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被卖成奴
    宫三皱着眉头,看着不停啜泣的母子两个,满眼的不耐烦。

    忍不住拉了林梦雅抱起小墨言,几步就出了孟氏的院子。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把孩子放在了孟氏手里头。”

    林梦雅倒是觉得,能让她家三哥气得如此厉害,孟氏的男人,一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知道此时不能火上浇油,林梦雅也没阻止他。

    直到把她活生生的拖回主院后,宫三才惊觉自己是不是太用力了。

    “小妹,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怨我,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活血化瘀的药来。”

    看着那截雪白皓腕上鲜红的五个指印,宫三满眼都是悔意。

    “没事,一会儿用酒揉揉就好了,三哥哥,刚才那是——”

    笑着抽下袖子隐藏起红印来,她自然知道宫三并非故意。

    有些情绪一旦上来,人是会很激动的。

    而且这伤看起来严重,却并不怎么疼,归根结底,是因为她的皮肤太过娇嫩的缘故多写。

    但有了这个痕迹在,只怕她今天问什么,三哥哥就得答什么了。

    “我原以为她跟她男人不一样,却没想到,他们两个是一丘之貉!一定是她以墨言的缘故,想要见你然后为她的男人求情。连孩子都利用,真是手段卑鄙。”

    看来,孟氏的丈夫造的孽不小。

    她叹了一口气,转而笑着摸了摸墨言肥嫩的小脸蛋。

    “小墨言,你告诉姑姑,昨晚那个婶婶,有没有提起过姑姑?”

    虽然这个陌生的怀抱并不舒服,但有最亲近的姑姑在这里,墨言还是很给面子的没哭。

    只是小脸,也不由得轻轻的皱了起来。

    “婶婶没提,姑姑,墨言要喝甜粥!”

    说完,聪明的小家伙还冲着林梦雅伸出了小手。

    待她接过来之后,这孩子却再也不提什么甜粥的事情了。只坐在她的怀中,打量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叔叔。

    “你也听到了,依我看,找孟氏来看孩子的人,也只是觉得她家有个跟墨言年龄相仿的孩子在罢了。三哥哥,我也是偶然才看知道墨言在孟氏那里。我觉得,她应该不是故意的。现在,您能告诉我,孟氏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吧?”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尤其是宫三这样的脾气,能让他动容,显然是做了对不起家族的事情。

    果然,宫三放在膝头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最后,他只能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桌上。

    ‘砰’的一声,怀中的墨言吓了一跳,好在他在船上生活了快一年,这样的声音也不陌生。

    看到是那个叔叔之后,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转过头继续玩姑姑的头发。

    “宫哲从前与我们的关系不错,而且,他是曾祖的亲曾孙。他与孟氏八年前城成的亲,后来,他为了于家的好处,就背叛了我们宫家!”

    怪不得,以孟氏这样的身份,也能住进宫家大宅。

    一来,是因为她本身的人品不错,二来,也是为了顾及到曾祖的心情吧。

    “他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恨他?”

    “他!那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家伙,他为了讨好别的世家,居然勾结于家,把我们宫家的子弟,卖做了别家的家奴!那个畜生,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你看到那孩子的手臂了么?半年前,我们被赶出宫家大宅之后,他打着看望孩子的名义,把孩子跟孟氏带到了于家。谁知道那个畜生,居然把远泽卖给了一个年过五十的老畜生!那孩子的手臂,就是被那两个畜生给虐待的缘故!要不是你二哥动了真怒,他们绝不会轻易的把孩子还回来的!”

    “说他们是畜生都轻了,虎毒不食子,变态,人渣!”

    那孩子有多可爱,林梦雅也是看到过的。

    四五岁的年纪,却有这样可怕的精力,身为人母,林梦雅几乎想要把那两个家伙给人道毁灭!

    “这事,孟氏可知情?”

    宫三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因为之前的事情,曾祖差一点被宫哲气死。我们哪里敢说,那个女人,还以为这事宫哲是受到了欺骗。唉,她什么都不知道,也被宫哲所欺骗。居然还为那个人渣求情,真是...”

    说不上为什么,林梦雅松了一口气。

    如果孟氏不知情的话,那还兴许有救。

    只是,于家跟宫家的账还真是多,不过不急,他们可以一笔笔,慢慢的清算。

    “那些被卖给别家当家奴的人,现在可还都活着?”

