看到了还没来得及躲起来的宫五,后者看到她之后,却是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

    大眼瞪了她半天,才说了一句谢谢。

    “你谢我干嘛?”

    林梦雅有些疑惑,前几天五哥哥才刚被二哥哥给赶回来,就赶上了三哥跟四哥来她这里想办法运银两出去,所以被强制驱逐出去了。

    虽然有所不满,认为哥哥们是想要独占妹妹,奈何武力超群的二哥哥不在,他就只好认了命。

    “没什么,因为好久没看到远泽笑了。早知道那孩子喜欢练武,不如我就教他好了。”

    这就是宫家人,重视家族,重视亲情。

    “白苏只是给他们打个基础,等到他们大了,再请二哥哥跟五哥哥因材施教。”

    脑中灵光一闪,林梦雅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

    从前宫家开客栈跟酒楼是赚钱,但却欠缺了一点威势,一味的示弱,到了最后,一定会被有心人觊觎。

    何不利用宫家温柔敦厚的外在形象,干点别的营生呢?

    “五哥哥,你跟二哥哥的武功,是谁教的?”

    提起这个,宫五颇为自豪的挺了挺胸脯。

    “是家里的武师教的!别看我们宫家从前不太行,但是他们谁都不知道,宫家的武师,都是绝顶高手。不过,因为他们之中,有许多都是有案底在身的,怕连累宫家,所以都渐渐的离开,隐居了起来。要不是因为这样,于家又怎么可能得逞!”

    “那如果我们再去把他们请过来,并且承诺,能洗清他们的底子,但是又不会要求他们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宫五看着她,眼中泛起几分疑惑。

    “倒是没什么问题,他们对宫家的感情都十分的深厚。当年出走,也是为了不让我们再受到什么刁难。如果能帮他们洗了底,那谁,又不想过安稳的生活呢?”

    叹了口气,显然宫五倒是很想念那些武师。

    “那就这么定了,等我们回来之后,你跟二哥哥就着手办这件事。而且你们在去请人的时候要说明白,这一次,我不是请他们来当武师跟打手的,而是聘请他们来工作的。”

    看着她笑得神秘兮兮的样子,宫五的心,像是被揣了只小手,不停的抓挠着自己的心。

    但不管他怎么哀求,林梦雅一律都是用保密来搪塞他。

    最后实在是颤得烦了,林梦雅不得不趁机躲入了三哥的院子,以图清净。

    宫五跺了跺脚,看着猫在宫三身后的小妹,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找挡箭牌了?

    “五弟,不得欺负小妹。”

    “哦。”

    耷拉着脑袋,宫五只好把疑问暂时吞回肚子里,谁让他最怕三哥说教呢?

    吐了吐舌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趁机欺负欺负小哥哥,总是能让她心情愉悦呢!

    但宫五还是最疼她的,知道她半个月没出过大门,便自告奋勇的,想要带她出去逛逛。

    虽然在临走前其他的几位哥哥,包括曾祖都掐着两个人的耳根子嘱咐。

    但林梦雅到底是女孩家,一句娇滴滴的全凭兄长做主,就把五哥哥独自扔给了唠叨症发作的几个人。

    等到宫五头晕目眩出来的时候,他甚至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满脑子都是几个人的耳提面命,差一点没撞上大门。

    “你说大哥他们也真是的,这非叶城的大街小巷,有哪一个是我不熟悉的?我是能把你丢了,还是能把你给卖了?我舍得么我!”

    耳听着五哥哥的唠叨,她的眼睛,却被街上的小贩所吸引。

    虽然她在家里头看了不少的书,但想要真正了解到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还是这样切身体会的好。

    出了宫家大门,绕过前面的两条街,就来到了非叶城的东坊市。

    非叶城的规模并不小,大坊市便有东西南北四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