    现在,林梦雅对于卫国,有过初步的了解。

    并非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一无所知。

    蓄养家奴在卫国并不罕见,只不过,大部分的家奴都是来自于海外,亦或是周围的番邦小国。

    当然,也有犯了错的家族,被贬为奴的。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在这里,贩卖奴隶也是一宗十分普通的买卖。

    只不过因为宫家的家主向来宅心仁厚,即便是买来的家奴,也不似别人家那般苛责。

    但是在这个国家内,一旦被打上了家奴的烙印后,除非死,否则都会成为主人的所有物。

    宫哲跟于家这样做,除了贪图钱财之外,只怕,还有羞辱宫家的意思。

    “他们的手段十分高超,那些被卖出去的宫家人,都是自愿签了卖身契的。虽然事后他们才发现是被骗的,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不管告到哪里,我们也赢不了。更何况,我们根本没法知道,到底有多少宫家人,糟了他们的毒手。要是,要是我们能再有能力一点的话,也不会...”

    宫三红了眼眶,拳头紧紧的握住,却也没办法阻止情绪的翻腾。

    无奈、悔恨、愤怒,身为宫家人,在族人最绝望的时候,他们只能无力的看着。

    每时每刻,他的良心,都在受着谴责。

    自责的话,说了再多也是于事无补。

    林梦雅有些明白,为何他们昨夜见到那些银两之后,会有片刻的失态了。

    以宫家五子这样的胸襟与气魄,钱财何尝入过他们的眼。

    但如果之前就有这些钱的话,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

    林梦雅悄悄的把墨言放了下来,指了指宫家三哥哥。

    小家伙先前还有些不喜欢,但是挨不过姑姑的哀求的眼神,只好迈动着自己的小腿,走到了宫三的面前。

    “叔叔。”

    柔软的嗓音,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小奶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宫三低头,看着这个漂亮的孩子,看着他那双黝黑的眼睛,看着他对自己,缓缓露出了一抹甜笑。

    钢打得汉子,也会有柔软的一颗心。

    他抱起墨言小小的身子,把脑袋埋在了小孩子的怀中。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至少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扳回一城的能力。三哥哥,我们只能守护住眼前的一切。切莫,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

    血海深仇,早晚是要讨回的。

    她林梦雅别的不会做,唯有讨账,却是无人能及。

    没有人能在作恶之后不会受到惩罚,哪怕是利用律法的漏洞逃避了,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该是,他们讨回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叔叔,墨言的肚肚饿了,我们去吃甜粥好不好?”

    墨言轻轻的摸了摸宫三的耳朵,那温热的小手,似乎有着特殊的力量。

    宫三抬起头,看着这个漂亮的孩子,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然后在那孩子期待的笑容里,抱着那孩子,静静的走了出去。

    果然,只有内心纯净的孩子,才能治愈大人心中的斑斑伤痕。

    宫家五子心,比她想象的还要善良得多。

    所以,在宫家,女人跟孩子,会得到最后的优待跟庇护。

    这样的家族,让她生不出半丝反感之心来。

    绝境之中,才能看出一个家族的品质。

    至少宫家,值得她去耗费自己的心神。

    “白苏,一会儿你去把孟嫂子给我找来,再过些日子,咱们可不能闲着了。”

    白苏领命退去,林梦雅起身,来到了书桌边上。

    那里,有许多宫家五子给她找来的书籍。

    全部都是关于卫国的律法跟风土人情的,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宫家,熟悉卫国。

    然后,亲手把宫家,再次送上巅峰!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个月。

    有了源源不断的银钱支持,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但意料之外的是,于家被狼狈赶走之后,各个世家似乎都沉默了下来。

    本来,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与那些人继续扯皮了。

    却没想到,不仅各大世家没有了动静,那些试图来拉拢的小家族们,也都渐渐销声匿迹了。

    宫家,看似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这平静之下到底有多少股想要吞噬宫家的暗流,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所以,宫家只好等。

    等着那些人完全耗尽了耐心,也等着宫家,恢复自身的元气。

    所有的人,都是分秒必争的为了那暗潮的到来,做着准备。

    但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外,林梦雅却成为了唯一一个,可以轻松度日之人。

    有了宫家五子这样得力的助手,这半月来,她只需要潜心看书即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